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但是他們卻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反而都同時對李萬軒產生了懷疑。

反觀李萬軒,表現的太過鎮定,就好像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似的。

小妖從華國回來沒幾天,就又被李萬軒給派出去了,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而霍啟提議給他送過去兩個女人,也反常的被李萬軒拒絕了。

這一夜,霍家父子和尚坤都沒有睡覺,只有李萬軒,回到房間后,在床上繼續打坐。

他身旁有個陶罐,隔一個小時,李萬軒就會從裡面掏出一個東西塞進嘴裡,咀嚼幾下后咽了下去。

仔細看的話,能看清楚他掏出來的竟然是活蹦亂跳的蠍子!

這難道就是李家男人能夠放修鍊坤源訣的秘密嗎?

如果周天在這裡看到李萬軒的做法后,肯定會跟他說,你吃這玩意,還不如直接把自己切成太監更適合! 柳秀芬在家裡坐卧不安,對於白果兒突如其來的倔強毫無辦法,思來想去后,覺得白果兒肚子里的孩子對周天來說,肯定非常重要。

這麼長時間,那幾個女人的肚子都沒有動靜,唯有白果兒爭氣,這要是告訴周天,他還不屁顛屁顛的來接她們啊!

想通后,柳秀芬感覺心裡舒坦多了。

母憑子貴,自古就有這樣的說法,不怕以後周天對自己不敬!

要是等孩子生下來,他還敢給自己掉臉子,她就立刻帶著女兒孫子離開,還不把他吃的死死的?

白果兒和她嘔了幾天的氣,也不能不吃飯,就算自己不吃,肚子里的孩子也需要營養。

所以,白果兒還是從樓上下來按時吃飯了。

柳秀芬從廚房裡又端出來一個砂鍋。

「果兒,我這幾天可是學了不少孕婦知識,說這個黑魚湯,不僅補鈣,孩子生下來皮膚還好,你趕緊喝點!」柳秀芬態度又變了,簡直是慈母典範。

白果兒心裡嘆了口氣,慢慢的喝著碗里的魚湯。

可是,只喝了兩口,就又開始犯噁心往衛生間跑去。

「這個不行啊,我這就換!我準備了好幾種湯!」柳秀芬見狀,立刻把魚湯端走了,又換了一個上來,「這是老母雞湯,你試試,這個能喝不?」

白果兒心裡不感動是不可能的,畢竟是自己的母親,能為她做成這種程度,從小到大都沒有過。

「媽!你也坐下吃吧!」白果兒道。

「哎!哎!」柳秀芬見白果兒跟她說話了,立刻眉開眼笑的坐到了對面,不停的給她夾菜,「我特意按照人家教的,都是清淡的,你快吃,你看看你,這幾天瘦成什麼樣了?」

白果兒默默的吃著菜,雖然嘴裡沒滋沒味的,好在能吃下去一些,也算好的了。

安靜的吃了一會兒飯後,柳秀芬看了白果兒幾眼,感覺她應該消氣了,就試探著和她說孩子的事情。

「果兒,媽知道,你捨不得這孩子!」柳秀芬說著話,又給白果兒夾了幾筷子菜,「我也捨不得,可是我們總不能讓孩子生下來就沒有爸爸不是嗎?」

白果兒以為她又想勸自己去打孩子,乾脆不搭話,低頭喝湯。

柳秀芬見她沒吭聲,就繼續說道:「所以啊,前些天我也是沒想明白,昨天晚上啊,我想了一夜,你說這孩子是周天的,他總不能不管不顧吧?」

「媽!你到底想說什麼?」白果兒終於抬起頭問了一句。

豪門霸婚 「我想說的啊,這個孩子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生下來,雖說你離婚協議是簽了字了,可是離婚證還沒有拿到手,怎麼都還來得及!」柳秀芬放下筷子,「你就跟周天實話實說,我就不信他會不要這個孩子!」

白果兒以為自己聽錯了,「你是說,不想讓我和周天離婚了?」

「孩子都有了,離啥婚?」柳秀芬手一擺說道,「別看他有那麼多女人,可是誰都沒有你肚子爭氣,趁著她們都沒動靜,你就大著肚子往他面前一站,誰還敢欺負你?」

「可是,我們是怎麼離開的,您忘了嗎?」白果兒心裡也很意動,可是腦子裡還記著當時周天看著她的時候,那種失望的眼神,總覺得自己怎麼都開不了那個口。

「那有什麼?母憑子貴聽說過沒有?不管過去還是現在,你可是他名正言順的老婆,哪怕其他人肚子里有了,那也不值錢!」柳秀芬根本不在意白果兒說道,她也忘了當初是怎麼離開京都的了。

「可是我……」白果兒猶豫了,周天對她的好還歷歷在目,而自己卻三番五次的傷了他的心。

「怎麼?不好意思開口?沒事,有媽在!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他老老實實,規規矩矩的過來接你回去的!」柳秀芬笑著說道,又拿起筷子,給白果兒夾菜,「趕緊吃!」

穿書後我成了偏執王爺的黑月光 柳秀芬打算的很好,白果兒心裡卻有些忐忑。

以她對周天的了解,知道自己懷孕的話,肯定會很高興的,可是,如果柳秀芬想要拿孩子威脅周天的話,那會是什麼結果就不知道了。

吃完飯,柳秀芬把白果兒趕回房間休息去了。

白果兒知道她這是要給周天打電話了,左思右想的有些不放心,就怕柳秀芬再把周天給惹毛了。

回到江城這麼多天,她都沒有勇氣聯繫周天,就連廖亦菲他們發的信息也沒回,電話更是沒接。

但是現在……

白果兒咬咬牙,掏出了手機,給廖亦菲發信息。

京都那邊,廖亦菲和宋小蕾帶著楊靈逛街逛累了,就回了家,還沒吃完飯,就接到了白果兒的消息。

「是果兒!」廖亦菲一看名字,就立刻驚喜的跟宋小蕾說道。

宋小蕾趕緊跑過來,「說什麼了?這都多長時間了,還知道回信息啊!」

「天……果兒居然懷孕了!太好了!」廖亦菲驚喜的抓著宋小蕾就是一頓搖。

「好了好了,還說什麼了?」宋小蕾趕緊把她的手扒拉開問道。

「還說……」廖亦菲看著後面不斷發過來的信息,眉頭就皺了起來,「小蕾,趕緊給周天打電話!」

宋小蕾看清楚後面的內容后,趕緊給周天打電話。

周天那邊也剛剛和陶小樹、宋白衣告別,正在回家的路上,就聽到懷裡電話響,他掏出來一看,眉頭就皺了起來。

居然是柳秀芬打來的,想不接,又怕是白果兒出了什麼事,他猶豫了幾秒鐘,接通了電話。

「周天啊!」柳秀芬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什麼事?」周天的聲音很冷淡。

「給你打電話當然是大事了!」柳秀芬說道,有點不願意似的,「跟你說件事,是關於果兒的!」

「果兒怎麼了?」周天一聽,頓時有點緊張了,然後就聽到又有電話進來的提示音,他看了一眼,見是宋小蕾,也就沒有理會,繼續跟柳秀芬通電話。

「我跟你說,別怪我沒通知你,現在如果你來道個歉,把我和果兒好好的接回去,什麼都好說,要不然,你肯定會後悔的!」柳秀芬的語氣顯得很得意,可是周天卻有些不耐煩了。

「你最好有事說事,離婚協議已經簽了,你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就掛了,以後也不用聯繫了!」周天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吐出一口氣后,他才想起還有個電話沒接,立刻就接了宋小蕾的電話。

「小蕾,給我打電話什麼事?」周天緩和了語氣問道。

「周天,你什麼時候回來,出大事了,果兒剛才發來信息……」宋小蕾話沒說完,就被廖亦菲搶了過去。

「周天,你什麼時候回來?」她問道。

「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剛才小蕾說果兒發信息過來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剛才她媽剛給我打過電話!」周天道。

「她?她說什麼了?」廖亦菲趕緊問道。

「還能說什麼?老生常談唄,又想回來了,還是那副德行,我已經跟她說過了,以後沒事不用再聯繫了!」周天道。

他對於柳秀芬真的是再也沒有耐心了。

「啊?」廖亦菲顯然沒料到周天會這麼回復柳秀芬,「你趕緊回來吧!到家再說,還有啊!她如果再給你打電話,千萬不要接!」

「為什麼?」周天奇怪了。

「先別問為什麼了,我現在忙著和果兒說話,等你回來再細說!掛了啊!」廖亦菲那邊說完,就立刻掛了電話。

周天看著黑了屏的手機,更奇怪了。

這一個個的怎麼都這麼奇怪?

先是柳秀芬打來電話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再就是廖亦菲說白果兒給她發了消息。

只是兩邊都說了同一件事,那就是有大事發生了,會是什麼大事?

難道說真的是白果兒出了事了?

可轉念又一想,周天又覺得不像,柳秀芬的語氣分明是想要讓他回去接人。

「開快點!」周天跟黑鷹說道。

汽車沿著盤山路很快就到了家,一下車,廖亦菲和宋小蕾就迎了出來。

「你總算回來了!」廖亦菲鬆了口氣。

「先進去再說!」宋小蕾乾脆直接拉人往屋子裡走。

「到底是怎麼回事?」周天問道。

等周天在沙發上坐好了,廖亦菲和宋小蕾也正經的坐在了他的對面。

「周天,你坐好!聽我仔細說!」廖亦菲說道。

周天見他們兩人表情嚴肅,也不由地正經了起來。

「果兒發消息過來,說她懷孕了!」廖亦菲道。

「什麼?」周天一下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愣在了那裡。

「周天?」宋小蕾不放心的喊了他聲,見他沒反應,轉頭問廖亦菲,「他沒事吧?」

「刺激大了?」廖亦菲也有點不放心,周天的樣子就像傻了似的。

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楊靈從廚房裡出來了,看到周天那個樣子,就奇怪的問道:「大祭司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廖亦菲和宋小蕾同時搖著頭說道。

「哈哈……」忽然,周天大笑起來,走過去把廖亦菲抱了起來,在手上顛了兩下,「哈哈!」

「周天!快放我下去!」廖亦菲被周天忽然的動作嚇了一跳,又有點不好意思。

周天哈哈大笑著放下了廖亦菲,緊接著又把宋小蕾抱了起來,在地上轉了兩圈,「哈哈!」

「大祭司瘋了?」楊靈有點擔心的問道,看周天的舉動這麼癲狂。

「楊靈!我太高興了!哈哈!」周天放下宋小蕾,又把楊靈抱住了,在空中拋了兩下,嚇得楊靈哇哇直叫。

「啊啊!快放我下來!」

周天把人放下后,自己又高興的在客廳里跳了兩下,然後來到三個女人面前,「我要做爸爸了!亦菲是不是?」

「是啊!」廖亦菲點點頭。

「小蕾,我是不是要做爸爸了?」周天又問宋小蕾,宋小蕾趕緊點頭。

周天又看向楊靈,不用問,楊靈就直接點著頭,「是啊是啊!」

「哈哈!」周天開心的無法形容。

「這可怎麼辦?」宋小蕾擔心的問廖亦菲,「他不會就這麼笑傻了吧?」

「不知道!」廖亦菲搖頭。

三個女人就站在那裡看著驚喜過頭的周天,最後,廖亦菲也看出來了,周天這就是高興的,至於後面要說的更重要的話,估計現在說出來他也聽不進去。

「算了,先讓他高興一會兒吧!我們先吃飯!」廖亦菲拉著宋小蕾和楊靈去了餐廳,一邊走一邊搖頭,「這男人瘋起來,還真沒有女人什麼事!」 白果兒懷孕的信息,讓周天一下子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高興的他,腦子裡什麼都不想,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他要當爸爸了!

飯也不吃了,周天感覺自己現在就要發泄一下,就從客廳里一下子竄了出去,那個速度把門口的黑鷹都嚇了一跳。

他也只來得及看到周天的影子,剛剛塞進嘴裡的一個桔子,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老闆這是怎麼了?」黑鷹自語了一句,但是也來不及多想,隨即就跟了出去。

「我去看看!」黑鷹也只來得及跟黑雨說了這麼一句,人也不見了。

周天忍不住心裡的喜悅和激動,一口氣跑上了山頂,對著視野開闊的前方,一聲長嘯,驚起了旁邊樹林里的幾隻鳥。

「哈哈!」周天繼續大笑著。

黑鷹現在的速度雖然也已經很快了,但是跟周天比起來還是差的太多,等到他趕到山頂后,周天已經平靜了下來,背著手站在那裡。

黑鷹慢慢的走到周天旁邊,看了眼滿臉平和的周天,心先放下了。

「老闆!」他叫了一聲。

「黑鷹!」周天沒回頭,繼續看著遠方,「在這個世界上,有什麼值得你在意的,值得你去守護的?」

黑鷹被周天的問題問的莫名其妙,但也認真的思考了一下。

「親人,朋友!這些都值得!」黑鷹道。

「是啊!親人,朋友!」周天贊同道,「這也是我們生存的意義。」

黑鷹雖然不知道周天為什麼忽然就這麼感慨,但他之前就聽見周天在別墅里哈哈大笑的聲音,心裡覺得自己這個老闆,肯定是遇到什麼喜事了!

「黑鷹!你知道嗎?」周天繼續道,「在這之前,我父母剛走的那段時間裡,我覺得這個世界對我來說已經毫無意義了!可是,從認識我師父那天開始,所有的一切,我的生活,我的命運就開始轉變,我再也不會覺得自己活著毫無意義了,我現在有了自己心愛的人,有了師傅他們那樣值得尊敬的長輩,還有小樹白衣和你們這些兄弟!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我要用心去守護的!所以,我一定要好好活著,為自己,也為了你們大家所有人!」

黑鷹很感動,沒想到周天說的人里,還包括他們這些人,剛想開口也跟著說些煽情的話,周天的下一句話,讓他閉了嘴。

「最重要的是,我就要當爸爸了,哈哈!黑鷹,我要當爸爸了!」周天又笑了起來。

「廖小姐?還是宋小姐?還是那個聖女?」黑鷹試探著問道。

「是果兒!」周天道。

黑鷹心下瞭然了,看來,後面的時間裡,還要繼續跟柳秀芬糾纏不清了。

白果兒還好說,就是她那個奇葩的媽,簡直是太讓人想揍人了!

「果兒懷孕了!我要當爸爸了!」周天又興奮起來,和黑鷹說道。

黑鷹張著嘴,愣了好一會兒,「老闆,你不是剛跟她離婚嗎?那現在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