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要提前和領佔山通通氣,避免在關鍵時刻出現什麼意外。

其餘的村子也是派遣了一些人過去幫忙,畢竟九個村子同氣連枝,天樞村真要是被幹掉了,那剩下的八個村子的處境,只會更加糟糕罷了。

元村這邊,川周讓梅酒周帶隊。

梅酒周的傷勢剛剛恢復,在這個時候倒也是不影響了,何況還有王陽和柳豐源從旁邊協助。

「老大,我跟你們一起去。」佛爺突然開口說道。

王陽理解佛爺的意思,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佛爺恐怕是要暗中觀察一些東西,才能夠更加有力的布局。

佛爺要去,旁人自然不會阻攔了,畢竟這也不是什麼人人爭先恐後的好事。

每個村子的行動互相都是知道的。

眼看著各個村子的隱世高手都出現了,燕國和橋盟卻是傻逼了。

明洞村這邊肯定也有自己的隱士高手,可他們卻不知道這些隱士高手在什麼地方。

「糟了,當初大長老死的太快了,根本就來不及告訴我更多的事情,尤其是這隱士高手的事情,我根本是毫不知情啊。」明洞村的大長老橋盟很是苦逼的嘟囔道。

「哎,這不怪你。」燕國擺擺手,隨口寬慰道。

確實,這是他們明洞村的一個劣勢,可也不是一條死路。

那些隱士高手必然是存在的,他們只需要耐心尋找一下,或許還能夠有線索。

「上一任大長老的東西可還在?」燕國想到這裡急忙問道。

橋盟也不廢話,直接帶他去了自己的吊腳樓。

在吊腳樓之中有一間屋子,那是放著上一任大長老的遺物。

「東西都在這裡了,不過你也不要抱希望,因為這些年我都把他留下的東西快翻爛了,從來都沒有發現過什麼隱士高手的線索。」

橋盟指著幾個很大的紅木箱子,幽幽提醒道。

燕國是一個固執的人,並且他更相信自己。

所以燕國也不理會什麼,而是埋頭開始尋找起來。

幾個紅木箱子裡面都是一些書籍,大部分就是蠱蟲和蠱術的書籍,還有一些草藥的。

有一個箱子裡面則是瓶瓶罐罐的東西,不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燕國找了半天,仍舊是一點線索都沒有。

別說什麼關於隱世高手的線索了,就是連一件像樣的東西都沒有。

燕國有些不爽的看著橋盟,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了。

橋盟一翻白眼不耐煩的說道:「你這麼看著我是什麼意思?前一任大長老本來也沒有什麼好東西,這裡面有一些東西,那還是我後來自己添進去的呢。」

燕國也不好說些什麼,他雖然年輕,卻也知道上一任大長老確實很是苦逼。

那個時候正是苗疆動蕩的時候,能夠活下來就很不錯了,何況這大長老連邪苗大戰都沒有度過,直接就死掉了。

隱士高手的位置只有大長老知道,而蠱蟲的位置也只有村長知道。

每個村子都是如此,村長和大長老互相牽制,這才能得到一個平衡。

兩個人都是十分狂躁,他們都明白,必須要找到自己村子的隱士高手,不然天樞村的下場那就是他們的未來。

只不過,該用什麼辦法才能找到明洞村的隱士高手呢?

燕國和橋盟都陷入了沉思之中,一時之間卻是毫無頭緒,這麼多年都沒有人發現隱士高手的存在,足以證明很多東西了。 婚來孕轉 江峰帶著眾人回到了隱士居住的瘴氣山谷,然而他卻忽略了一件事情。

這山谷的瘴氣是他們培育出來的,擁有天樞村血統的邪苗自然是無礙的,可那些並非是邪苗的普通村民,卻是很快就撐不住了。

如果他們繼續呆在這邊,那肯定是會死的節奏。

無奈之下,江峰只能當機立斷,帶著人撤離了隱士居住的瘴氣山谷。

「大統領,這怎麼辦,瘴氣山谷他們不能居住,可村子現在已經是毀掉了。難道我們真的沒有地方可以去了嗎?」大長老大寶劍很是苦逼的問道。

他們這些人自然是可以生活在瘴氣山谷之中了,可要是將那些普通人給留在外面,誰知道書生的人還會做出來什麼事情啊?

因為孟星雲的偉大之舉,天樞村已經成了書生的眼中釘肉中刺,這一點從會簽安歇手段就能夠看出來。

書生可不僅僅是報復一下那麼簡單,他可是要直接屠村的意思啊。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先回去再從長計議。」江峰也是頗為無奈的回答道。

眾人再一次順著密道回到了天樞村之中。

天樞村已經是面目全非了,不過不少人回來以後都是眼淚在眼眶裡面打轉。

即便村子已經被燒毀了,即便這裡已經是人間煉獄的場面,可終究是他們這些人生活了半輩子的地方。

村民和邪苗們都是自發的開始整理整個村子,可是不管他們怎麼整理,那些燒毀的吊腳樓短時間內是修繕不好的。

「大統領、大長老,我剛才算了一下,整個村子想要修繕的能夠住人,三天之內就可以完成。可要是想要修建成能夠抵抗偷襲的……恐怕沒有一個月是不可能的了。」

歐明拿著一個本子,上面是各種數據,這是他問過村子裡面剩下的幾個共享,才得到的數據,絕對的精確。

江峰的臉色本來是很難看的,但是當他看都歐明之後,便是有些笑意了。

「哎,這一次幸虧了你冒死來找我們,不然村子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呢。你小子倒是很有一套啊,下了不少功夫吧?」江峰很是欣慰的隨口寒暄道。

歐明只是苦笑了一下,並沒有吭聲。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歐明的變化,這小子之前就是一個只知道吃喝玩樂的二世祖,如今也不知道怎麼了。

雖然歐明仍舊是一個廢柴二世祖,可他之前做的這些事情,那已經是遠遠超越了同輩人了。

不少人都猜測起來,或許是因為哥哥歐天死了的緣故,讓歐明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接二連三的失去親人和朋友,像是歐明這個年輕,那還是難以承受的。

可一旦承受住了,就是蛻變的開始。

所有人都不覺得奇怪,似乎歐明的性格變化那是理所應當。

殊不知,歐明一直都沒有改變過,真正改變的,也僅僅是他卸下了往昔的偽裝罷了。

歐家在天樞村也是一個有名望的家族,家族的地位僅次於孟家,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歐家才會和孟家聯姻。

如果不是當年孟星魂的父親離開了天樞村,那麼他迎娶的也是歐家的女兒。

一直以來,歐家都是作為軍師的角色,默默輔佐著孟家人。

這是一種紐帶關係,也是最為牢靠的關係了。

就拿歐明來說,孟星雲的媽媽,那可是歐明的親姑姑。

但是沖著這份親情的紐帶,歐家人輔佐孟家人那都是理所應當的。

他們這一代,孟星雲就是孟家人的代表,而歐天則是孟星雲的左膀右臂。

實際上歐天的天賦還要比孟星雲高,歐天可是掌握了天樞村最古老蠱術的人,而孟星雲卻沒有這個天賦,甚至就連孟建家都沒有這個天賦。

用老一輩的話來說,天樞村這邊那種在山裡面開路的蠱蟲,最早的時候就是歐家人祖先創造出來的。

所以歐家人修鍊那種蠱蟲,是與生俱來的本事,和他們的血脈有很大的關係。

更有甚至,雖然明面上不敢吭聲,私底下卻都認為這天樞村應該是歐家的,而不是孟家的。

孟家在上一輩就出現了孟建國這個叛徒,又生了孟星魂這個逆子。

到了這一輩的時候,孟星雲又不能修鍊出那種蠱術,反倒是歐天天分也很不錯。

不過礙於孟星雲很是爭氣,一躍成為九個村子萬眾矚目的佼佼者,這些人也就更加不敢吭聲了。

歐天又是一個沒有什麼野心的人,甚至他很看重親情,更是心甘情願的做這個綠葉。

種種原因再加一起,孟家和歐家才能夠相處。

殊不知歐明卻不是這樣的想法。

他和孟星雲是從小長大的,所以他十分的了解孟星雲。

孟星雲是一個非常高傲的人,這份高傲來源於孟星雲對自己實力的自信,一向是眼高手低的情況。

這樣的人真的能夠作為天樞村的村長嗎?

孟星雲有這個能力嗎?

從很多年前,歐明就開始質疑這件事情了,不過他卻是不敢和任何人數,甚至連他的哥哥歐天都不知道自己弟弟的這種想法。

歐明開始偷偷的修鍊,暗中提升修為和蠱術,實際上歐明的實力遠在歐天之上。

眾人正在商議安頓村民的事情,這個時候一名邪苗卻是急急忙忙的衝進來了。

「回來了,回來了!」

「什麼回來了?」

「孟星雲,孟星雲回來了,就在村口!」

孟建家噌的一下站起身,二話不說急三火四的就往外沖。

結果他出去一看,孟星雲已經走到了村子中央的位置。

孟星雲看起來很是狼狽,身上都是泥土之類的,要不是臉上還算是乾淨,那甚至都沒有人能認出他來了。

「回來就好,你小子跑哪去了?」

孟建家幾步跑過去,上下打量著孟星雲。

誰知,就在這個時候,孟家父子身後傳來了江峰的聲音。

「把他給我帶過來!」

江峰言語之間充滿了憤怒,這是孟家父子都始料未及的,尤其是孟建家,更是錯愕的看著江峰。

這是什麼情況? 「大統領,您這是什麼意思?」

孟建家趕緊擋在孟星雲的面前,幾名邪苗也沒有直接動手。

江峰冷冷說道:「你不用護短,我只要了解一些情況罷了,這事情要是和孟星雲沒有關係,那自然是皆大歡喜。若是這裡面還有問題,你別怪我做長輩的不客氣。」

孟建家咬著牙,最終也只能硬著頭皮讓開了。

他知道,天樞村死了這麼多的人,這可是在村子歷史上都沒有過的重大災難。

如果這災難僅僅是書生他們的報復,那倒是還好說,可要是這其中還有什麼別的貓膩,別說是孟星雲了,就連孟建家這個村長都吃不了兜著走。

孟星雲被帶走了,江峰詢問了很多東西。

孟星雲倒是死咬著不說他的那些事情,基本上孟星雲的回答都是和孟建家說的那般。

江峰也用了很多手段對付孟星雲,好幾次孟星雲的心理防線都快要崩潰了,可最終他還是咬著牙堅持下來的。

孟星雲知道,他要是鬆口了,那麼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條了。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是他被柳豐源給廢掉了一身修為,明明是他被王陽和柳豐源給算計了,天樞村才會遭遇這樣的遭難。

可為什麼這些傢伙不去報仇,不殺了王陽和柳豐源他們,反倒是在這裡質問他?

「罷了,這次我就相信你了,你下去好好休息。」江峰擺擺手,同時也看了一眼孟建家。

孟建家頓時鬆了一口氣,趕緊拉著孟星雲匆匆離開了。

孟星雲轉過身,面色一下子變得陰沉起來,連眼神都很是猙獰。

這一切都不是他的錯,江峰這個老不死的分明就是看他不順眼罷了。

別以為他不知道,村子裡面很多人都想歐家人繼承天樞村,江峰也是其中之一。

要不是因為他之前本事牛逼哄哄的,那麼江峰肯定早就已經內部推舉歐天為下一任的繼承人了。

如今歐天死了,歐明那個廢物又是爛泥扶不上牆,江峰就是擔心歐明爭不過他,才會故意這麼做的。

孟星雲越想越生氣,他都恨不得一下子掐死江峰這個老不死的了。

孟建家並沒有察覺到哦啊兒子的異常,一直拉著孟星雲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

「你去哪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愛の開場白 孟建家很是擔憂的詢問道。

這一次,孟星雲卻是沒隱瞞。

他和孟建家兩個人坦誠交流,孟星雲這邊那是將書生的事情都給說出來了,他的意思就是和書生合作,然後弄掉其餘的村子,最紅完整的保全天樞村。

並且還能夠借刀殺人,幹掉柳豐源和王陽這些外人。

「書生說了,只要計劃成功了,以後在這邊我們就是一家獨大,並且他會提供大量的靈失劑給你,幫助你以後用來穩定局面用。不過前提就是,他拿到九個村子的蠱蟲。」孟星雲緩緩說道。

啪的一聲。

孟建家氣的渾身直哆嗦,直接反手給了孟星雲一個響亮的耳光。

「你個孽障啊!你怎麼能和他摻和到一起去呢?你知不知道,要是你之前聽了我的勸告,村子就不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了。」孟建家恨鐵不成鋼的怒罵道。

孟星雲捂著臉,轉而咬著牙嘟囔道:「爹,只有這樣才可以報仇啊,不管是那邊還是柳豐源他們,那都是要死的!」

「你……」

孟建家氣的差點沒暈過去,他甚至都不敢相信,這麼糊塗的事情竟然真是孟星雲做的。

書生那些人是什麼東西?那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狼啊,孟星雲和他們廝混在一起,那是遲早都要出問題的。

「爹,這次你一定要幫我,不然我就死定了。」孟星雲突然很是虛弱的說道,說話間卻是差一點跌倒在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