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余陽春認為現在是個好機會,先別管那些警察來沒來,反正把人帶走是沒有錯的,只要是把人帶到了肥桃縣,在自己老闆的面前,天王老子也別想把人帶回來,除非老闆放人,要不然的話那就等著吧。

「這位先生現在都過去半個多小時了,您是不是催一催那些所謂的警察呢?據我所知,華夏國內的警察都是動作很快的,從您剛才報警到現在,他們打兩個來回也差不多了,我們老闆還在肥桃縣等著呢!」余陽春一邊溜達一邊說道,同時抬起自己的手錶,讓這個老傢伙看看,半個多小時都沒有來,難道你的心裡還有其他的想法嗎?

余陽春雖然在猜測這個事情,但是也不敢肯定跟自己的老闆有關,可是鄭伯雄父子三人就不一樣了,他們覺得余陽春既然開口了,那這件事情肯定跟李天有關係,應該是背後博弈贏了,真沒想到李天這個傢伙,黑白兩道通吃呀,魯東第一家族拿他沒辦法,現在連警察也拿他沒辦法,這樣的人到底有多大的勢力?

鄭伯雄忽然想到了自己臨走之前跟賭王的一次會晤,自己想要在澳門投資一些賭廳,所以就繞不過賭王,在跟賭王聊天的時候就聊到了李天,每次談到李天這個人,賭王總是有一些支支吾吾,說話總是要留半句。

鄭伯雄在湘江算是風雲人物了,但是跟賭王何先生比起來,那還是有所不如的,何先生,那可是兩岸三地都有自己的勢力,跺跺腳就能夠變天的,連這樣的人談到李天都有些放不開手腳,那肯定這個人非常厲害了,鄭伯雄在心裡也下了個決定,不管如何,以後絕對不能夠跟李天交惡。

二老太爺不知道說什麼了,這會兒自己真的是有些坐蠟了,剛才那個副市長答應的好好的,但是當二老太爺再次把電話打過去的時候,對方竟然是提示無法接通,這肯定是把自己拉黑了,是什麼樣的原因能讓一個副市長把投資商拉黑呢?這還是一個搞經濟的副市長,二老太爺感覺自己的認知有些問題,大陸的這些官員不是最喜歡投資商嗎?為什麼現在要把投資商拒之門外呢?

「既然沒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們就先走了,我們老闆的地址都在這張名片上,如果這位先生有什麼不滿意的話,隨時可以帶人找過去,我們老闆祖上都在肥桃縣,所以絕對不會出現潛逃的問題,您有多大的能力都可以使出來,我們老闆隨時接著。」又過了五分鐘過去,看到二老太爺這個電話沒打通,余陽春的心裡基本上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呢?要麼是那邊的人反悔了,要麼就是老闆的話有作用了,反正不管什麼原因,這會兒沒出現警察是真的,哥們兒也就不在這裡跟你浪費時間了。

「你…」二老太爺被余陽春說得啞口無言,真是看錯了李天呀,如果早知道李天這麼厲害的話,而老太爺當初絕對不會反對李天的提議,不就是一個大陸地區的總經理嗎?早知道就直接答應李天了,那自己跟李天的關係也不會這麼差了,現在可好了,就算你再答應人家,人家都表現出實力來了,也只會以為你是因為實力屈服的。

「給我攔住他們…」二老太爺看著這幾個人要走,給自己的保鏢下了命令,很可惜的是旁邊余陽春的人也不是傻子,三兩下的就把二老太爺的保鏢給放倒在地了,這些人只是比普通人稍微強一點,如果跟余陽春的手下比起來,就是小孩兒根壯漢的比較。

「有的時候呢,做事情也得量力而行,您老人家看這個歲數也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很久的了,按說輪不到我這個小輩多說話,但是今天這個情況可不是我們欺負港澳同胞,實在是你們的人先動手的,我們老闆還要跟你們鄭氏珠寶集團繼續合作,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們也不想的。」臨走的時候,余陽春還是留下了幾句場面話,畢竟他不知道李天會不會跟鄭氏珠寶集團繼續合作。

按照余陽春的想法,這二老太爺簡直就是腦子有問題,在人家的地盤上還敢如此的囂張,別以為隨便弄來了一個胡家的旁系子弟,自己這邊就可以反了天了,根本就不會審時度勢,如果自己是老闆的話,絕對不會跟這樣愚蠢的人合作的。

當鄭伯雄三人上了車之後,心裡才算是鬆了一口氣,鄭伯雄本來是到大陸地區來多煩惱的,沒想到自己的二叔什麼事都敢幹,竟然敢把自己給軟禁起來,如果在湘江的話,鄭伯雄周圍也有很多高手,當然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就是為了輕車簡從,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兒。

三個人腦門上都出汗了,這二老太爺做事真是不按套路來呀,幸好認識李天,要不然還不知道怎麼樣呢。 趙偉話裡面的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可這麼危險的事情,究竟讓誰去合適呢?再加上,這件事情需要保密,這樣一分析,合適的人選只有一個,那就是顧可彧她自己。

「行,我去。」

「你確定嗎?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趙偉嚴肅的問道。一旦被暴露,他們兩個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確定,我親自去。」顧可彧沒有絲毫猶豫的把話又重複了一遍。她已經是個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怕什麼呢,這一輩子一定要竭盡全力去把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全部如數奉還給他們。

掛掉趙偉電話之後,她給小唐打了一個電話,把這其中的曲曲繞繞都給說得清清楚楚。

「天哪,我從來不知道她背地裡居然還會做這種事情,這可是違法的,她膽子也太大了吧。」小唐的激動在顧可彧的意料之中。

「不過可彧,我心裡怎麼這麼高興呢,終於讓咱們逮到她的狐狸尾巴了,這下子我看她哭著求饒都沒用!」小唐一想到高芷卿痛哭流涕求饒的模樣,心中就覺得過癮。

「現在說這些還有點早了,咱們還沒有證據呢,總不能打草驚蛇去找她承認吧。」顧可彧這一盆冷水潑下去,立馬就聽到小唐語氣變了樣。

「啊,我還以為萬事大吉,只欠東風的呢,那咱們現在該怎麼做,有沒有什麼地方我能幫上忙的?」

看來小唐已經一步一步走進了顧可彧的計劃里。小唐的性格她再了解不過,整個人總是咋咋呼呼的,如若一開始她就把心中打算全部告訴小唐,小唐不會答應她去冒險的,所以才故意做了一下鋪墊,讓小唐明白,這是唯一的辦法。

「這件事情交給我去做就是了,你要知道我可是個合格的演員,只需要在高芷卿面前演一場戲就行了。」

小唐不是傻子,她立馬反應過來顧可彧話中的意思,對著聽筒激動的說道:「不行,我絕對不允許你這樣去做,太危險了……你知不知道後果!這件事情我看咱們還是從長計議吧,你快點打消這個念頭!」

「小唐,你先別激動,會做這樣的決定,我也是思考很久的,現在事情只有你知我知趙偉知道,如若讓旁人去的話只會打草驚蛇,還不如我們親自行動。再說了,我的辦事能力你還不了解嗎?我一定會保護好我自己的,放心吧,沒有問題的。」

就算顧可彧這樣說,小唐還是不答應。兩個人又在電話裡面爭論了一些時間,最後小唐實在是沒辦法,不得不鬆口。

她沒好氣的說道:「你要去就去吧,我不求別的,只求你能平平安安的回來,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有什麼問題趕緊給我打電話,要讓我第一時間知道你的消息。」

顧可彧知道小唐是真的關心自己,最後安慰了幾句,便掛掉了電話。

事情在第二天便拉開了序幕,顧可彧起了一個大早,收拾完之後便往劇組裡邊去了,忙著又是給自己化妝,又是換衣服的,最後收拾妥當了才坐在一邊開始看劇本。

高芷卿每天都是同一時間到達劇組裡的,顧可彧就坐在化妝室裡邊等著,她早就做好了打算,今天的事情容不得半點紕漏。

雖說她手中拿著劇本,不過眼睛卻時不時地向著門外瞟,這個位置是她精心挑選的,如果有人要進化妝間,她是能夠第一時間看到的。

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門外傳來了高跟鞋的聲音。高芷卿來了,顧可彧捏緊手中的劇本,心中難免有幾分慌張。

不行,這還沒跟敵人碰上面呢,自己就先亂了陣腳。顧可彧深呼吸幾口氣,這才調整好了心態,從包里摸出手機來,蹲在地上抬手扶住自己的頭,看上去十分狼狽。

聽見腳步聲越來越近,她開口對著手機帶著幾分哭腔著急的說道:「麻煩你們再給我一次機會,就這幾天,一個禮拜行不行?下個禮拜一!我保准把所有錢都給還上!」

顧可彧是個有水平的人,一秒鐘便進入了角色,眼眶通紅,彷彿下一秒淚水就要奪眶而出了。

「我現在真的沒有錢,你們最近應該知道我自己也出了不少事情,現在正在想辦法對付呢,下個禮拜我保准把錢給你們,求你們了,不要把這事告訴媒體。求你們了。」

顧可彧說得上氣不接下氣,直接哭出了聲來,肩膀劇烈地抽搐著,這番表演可謂是到達了巔峰,也不知道高芷卿到底看見了沒有。

「你們別逼我,逼急了我,你們也得不到什麼好處!我還不如死了,一了百了,你們也拿不到一分錢!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如果你們覺得我的命值錢,儘管來拿!」

顧可彧哭的那叫一個梨花帶雨,妝全部都花了。她也顧不上自己的形象,抬手在臉上隨便抹了兩把。

手摸上眼睛的時候,才小心翼翼地朝鏡子裡邊看去,高芷卿雖說是面無表情的在打粉,可她的嘴角早就暴露出了她好奇的心,估計現在一雙耳朵都立了起來吧,生怕自己錯過了什麼好消息。

看來這魚兒是乖乖上鉤了。

顧可彧握緊電話,一陣大喘氣之後,臉上浮現出了笑容來。

「好,好,你們放心吧,我說到做到,下個禮拜一肯定把錢給你們。」

顧可彧掛斷了電話,直接把手機扔的遠遠的,抱著自己的雙腿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隨便誰看見這一幕,都只會覺得她現在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吧。

高芷卿合上粉餅,她忍不住了,這麼大的事情,她怎麼能只做一個旁聽者呢?

「天啦顧可彧,你居然欠了別人的債啊?你不是挺火的嗎?怎麼連點錢都拿不出來,這不是惹人笑話嗎?你可是個明星啊!」

高芷卿踩著高跟鞋扭到顧可彧身邊,她趾高氣昂的看著顧可彧,眼神里全是得意。

「你給我滾開!」

顧可彧抬頭就是一句狠話,嚇了高芷卿一跳。

「我看你簡直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再怎麼咱們從前也是一個公司的,你也比我小上幾歲,怎麼看都覺得你就像我妹妹似的,姐姐有個發財的路,你要不要去試一試,說不定這筆錢啊,不用到禮拜一就能夠還上了。」 三個人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兒,都從心裡再次認識了李天,鄭秋雖然在聖城算是半個地頭蛇,但是李天跟警方和胡家的衝突也算是機密了,鄭秋並沒有收到消息,只有一些本地人收到了消息,那些人就算是和鄭秋不錯,感覺這樣的消息對鄭秋沒什麼作用,所以也就沒有告訴他,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鄭秋才會低估李天的能力的,如果早知道李天那麼強,按照他們之間的關係,老早就會給李天求救了。

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相處,鄭伯雄和鄭如燕姐弟都看出李天是什麼人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應該早跟李天說一聲的,這樣讓李天被動的來接受,實在是有些見外了,而且他們父子三人還有另外的想法,那就是不想讓鄭家丟人丟到李天那裡,這畢竟是鄭家的家裡事,只是沒想到二老太爺什麼都敢做。

當汽車駛入肥桃縣的時候,李天早就在路邊等著了,對於鄭伯雄這樣的湘江大鱷,李天還是給出了足夠的重視,在縣城最豪華的酒店安排了。

「看不出李先生還真是個多面手,以前是我鄭某人小看了李先生。」吃飯的時候,鄭伯雄對李天表示了感謝,之所以這麼說,李天也明白是什麼原因,這中間到底經歷了什麼?李天跟余陽春一樣,基本上是什麼也不知道的,但是李天卻明白原因,肯定是有人知道了前些日子的情況,所以不管是胡家還是衙門那邊,都沒有對李天胡來,包括李天的客人。

「其實只不過是朋友們給面子,今天的事情怪我了,早知道你們家二老太爺是這樣的脾性,我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我一直以為你們鄭家在湘江是很有人情味的大家族,應該不會出現家族內部的這種事情,看來鄭先生以後還是多注意自己的安全為好,有的時候金錢能夠讓人發狂呀!」這些話的確是李天發自內心的,在李天的心裡,鄭氏珠寶集團如何跟自己沒關係。

李天看中的是鄭伯雄父子三人,這三個人也有商人的精明,但更多的時候明白該如何跟自己合作,比鄭家的那些人要好的多,尤其是那個二老太爺,明明自己蠢得要命,還經常提出一些更加二貨的提議,就好像別人什麼都不懂一樣。

「我也沒想到我的二叔竟然會這樣,或許你剛才說的這句話是正確的,原本我就想著大家都是一家人,能過去的地方還是過去,沒想到還是低估了有些人的貪心了。」鄭伯雄一口把杯子里的酒給悶了,到了鄭伯雄這個歲數,不管是喝酒也好,還是干其他的也好,都會非常的注意的,這种放開量就這麼喝,還真是第一次呢,連鄭秋姐弟都感覺到有些奇怪了,父親今天真的是被傷到了。

在鄭伯雄的心裡,家族成員都算是家人,那是要比生意重要的多的,就算二房三房把他的總裁給弄掉了,鄭伯雄也沒有想著報復回去,只是想著用正當的手段拿回屬於自己的,沒想到那些人更加的貪心,想辦法讓鄭伯雄倒下去,甚至威脅不到他們,這才是那些人的想法。

「鄭先生是不是應該下一個決定了,本來在鄭先生下飛機的時候,我的心裡就有一個這樣的想法了,但是當初的情況跟現在不一樣,我怕我提出來,會讓鄭先生不高興,現在鄭先生應該明白我說的什麼了吧?」李天端起自己的酒杯賠了一個,對於李天的酒量,這些人基本上都是清楚的,對瓶吹也沒事兒呀。

鄭伯雄的臉上有些無奈,說起這件事情,的確是李天感覺對了,當初鄭伯雄就知道李天什麼想法,既然你們父子三人都沒有勢力了,何必要繼續留在鄭氏珠寶集團呢?你們有貨源有渠道,完全可以拉出來自己單幹,既然你們家裡二房三房的有這個想法,何不大家早點結束呢?

「我這個人要麼就不做生意,既然是要做的話,那可就要做得大一點了,我這邊大約一個月的時間準備好,不知道李先生準備投資多少呢?」鄭伯雄點了點頭,旁邊的鄭秋和鄭如燕也很激動,鄭伯雄主要是點頭了,那就說明新的珠寶公司跟鄭氏珠寶集團沒有一點關係了。

按照鄭秋原來的計劃,新的珠寶公司就是他們姐弟兩個和李天的,現在把父親也加入進來了,而且父親的資金非常多,當了那麼多年的總裁,不管是分紅還是其他的行當,父親的資金都要比他們姐弟兩個多得多,李天這邊也不像是缺資金的樣子,而且李天還有那麼強的能力,新的珠寶公司想不賺錢都難,再加上鄭秋和鄭如燕的運作能力,新珠寶公司還沒有成立,基本上就可以在業內獲得一個席位了。

「我這邊的資金雖然稍微有些緊張,但如果鄭先生肯出來當總裁的話,鄭先生出多少我就出多少,絕對不會比鄭先生少的,無論是翡翠還是現金,全憑鄭先生一句話,而且我跟鄭先生的股份一樣多。」之前在鄭秋姐弟的公司當中,李天要求佔到多數的股份,但是鄭伯雄出馬了,獲得的資源比他們姐弟不知道要多多少倍,李天這個時候可不會強吃多佔了,畢竟以後的公司還要在鄭伯雄的領導下,就算是秦冰過去了,也不如鄭伯雄這個傢伙老到的,這樣的人在業內幹了幾十年了,隨隨便便就可以弄起一個公司的。

「那我就先謝謝李先生了,既然李先生都做得這麼好了,那我也不能讓李先生吃虧,在新公司當中,李先生如果能保證把翡翠交給我們自己的公司,10%的技術股還是不會變的,當然,這10%的股份只能分紅,不能投票,剩下的我們兩個各出資佔據45%,投票權當作50%如何呢?」鄭伯雄提出了這樣的一個意見,還算是公平。 高芷卿好像十分自信顧可彧會打聽下文,她蹲下看著顧可彧,就像是獵人看著狼崽子似的,也不知道現在誰才是那個獵人!

好的很,看來這個蠢人也很快找到了自己在這齣戲里的定位。

顧可彧吸著鼻子,現在的她就是一個被債務逼得走投無路的弱女子。高芷卿的話就像是她的救命稻草,一定要狠狠的抓牢了。

「你真的願意幫我嗎?」顧可彧一把抓住了高芷卿的手腕,彷彿看見了明天的曙光似的,不過很快眼神里的光變暗沉了下去,她鬆開高芷卿的手,搖搖頭:「不會的,你那麼討厭我,現在指不定心中在怎麼笑話我,又怎麼會幫我呢。」

高芷卿冷哼一聲。

「不信拉倒,我可懶得跟你廢話!」

她好像篤定了顧可彧會央求她幫忙。甩甩手,轉身就走,動作卻極慢,好像還在等著顧可彧開口。

「別!別啊姐,我信你,你快跟我說說,這筆錢到底怎麼賺。」

顧可彧趕緊起身追了上去,她看著高芷卿臉上掛著不屑的笑容,就是這個表情,她一定要記住了。

「姐,幫幫我吧,你跟我說說,只要能夠還錢,我什麼都願意做。」

高芷卿挑挑眉,裝作不耐煩的樣子打開了自己的包。隨後遞給了顧可彧一張名片。

「喏,還算是個聰明人,看到沒有?這張名片上面的地址,晚上你就去這個地方,找這個人,我保准你禮拜一能夠準時完成,到時候可別忘了感謝我。」

顧可彧雙手接過名片,拿在手上看了又看,就好像是收穫了一件珍寶似的。

「姐,你放心吧,我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這次你幫助了我,下次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只需要說一句話,我一定會萬死不辭的!」

高芷卿揚起了下巴,抬手捋了捋耳邊的碎發,她擺擺手一副慵懶的模樣,都不帶用正眼看顧可彧的。

「行了,這些話誰都會說,還是看你到時候怎麼表現吧。」

高芷卿做完了自己想做的一切,便踩著那十公分的高跟鞋走出了化妝間。顧可彧仔細聽著腳步聲,直到完全聽不見高跟鞋撞擊地面的聲音,才確定高芷卿是真的走遠了,這才拿出手機來,趕緊報警。

把名片上面的地址跟執法人員說的清清楚楚,讓他們晚上務必要到那裡守株待兔。

這一天對顧可彧來說簡直是十分漫長,好不容易熬到了收工。她特意在劇組門口等到了高芷卿,一起坐上了那輛商務車,往名片上面的地址去了。

顧可彧一直看著窗外,這邊的道路,她有些不太熟悉。不過一路上卻越來越像鄉間小路了,這很明顯,跟名片上面的酒吧是兩個地方。

她立馬察覺到不對勁,穩住了性子轉頭看著高芷卿問道:「咱們現在是去那個名片上的位置嗎?」

「不是,換了個地方,有點匆忙,還沒來得及告訴你。」高芷卿正對著鏡子在塗口紅,她嘟著嘴巴,懶洋洋的說道。

聽著高芷卿的話,顧可彧慢慢覺得事情不對勁了,她一直把高芷卿當成個沒有腦子只有脾氣的人,可是現在來了這麼一出,她簡直都有些慌張。

顧可彧慢騰騰的轉移視線,將目光投向高芷卿,她蹙眉,隨口一問般的說道:「怎麼突然一下換了地方,該不會是出了什麼問題吧?」

高芷卿正在玩手機,她的事情多著呢,哪裡有功夫搭理顧可彧,只是懶懶散散的回答著:「你問這麼多幹什麼?是你自己要求的這次生意,現在別說換地點換時間,就算是換個人你都得接受著。」

她的語氣跟以前一樣,囂張跋扈著,可是顧可彧的心卻開始慌亂起來了,她可不能讓高芷卿得逞!

現在計劃完全落空了,她得想辦法通知小唐才行!

顧可彧不動聲色的捏著手機,想要給小唐發信息,可是這邊的高芷卿一直在盯著顧可彧。

在她說完那番話后,就收起了手機,她沖著顧可彧挑眉:「我告訴你,事情到了現在,就算你反悔也不行,明白嗎?」

「這件事情沒有你想得這麼簡單,要是到時候真出了什麼事,我們倆誰都跑不了。哦對了,還有別的我沒告訴你,你得識趣點,最好提前去網上看看視頻觀摩一下。」

高芷卿意有所指,顧可彧聽得一清二楚,她心裡煩躁得不行,特別是在聽了高芷卿的這話后,她今天該不會真的遭遇什麼不測吧!

顧可彧的心沉了沉,她打開手機,裡面有很多的信息,不過好在都是一些微博的消息之類的,不重要。

高芷卿從玻璃里看得一清二楚,她嘲弄的笑笑:「我還以為你微博里的那些粉絲都是殭屍粉,原來是真的粉絲啊,跟你互動的人還挺多的嘛。」

她的話讓顧可彧的動作直接停下,她將信將疑的看向高芷卿,眼睛里滿是狐疑:「你怎麼知道我在幹什麼?」

她剛剛確實在弄微博,誰知道居然被高芷卿給看見了。

高芷卿不屑道:「剛剛你在手機上弄什麼,我一看就知道了,玻璃上印得清清楚楚。哦對了,我沒跟你說,現在這裡算是我的地盤,你幹什麼事情我都知道!」

高芷卿的話說得爽快,但是顧可彧卻是真的當真了,因為她知道,現在自己的一舉一動全部都在高芷卿的掌控之下。

顧可彧捏緊了拳頭,她冷哼一聲:「你盯著我幹什麼?難道你還不放心我嗎?現在我遇上了事情,可得老實著。」

儘管顧可彧這麼說,但是高芷卿還真沒放在心上,顧可彧這人的花樣多得很,她還是得小心一點。

高芷卿輕輕的笑了笑,她手機擺弄著手機:「顧可彧,你說的這話我可不信,我知道你這人肯定不簡單得很,現在遇上了事,不過我還是得小心一點。」

「你呢,就配合我就行了,反正以後好處少不了你的。」高芷卿閉上眼睛,閉目養神著,她懶得再去搭理顧可彧了。

跟顧可彧說了那麼多,不過是想敲打一下顧可彧罷了,她是個聰明人,肯定能懂她的意思。 從這方面也能看得出來,鄭伯雄不是一個隨便願意佔便宜的人,對於鄭伯雄的說法,李天當然是願意的,10%的技術股份是不會攤薄的,不管以後加入什麼樣的股東,這10%的技術股份都是不會動的。

「關於出資的方面,我這邊有一個初步的計劃,既然我要出來獨立了,以前鄭氏珠寶集團的那些關係,能帶出來的,我自然會帶出來,帶不出來的也沒辦法,所以就要在全國開始鋪路,港澳台方面我也會同時進行初步的規劃,是要開設五家旗艦店,20家省級店,60家市級店。」鄭伯雄的計劃果然很大,這可比當初鄭秋他們姐弟做的厲害多了,難怪人家是當老爹的眼界要比這幾個公子哥兒強的多。

「鄭先生跟我說這個我也不懂,你只需要告訴我該出多少錢,然後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我的夫人秦冰你認識,隨後的事情,我想讓他進入公司,擔當一個副總,也算是給鄭先生幫忙了。」李天指了指旁邊的秦冰,這讓鄭如燕十分的嫉妒,原本對李天也是有感覺的,沒想到秦冰結獨先登了。

這是李天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介紹秦冰,秦冰感覺自己也值過了,當初剛認識李天的時候,李天還沒有現在的身家,秦冰就選擇了李天,很多湘江人都說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秦冰這一刻就想讓那些人看看,你們家的牛糞是這個樣子的嗎?這麼大的一個計劃投資過百億,直接就讓自己去負責了,就算嫁給湘江的公子哥兒,你們有這樣的胸懷嗎?

「我跟秦小姐還是很熟悉的,相信我們以後能夠很好的相處,這件事情我們就這樣定下來了,第一期我決定投資60億,不知道李先生這邊呢?」鄭伯雄做事就是如此的雷厲風行,既然已經確定自己要脫離鄭氏珠寶集團了,那就趕緊的把事情定下來吧,現在內地的經濟發展日新月異,晚一天的時間可能就要錯過很多的機會。

「我這邊自然是沒問題的,我準備用50億人民幣的現金,外加價值10億人民幣的翡翠入股,不知道鄭先生覺得如何呢?」李天這邊早就盤算好了,剛剛從魔教那邊敲詐的錢全部都放到這裡面。

李天注意到了,剛才鄭伯雄說的是第一期,後面肯定還會有第二期和第三期,所以不能把所有的錢都投進去,自己手裡的翡翠還不少呢,足可以抵擋這一部分了。

鄭伯雄點了點頭,手中有過百億的流動資金,開那麼多的店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過鄭伯雄心裡還是有些遺憾,如果用鄭氏珠寶集團來合作的話,相信這個計劃能夠更快,鄭氏珠寶集團這個牌子,現如今在內地也算是叫得響了,可惜鄭家的人並沒有那麼多的遠見,連軟禁自己都想得起來,何必要給他們賺錢呢?

新公司的框架基本上算是完成了,鄭伯雄出任公司董事局主席,鄭秋鄭如燕和秦冰出任副董事長,鄭如燕擔任行政副總裁。

按照鄭伯雄的意思,也應該讓李天擔任副董事長,不過李天並沒有那個想法,而且早就說了,珠寶行業自己不會插手,所以就擔任了首席賭石師傅。

雖然李天在這裡有股份,但是一碼歸一碼,新的珠寶集團,如果想要讓李天賭石的話,還是跟原來的合約一樣,其中價值的10%歸李天。

對於這一點,大家是沒有什麼異議的,也都是有長遠眼光的人,如果要是貪圖這一點小便宜把李天給弄走了,就得不償失了,至於李天跟鄭式珠寶集團那邊的合同,那也無所謂,反正賭石的時候隨便給你們就是了,咱也不指望賺那邊的錢了,時間長了,鄭氏珠寶集團也就不會邀請李天了。

在李天跟鄭伯雄談話的時候,下面的人基本上都閉上了自己的嘴,價值超過百億的大型珠寶集團就這樣成立了,而且其中一些最關鍵的地方就這樣完事兒了,說起來也真是簡單呢。

然後兩個人又談了一些湘江直營店的事兒,是關於李天的酒的,現在基本上已經確立的差不多了,只需要李天找人過去接手就行了,為了這邊珠寶公司,鄭伯雄也只能是把做了一半的直營店交給李天了,況且鄭伯雄現在不適合回湘江,有些事情沒辦法直接出面,但鄭伯雄也說了,那邊的關係都已經到位了,打著鄭伯雄的旗號去辦就行。

聽了這個事情,李天直接幹了兩大杯,鄭伯雄做事就是這樣,難怪李天不願意跟其他的鄭氏子弟合作,那些人就不是來干買賣的,在兩個人喝多了的時候,鄭伯雄自己也說了,鄭氏珠寶集團交到那些人的手上,最多五年的功夫,就得下降到跟秦氏珠寶集團差不多,十年的時間,整個公司就會敗光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還是趕緊把股份套現走人吧。

第二天湘江股市開盤的時候,鄭氏珠寶集團的股份大幅度下跌,這就是鄭伯雄在沒有通知公司董事會的情況下,在二級市場上大肆拋售自己的股票,鄭氏珠寶集團在湘江上市,也算是湘江的權重股了,當鄭氏珠寶集團下跌的時候,連帶著整個湘江股市都在下跌。

這個時候,李天才看出了鄭伯雄的能力,人家隨時都能夠讓一個地方的股市按照自己的意願走,而李天手下還沒有任何一間上市公司,對於李天來說,上市公司沒什麼好稀罕的,咱哥們兒也不願意上市,自己的企業還是自己管理的比較好,上市之後就是為了圈錢,如果你不缺錢的話,何必要把自己的公司拿出去呢?沒準還有被收購的危險。

李天這就是純粹的小農思想,不過如果他有足夠的財力支撐的話,什麼思想都無所謂了,反正是自己的公司,而且別人沒股份,他能夠做主的。 鄭伯雄父子三人從省城走了,這邊二老太爺可是坐不住了,他知道今天這樣對待鄭伯雄的後果,肯定會跟他翻臉的,如果鄭伯雄把李天給拉走了,秦氏珠寶集團現在的樣子,肯定就是他們的榜樣,他們可不想成為秦氏珠寶集團。

本來湘江方面都讓二姥太爺過去認錯了,那邊集體的給二老太爺施加壓力,讓他把鄭伯雄給勸回來,甚至可以給鄭伯雄一個副董事長的職位,但很可惜,鄭伯雄在大量的拋出股票,這就代表著不會和解了,鄭伯雄在拋出股票的時候,沒有給任何人說,引起了鄭氏珠寶集團的狂跌,讓二姥太爺他們損失慘重。

「讓你們詢問李天那邊有消息了嗎?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給我們回復的?」二老太爺有些著急的走進了辦公室,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李天那邊了,股票的損失還是可以彌補的,只要日後能夠傳出好消息來,人們對鄭氏珠寶集團還是有信心的,但是如果李天跟這邊的合作中斷了,那才是最要命的事情呢。

「李天那邊我們已經詢問了,他們說還是會按照合同辦事的,但是他們還說了一些其他的話…」秘書有些不敢說下去了。

「老頭子,我活了那麼多年,什麼樣的話都聽過,你直接說他們是什麼意思吧…」二老太爺不耐煩的說道,這些人跑到肥桃縣之後,肯定是會聯合起來的,現在要的就是一個結果,只要他們能夠按合同辦事就行。

只要是鄭氏珠寶集團能夠得到翡翠,按照鄭氏珠寶集團的能力,其他的公司肯定賣不出這個價,所以能得到翡翠才是關鍵,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讓步。

「那位李天先生親自給我們說,合同上只是說裡面有翡翠,但是什麼等級的翡翠不敢說,如果我們讓她繼續去選的話,他會給我們選出一堆沒用的翡翠…」秘書說話的聲音越說越小,李天那邊就是這麼說的,反正以後大家都是競爭對手了,那就沒必要留了一點面子了,而且沒有了鄭伯雄父子三人之後,你們的鄭氏珠寶集團也輝煌不了多久了,就讓你這樣目光短淺的人去經營,關門,那是遲早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