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我沒有想到王大勝會說出這種話,正想一拳將他打倒在地。富二代看出了我們兩個有些不對勁,拉開了我們兩個。

“陳東,你太沖動了,王大師也是爲了我們好,畢竟人鬼殊途啊!”

我有些掛不住面的背過頭去,冷哼了一聲,此時的王大勝似乎也不想跟我再計較什麼,拿起那羅盤就樓梯走去。

我倒要看看他葫蘆裏面賣的是什麼藥,也急匆匆的跟着他走了下去,只見他從富二代的車子上面拿出來了一個大袋子,赫然就是剛剛他在老爺子家找到的東西。

他將大袋子打開,把裏面的東西一個個拿了出來,有舊衣服,舊鞋子,還有牙刷毛巾之類的生活用品。

只見他擺放完之後,又從衣服的口袋裏面套出了一張空白的符紙,沒有想到王大勝也是心靈手巧之輩,只見他拿出了剪刀咔咔兩下就剪出來一個人形出來。

我現在可是一肚子的疑惑,但是剛剛跟王大勝大吵了一架也不好意思開口問他,那富二代似乎也有些不明白王大勝在幹嘛,他倒是開口問出了我的疑惑:“王大師,你這是在幹嘛呢?”

王大勝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要送走老太太特別的容易,但是我這是要讓老太太沒有遺憾的上路,有些人不知道情況就大吵大鬧的,真是。”

被王大勝這樣一說,我不禁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大勝,我錯了,我剛剛沒弄清楚情況。”

看着

我這麼誠懇的道歉,王大勝只是冷哼了一下,就繼續埋頭苦幹了起來,不過我知道他這是不生我的氣了。

他將用符紙剪成的小人放在舊衣服上面,接着又從懷裏掏出了一張符紙,嘴巴里面唸唸有詞。

孤傲總裁:小小新娘哪裏逃 等他念完之後,將符紙點燃丟到了衣服上面,此時的火勢特別大,連同王大勝之前拜訪的那些生活用品都一起燒了。

“王大師,你弄這些東西到底是幹嘛用啊!”此時富二代眼裏的疑惑之色越來越盛,看樣子他很是不明白王大勝的舉動。

“哎!這老婆子也是癡情之人,這些生活用品上面殘留着很多秦老爺的氣息,我用這些東西幫他做了一個替身出來,這樣秦老太太也可以安心上路,秦老爺子也不會有什麼影響。”說完又狠狠的看了我一眼。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不過此時的王大勝似乎並不想跟我計較什麼,又從懷裏掏出了那個羅盤,再念了一番咒語之後那老太太的魂魄又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她看着地上的灰燼,似乎知道我們做了什麼,感激的對我們鞠了一躬,然後閉上了眼睛,王大勝也不含糊,又念起了超度的經文,想要送她一程。

很快,老太太的魂魄慢慢的變淡了,最後消失不見。

看着這場景,我頓時有些感慨,這才明白了蘇軾爲什麼寫出了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的千古絕句。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生離死別了。他們二人也對此感慨了一番。

此時的老爺子已經從病房裏醒了過來,等我們三個人進入病房的時候,只見他呆呆的看着窗外,似乎在追憶着年輕時候的往事。

“老.老婆子他走了吧?”看着我們進來,老爺子沒頭沒腦的問了這樣一句,看樣子這幾天他雖然昏迷着,可是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還是很清楚的。

我也不忍心騙這老爺子,點了點頭。

得到了肯定答覆的他,並沒有露出什麼失望的表情,只是嘴巴里面喃喃自語:“她去了該去的地方是好事,我我遲早也回來陪你的。”

看着老爺子的神情,我們三人都有些不忍心在屋子裏面呆下去,紛紛的逃到了走廊上面,這次雖然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但是看起來塑料廠是真的沒有什麼問題了。

對我們千恩萬謝之後,那富二代又給了我們兩個人一人一個厚厚的牛皮袋子,據他所說是感謝費。

我有些不好意思拿這錢,一股腦的全部都給王大勝了,只見王大勝也不推脫,將兩個牛皮紙袋一把抱在懷裏。

跟王大勝匆匆告別之後,我又回到了家裏,現在這邊所有的事情已經解決了,也是時候回到吳平安的公司了。

看到我並沒有在家裏多呆兩天,我媽倒是有些依依不捨,其實年紀大了就是想要自己的孩子在身邊多陪伴一下。

可是像我這種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年輕人一心只想着掙錢,像我這種除了嘴皮子利索一點

可就沒有什麼其他一技之長的人,能跟吳平安在一起幾十萬幾十萬的賺錢,真的感覺像是祖墳冒青煙了。

像我之前在外面打工這麼多年一分錢都沒有存下來,還幸虧是跟吳平安一起賺了點錢這次纔有臉回來,之前作爲我們家族的恥辱,父母一直在這個小鎮上面擡不起頭來,這次我還算是讓他們兩個長了臉。

知道留不住我,我媽也沒有多說什麼,抹着眼淚就去外面的菜市場跟我買菜去了,想必今天晚上又是豐盛的一餐。

想着馬上要過去了,怎麼樣也得跟吳平安說一聲,上一次走的急連大門鑰匙都沒有帶,我可得叮囑他們給我留門。

想到這裏,我立馬撥通了吳平安的電話,也不知道他在幹什麼,過了好半天這才接了電話,不過電話那頭的聲音十分的嘈雜,我餵了好幾聲才聽清楚他說的話。

“吳平安,我這邊的事情都處理完了,我準備明天過來的,我跟你說一聲,我沒有帶鑰匙你要楊慧跟我留個門。”

“什麼?你明天就回?”電話那頭的吳平安好像十分驚訝我這個決定。

我頓時被吳平安的語氣搞得有些鬱悶“你個假瞎子,之前不是催我回嗎?現在我回來你好像還不開心?”

那邊好久都沒有說話,過了一會一個女聲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陳東,這幾天你沒有回來我跟吳大師商量了一下,現在不是天氣熱嗎,我們兩個出來避避暑,大概還有半個月纔回去吧!你就繼續休息吧!”

“我艹!你們兩個沒有良心的,再怎麼說我們都是一個公司的啊!這種員工福利居然不帶我。沒天理啊!”

“吳大師,來追我啊!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

可是還沒有等我把話說完,那邊傳來了楊薇跟吳平安大鬧的聲音,看樣子這兩個人正玩在興頭上根本沒有功夫理我。

“喂!你們兩個到底有沒有在聽我的電話啊!”我有些不滿的對着電話大聲的叫喚着,終於吸引住了他們兩個人的耳朵。很快吳平安的聲音出現在電話那頭。

“陳東,你怎麼還沒掛呢?我當你已經掛了,那就這樣啊!長途電話費很貴的。”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他們兩個就把電話給掛上了,氣的我差點連手機都摔到了地上,看來又要做半個月的無業遊民了。

我立馬跟我媽打了一個電話,聽到這個消息她倒是欣喜若狂,看樣子我留在家裏她倒是最爲開心的一個。

爲了慶祝我繼續在家裏留着,我老媽倒是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我一個人吃的有些不亦樂乎。

可是此時我老爸似乎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幾次看着我又欲言又止。

“老爸,你有什麼事情跟我說嘛?”看着我爸爸的樣子,我感覺到有些奇怪,吃飯都有些不香了。

“陳東啊,我有個朋友開了一個泳裝廠,現在正是缺人的時候,要不趁着你有時間,要不要去幫幫他?”

(本章完) 「好,我知道了,我先去給自己煉製一些丹藥,然後就閉關!」墨九狸說道。

「好,去吧,記得累了就休息一會兒,別讓自己太累了!」 六道滄溟訣 南宮藍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起身,看了眼小澤閉關的屋子,轉身回到煉丹師,因為她的神識確實看到小澤和帝滄海在閉關修鍊,所以墨九狸也沒過去,直接去了煉丹房煉製丹藥……

墨九狸來到煉丹房,小書也來到墨九狸的身邊,看著坐在丹爐便發獃的墨九狸,小書心疼的走過去看著墨九狸說道:「主人,我們一定會找到男主人的,而且你要相信男主人,他一定不會有事的!」

「小書,你知道嗎?都是我不好,我和寒分明都對下面的魔念還是魔石感覺很不好!甚至寒是拒絕下去的,但是我卻……」墨九狸難受的說道。

「主人,不是你的錯,三界已經說了,即便你們不下去,也離不開那個地方,最多就是多耽擱幾天,但還是一樣的結果的!所以這不是主人的錯,錯的是那個女人,仗著自己實力強,才趁著男主人沒蘇醒下毒手!

我想如果那個時候男主人蘇醒了,她根本無法得逞的!」小書看著墨九狸安慰道。

墨九狸知道小書也在安慰自己,她什麼都知道,但是難受依舊是沒有那麼快消失的,她不會讓自己沉淪在情緒中,她很清楚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必須做什麼!

她從來也不是一個會自暴自棄,願意認輸的人,她不喜歡招惹別人,不代表她會放過招惹她的人,不管對方是誰,不管對方多麼強大,這個仇她不報不休!

「放心吧小書,我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我很清楚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錯,很清楚自己還要做什麼,為了寒為了寶寶,為了小澤和寧兒,我的爹娘和你們,我也不會讓自己有事的!」墨九狸看著小書淡淡的說道。

「主人,我們都在你身邊支持你,男主人真的沒事的,因為花護法他們三人還都好好的,主人知道的,花護法三人跟男主人是有契約的,他們無事就代表男主人也沒事的!」小書聞言想到什麼的說道。

「嗯,我知道了,幫我準備藥材,我煉丹!」墨九狸看著小書眼底的擔憂,和不斷的安慰自己,小書酷似帝溟寒和小澤的模樣,讓墨九狸慢慢的收拾了心情。

她不想再讓大家為自己擔心了,她也真的沒有時間去傷感了,比起悶悶不樂,以淚洗面,靠窗想念,黑夜擔憂,她現在最該做的是強大自己,讓自己強大到能保護所有人,再也不讓任何人從她的眼前,把她在乎的人抓走才行!

「主人,藥材都在這裡,你想煉製的丹藥,需要的藥材都準備好了!你煉丹,我幫你裝瓶子裡面……」小書搬個小凳子,坐在墨九狸身邊說道。

「好!」 全球諸天時代 墨九狸說道。

她知道小書是擔心自己,也就沒有讓小書離開,既然決定了她就不會再讓大家擔心的…… “就在前面那條街的泳裝廠,他們正在招人,不過看你這個樣子,別人還不知道要不要你呢?”父親斜着眼打量了我一眼,好像十分的嫌棄。

我想了想還是答應了下來,長這麼大這是我爸第一次求我辦事,反正在家也沒事做,那兩個傢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休假回來、

聽到我答應了下來,一向內斂的父親居然特別開心,非要拉着我喝兩杯,沒有辦法我只能跟他喝上幾口。

最後我們爺倆都醉倒在酒桌上面,連我是怎麼回到牀上的都沒有半點印象,等我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我隱約記得我爸說明天去報道的事情,看樣子我還有一天的休息時間。

這最後一天休息時光我要怎麼度過,剛剛冒出了這個念頭,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我拿起來一看,居然又是那個富二代。

不會這麼背時,那塑料廠又出事了吧?我有些戰戰兢兢的接起了電話,還好事情並沒有我想的那麼糟糕,原來那老人知道是我們救了他之後,非要請我們三個人吃頓飯,想着那天跟王大勝還發生了一點衝突,我就一口應了下來。

很快約定的時間就要來臨了,我攔下了一個出租車就往秦老爺子家裏駛去,我對他家牆上掛着的那副畫還是有些耿耿於懷,想着等一下能不能花錢把那幅畫給買下來。

很快車子就駛去了秦老爺居住的小區,我敲了敲門,秦老爺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表情,看起來我似乎是第一個到的:“小陳,你怎麼來這麼早啊?”

“是這樣的老爺子,那天我到你家來,看着你家牆上掛着的那幅畫挺好看的,我想買回去收藏一下。”我吞吞吐吐的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沒有想到秦老爺子居然樂呵了起來:“那副畫啊!你只管拿去就好了,別談錢不錢的,那是我之前一個朋友搬家的時候送給我的,說放在新家礙事,我就接了過來,這畫不值錢的。”

聽他這麼說,我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伸手把牆上的那副畫給摘了下來,仔細的欣賞了半天,可還是沒有看個所以然來,我決定先把它收起來,等回去再一探究竟。

不一會,富二代跟王大勝也都來了,不過王大勝看到我並沒有生氣的表情,看起來他是完全的消氣了,想到這裏我也就徹底的放下了心來。

那老爺子把早就準備好的酒菜都端上了桌,一時間香氣撲鼻,引得我食指大動,恨不得馬上就大垛爲快。

沒有想到看起來乾乾瘦瘦的秦老爺子還有這一手本事,這一桌的飯菜把我吃了個肚圓才下了桌子。

秦老爺跟他們兩個人喝酒喝得十分的盡興,等我們散場,王大勝都有些走不動路了,沒有辦法我只有將他送回了他的家裏。

剛剛把他丟到了沙發上面,沒有想到他居然要吐,我連忙從廁所裏面找了一個盆子出來,可是還是晚了,等我出來的時候他已經吐得一地都是。

沒有辦法,我只能幫他打掃乾淨,看着整潔的客廳我擦

了擦頭上的汗水,生怕王大勝在出什麼事情,連忙給家裏打了一個電話,說今天晚上不能回家住了。

媽媽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提醒我明天的面試不要忘了,就掛了電話,還好王大勝的家離那個泳裝廠並不遠。

看着王大勝又睡了過去,我一個人坐在客廳裏面觀看這幅畫,不管我橫看豎看都沒有看出來這畫有什麼蹊蹺之處。

難道是我的感覺有問題?我又否定了這個想法。不知道爲什麼,自從出了塑料廠的事情之後,我的第六感就特別的靈。

“水!我要喝水!”看着剛剛纔安靜了一會的王大勝又鬧騰了起來,我連忙站起身來,準備給他到廚房裏面接水。

而因爲我一下子站起來,有些沒拿穩那副畫,就聽到嘣的一聲,那畫居然掉到了地面上面,卷軸都已經被摔開了。

我跟王大勝倒了水之後,這纔有些心疼的看着這幅畫,雖然是不要錢的,但是就這樣白白的被我糟蹋了,我還是有些良心的不安的。

“這是什麼東西?”我看着被摔開的卷軸裏面似乎有個白白的布條,連忙抽了出來,難道這個布條就是我預感到的東西?

我有些迫不及待的將那個白布打開,也不知道這條白布在這個卷軸裏面放了多久的時間,等我抽出來的時候,已經有一股子的黴味了。

但是這白布條的內容卻讓我大吃一驚,我這才知道爲什麼我會對這個東西這麼的在意了,原來這裏面記載的居然是一些抓鬼的法子,就連周媛媛曾經用過的陣法都記錄在這上面。

“我艹!”我忍不住罵了一聲,也不知道最近我走了什麼狗屎運先是白白的撿了一個塑料廠,現在沒有想到居然還可以撿到一本捉鬼的祕籍。

看着白布條上面記錄的似乎並不完整,我連忙把另外一個卷軸也打開了,果然放在白布條的另外一半。

我此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下我回到靈異處理公司可有底氣了,再怎麼說以後分成我也可以多拿點,每次看到吳平安拿那麼多錢,說不眼紅是不可能的。

看着王大勝還在呼呼大睡,我連忙把兩條白布給收了起來,這東西以後可是我吃飯的傢伙!越少人知道越好,雖然王大海跟我關係不錯,但是人難免有些貪念啊!

我躺在王大勝的牀上面,一時之間思緒萬千,不知怎麼的我又想到了周媛媛,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幹什麼,有了這個白布條,我好像是有了底氣跟她接觸一樣。

在牀上翻來覆去了半天,我都能睡着,好不容易盼着東方亮起了白光,我連忙從牀上面爬了起來,準備洗漱一番之後直接去泳衣場面試,此時的王大勝還躺在沙發上面呼呼大睡,看樣子就算昨天晚上我把他的家給搬空了,他都不會有半點察覺的。

早上七點半,我準時出現在了泳裝廠的大門口,看起來這泳裝廠似乎並沒有上班,我又在門外耐心的等了半個小時,這纔有人過來開門。

我按照我媽媽的吩咐進了工廠旁邊的辦公樓,直

接找到了經理室,正準備推門進去,只聽見門裏面傳來了一陣激烈的爭吵。

我推開門的手懸停在了空中,又默默的收了回去,第一天報道就碰到了領導之間的吵架,頓時一種尷尬包圍了我。

就在這時,總經理室的大門猛地一下打開了,我跟一個怒氣衝衝的中年男人撞了一個滿懷。

“你小子是誰?怎麼在這裏?”那中年男人似乎看着我挺面生的,咄咄逼人道,看樣子似乎是要把剛剛的怒火全部撒在我的身上。

“我我是來面試的!”

那中年男子似乎並沒有解恨,大聲的呵斥我:“面試?我看你賊眉鼠臉的樣子就不像是好人,我們泳衣場不需要你這樣子的員工,你可以走了。”

我也不是好惹的,看着他這幅模樣,我的脾氣也上來了,媽的我只是幫我老爸一個忙居然還受到這種羞辱。

就在這時,經理室傳出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楊主管,招聘好像並不是你的管轄範圍吧!我招什麼人還用你指指點點嗎?”

那楊主管聽了這話,正準備說什麼,但是半晌還是沒有出聲,只是臨走的時候惡狠狠的盯了我一眼。

看起來剛剛這兩個人發生的衝突並不小,現在說話還有一股濃重的火藥味,我實在是不想成爲他們鬥爭的棋子也並不想加入這個工廠,比鬼神可怕的是人心,別我沒有被鬼神給弄死,卻成了別人人事鬥爭的犧牲品了。

就當我正要走時,總經理室又傳來剛剛那個男人的聲音:“門外的是小陳嗎?你爸爸之前跟我打過招呼了,快進來,快進來。”

聽他這麼一說,我也不好意思離開,硬着頭皮走進了總經理室,看起來這個泳裝廠好像很賺錢的樣子,整個總經理室裝修的金碧輝煌的,就連之前錢西山的那個辦公室都沒有這裏看的大氣。

看着我進來,總經理滿意的點了點頭:“你就是小陳吧!不錯小夥子一表人才的,之前你爸爸對我有恩,你放心,跟我做絕對虧不了你的。”

我倒是沒有想到我那平時不苟言笑的老爸居然還跟這種大老闆有交情,我也不好扶了他們的面子,點了點頭,同意加入了泳裝廠。

那總經理跟我閒聊了兩句,無非就是我多大啊,爲什麼要出來工作這之類的問題,都被我一一的應付過去了。他似乎對我的表現十分的滿意,當即拍板就要我進入到泳裝廠,暫時負者採購這一項,雖然工資不高,但是我知道採購的油水可多了,這看起來我似乎是找到了一個好差事。

接着,他把我帶到各個辦公室去溜達了一圈,跟我介紹了一下公司的情況,然後就把我扔給了一個叫做徐新華的人,要他負責代我。

也許是知道我跟總經理的關係,大家都對我和和氣氣的,只有那個楊主管每次見到我都陰陽怪氣的,幾次都差點跟他發生衝突,都被其他的同事攔了下來。

看着他陰損的模樣,我就知道他不會跟我只是小打小鬧,後面肯定有什麼陰謀詭計在等着我。

(本章完) 墨九狸和小書在煉丹房投入了煉丹當中。

南宮藍在門口看到墨九狸開始煉丹了,確定墨九狸真的沒事了,才悄悄的轉身離開,來到了小澤和帝滄海的面前,帝滄海和小澤看到南宮藍,小澤十分擔憂的問道:「奶奶,娘親呢?」

「你娘親應該沒事了,現在在丹房煉丹呢!小澤,現在你能告訴爺爺奶奶,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嗎?為什麼那個女人抓走了你爹爹,為什麼九狸都去不了的地方,小寧兒能去呢?還有寧兒才那麼小,都沒長大,真的沒事嗎?」南宮藍看著小澤問出了一連串的問題來。

之前墨九狸回來,她和帝滄海按照小澤叮囑的,她在外面安撫墨九狸,小澤和帝滄海在密室假裝閉關,因為小澤擔心自己被墨九狸看穿,發現妹妹不見了。

那樣雙重的打擊,小澤擔心墨九狸承受不了,會出事!所以哀求南宮藍和帝滄海,幫助自己……

南宮藍和帝滄海也沒把墨九狸當外人,如同親生女兒般看待,本來墨九狸就是他們的兒媳婦,也知道如果真的讓墨九狸知道寧兒不見了,墨九狸真的會崩潰的……

所以,只能聽小澤的安排,如果不是因為小澤說事後會告訴他們實情,南宮藍都擔心自己忍不住,被墨九狸看穿了!

「爺爺,其實你應該猜到了一點吧!」小澤看著帝滄海問道。

「小澤,你的意思是帝族被滅的事情嗎?難道抓走寒兒的人,是當初滅了帝族的人嗎?」帝滄海聞言看著小澤問道。

「爺爺,當初你知道帝族為什麼被滅嗎?」小澤沒有回答帝滄海的問題,而是繼續問道。

「我並不知道,雖然那個時候我和你奶奶還小,但是我們真的沒有聽說帝族有什麼仇人的,可是帝族被滅的十分突然,一夜之間帝族徹底消失在蒼穹界!」帝滄海想到什麼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