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們有什麼事?”

我就想把景言藏起來,所以想擋在他前面,可景言卻把我往後拉了拉:“蘇蘇,你回去!”

姓鄧的警官說:“兩位不要緊張,我們就是來了解點情況!”

我們把他們讓進了屋。

鄧警官說:“張雲舒你們認識嗎?”

我一怔!

“認識,不熟!”景言說。

鄧警官說:“她昨天給景言打過電話!”

“嗯!”

“她有說什麼事嗎?”

“她說有事讓我快去救她!”

兩個警官對視一眼:“後來呢?”

他們的態度讓我覺得一定是出什麼事了。

“我報警了!”景言淡淡的說。

“她怎麼了?”我問。

“這個…”鄧警官猶豫了下,還是沒說,只是說:“她爲什麼要給你打電話?”

“因爲我長得帥,她想勾引我,可我已經有未婚妻了!”景言很認真的答。

我一口水堵在喉嚨裏,嚥了好半天!

這個幼稚鬼的情商真的是很低啊!

鄧警官忍着笑,乾咳了兩聲,又仔細的看了下景言,很明顯他也覺得景言沒有開玩笑,他確實長的帥。

景言的身份我倒是不怕他查,當初我花了大錢請蕭然做的,加上有莫北春那時候的幫忙,完全沒有問題。

鄧警官又問了幾句,覺得我們兩什麼都不知道,就走了。

帝集團:總裁惹火上身 我和景言並沒有因爲這個小插曲而受影響,直到蕭然的電話打來。

我倒是挺吃驚的。

“你們最近惹什麼事了?”蕭然問。

“我們…”我頓了頓:“你說的是那件?”我有點尷尬。

“特殊案件調查科六科的人到林市了,你們有過接觸嗎?”

我正要說話,景言把電話搶了過去:“他們是衝我來的!”

蕭然一頓沉默我估計他想說景言和我是惹事精。

“你們小心點,六科的許桐很厲害!”

“你認識?”

“認識,總之你們小心點就是了!”

“你在哪?”

“我…”

蕭然頓了頓:“我不在林市,在湘西,過幾天回去!”

說完似乎怕景言問他別的,趕緊把電話掛了。

“六科上次就盯上我們了!”景言掛了電話說。

“?”

“我記得上次那個陳警官跟着我們,後來我們從紅蓮也就是小花的結界裏出來,肯定被他們發現了。可這至於盯着我們嗎?”

景言搖頭,隨即笑了,是那種面對挑戰時很自信的笑,似乎是被激起了鬥志。

“蘇蘇,別擔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林市水已經渾了,應該更渾一點!”

也是!



六科的人來的比我們想的快,第二天早上我再和景言滾牀單,就傳來了敲門聲。

景言暴怒,甚至罵了句髒話,我笑的不行,這傢伙都折騰一早上了,還這麼有興致。

他氣鼓鼓的穿了睡衣,就去開門。

我也自顧自的穿衣服!

“你們是誰?”

“你好,景先生,我們之前和你未婚妻見過,我叫洪曼,這是我們科長許桐!”

我一個哆嗦,這麼快就找上門了?

“什麼事?”景言的語氣說不出的不耐煩。

我真怕幼稚鬼又說出什麼丟人的話來。

許桐說:“景先生不請我們進去坐坐?”

“不請!”景言拒絕得很乾脆,隨即補充:“我有事忙!”

陳嶼上下打量了一下景言,腳趾頭也猜到人家在做什麼!

他有些尷尬,科長也是,這麼早來。

許桐也不尷尬,笑道:“張雲舒你認識嗎?”

“認識,不熟!”

“景先生和她什麼關係?”

景言笑了:“我長這麼帥她自然是要勾引我,可惜我有未婚妻了,我很專情的!”

洪曼差點沒笑出來。

雖然她覺得景言說的是真的,可看到這麼自戀的人,還是忍不住覺得好笑。

許桐噎了噎,隨即說:“她死了!”

景言擺擺手:“又不是我殺的!”

咱們走着瞧 許桐又噎了噎。

“她被一雙鞋吃了。”許桐說。

我聽到這話時,當時有些錯愕,以爲許桐是說錯了。

景言卻依舊沒有表示:“又不是我吃的。”

許桐想一巴掌拍死他,可他忍住了。

“景先生,你知道我們不是平白無故來找你的,我們能進去談嗎?”

景言怒了:“我說了我在忙!”說完他“啪!”的關了門。

景言進來看到我穿好衣服在洗臉。

他很疑惑:“蘇蘇,你爲什麼起來了?”

“該起了!”

我忍着拍死幼稚鬼的衝動,剛剛的話好丟人。

“可是我還想…”

“你閉嘴!快穿衣服,六科人沒那麼好打發!”

然後我就聽到景言嘟嘟囔囔的說:“半夜送水果,大早上來敲門,他媽的,不帶這麼欺負鬼的…”

我差點沒給氣樂了。

果然,我們洗漱完畢後,門又被敲響了。

億萬寵溺:腹黑老公小萌妻 許桐三人帶着早點來了…

“蘇小姐,你好!”

我第一次見許桐,只覺得這個人給人感覺雖然年輕卻很老練,而且十分精神。

身上自帶一股正氣。

我想他一定是個很有正義感的警察。

“許科長,請進來吧!”我說。

許桐他們三個進了門。

景言一百個不待見!

我覺得他有時候像個小孩子,不過仔細想想總是被打攪,不高興很正常。

“蘇小姐,知道你們沒吃早飯,特地帶來給你們的!”

“謝謝許科長!”我說。

絕口不提張雲舒的事。

“關於張雲舒的事,蘇小姐不好奇嗎?”

“不好奇呀,她死了和我有什麼關係?”

“蘇小姐,一個活生生的人死了,你難道就能無動於衷嗎?”洪曼站起來,語氣有些不好的質問我。

“哈!”我忍不住笑了下。 “洪警官,我們是警察嗎?還是人是我們殺的?我救了張雲舒,她不但不感恩,還一次次的來勾引我男人,現在她死了,也不是我造成的,我沒有理由關心什麼,也不想惹麻煩。”

我冷笑着說完看了眼他們:“如果你們是爲了張雲舒來的就請離開,如果是爲了景言,我可以保證我們不會惹麻煩!”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許桐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蘇小姐,洪曼的事我替她向你道歉,對不起了!”

許桐說完站起身:“打擾了!”

他們走後,景言湊過來:“蘇蘇,我覺得你和以前不一樣了!”

我捏了捏他的臉:“是啊,不留個心眼活不成!”

景言沉默:“是我害你惹這麼多麻煩!”

“你沒做錯!”我說完看着桌子上的早點若有所思。

異界打工皇帝 然後我回頭看到幼稚鬼也眯着眼睛一臉沉思。

我們倆肯定想一塊去了!

六科的人能這麼快找到我們,莫北春一定功不可沒!



出了公寓,許桐若有所思!

洪曼剛剛被嗆的雖然有些不爽,可她一向善惡分明,仔細想想人家說的確實不錯。她的心情也沒有那麼陰霾了。

倒是陳嶼,怎麼看都覺得剛剛那兩個人真是有意思,而且越看越般配。他還第一次見洪曼和許桐如此吃癟。

呃…他平時被癟慣了,偶爾看到領導吃癟,心情大爽。

“科長,我們現在去哪?”陳嶼一開心,尾巴就藏的沒那麼深。

狐狸一樣精明的許桐一眼看出了他眼裏的笑意。

許桐眯着眼睛看了看他:“我和洪曼去查案子,你自己走路回住處,再寫一份2萬字的案情分析報告,晚飯前交給我!”

陳嶼一怔!眼裏的笑意瞬間褪了個乾淨。

“科長,我…”

“年輕人,加油!科長很看好你哦。”洪曼嘴角含笑的看了看陳嶼,心中卻覺得許桐小心眼的性子還是一點沒變。

看着絕塵而去的汽車,陳嶼欲哭無淚,想着那兩萬字的案情分析報告,陳嶼覺得人生陷入了黑暗。

就在他要走的時候,他看到公寓樓下來了一輛車。

陳嶼在怎麼也是個警察,有旁人沒有的那種觀察力和警惕性。

他一看這輛車就覺得古怪,於是也不着急走,找了個僻靜地假裝抽菸觀察車裏的人。

車裏下來一個女人,二十多歲,圍着圍巾看樣子是不想人看到她的樣貌。

她下車後,後座上又下來一個年輕人,有些乾瘦,不知怎麼,陳嶼一看這個人就覺得他邪性。

他不動聲色的觀察這兩個人,女人和男人在樓下轉悠了一圈,就開車走了。

陳嶼記下來車牌號!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科長,有發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