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可記住了?”

“老奴,老奴記住了。”曹春很想反抗,但在權衡之後,還是對妙俊風做出了妥協。

“去!”

一股飄柔的力量擊到了曹春的身上,讓曹春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輕了不少。

“現在的你是虛幻的,只要我想,隨時可以把你送入虛界!我不喜歡口服心不服的人!這樣的人,遲早會在背後捅刀子!

鑑於此,我會讓你見識到我真正的實力,也希望你能明白我心中需要你做的是什麼!”

妙俊風的每一個字在曹春的心裏都猶如一聲驚雷。

在確定了自己的狀態後,他不敢,也不會再懷疑妙俊風的話。

“老奴對天立誓,自今日起,老奴奉妙俊風爲主。他是主,我是奴。對主上老奴一定忠心耿耿,不生二心。若違此誓,神魂俱滅!”

轟隆一聲過後,天空中想起了一道威嚴的聲音。

我竟然是富二代 “諾!” “很好!你可以回去了。在宮裏能活得這麼滋潤,想來也不需要我再教你什麼了。”妙俊風對曹春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

“是!主上!老奴這就回去了。”曹春對着妙俊風彎身一拜。

等到曹春走後,皇甫凱一臉不解的向妙俊風問道:“老師,一個誓言就真的可以束縛住他了?難道他的忠心都是假的嗎?”

“小凱!他對乾妃娘娘的忠心毋庸置疑,對八皇子的忠心也不用懷疑。因爲只有他們越來越好,他才能獲得更多的利益。

時光中,陽光留下的顏色 然而,他錯誤的估計了當前的形勢,主動向比他強大的對手動了手。可想而知,若是不能答應對方的要求,那他的路也只有死路一條。

最重要的是,他是修行者,並且修爲已經到了皇境圓滿。對於像他這樣的修行者,只要有一線希望,他都不會放棄向上攀登一步。

天道誓言對於修行者的約束力很強,越是修爲高深的人,就越不願與天道誓言扯上關係。

假如沒有天道的眷顧,修行者修行的困難度將會在原有基礎上成倍增長。這是所有修行者都不願領受的。”

“我明白了。只是我覺得曹春即便如此,他今後的修行之路恐怕也會異常艱辛。雖然順從了天道,但卻違背了本心。”

“咦?不錯!小凱有進步!

離昧!小凱都進步了,那你呢?琢磨了這麼多天,是不是也該給我個迴音了?”妙俊風話鋒一轉,把焦點轉移到了離昧的身上。

“太傅,你是讓我臣服於你嗎?”離昧嚴肅中帶着認真,語氣堅定的問道。

“不!是臣服於太子,爲太子盡忠。而你眼前的太子,未來也註定會成爲皇庭的下一任帝皇!”

妙俊風斬釘截鐵的語氣,猶如壓垮離昧理智防線的最後一根稻草。網首發

“嘭”的一聲,離昧單膝跪地,雙手抱拳,對着皇甫凱大聲喊道:“離昧拜見太子殿下,從今天開始,離昧誓死追隨太子殿下。

但若太子殿下與神皇發生衝突,離昧不會幫太子殿下,也不會與神皇爲敵,會自刎於您的面前。”

離昧的回答讓皇甫凱的心動了。他覺得這樣的人才是自己喜歡的人,這樣的追隨者才符合自己的心意。

“快快請起,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自己人了。在我們這沒有那麼多的規矩,尊敬是要放在心裏的。”皇甫凱雙手托住離昧的手臂,把他一把扶了起來。

“多謝太子殿下。”離昧站起來後,對着皇甫凱又是一拜。

“哎!說到底,還是老師厲害啊!對曹春,用的是天道誓言。對離昧,用的是本心制約。

若是老師有心想當皇庭的皇帝,也許現在就不是爭什麼太子之位了,而是劍拔弩張的皇位之爭。”

“嘭”的一聲,一個重重的板栗燒敲到了皇甫凱的額頭上。

“剛誇你,你就上天了!老師對你說的話,你都忘記了嗎?要多聽多看,少說話!什麼叫我有心當皇帝,你這話若是傳到別人的耳中,指不定他們會怎麼想呢?”

“嘿嘿!不就是挾天子以令諸侯嘛!老師不是這樣的人!就算老師是這樣的人,我也願意!”

妙俊風深吸一口氣,對皇甫凱自己是真的無語了。他怎麼就那麼信任自己呢?

“大人,主人!請允許我打斷一下!劉鳴煊的事我們是不是要解決一下?”黑蛟王保持着身體向後縮的姿勢,生怕妙俊風同樣給他來個板栗燒。

“不要着急!給他點時間!想要讓他轉變,不是那麼容易的。”妙俊風意味深長的望着軍營的方向笑了笑。

“走!穿越國境線,前往歐亞城!”

皇甫凱和離昧在猶豫了一會兒後,明白了妙俊風的意思。到是黑蛟王,站在原地愣了半天,就是沒想明白,這劉鳴煊的事還沒解決,怎麼就走了呢?

西部邊境大營離邊境線的距離不是很遠,四個人只用了一個小時就穿過了邊境線。

一入西人國,他們四個立刻便感到一股濃稠的力量降臨到自己的身上。原先可以暢快吸收的靈氣,也是變得阻塞起來。

“老師,是西人國的邊防軍發現我們了嗎?”皇甫凱擔憂的問道。

“不!是信仰之力。

在西人國,天地靈力仍然是存在的。可就像我之前對你們說的,在這裏,信仰之力要比天地靈力濃稠。

降臨在我們身上的力量是西人國特有的神靈信仰。他們的信仰對我們不會造成傷害,甚至會潛移默化的讓我們產生信仰。

當然,在我們的心中也不能升起對西人國神靈的不敬。否則,這沒有危害的信仰之力會變成神靈的懲罰,讓我們吃不了兜着走!”

“老師,那若是我們與西人發生戰鬥,豈不是西人要佔大便宜?”

“你說的沒錯。他們可以憑藉信仰之力來補充己身,而我們卻收不到來自天地靈力的任何幫助。

不過,凡事總有例外,若是達到了仙神聖境的大能來到這裏,則可以將信仰之力的效果降低一半!”

“老師,還是您厲害!博學多廣,比太師強多了!要是孟太師帶着四弟來這裏,興許會比我們慘得多。”

“不要幸災樂禍,只要沒發生的,就不能當成是真實事件。如今的我們也不好過,必須要更加的謹慎。

你們切記,現在萬事都要講一個忍字。小不忍則亂大謀,一切都要奔着我們的任務去。”

“知道了,老師。那接下來我們去哪?直接去歐亞城嗎?”

“不! 非常規編劇 我們去嘉德城,那裏離我們不遠,只要半天的時間就可以趕到。”

“嘉德城?這個名字我怎麼那麼耳熟?好像以往經常能聽到。”

щшш ☢тт kan ☢C 〇

“別人可以忘,你卻不能忘。那是你母親的家,換言之,也是你的家。”妙俊風的腳步停了下來,用很鄭重的語氣,轉首對着皇甫凱說道。

“母后的家!外婆家。”

“嗯?你爲什麼不說是外公家呢?”

“不知道!反正我一張口就想說外婆家。”

“好吧!反正是你的家。”

“哇哦!太棒了!到了那,就可以好好的放鬆一下了!這趕路趕的,我的骨頭都快散架了!”一路上蒙圈的黑蛟王,在此刻是歡呼起來。

他覺得自己也不是很笨嘛!幾句談話,就讓自己明白了,爲什麼這麼着急的趕過來。

原來是回家啊! 西人國的族羣很多,不像皇庭和修羅國,都是單一的民族。

每一個民族在西人國都會有獨立的領地範圍,衆多民族的族長構成了西人國最高的領導機構,西人聯盟。

在聯盟中,設有一位盟長,十位副盟長。盟長和副盟長都是由西人聯盟中的成員選舉產生。

嘉德城的城主嘉德唐宋,不僅是嘉德家族的族長,更是聯盟中的副盟長。

“老師,按照你說的,若是我母后的家族真的那麼強大,那我的這些親人爲什麼沒有來皇宮看我呢?在我母后去世的那一天,他們也爲何沒來追悼呢?”

“小凱,你問的問題我無法回答。正因爲無法回答,我纔會選擇來嘉德城。”

“老師,您的意思不會是想借助嘉德家族的力量來達到我們此行的目的吧!”

“爲什麼不可以呢?小凱,我們這次的任務若不謹慎處理,不比他們的容易。在這裏我想我們可以知道些我們想知道的事情。”

妙俊風與皇甫凱的談話,讓跟在他們身後的離昧和黑蛟王聽的有些暈。

原本還興高采烈的黑蛟王,在他們的這一番對話後,心中的太陽立刻被一層烏雲籠罩起來。雖然追隨大人的時間尚短,但他明白,很快又會有新的戰鬥要爆發了。

嘉德城佔地範圍很廣,與東白虎城相比,除了建築風格不同,其餘皆是大同小異。

“當”“當”“當”

還未入城,一陣陣的鐘聲從城內向着城外擴散而出。每一響,都會讓人的心安靜下來,情緒也是變得舒緩。

“小凱,這便是教堂的鐘聲。這是在召集信徒,前往教堂進行禱告。”

“老師的意思的是,這便是西人信仰的一種形式。”

“沒錯,也許在接下來的旅程裏,我們還會遇見圖騰,神族等其它的信仰。”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老師,我們可以去見識一下嗎?”信仰的鐘聲引起了皇甫凱的興趣,他的雙眸中泛起了求知的光澤。

“可以,只是你們一定要控制好自己。我可不想你們被同化了。”

進入城中,聽着鐘聲,跟着那些臉上帶有虔誠之色的人,很快他們便來到了信徒集合的地方。

這是一座新奇的建築,尖尖的屋頂,通體雪白色,在大門的上方雕刻有兩個長着翅膀的小傢伙,中間雕飾的是一位充滿了慈愛目光的長者。

“你們進去吧!我就不進去了。”妙俊風對他們微笑着說道。

“年輕人,既然來了,爲什麼不進去呢?神愛世人!主是仁慈的。”一名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妙俊風的身後。

“老師,您看老人家都讓您進去了,您就進來吧!少了您,我們不放心。”皇甫凱趁機拉起妙俊風的手臂就走入了教堂之中。

站立在教堂中的人,每一個人都謹守秩序,一臉的肅然。

此刻,在他們身上感覺不到一點凡俗之氣,彷彿他們在進入教堂的那一刻,就已經脫離了世俗,沾染了神氣,進入了神的國度。

場面上的氣氛,讓進來的四個人不得不融入大家,與大家保持相同的神色。即便他們不信教,也不能做出破壞氛圍的事。

“啦啦啦”充滿童真的聲音響起,伴隨着他們的

唱響,一副空靈的畫卷頃刻間在聆聽者的眼前展開。

畫卷中景色很美,潔淨的空氣讓人的心靈得到了徹底的放空。一種說不上來的原始迴歸感,把每一個人都帶入了一種難以言語的神聖狀態裏。

歌聲結束,神父一步步的走上禮臺,在向諸位信徒行了一個神禮後,他開始對信徒宣揚和講解神的教義。

一個小時的時間,在神父抑揚頓挫的說話聲中快速流過。

一個小時後,神父停止了說話,再度對大家行了一個神禮。他對於時間的把握相當精準,就好像在他的眼前懸掛了一個擺鐘一樣。

妙俊風聽得很認真,他修的是自我大道,對於神是尊敬的,但不會去信仰。可神父剛纔講解的教義中,有很多內容給了自己很大的啓發。

“無論是何種信仰,只要是光明的,積極地,教人向善的,不管教義是怎樣的,它裏面都蘊含了無窮的智慧啊!”妙俊風眯起眼,仰起頭,在內心裏深深的感慨了一番。

“老師,我們該走了,人都快要走光了!”皇甫凱在妙俊風的耳邊,小聲的催促了一下。

“好!我們也走吧!”

“老師,您不會是想入教了吧!”

“又開始口無遮攔了!我只是對神父剛纔說的一些內容,產生了聯想,並由此而有了些感悟。”

“大人就是牛!短短的一個小時,就能從嘰哩哇啦的裏面聽出大道之音,這一點,讓老黑我不佩服都不行!”

“咦?你什麼時候改名字了?怎麼稱呼自己爲老黑了?”妙俊風側了一下頭,好奇的問道。

“嘿嘿!大人難道不覺得老黑這個稱呼喊起來很順口,很霸氣嗎?”

“額,好吧!老黑就老黑吧!也挺好記的。”

就在他們四個人走出教堂的時候,站在禮臺上的神父微微一笑的說道:“遠方的朋友,你們怎麼會到這來呢?看在你們對主尊敬的份上,我就當沒見過你們吧!”

嘉德城的街道和黃庭境內的街道不太一樣。

在街道兩旁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個大鐵框,在大鐵框的旁邊,會有一個井口般大小的圓形區域。在該區域內會有三行三列的圓形孔洞。

起初他們並不知道這是做什麼用的,但在遇見了兩個倒垃圾的人後,他們對於西人國的這種設置和國民素質是豎起了大拇指。

“老師,我覺得西人國的這種做法可以在我國推廣。等回去後,我一定要上書父皇,我可不能讓我皇庭臣民的素質落後於它國。”

“可以,出來就是長見識的。有好的東西我們就要學習,有壞的東西我們就要引以爲戒。老師支持你!”

“大人!不知道那圓形的區域和孔洞是幹什麼的?您博纔多學,還請爲我們解惑。”

“咳咳咳”妙俊風咳嗽了一陣,要不是師父的傳承中有相關內容,今天還真被黑蛟給將了一軍。

“你們聽好了,那個叫窨井,主要的作用是用來疏水的。在下雨天,積攢的雨水可以順着窨井流到地下。當然,平時若有廢水什麼的,也可以倒入其內。”

“高!實在是高!大人就是大人!只能讓老黑我誓死效忠!有您這樣的大人,試問,有誰敢懷有二心啊!” “好了!你就不要拍馬屁了!你的主人是小凱,而我只是一個過客!”妙俊風拍了一下黑蛟王的肩膀,一語雙關的說道。

“哎!我知道!主人和您,以及主人如何對您,我還不知道嗎?嘿嘿!”

“老師,接下來我們去哪? 妃本蛇蠍 直接去嘉德家族的府宅嗎?”皇甫凱不知爲何,心中升起了忐忑之情。

“不!先去城主府轉轉,我掌握的消息,也是有一斷時間了。至於現在的情況如何,必須要實地考察一下。”

“諾!老師的謹慎,讓學生感到欽佩。”

離昧一路上話都很少,他雖然投到了太子的門下,但他本身就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只要監督者的職責一天不卸下,他就要繼續履行下去。

嘉德城城主府,在嘉德城的正中央。從東南西北四個城門延伸的大道,最終的匯合處就是城主府。

“老師,這樣的道路佈局,我們得要學習啊!一旦城中有事,城主府的兵力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事情的爆發點。”

“你說的沒錯,但有一點你可能忽略了。在西人國沒有野路,不會爆發鬼災,更沒有陰軍的入侵。他們這樣的設計符合本國國情。

倘若在我國實行這樣的佈局,那其結果往好了想,會方便管理,利於交通。但若往壞了想呢?一座城市會不會在救援沒趕到前,就被鬼物佔領或者是被陰軍攻陷呢?

小凱,你的出發點是好的。假如能夠在吸收這裏的規劃佈局基礎上,有所創新,設計出適合我國的規劃佈局。老師我一定會對你豎起兩個大拇指!”

“老師,您說的是真的?”

“真的!真的不能再真!只是對你來說可能有點難!”

“您就放心吧!爲了您的兩個大拇指,我一定努力。”皇甫凱知道這是老師不願打擊自己的上進心,進行了委婉的鼓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