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哪是有話說?分明是故意摸我的手。”柳煙抽回手,紅着臉,轉身而去。

葉知秋站在當地,臉的笑容慢慢消散,目光也變得深邃起來。

夭桃安排好了客人們,來尋葉知秋。

看到葉知秋站在涼亭前的小橋,夭桃展顏一笑,走來牽住葉知秋的手:“葉郎,夜深人靜,你也該休息了。”

葉知秋點點頭,和夭桃一起走向繡樓,說道:“夭桃,帶了這麼多人過來,給你添麻煩了。”

“都是一家人,葉郎何必客氣?”夭桃微笑。

葉知秋卻繼續客氣,說道:“以後的一百天,麻煩你的日子還多着。尤其是小太歲,非常調皮,如果有什麼冒犯的地方,你多多擔待。”

“沒事,我很喜歡小太歲的。我還在想,以後我們有了孩子,像小太歲一樣活潑才好。”夭桃說道。

葉知秋笑而不語。

回到繡樓,夭桃也不客氣,直接拉着葉知秋進了閨房。

狐妃夢中來 這閨房,也是次葉知秋和夭桃的婚房。

婚房裏一切如舊,喜氣洋洋,又帶着甜蜜和幸福的氣息。

夭桃深情地看着葉知秋,說道:“葉郎,玄女娘娘都這麼安排了,你可以和我做夫妻了吧。”

葉知秋點點頭:“當然可以,公主,請寬衣吧。”

夭桃羞澀一笑,轉過身去,脫下了自己的外套。

然後在這時候,葉知秋卻忽然出手,茅山三絕指,點在夭桃的後背。

夭桃立刻昏迷,身體一軟,要倒下來。

葉知秋伸手抱住夭桃,將她送在牀,用被子蓋好。

然後,葉知秋找來紙筆,在燈下疾書。

葉知秋寫了兩封信,一封信給夭桃,一封信給柳煙。

書成以後,葉知秋用燭臺壓住,熄了婚房裏的燈火,悄然而出。

夜深人定,土丘城一片靜謐。

轟!

土丘城西北角,忽然傳來一聲巨響,恍如天崩,驚醒了土丘城千萬人的美夢。

夭桃的母親,土丘長老第一個醒來,衝着臥室前的值班侍女們喝道:“這是天破之聲,有人強衝我青丘狐國的結界,速傳我的命令,土丘城一等衛士長,快去看看什麼情況!”

天霞園裏,柳煙等人也被驚醒,各自披衣起牀,出門查看。

隨後,只見夭桃大哭着奔出來,手裏抓着兩封信,叫道:“是葉郎,葉郎留書出走,衝破青丘狐國的結界,走了!” 柳煙聞言一驚,皺眉道:“葉知秋走了?不會吧?”

“是的,他還給我們留下了書信,你看。 ”夭桃將書信遞來。

柳煙接過書信,展開來看,只見書信很簡單,寥寥數筆:

“柳煙,我先離開一下青丘狐國,百日之內,一定趕回來。你帶着大家,好好呆在這裏,等我回來。接你姐姐的事,我自有安排。另外,不要怪我不辭而別,這是對你次留書出走的報復。葉知秋。”

“他真的走了?”柳煙看着書信,心五味俱全。

這個突發情況,柳煙是萬萬沒想到的!

忽然想起葉知秋先前嬉皮笑臉非常淡定的樣子,柳煙心裏一陣愧疚。

如此看來,葉知秋早做好了離開的打算,卻故意跟自己開玩笑,裝出嬉皮笑臉的樣子來。

慚愧的是,自己還以爲葉知秋的歡喜,是因爲洞房花燭!

此刻的土丘城,也是一片大亂,人聲鼎沸。

人們都在驚慌亂竄,互相打聽情況。

天霞園裏,夭桃哭着問道:“葉郎走了,怎麼辦?”

柳煙想了想,安慰道:“夭桃你也彆着急,知秋給你的書信,說了什麼?”

“沒說什麼,只說百日之內一定回來,讓我善待你們……”夭桃將另一封書信遞給柳煙。

柳煙也不看信,說道:“葉知秋是個言而有信的人,既然他說百日之內回來,一定會回來的。夭桃,我們慢慢等着吧。”

夭桃垂淚,看着天破之聲傳來的西北方天空,怔怔發呆。

現在夭桃才反應過來,爲什麼這次回到狐國的時候,葉知秋打聽進出門戶之事。而且,今天晚,葉知秋還託付自己照顧柳煙和小太歲等人,說了一堆的客氣話。原來,葉知秋早做好了打算。

不多久,土丘城長老趕到,青丘國主也飛速趕到。

夭桃跪在國主和母親的面前,謝罪道:“葉郎強衝結界而去,我沒有攔住他,是我的罪過……”

強衝結界,在青丘狐國可是死罪。

柳煙也前致歉,說道:“葉知秋實在是孟浪了,但他也是牽掛着玄女娘娘,所以行動魯莽,還請國主和長老原諒。”

青丘國主嘆息,揮手道:“罷了,看在玄女娘孃的面子,我們不計較葉大丑是,只希望他言而有信,百日之內可以及時趕回來。”

土丘城長老也皺眉,說道:“葉大丑的修爲,好像進展很快,居然可以衝破我們青丘狐國的結界,實在可怕。”

青丘國主點頭:“好在葉大丑是我們的朋友,不是敵人。”

夭桃磕頭,說道:“夭桃也想出去,把葉郎找回來,請國主和母親開恩,送我出結界。”

土丘城長老斷然搖頭:“不行,大丑這時候,已經去遠,你找不到他的,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在人間道闖蕩。所以,你們還是耐心等待吧。”

柳煙也想說兩句,可是青丘國主和土丘長老已經轉身而去。

小太歲拍拍手,笑道:“那我們等着唄,這裏非常好玩,我無所謂。”

衆人無語。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葉知秋利用乾坤膽開道,強行衝破青丘狐國的結界,衝了出來。

衝出結界以後,葉知秋從虛空落地,發現自己還在野馬嶺一帶,距離太爺爺當初的強盜窩,相距不過五里。

葉知秋站在夜色之,打量着四周,自言自語地笑道:

“我葉知秋堂堂七尺男兒,你們要我成親,我成親?簡直笑話!我要是耳根子一軟,所有青丘狐國的女人,還不都變成我老婆了!”

實話實說,如果葉知秋是個見色眼開之輩,在青丘狐國裏,娶幾十個老婆,的確是易如反掌。

鬼童子譚思梅飄了出來,驚恐地問道:“老大,發生什麼事了?”

隨後,其他的三個鬼童子和兩個鬼王也飄了出來。

鬼童子和鬼王,原本都是呆在紙符裏的,葉知秋強衝結界的時候,震動太大,驚動了他們。

“沒事了,我是試一試自己的修爲,強衝青丘狐國的結界。”葉知秋說道。

能衝破青丘狐國的結界,葉知秋也蠻得意的。

這代表着,他以後可以隨意進出青丘狐國了。

鬼王和鬼童子面面相覷,又問道:“老大,其他的人呢?”

“她們都留在青丘狐國了,暫時不出來。”葉知秋說道。

“可是老大你……爲什麼又出來了?”

“我出來,當然有我的事。”葉知秋看着茫茫夜色說道。

“老大,我們現在要去哪裏?”許兆麟問道。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去天山!”

“去天山做什麼?天山的鴉鳴聻國,已經被冥界佔領了,難道老大……想把那個地盤奪來?”千眼鬼王問道。

“你們還惦記着鴉鳴聻國?那種鬼地方,我要它幹什麼?”葉知秋搖搖頭,揮手收了鬼童子和鬼王,展開身法,連夜向西飛遁。

葉知秋去天山,目的不是鴉鳴聻國,而是西王母的神鳥大鵹。

在崑崙山,沒有降服那個怪鳥大鵹,葉知秋一直心不爽。

而且,葉知秋覺得,那個大鳥的體內,必有內丹!

奪了它的內丹,可以大幅度提升自己的修爲。

奪丹,纔是葉知秋的真正目的。

現在的葉知秋孤身一人,行動灑脫利索,只不過一天一夜,便來到了天山。

天山一帶正熱鬧着,鬼影重重,鬼氣深重。

因爲冥界的老鬼們,霸佔了鴉鳴聻國,將酆都城的許多陰司機構,都搬了過來。所以,這裏也成了鬼城。

鴉鳴聻國的聻鬼們,雖然被奪了地盤,但是並沒有死絕。

還有許多聻鬼流竄在陰山一帶,跟冥界鬼兵打游擊,試圖恢復失地。

葉知秋這個時候過來,自然是看見到處鬼影了。

不過,葉知秋也不想和冥界的老鬼們照面,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停下,喚出兩個鬼王,說道:

“三頭千眼,你們兩個老鬼,去給我偷偷抓幾個冥界鬼兵過來,我有事要問。記住了,要偷偷進行,不要驚動冥界的老鬼。”(6.19日,第一更。) 兩個鬼王拱手:“老大放心,這點小事,我們手到擒來。手機端 ”

葉知秋點點頭,讓老鬼速去。

十幾分鍾之後,兩個鬼王轉回來,果然各自帶回來一個冥界的三錢鬼將。

普通的鬼兵鬼卒,兩個老鬼看不眼。

抓來鬼將,才能打聽到更多的消息。

“乾的不錯。”葉知秋點點頭以示嘉獎,然後用紫幽咒將兩個俘虜定住,笑道:“你們別害怕,好好合作,我不會爲難你們。”

兩個鬼將發抖,低聲問道:“尊駕是……茅山葉知秋葉大師?”

都做了俘虜了,人家能不害怕嗎?

葉知秋點點頭:“沒錯,我是葉知秋,你們認識我?”

兩個鬼將搖頭,說道:

“我們福薄,今天才第一次見到葉大師的仙顏。但是葉大師名震陰曹,在冥界鬼兵之,大名如雷貫耳。而且我們都知道兩個鬼王歸順了葉大師,現在看見仙顏,自然能猜到。”

葉知秋看這兩個鬼將很懂禮貌,便揮手解了他們的紫幽咒,說道:“看你們也是當差的,我不爲難你們,解了你們的禁制。不過,希望你們不要生出逃跑的心思。”

“不敢不敢,葉大師放心。”兩個鬼將急忙施禮。

葉知秋點點頭,問道:“我問你們,冥界現在是什麼情況?是不是所有的老鬼,都來了鴉鳴聻國?”

鬼將回道:“只有第一殿玄明宮主秦廣王、第七殿神化宮泰山王、第九殿七非宮都市王在這裏,其他的冥王,還沒見到。不過,地窮宮宮主都金城,還有冥界四大判官,都在這裏。另外還有好幾個帶兵鬼王。”

三頭鬼王說道:“從冥界以往的佈置來看,這也是接近一半的規模了。至少有半個酆都城,搬來了這裏。”

葉知秋皺眉:“不是說酆都城要全部搬來嗎,爲什麼其他的老鬼還沒來?”

兩個鬼將俘虜搖頭:“我等職位低賤,不敢打聽冥君們的事。”

“算你們打聽了,也打聽不到。老子以前是六錢鬼王,冥界的老鬼們,還不是很多事瞞着我們,鬼鬼祟祟的?” 滾橫爬順 千眼鬼王說道。

“是,知道冥界祕密的,也地藏王和十殿冥王,還有四大判官和都金城等老鬼,其他的,都是炮灰!”三頭鬼王也說道。

葉知秋想了想,又問道:“冥界和鴉鳴聻國的戰鬥,現在怎麼樣了?”

鬼將回答:“大局已定,不過鴉鳴聻國,還有個混沌血池,沒有攻下來。現在,秦廣王正帶着無數陰兵,圍住了混沌血池,逼迫鴉鳴聻國的鬼帝出來投降。”

“混沌血池,是什麼東西?”葉知秋不解。

鬼將搖頭:“我們也不知道,因爲我們負責守衛外圍,連鴉鳴聻國都沒進去過。”

葉知秋又問了一些情況,可是兩個鬼將實在所知有限,得來的情報不多,也沒什麼大用處。

而且看得出來,兩個鬼將很坦誠,並沒有隱瞞。

葉知秋想了想,又問道:“你們在天山一帶行動,有沒有看見一隻青色的大鳥?”

“青色大鳥?”鬼將愣了一下,說道:“聽說有過,但是我們沒有親眼見到。”

葉知秋一喜,急忙問道:“你們聽到了什麼情況,仔細說來!”

鬼將點點頭,說道:

“大鳥出現,大概在半個月之前,聽說是鴉鳴聻國的神鳥,與冥界爲敵。而且,冥界鬼兵們還議論說,怪鳥是從鴉鳴聻國的深處,從混沌血池裏出來的。怪鳥會噴火,非常厲害,陰司鬼兵攔不住,被它衝了出去……”

葉知秋皺眉:“然後呢?”

“然後都是一些傳言,不知道真假。”鬼將說道。

葉知秋揮手:“不管真假,都說給我聽一聽。”

鬼將猶豫了一下,說道:“鬼兵們議論,說那個神鳥,要去天告狀,幫助鴉鳴聻國,奪回地盤。”

告狀?

葉知秋摸着下巴,思忖道,難道神鳥大鵹,也準備從崑崙山進入天人道,去找西王母告狀?然後,大鵹無意發現小太歲,所以纔會跟自己發生衝突?

如果推斷成立,那麼西王母和鴉鳴聻國,一定有交情。

狂少的惹火寶貝 好九天玄女和青丘狐國一樣,屬於保護神的身份?

至尊歸元 兩個鬼將打量着葉知秋的臉色,說道:“葉大師,我們知道的,這麼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