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飛起一腳,又將另一張桌子踢飛了。

緊接着,秦巖又接連踢翻了其他桌子。

不一會兒的功夫,秦巖將所有的桌子都踢翻了,地面上全是碗碟的碎片。

看到這一幕,郭老太爺氣不過,指着秦巖昏過去了。

“各位,今天不是我故意鬧事,是郭家派人想栽贓陷害我,所以我纔來找他麻煩的!”

緊接着,秦巖將郭大宇想搶他靈藥的事情當衆公佈了,還指出郭老太爺也默認頷首了。

聽到秦巖的話,前來祝壽的各位來賓這是才明白,原來是郭家惹到了秦巖。

不過很多人卻爲秦巖捏了一把汗,因爲秦巖惹到了郭家,而秦巖的家世似乎並不顯赫,很有可能遭到郭家的報復。

“郭瑞祥,我限你今天晚上六點之前,將郭大宇綁到我住的酒店,否則的話我絕不客氣!”

秦岩心中知道,郭家肯定會報復他以及和他相關的人,所以秦巖準備給郭家留點時間,讓他們在這段時間內調兵遣將,好將他們之間的恩怨全部了結了。

“各位,打擾你們的雅興了!”

說罷,秦巖轉過身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一道陰冷的聲音從宴會廳門外傳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以爲這裏是什麼地方?”

只見一個小白臉在一個相貌俊俏姑娘的陪同下從門外走進來,他眯起眼睛,眼神陰冷地看着秦巖。 “是劉家的劉少爺!”其中一個賓客忍不住叫起來。

“既然劉少爺出面了,那秦巖和他的家人恐怕吃不了兜着走了!”另一個賓客點了點頭,覺得秦巖絕對是凶多吉少。

劉少爺正是帝都八大家族的其中一個家族。

原來郭雨荷看到秦巖大鬧宴會,還把自己的爹打了,爺爺氣昏了,立即給劉少爺打電話。

劉少爺現在正好在追求郭雨荷,當即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逍遙章 “哦!你想做出頭鳥?”秦巖冷笑起來。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劉家的孫子劉少卿!”劉少卿得意洋洋地說,爲自己是劉家孫子而自豪。

“別擋我的道,否則的話你會死的很難看!”在秦巖看來,劉少卿根本就沒有資格和自己說話,甚至於他們劉家的家主也沒有資格。

如果是劉家隱祕世家的家主,秦巖或許會多看上一眼。

“小子,你太猖狂了。” 超凡卡神 劉少卿身後一個老頭站出來,身形一閃走到了秦巖身邊,指着秦巖的鼻子破口大罵起來。

緊接着,他伸出手向秦巖的脖子抓去,準備將秦巖擒下。

看到對方動手,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原來是個天師,難怪敢和我動手。

原來這個老頭也姓劉,乃是隱祕世家劉家的一個天師。

他坐鎮在世俗中的劉家,專門爲劉家辦事。

原本劉老頭以爲能手到擒來,一把就將秦巖拿下,但是他緊接着才發現他沒有拿下秦巖,反而自己被秦巖拿下了。

秦巖扣住了他的手腕,在瞬間將一股強大的魂力輸送進劉老頭的體內,並且將劉老頭的三魂七魄全部鎮住了。

劉老頭駭然無比,他驚恐的看着秦巖,聲音顫抖的說:“您是天師巔峯高手嗎?”

劉老頭是天師中期高手,他以爲秦巖是天師巔峯高手,卻根本不知道秦巖馬上都要突破天尊巔峯了。

“你沒有資格知道。”秦巖抓住劉老頭的手腕,將他“砰砰砰”的接連摔在地上。

在摔第三下的時候,劉老頭直接暈了過去,就像死豬一樣躺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劉少卿驚呆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厲害,居然將劉老頭直接摔昏了。

以往他無論走去哪裏,只要帶上劉老頭,可以說是無往不利。

什麼特種兵高手,什麼古武高手,什麼隱士道士,根本不是劉老頭的對手。

劉老頭只要一出手,這些人全都得趴下,但是今天劉老頭只一個照面就被秦巖拿下了。

他卻不知道秦巖這已經是非常非常的留手了,如果秦巖真的出手,一根指頭就能將劉老頭摁死。

秦巖伸出手對着劉少卿一招,劉少卿頓時就像被什麼東西抓住了一樣,他“嗖”的一聲飄到了秦巖的手上,脖子被秦巖緊緊的攥在手中。

“聽說你是八大家族劉家的嫡孫?”秦巖面無表情的問。

“是,你如果敢動我,我們劉家是不會放過你的。”劉少卿被嚇壞了,趕快拿出劉家的名頭嚇唬秦巖,生怕秦巖對他動粗。

“劉家算個屁,你現在就給你們劉家人打電話,讓他們有多少高手就讓他們派多少過來,老子今天就在這裏等着。”

說罷,秦巖手腕一轉,劉少卿就倒飛出去,然後摔在了地上。

秦巖則轉過身走到太師椅旁邊,將郭老太爺提起來扔在地上,自己卻大搖大擺地坐了上去,並且對身邊的一個傭人招了招手:“給我倒杯茶去!”

傭人愣住了,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她不敢違抗秦巖的命令,點了點頭轉過身快步離開了。

由於劉少卿是臉着地,再加上地上到處都是碎碗碎碟,他俊俏的臉龐立即破相了。

劉少卿摸了摸臉,發現臉上滿是血後,就像女人一樣驚駭的大聲尖叫起來:“血!我居然流血了,你給我等着,我們劉家不會放過你的。”

劉少卿一邊站起來一邊拿出手機準備給劉家的人打電話。

聽到秦巖剛纔的話,前來道賀的人全部都呆住了,紛紛在心中悄悄猜測:

他到底是什麼身份?居然連劉家的人都不放在眼裏。不過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比劉家還要厲害的家族。

莫非是這個年輕人是隱世家族的公子哥?

可是即便他是隱世家族的人,那也不應該和劉家對着幹啊!劉家的靠山也是隱世家族。

郭瑞祥看到秦巖連劉少卿都敢打,甚至還大搖大擺的坐在宴會廳中等着,他突然覺得郭大宇惹到了不該惹人。

否則秦巖不會這樣做的。

“郭大宇,你這個王八蛋,你到底惹到了什麼樣的人!”

想到這裏,郭瑞祥就氣不打一處來。

他準備好好的問一問郭大宇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果秦巖真是連劉家都惹不起的人,那麼他準備將郭大宇交給秦巖處理。

畢竟郭大宇只是他的表兄弟,而不是親兄弟,他犯不着因爲郭大宇而得罪了秦巖。

至於秦巖砸了他爸的宴會,那也只能自認倒黴了,誰讓自己家的實力太差勁了。

郭瑞祥悄悄地跑到郭大宇所在的包廂,劈頭蓋臉地大罵起來:“郭大宇,這個秦巖到底是什麼身份?他爲什麼這麼厲害?”

郭大宇此刻也矇住了,他也沒有想到秦巖這裏厲害,戰戰兢兢地給郭瑞祥解釋起來:“表哥,我也不知道啊!我以爲他只是狐狸精美容公司和古墓醫藥公司的董事長。”

當初郭大宇覺得秦巖不過是一個商人,而他們家族在政界和軍界那都是響噹噹的家族,對付一個商人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狐狸精美容公司?古墓醫藥公司?聽着怎麼這麼耳熟呢?”

郭瑞祥覺得這兩個公司特別熟悉。

對了!我想起來了!這不是我們國家那兩個巨無霸公司嗎?

去年這兩家公司的幕後老闆因爲惹到了朝中的一位大佬,大佬利用手中的權利到處打壓這兩家公司。

後來這位大佬後來突然就像空氣一樣蒸發了,而且他們家族也跟着遭殃,一夜之間從八大家族淪落爲三流家族。 原來去年打壓秦巖的家族也是八大家族之一,後來被秦巖打的直接從八大家族跌落下來,現在變成了人人都能欺負的三流家族。

就因爲這件事情,八大家族居然換掉了其中一個家族,被另外一個家族頂上了。

當初他們郭家原本也有機會頂上這個位置,可是因爲孟家背靠着隱祕家族,所以他們郭家就被擠下來了。

一想到秦巖居然是可以讓八大家族都隕落的人,郭瑞祥差點被嚇死。

秦巖收拾八大家族都那麼容易,收拾他們郭家還不是小菜一碟嗎?

“嗎的!你這個掃把星!看看你都招惹到了什麼人!”郭瑞祥憤怒地咆哮起來,一巴掌抽在郭大宇的臉上。

郭大宇也知道自己惹出了大事,他捂住臉低下頭不敢說話。

“走!給老子出去善後去!”郭瑞祥一把抓住郭大宇的衣領,將他從包廂裏面拉了出去。

郭大宇想反抗,可是他卻不敢反抗。

不一會兒,郭瑞祥將郭大宇帶到了秦巖面前。

他一腳踹在郭大宇的腿上,將郭大宇踹的單膝跪在了地上:“趕快給秦先生道歉!”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

人們原本以爲郭家會和秦巖硬抗到底,畢竟現在他們已經撕破臉了。

可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郭瑞祥居然向秦巖低頭了。

郭瑞祥雖然現在不是郭家的家主,但是他未來肯定是郭家家主,他向秦巖低頭,那麼也就說明郭家向秦巖低頭了。

秦巖掃了一眼郭大宇,擡起頭冷冷的說:“你們終於捨得將郭大宇叫出來了,我還以爲你們會一直將他藏下去。”

“秦先生,我們郭家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您,希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把我們像個屁放了吧!”

聽到郭瑞祥這樣說,前來道賀的賓客們更加驚訝。

剛纔郭瑞祥將郭大宇揪出來那相當於向秦巖低頭,可是現在郭瑞祥這樣說那已經不是低頭那樣簡單了,而是類似於臣服。

所有的人都在心中暗暗揣測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郭瑞祥爲什麼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莫非這個秦巖真的有深不可測的身份嗎?

可是剛纔劉家不是說要幫他嗎?有劉家在,想必秦巖再大的身份也無法和八大家族相比吧!

“放了你們可以,但是我想要一個說法。”秦巖冷冷的說。

“沒問題。”郭瑞祥大聲說。

緊接着,郭瑞祥掄起拳頭在所有賓客的面前開始暴揍郭大宇。

郭大宇不敢說話,抱住頭任由郭瑞祥拼命的打。

郭雨荷走過來拉住郭瑞祥的手大聲說:“爸,你這是幹什麼?我們郭家怎麼能向這種人低頭?一會兒少卿就會把劉家的高手叫過來,到時候這小子絕對吃不了兜着走。”

郭雨荷根本不知道秦巖的背景,還以爲劉家能幫助她。

“啪”的一聲,郭瑞祥狠狠的抽了他女兒一個大耳光:“怎麼說話呢,居然敢對秦先生不敬,趕快向秦先生道歉。”

郭雨荷的臉被抽的高高腫起,她捂住臉驚訝的看着自己的父親。

不一會兒,她心中的驚訝變成了委屈,淚水奪眶而出。

從小到大郭瑞祥都沒有打過她,她沒有想到她爸爸今天居然會爲了一個外人打她,而且這個外人還是他們郭家的仇人。

其實打完郭雨荷後,郭瑞祥心裏面也十分後悔,他也不忍心打自己的女兒,但是爲了整個家族,郭瑞祥不得不這麼做。

而郭瑞祥的這一動作再次驚呆了大家。

大家都覺得郭瑞祥肯定知道了秦巖的背景,而且秦巖的背景極大極大,否則郭瑞祥不可能這麼做。

“雨荷!”劉少卿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被打了,心中十分憤怒,不過又因爲對方是自己未來的老岳丈,他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就在這時,宴會廳門外突然傳來了陰冷的聲音:“是誰敢打我們劉家的少爺?給我站出來!”

話音剛落,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他掃了一眼會場內的所有人,隨後將目光落在了劉少卿的身上。

當他看到劉少卿滿臉是血的樣子後更加的憤怒,立即大的咆哮起來:“到底是誰?給我站出來!”

“祖伯,是他!”

看到自家的長輩來了,劉少卿立即指着坐在太師椅上的秦巖憤怒的說。

原來走進來的這個人叫劉孟德,乃是隱祕世家劉家的一個長老。

他原本不在世俗中走動,但是最近一段時間因爲世俗中發生了很多怪異的事情,所以他跑來了帝都。

恰巧他聽說自家的子弟被欺負了,立即從劉家趕了過來。

“嗎的,你個小兔崽子,居然敢在……”

話剛說到一半,劉孟德突然愣住了,咦?這不是我們各大隱祕世家的盟主秦巖嗎?他怎麼會在這裏?

可是盟主怎麼可能和我們這些小民一般見識?莫非我看錯了?

劉孟德揉了揉雙眼,再次向秦巖看去。

他發現太師椅上的秦巖和他腦海中的秦巖長得一模一樣。

莫非他真的是秦巖?

一想到對方的身份,再想到剛纔自己還罵秦巖是小兔崽子,劉孟德嚇得腿肚子都軟了。

該死的,我怎麼把盟主給罵了,他可是把茅山派和龍虎山都幹掉的大咖,我惹到了他,不但我的小命要丟了,就是我們整個劉家恐怕也保不住了。

不過薑還是老的辣,劉孟德雖然猜到了秦巖的身份,但是他卻假裝心存疑慮,裝出迷糊的樣子問:“這位道友,你怎麼和我們的盟主長得一模一樣,請問您叫秦巖嗎?”

“你是誰?”聽到對方說出了自己的背景,秦岩心中十分好奇。

因爲他從來沒有見過劉孟德。

其實很多隱祕世家的家主秦巖都不一定記得住,更何況是隱祕家族中的一個長老。

“您肯定是秦盟主,我聽出您的聲音來了。”劉孟德裝出驚喜無比的樣子哈哈大笑起來。

緊接着,劉孟德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秦盟主在上,請受劉家長老劉孟德一拜!” 啊?什麼情況?劉家的人怎麼給秦巖下跪了?

前來道賀的賓客們都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着這一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