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們看那像不像是一朵花?”劉晴猶豫了一下問道。

陳若柯等人再度仔細觀看了一下,確實如劉晴所說,那是一朵火焰一般的花朵,共有九朵花瓣錯落有致的分佈在花冠之上。

“頭好暈”劉晴忽然說道。

“嗯?”陳若柯心中一驚。

“不要看!”陳若柯低聲喝道。

“怎麼了?”王胖子還有林無敵出聲問道。

“那應該是傳說中的彼岸花擁有迷惑人心只效,若是我們在這黃泉路迷失了心智便永遠都走不出這黃泉路,即便我們還沒有死,以後也有可能會成爲遊魂野鬼!”陳若柯語氣凝重的說道。

劉晴乃是凡體沒有絲毫修爲,所以最先受到影響。

陳若柯一道靈力過渡到劉晴體內。

劉晴感受到一股溫和的力量進入自己的體內,腦海之中的眩暈之感逐漸消失,帶恢復過來之後,劉晴輕聲謝道:“謝謝”

陳若柯沒有答話,而是目光凝重的誒注意着周圍的動靜,雖然周圍一片漆黑,無邊黑暗籠罩着黃泉路,但是陳若柯注意的乃是那一朵朵盛開在周圍的彼岸花。

“齊靈!”

王胖子忽然驚呼道。

“什麼!”陳若柯神色一滯。

“她在那”王胖子看着那一片紅光之中出現一道倩影,正是齊靈。

王胖子看到齊靈正朝着自己招手呢,看齊靈的樣子好像是被彼岸花給困住了,王胖子當即就想要衝過去,陳若柯忽然感覺到身旁一股微風飄過,“不好”陳若柯知道一定是王胖子衝了出去。

“站在這裏不要動!”陳若柯吩咐一聲。

淺情薄愛 劉晴還有林無敵兩人子啊黑暗之中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胖子回來!”陳若柯大聲喝道。

陳若柯的聲音之中灌注了靈力,在王胖子耳邊炸開,猶如洪鐘大呂一般振聾發聵,一瞬間王胖子心神激盪,再看眼前的齊靈,已經不見了蹤影。

“不對!王胖子在這一刻也感覺到了不對勁,剛想轉身逃脫,就感覺自己的雙腳被什麼纏繞住了,根莖!

植物的根莖!

“彼岸花!”王胖子心下一驚。

那是彼岸花的根,穿透地面將王胖子的雙腳纏繞住了。

“小心!”陳若柯藉助一閃一閃的紅光看到王胖子的身體竟然不由自主的朝着那紅光之中撲去,不過陳若柯並沒有看到纏繞在王胖子雙腳之上的彼岸花根莖。

其實王胖子雙腳之上並無任何東西,現在王胖子撲向彼岸花完全是倚靠自己的力量朝着彼岸花撲過去。

“醒來!”

陳若柯浩然正氣訣運轉,充沛的靈力灌注在聲音之中,如瀰瀰佛音噴薄而出。

忽然間陳若柯心中的舍利竟然主動有運轉起來,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使用舍利的力量了,沒有想到在這一刻舍利竟然自行運轉起來。

一道柔和的光華從陳若柯的胸前射出。

頓時和那赤焰一般的紅光交相輝映,只不過陳若柯能夠發現,柔白色的光芒好像正在逐漸的蠶食那赤焰光芒,那是彼岸花。

我是光明神 舍利在蠶食彼岸花?!

柔和光芒將王胖子的身體籠罩起來,王胖子一個激靈,只感覺身體之中有着一種說不出的舒坦,非常的柔和,溫暖。

不過下一刻卻有着一種非常激烈的寒意侵襲自己,由此兩種不同的感覺在王胖子體內爆炸。

陳若柯看着站在原地不斷的抽搐的王胖子,好像進入了某種特殊的狀態,再看王胖子體表流溢着的白紅兩種光芒,知道肯定是舍利的力量正在和彼岸花的力量爭奪王胖子的身體。

彼岸花想要吞噬的王胖子的身體控制其靈魂,但是舍利的出現卻打斷了彼岸花的意圖,彼岸花好像非常懼怕舍利的光滿一般。

那些赤焰紅色正在逐漸的萎靡下去。

“舍利乃是正大光明之力,而彼岸花乃陰間之物,自然不敵舍利,看樣子胖子應該沒事了”陳若柯心中想到。

隨後陳若柯只看到那一朵朵的赤焰花朵開始枯萎,而陳若柯在一剎那將體內三顆舍利全部運轉起來,雖然沒有使用舍利的功能,但是卻只是接住了舍利一點點的力量。

王胖子站在原地,滿頭大汗,其實王胖子身上什麼都沒有,只不過剛纔是受了彼岸花的迷惑而已······ 王胖子渾身大汗淋漓的站在原地,其實剛纔所看到的齊靈還有感覺到的叫上纏繞着自己彼岸花的根莖都是沒有的,只不過是王胖子中了彼岸花的迷幻之意。

陳若柯體內三縷柔和白光環繞着王胖子將王胖子的身體保護在其中,雖然彼岸花正在舍利的力量的摧殘之下逐漸的枯萎,但是王胖子剛纔已經被一朵彼岸花侵入了體內。

爲了躲避那柔和白光,一束紅光突然之間鑽進了王胖子體內。

陳若柯心道“不好”

不過此時陳若柯也是束手無策。

只求王胖子能夠扛過去。

彼岸花其實並沒有什麼殺傷力,但是彼岸花最爲可怕之處就是起幻境,可以迷惑人和遊魂的神智,對於魂魄有着無以復加的作用、

王胖子牙關緊咬,顯然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只是不知道王胖子現在是什麼情況。

渾身大汗淋漓,雙拳緊握,一時間兩隻拳頭上的肉窩清晰可見。

王胖子雙目緊閉,滿臉的緊張之色,此時王胖子忽然發現場景一遍,自己竟然來到了地獄。

而王胖子正是被陰兵拘來的,他已經死了。

“大,大哥,我還沒死吧”王胖子滿臉堆笑的看着身旁兩個冷冰冰慘白慘白臉色的人。

這兩個陰兵和陽間之人基本無異,只是身上沒有絲毫的人氣,只有一股冷冰冰之意。

“王富貴,卒於二十四歲,特派我等來帶你進陰曹,只因生前無所事事不幹正事偷雞摸狗雞鳴狗盜······”

王富貴聽着直接扣在自己身上的一些莫須有的事情,實在是有口難辯。

“不,不是吧,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可是和陳哥很好地,怎麼能說我不幹正事呢,我們乃是爲了天下蒼生着想,你們就這麼把我抓了來,你們冤枉好人啊”王胖子口中喊冤,只不過兩個陰兵不予理會,只是一邊一個架着王富貴靠近那扇大門。

陳若柯看着王胖子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朝着前面走去,即便是舍利的三道柔光也沒有辦法進入王胖子體內,因爲舍利的力量只可以影響王胖子但是卻沒有辦法進入王胖子體內,現在已經有一朵不堪舍利的力量灼燒的彼岸花進入了王胖子體內,舍利的力量也無計可施,只能重新回到陳若柯體內。

陳若柯眼睜睜的看着王胖子不斷的朝前走去,因爲有舍利的力量子啊以內醞釀,所以陳若柯此時能夠看到王胖子後心處正是有一朵火紅色的花朵在其體內潛藏着。

“一定是中了幻術!”陳若柯心中想道。

剛纔王胖子就已經被彼岸花迷惑了,現在彼岸花進入了王胖子的身體,這件事情更加不妙,如果不把彼岸花取出來的話,王胖子會有性命之優啊。

陳若柯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頭也不回的喊道:“在原地等我!”

林無敵答應一聲,剛纔王胖子身上發生的情況林無敵也不是太清楚,只是聽到王胖子喊了一聲“齊靈”之後身體變瞬間穿竄了出去,隨後就是陳若柯趕了出去,這短短几個呼吸之間就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讓林無敵有些反應不過來,尤其現在周圍還是一片漆黑,林無敵和劉晴什麼都看不到,更不要說是年紀更下的小飛了,小飛也只能老老是死的待在劉晴身邊。

陳若柯飛身趕上王胖子“胖子,站住!”

陳若柯厲聲喝道。

王胖子被一邊一個陰兵架着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動彈,只能口中不斷的喊冤,知道這一刻王胖子才知道自己是有多麼的無力。

忽然王胖子看到自己面前出現一個人影,面色慘白,雙目通紅,渾身煞氣“陳哥!”王胖子驚呼道。

王胖子還沒有反應過來,陳若柯怎麼會變成這般樣子?

不待王胖子有所反應,只看到陳若柯一掌拍向自己。

王胖子瞳孔收縮,不過卻也沒有忘記躲避,陳若柯的力量王胖子是非常清楚的,要是真的被陳若柯這一掌拍中的話,王胖子絕對會直接死掉根本就不用再進什麼酆都陰曹。

“陳哥你怎麼了!”王胖子奮力掙脫兩側的陰兵。

而那兩個陰兵在脫離王胖子的身體之後竟然直接化作點點紅光消散在黑暗之中,王胖子只顧得上應付着陳若柯不斷的攻擊自己。肥胖的身體不斷的騰轉挪移,不過陳若柯就像是發了瘋一般不斷地攻擊自己。

王胖子現在真的是有苦難言。

陳若柯在外面想要抓住王胖子,替他將後心之中的彼岸**出來,但是王胖子那看似肥胖的身體竟然出奇的靈活,任由陳若柯怎麼抓都抓不到,陳若柯又不敢使用靈力,生怕傷了王胖子。

“唉~”陳若柯嘆了口氣,不過絕對不能忘彼岸花待在王胖子體內,

“站住+!”

王胖子忽然聽到陳若柯的低喝。

下意識的站住了身體。

不過就在下一刻,忽然看到陳若柯一掌拍向自己的天靈。

王胖子目光之中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他不相信陳若柯會殺了自己,“不,你不是陳哥!”

王胖子悲憤的怒吼道,只不過陳若柯卻聽不到王胖子心中的怒吼,因爲現在陳若柯和王胖子乃是在兩個世界之中,王胖子是在自己的意識世界之中,而陳若柯那是在王胖子身體所在的世界之中。

王胖子悲憤欲絕,只不過他到死倒不會相信陳若柯會殺了自己,肯定是有什麼東西控制了陳若柯,王胖子對陳若柯的信任絕對不是一言一語便能夠表達出來的。

而此時陳若柯看到王胖子竟然站住了,呆愣的站在原地,陳若柯瞬間飛身而至王胖子身後。

“滾出來!”

陳若柯一聲低喝,舍利的力量從手掌之中噴薄而出。

只見王胖子的後背一隻手印凸現出來,而那寄身在王胖子後心的彼岸花好像非常害怕似得纖腰逃,不過陳若柯直接一掌將其震碎在王胖子體內,點點紅光在王胖子體內擴散開來。

陳若柯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不夠陳若柯看了一會兒之後,低聲道:“造化”

彼岸花的紅色光芒消散之後,王胖子終於醒了過來,王胖子醒過來之後能夠非常清晰的看到陳若柯的面容。

“陳哥!”

王胖子驚訝的叫道,還沒等陳若柯反應過來就被一個軟乎乎的懷抱將自己的臉埋在了裏面。

“呸呸呸”

陳若柯一把推開王胖子,他實在是受不了王胖子一身的肥肉······ 王胖子恢復過來之後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朝着陳若柯的衣服上抹。

陳若柯實在是又好笑又好氣的看着王胖子,問道:“剛纔你見到什麼了?”

王胖子回想起剛纔的情景來實在是有些感慨,不過最終幸虧自己對於陳若柯的信任救了自己,在王胖子的一意識之中,陳若柯化身惡魔就要在酆都門前將王胖子殺死,陳若柯一掌已經拍在了王胖子的天靈,但是王胖子最終依舊不會相信陳若柯會殺了自己。

也就是在王胖子的意識迷迷糊糊的時候,如果清醒的晚一步的話,王胖子或許就真的要留在這裏了。

“好了,趕緊起來,我們繼續向前走”陳若柯將王胖子從地上拉起來說道。

王胖子跟在陳若柯身後,指着路,那朵彼岸花進入王胖子體內之後,王胖子就像是化身彼岸花一般,對於這裏的一切都瞭如指掌,所以有了王胖子的指引,陳若柯很容易便找到了林無敵劉晴還有小飛。

“我們繼續向前走吧”陳若柯看着林無敵幾人說道。

現在幾人正身處第二道關卡黃泉路之上,但是黃泉路之中最爲恐怖的東西也就是彼岸花,現在彼岸花已經和王胖子融爲一體,所以在王胖子的指引之下走到了下一道關卡。

下一處地方正是望鄉臺。

幾人站在一塊兒高高的石臺面前,陣陣銀光不斷地釋放出來,擡頭瞻望,上述三個硃紅大字“望鄉臺”

魂魄一旦過了望鄉臺就代表着再也不可能會回到陽間了,除非是經過多年之後修煉有成,可以獨自穿梭於陰陽之間。

陳若柯看向小飛。

小飛看了看身旁的幾人,苦澀的一笑:“我也就看了,繼續往前走吧,我的家早已經沒有了,現在我就是想知道我的父母還有姐姐是不是會在這裏”

陳若柯點了點頭,畢竟小飛這孩子死了好幾年了,一直都是自己遊蕩在陽間,根本就沒有親人,望鄉臺對他來說也就是一個名字,根本沒有任何感觸。

陳若柯點了點頭,既然小飛這麼要求也就不再這裏多做停留,陳若柯衝着守在望鄉臺兩側的兩個陰兵稍微施禮。

從望鄉臺開始就已經有陰兵把守,陽間之人想要從此處進去行,他們不會有絲毫的阻攔,但是要是想要從裏面出來,陰兵便會執行自己的指責,絕不會放出一隻遊魂重返陽間,因爲那樣很有可能會破壞了陽間的個規矩。

之所以任由陽間之人來此,也是因爲只有大能之輩才能夠穿梭於陰陽之間,他們小小陰兵也沒有那個能力阻攔。

所以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陳若柯帶着幾人踏上望鄉臺石後面一一條長長的窄路。

只有一條傾斜向上的階梯,階梯上窄下寬,兩側長滿樂刀山劍樹,十分險峻,稍有不慎邊有可能會留在望鄉臺之中。

“後面都小心點”陳若柯囑咐道,隨後陳若柯當先邁上階梯。

待陳若柯幾人上去之後那兩個陰兵看了一眼幾人離去的方向。

“他們能通過嗎?”其中一個問道。

“不清楚,畢竟沒有主上的是手諭,也沒有陰兵護送,他們一陽間之人想要將一個在外遊蕩多年的魂魄送進酆都有一定的難度”

兩人嘀咕了一會兒之後便再次站好,就好像從來沒有說過話一樣,更沒有看到過有人從他們面前經過,他們兩個就像是兩座石人銅像一般。

陳若柯帶着幾人小心翼翼的在刀山劍樹之中穿梭而過,期待着穿過望鄉臺之後趕往下一個關卡。

人死之後靈魂想要進入陰間或者說是進入酆都也是一個非常艱險的過程,一般的靈魂如果身邊沒有陰兵的守護開路的話根本不可能憑藉自己的能力達到酆都,但是想小飛這種在陽間逗留了幾年的小鬼魂要是沒有陳若柯他們的話,小飛現在依舊只能是一個遊魂野鬼。

“慢着”陳若柯走在前面忽然說道。

跟在陳若柯身後的幾人全部停了下來。

“怎麼?”王胖子問道。

“前面有人”陳若柯看着越來越窄的階梯上面站着一個人或者說是一個鬼,正好將通往上面的空間堵住了,陳若柯他們根本過不去。

忽然站在前面的那隻鬼轉了過身來。

陳若柯看到那隻鬼之後心中一驚。、

“竟然是鬼王!”陳若柯感應到那隻鬼的修爲之後心中頗爲驚訝。

陳若柯現在對陰間的事情還不是很清楚,但是卻也能夠猜得到陰間肯定也有着自己的秩序,但是現在在階梯上突然出現的這隻鬼王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若柯沒有說話,既然那隻鬼王主動轉過身來,肯定是有話要說。

“你們回去吧,這條路你們不應該上來”

“什麼?”出入境沒有頭聽明白這隻鬼王是什麼意思。

只看到那隻鬼王慘白色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一絲無奈的苦笑“你們如果踏過這裏就是惡狗嶺,在那裏你們不會有任何活下來的機會,尤其是你們還是陽間之人,即便是剛剛死去的小鬼在陰兵的護送下想要過去惡狗嶺還有金雞嶺和野鬼村的話也是要費不少的功夫,更何況是你們這些來自陽間的人”鬼王算是好心的勸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