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來不及我想,兒子突然一指頭點在我的眉心!

“父親,凡兒現在進入父親的身軀之中,父親你一定要堅持住!”

我一開始還不知道凡兒讓我什麼堅持住,但是等到凡兒出手的時候我才知道,自己的原本引以爲傲的(肉)體,在兒子這樣龐大的力量之下,完全就是個渣。

嗡!

兒子說完,我瞬間便感覺到了自己的是還一聲悶響,突然之間一陣如悶雷炸響的聲音,在我的識海之中陡然響起。

“父親,你放開自己的身體,讓凡兒來操控,你看着就行了,父親,凡兒的力量現在還很弱小,等到父親強大那一日,必然能夠直接踏破天門,帶領着我們整個楊家世世代代的期望,光明正大的進入天界!”

這一刻我沉默了,心中想着兒子的樣子,突然之間感覺眼前的這個兒子,這個楊凡好陌生,似乎不再是我曾經的那個兒子。

就在這個時候,之前尚叔口中的鬼域的大長老,已經伸手朝着我們抓來,那一隻手充滿着恐怖的殺氣,滾滾殺氣之中,有着蔑視,有着試探!

我一步踏出,頓時在我的腳下出現了一個陰陽大轉盤,我一掌便朝着那鬼氣大手拍去。

轟隆!

剎那之間整個空間一道奔雷落下,瞬間轟碎了那鬼氣大手。

“什麼!”

“你的力量竟然……”

他沒有說完,之前說話的那個蒼老女聲也是出手了,一出手虛空之中便出現了滾滾劍氣,這一刻的劍代表着整個鬼域的尊嚴,幾乎可以直接洞穿無數的鬼皇強者,甚至鬼君強者都能直接滅殺。

我冷笑一聲,伸出兩

根手指便直接夾住了那口長劍。

“滾出來!”

我冷哼一聲。

隨手一帶便直接將那恐怖的長劍抓了出來。

長劍轟鳴,滾滾劍氣化作了道道鬼氣符文,那一刻一個老者的聲音有一次機響起。

“不錯,沒想到吾閉關數年之後,在世間已經出現了這樣的強者,除了當年的古楊家,恐怕很難再出這樣的強者了呀!”

聲音,我便看到了在我幾百米之外的鬼氣之中,緩緩的走出了一個白衣老者,這個老者的胸口繡着一條血紅色的長龍,而且我看到了這個老者的頭頂上有着一個詭異的龍角。

“父親,此人乃是龍域之人!”

“龍域?”

我的心中猛地一顫,實在是難以想象,這個世界上曾經究竟有着多少不爲人知的存在。

此刻與凡兒識海交流,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之大,遠遠不是我們所看到的這樣,遠古的天界都有着無數不爲人知的存在,不過凡兒也並不是知道多少。

凡兒告訴我的在這個世界上,原本就有着仙神,更有着一些遠古的獸族,比如龍!

龍域在遠古天界的時候就已經被滅絕了,只留下了無數的龍脈,這便是後人纔有的尋龍脈,而其實真正的龍脈便是曾經遠古龍域之中鎮壓九方的九條天龍,而這九條天龍當年在龍域破滅的時候,便消失不見了,數年之後,這九條天龍重現世間,被當時的統治者抓住,並且用自身的氣運鎮壓九方,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後來的九州。

而現如今龍脈早已經被破碎,化作了無數的小龍脈,這些殘存的龍脈在九州大地的各個地方,有着無數的傳說。

而對於龍域卻是慢慢的淡忘了,甚至現如今天界都已經淡忘了龍域的存在。

至於眼前這個人是龍域的人,兒子也是猜測。

畢竟龍域的人已經消亡了數年,時間甚至追溯到天地大浩劫之前!

這個老者一步步朝着我們走來,在他走過的地方,那之前無數嘶吼的龍魂的都不斷的顫抖着,紛紛匯聚到了他的身軀之中。

這一刻我能夠從他的身上感知到一股十分熟悉的氣息。

“父親,跟着我說!”

我點點頭,一步踏出,腳下陰陽大轉盤飛快的旋轉起來。

“沒想到原本已經絕跡的龍域之人,竟然在躲藏在鬼域,看來還是有不少人逃過了當年那場龍域浩劫,哈哈哈……”

我學着凡兒的話語,連語氣都沒有變的說了出來。

此話一出,那原本朝着我們走來的白衣老者突然臉色一沉,一臉驚疑的看着我。

在白衣老者的身後,更是漫天涌起的鬼氣。

此時此刻我感覺到了身體周圍那原本不斷涌入我身體的龍氣開始一點點的消失……

(本章完) 這個時候,我記起了在土門村的時候奶奶曾給我說過的關於這個世界上存在的一些神祕的力量。

當時我剛剛度過命劫,對整個世界還不是很瞭解,那個時候在我的眼裏我所生活的世界之中,飛機大炮永遠都是最強有力的直接殺傷力武器。但是奶奶告訴我,其實世界遠遠不是我看到的這樣,這是一個經過了數代人經營的超級時代,所以擁有着太多的強人。

比如在圖書員看到一個打掃圖書館的阿姨,別看很多人對她客客氣氣。你以爲是你周圍的素質變好了,然而並不是這樣。那是因爲這個掃地阿姨有着不爲人知的一面,那就是她本身就是一個佈置陰陽的高手。

佈置陰陽,其實在陰陽師之路上,是最基本的要求,真正的陰陽師原本就應該有對這個世界有豐富的閱歷,有超越這個世界的世界觀。

而這些都是我現在需要通過一步步來磨練的。

奶奶當初告訴我,在這個世界上有着太多的隱士,類似中學課本上學習的陶淵明,那般的人物,不過陶淵明般的隱士避世是爲了逃避,沉醉在山水之間,心中依然遷繫着凡塵俗世。

而奶奶口中的隱士乃是真正的隱士,真正的融于山水之間,一世世都不出,或許在秦朝的人,現在還有生活着。

奶奶說過,在命結之前我所遇到的這一切不過只是這個複雜世界的冰山一角,真正強者都不會輕易的出世,除非是發生了足以撼動他們利益或者修煉的事情。

比如此刻兒子的出現便打破了整個鬼域之中的平衡。

對龍魂召喚更是破壞了這個龍域之人的清修。

後來我才知道真正龍域強者早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就算後來我遇到的龍域神龍,也不過是當年被天界鎮壓的殘魂,經過數年的恢復,留下的遺種。

不過真正的龍域卻是並沒有消失,它只是沉入了某個消失的空間,等到龍域再一次恢復,已經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後了。

聽到了我的話,這個原本一步步走來的白衣老者突然停住了腳步,輕聲問道:“閣下是?”

這一次他的聲音明顯的笑了,不但如此,而且老者站在那裏也是極爲的恭謹。我頓時學着識海之中的兒子笑了一聲,接着學着兒子道:“有點意思,看來你並不是龍域之人!”

接着兒子小聲的告訴我,讓我趕快的趁機離開,因爲在鬼域兒子總是有着一種不祥的預感,兒子還說其實每一域都並非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特別是妖鬼魔三域。能夠在天地浩劫之後還存活到現在,絕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這麼簡單。

我心中也是有些擔心。

這個時候小蝶幾人已經站在了鬼葬之棺之上。我猛地一伸手,鬼葬之棺便直接的出現在了我的腳下。

“今日,我必帶走鬼葬之棺,如果你們不想魂飛魄散的話,就儘管出手吧!”

語畢,我猛地一伸手,我看了尚叔一眼,尚叔已經知道了我的意思。

鬼葬之棺在我意識的牽引之下,瞬間朝着鬼域的結界衝去,這一刻剎那之間鬼域出現了無數的奔雷閃電,黑色的鬼域

閃電不斷的朝着我身軀劈來。

我揮舞着手上的長矛,這一次我感覺到了自己似乎有種窺測天機的感覺,身軀之中三大古咒,不斷的開始飛出自己的眉心,圍繞着我的身軀。

那一刻我站在陰陽大轉盤之上,滾滾鬼氣在我的身軀之後匯聚成漩渦,進入我的身軀。

“小友既然不說出自己的名號,那老朽只有攔下小友再問了!”

那白衣老者突然出手,就在老者出手的瞬間。

鬼域之中的無數高手都紛紛的退開。

我冷笑一聲,早已經知道這個老者必然會出手,畢竟這樣的強者原本就心性高傲,被人藐視之後,絕對不能忍受,而我需要的正是他的不能忍受,畢竟如果整個鬼域的人都來攻擊我的話,我或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機會逃走,但是隻有一個人的話,那就不好說了!

一步踏出,手上的長矛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縫隙。

鬼域之地,天地都佈滿了鬼氣,而這鬼氣其實便是人域的靈氣一般,故而是我最好的補給。

“天地之術,萬龍朝拜!”

老者一掌朝着我拍下,那一隻巨掌完全是龍氣凝結而成,這一掌下來,不要說我,恐怕我身下的祭壇都要瞬間破碎。

“遠古沉睡的龍魂啊,都醒來吧!”

我低吟淺唱之間,腳下的祭壇一時之間顫抖得越發厲害了,可以說在一瞬間我自己都難以想象,整個祭壇在那那狂暴的龍魂大手降臨下來的瞬間,突然碎裂。

一聲龍吟穿破層層空間,我站在陰陽轉盤之上,臉上露出了點點欣喜之色。

兒子在我的識海之中也是笑了。

“古咒鎖鏈,出!”

剎那之間,那朝着我拍下的龍魂大手被這樣的力道完全的衝碎了,整個祭壇瞬間破碎,一條足足四五十米的通體佛光的神龍衝出了整個祭壇。

嗤嗤嗤!

就在這條神龍衝出祭壇的瞬間,祭壇周圍那遠古的陣法陡然之間碎裂,那原本佈置在周圍的八十一個柱子完全的炸開。

但就是在這條神龍衝出祭壇的剎那,陰陽二氣從我的腳下直接飛出,陰陽二氣完全纏繞住了這條佛龍,就在陰陽二氣纏繞住佛龍的瞬間,佛光璀璨。

走!

兒子提醒我一聲,我運轉周身的靈力,一閃之間已經出現在了佛龍的身前。

如此近距離的時候我才能感覺到那一股來自心底深處的壓力。

但也就在此刻,那原本纏繞住我身軀的三道古咒,化作了三條血色的鏈條,瞬間洞穿了眼前這佛龍的頭顱。

嘔嘔……

那一刻佛龍嘶吼連連,瘋狂的沖天而起,但是又被濃濃鬼氣條件反射性的逼退了下來。

“啊!”

這一刻我的那三條血紅色的符文鏈條幾乎是從我的眉心射出,一時之間我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識海之中瞬間一股龐大的龍氣凝結成了一個虛影。

是一個通體佛光的小人。

“你放開我!”

而這一刻這個小人不斷的嘶吼着。

兒子

身子瞬間出現在了識海,看到這樣的一幕我完全的震驚了,不過我在土門村的時候,我也和奶奶學過冥想之法,其實非常的簡單,便是自己的靈魂出竅,進入自己的身體之中,而冥想之法便是錘鍊精神力最好的一個方法。

“放開你,可以,你必須臣服我父親,不然的話,我現在就將你的神魂捏碎,直接煉化你的軀體!”

說話之間兒子一把抓住這條佛龍的身軀,那已經凝成了一個小人的佛龍瞬間一臉的驚慌。

似乎是因爲被困在了大陣之中數年,現如今的佛龍力量和身軀等各方面都已經遠遠不能和之前比了。

“臣服你父親?”

這個時候我也是一步步走向了這個小人,不過我沒有像兒子一樣,而是輕聲道:“我們救了你,而且現如今你也沒有去處,如果你願意跟着我們,我一定不會限制你的自由!”

說話之間我便揮手示意兒子將它放開。

兒子放開了這個通體佛光的小人,然後一臉殺氣道:“父親,我就說過了,這些靈獸沒有任何的情誼,不如讓凡兒吞噬了,這樣還能讓凡兒恢復幾成功力!”

兒子說話之間便一眼虎視眈眈的看着眼前這個通體佛光的小人。

“兒子,看你把他嚇的!”

說話之間我幾步走到了這條佛龍小人的身邊,然後將他託在手上輕聲道:“你可以不臣服我,我可以帶你去找佛域的高手,並且帶你離開你鬼域!”

“真的?”

我點點頭!

之所以我會這樣說,我便是在之前一眼便已經看出來了,似乎這條佛龍尚且年幼,並沒有多少心思,如果能夠加以利用的話,將來絕對是一員猛將。

至於佛域的高手,我自然暫時沒有任何的頭緒,不過既然小蝶的身上有着一盞上古的佛燈,或許還能僞裝一下。

而且我發現之所以這條佛龍能夠完全掙脫祭壇的束縛,不光光是因爲我和兒子的咒術或者靈魂的牽引,絕對還有着小蝶那佛燈對它的牽引力。

那小人將小手放在嘴裏,然後仰頭思考了半天,最後點點頭。

“好!反正你現在用三大古咒符文鎖着我的頭顱,我也跑不了,我畏懼這些鬼氣,你只要幫我將這些鬼氣完全搞定,我就能帶着你們衝出去……”

兒子看向我,露出了只有我們父子纔看得懂笑容。

此時我一把伸手便抓住那已經在滾滾龍氣之下凝結而成的屍體符文鎖鏈,那三條血色的符文鎖鏈這個時候就如是拴住神龍的繮繩一般,我猛地一扯,頓時佛龍便沖天而起。

煞穴!

開!

在我眼前的鬼氣幾乎是眨眼之間完全進入了我的手心之中,一時之間我幾乎是被那滾滾的鬼氣澆灌得感覺有些眩暈。

嗷嗷!

一聲嘶吼,佛光普照,整個鬼域無數朝着我們飛來的陰魂瞬間魂飛魄散。

“在我的面前,竟然還想逃!”

那白衣老者渾身一顫,一時之間化作了一條雪白的長龍,嘶吼一聲便朝着我身下的佛龍撕咬而來……

(本章完) 衝!

我低喝一聲,是提醒自己也是命令佛龍。

我猛地一拉三條古咒符文所化的鎖鏈,這個時候佛龍似乎是因爲劇痛瘋狂的嘶吼起來。

嗷嗷……

一聲嘶吼這一刻我身下的佛龍瞬間瘋狂的朝着虛空而去,恐怖的力道一時之間幾乎將整個空間的鬼氣都完全的衝破。

在我的身前是那恐怖的鬼氣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這個漩渦之中茫茫鬼氣旋轉,最後完全的進入了我的煞穴之中。

我們的身後,是一條通體銀白色的長龍,這條長龍怒目圓睜滿眼的殺氣。

這一刻整個鬼域之中的空間結界都在不斷的破碎,也是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每一個世界之中都有着無數的空間結界,這一點就算是人域也是雷同的,要不然天界之中的無數的高手便能輕易的降臨到四域,看來天界的人想要下屆,除了一個最大的規則限制之外,還有就是這些恐怖的結界的阻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