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光影浮動,黑白色光芒衝天而起,相互糾纏,幻化成一面黑白天倫,彷彿要演化混沌,磨滅時空。

「幫我保管一下。」

小紫將黑色光團直接丟給了趙天,展開拳腳向前殺去,頭頂之上陰陽天輪亦隨之而動,轟隆隆的碾壓過虛空!

「黑光消散,出現在趙天手中的是一塊黑色令牌,上面刻畫著無數繁複的道文。

總不能把這東西扔掉吧,趙天苦笑,面對一左一右朝著自己衝來的兩名老者,他收起這塊非金非玉的黑色令牌,心念一動,璀璨的黃金神光從他身體的每一個毛孔中噴薄而出。

面對這兩人,趙天必須全力以赴,因為兩人都是那種老怪物級別的絕世王者。

此刻,現場一片混亂,炎黃閣邀請而來的那些強者大多都各自行事,參與爭奪寶物,其中很大一部分的絕世王者就是這些人。

刀光如匹練,演化一輪又一輪彎月,如狂風暴雨般傾瀉而下。

爪影漫天,帶著彷徨浩大之勢,如真龍之爪探出虛空,攜帶整片天地的勢蓋壓而下。

兩名老怪物級別的絕世王者之前還是一副垂垂老朽的樣子,此刻卻氣勢滔天,渾身血氣蒸騰,揮手之間便是雷霆萬鈞的攻擊,異常恐怖!

趙天周身都沐浴著黃金神光,肉身、靈魂、對於規則的感悟等一切都提升到極限,連每一根髮絲都綻放著璀璨霞光,他雙手如同兩把絕世天刀劈斬而出,彷彿天神下凡一般。

太狂暴了!

趙天知道必須儘快解決戰鬥,憑藉自身肉身成聖后強悍無比的軀體,硬抗對方的攻擊。

砰!砰!砰!…

刀光與爪影如雨點般落在他身上,紛紛爆裂開來,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能量風暴。

但是趙天身體上僅僅是黃金神光略微暗淡,呼吸間便快速恢復,身體上沒有受到半絲傷。

殺!趙天大喝,身體外的黃金神光猛然爆發變得比之前更璀璨,一手高舉過頂力劈而下。

同時,他另一隻手死死地抓住了另一名絕世王者的手臂,頓時漫天爪影就直接潰散開來。

掄著手中的這名絕世王者,趙天也不管對方的掙扎與反抗,只顧蠻橫地將對方當成一件兵器,如大鎚子般猛砸另一位對手。

「你敢…咳!」

手持一把銀白色彎刀的老者面色驚怒,在身前布下一片刀幕,進行阻擋。

但是根本沒用!

那刀幕如同一張張薄紙,一個呼吸內就被全部撕裂,老者手中的彎刀脫手飛出,連連後退,腳步十分的踉蹌!

咔嚓!

手中抓著的那名絕世王者雙眼大睜,帶著怨恨與不甘,身上的氣息開始迅速虛弱。

他的脖子已經徹底折斷,形成一個誇張無比的扭曲角度,伸手一探,其呼吸已經若有若無,明顯是活不成了!

「咳!咳!萬爪老怪就這麼死了。」

老者嘆息,伸手招回自己的武器,深深的看了一眼趙天,然後轉身離去。

呼!

趙天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身上的黃金神光迅速黯淡下來。

實際上剛才的戰鬥遠沒有趙天表現出來的那麼輕鬆,雖然戰鬥只有短短的十幾個呼吸,但是兩個老怪物的瘋狂攻擊卻幾乎將他身上的黃金神光徹底耗光! 趙天估計,如果不是自己不按套路出牌直接萬爪老怪的手臂,根本不可能殺死對方!

像這些幾百年前的老怪物,無論是實力還是底蘊都強得嚇人,各種底牌絕對不會少!

可以說這個萬爪老怪死的是相當冤枉,還沒有來得及動用拚命手段,就被趙天當成兵器給活活砸死了!

另外一邊,黑白星光璀璨,八極門門主吐血倒退身體幾乎被陰陽之力撕裂!

「就這點本事,也敢來搶本姑娘的東西,簡直活的不耐煩了!」

哼哼了兩聲,小紫得意洋洋,她拍著手轉過身來,結果只見到黃金神光一閃,額頭上已經挨了一句重重的暴栗。

巨大石碑懸浮在半空中,一圈圈無形的波動朝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出,與整片大地產生一種莫名的聯繫。

在黑色帷幕包裹的範圍之內,地面上一灘灘黑色的火焰升騰而起,如液體般流動,妖異而神秘,十分的陰冷!

這是一種獻祭之火,趙天與小紫此刻正躲在一片散發著淡淡金光的光幕之中,注視著外面越來越多的黑色火焰。

天穹之上青銅太極旋轉,垂落下一道道光芒,融入商紂王的軀體之中。

蘇離依舊在與拜魔教的魔鬼、鬼王店的羅喉大戰,不過,其背後赫然多了一條狐尾,變成了四尾天狐!

趙天仔細觀察發現蘇離已經在戰鬥中明顯佔據了上風,四條火紅色的狐尾縱橫捭闔,十分的厲害!而那兩隻散發著君主級氣息波動的怪物應該要不了多久就會被解決了!

不久之前,那沐浴著黑色神光的巨大石碑突然飛出,懸浮在了九條青銅神龍原先所在處的上空,接著,一圈無形的波動就朝著四周席捲而去。

隨後地面上就出現了那種黑色的火焰,粘稠如同液體,散發著陰冷晦暗的氣息!

但凡被這種黑色火焰沾染到,就會迅速消融,甚至就連絕世王者都無法抵抗,格外妖邪!

這種黑色火焰一出現就殺死了不少強者,誰知那包裹著這片區域的黑色帷幕竟變得無比穩固起來。

好在,趙天及時察覺到了不對,拉著還有點氣呼呼的小紫趕到了炎黃閣九大高層所在的區域。

河蟹神獸重新出現,化作一片光幕將那些黑色火焰抵擋在外,只是趙天等人臉上卻沒有絲毫喜色。

肉眼可見,隨著越來越多黑色火焰的灼燒,光幕所散發出的光澤越來越暗淡。

等到遠處的那場大戰結束,蘇離空出手來,自己這群人恐怕也難以逃脫了!

咱兒,炎黃閣九大高層臉上卻很平靜,沒有絲毫擔心之色。

不難發現,從始至終這九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天空中那模糊的身影之上,對於周圍的情況並不是很關注。

難道還有後手,趙天狐疑,遠處又有一名絕世王者被黑色火焰徹底包裹,活生生的燒成了灰燼。

嗡!

下一刻,那懸浮在天空中的巨大石碑猛然震顫起來。

就彷彿觸碰到了電燈的開關,那巨大的石碑表面瞬間爬滿無數的龜裂,隨即轟然爆炸而開。

其中竟生長著一朵妖異的黑色蓮花,一片片花瓣如最上等的黑玉,晶瑩而剔透,格外美麗!

那黑色的蓮花本盛開著,此刻卻在迅速掉落,花瓣如雨般落下,在空中化作粉末,原地只留下了一隻蓮蓬,七顆烏黑的蓮子鑲嵌在上面.

借用上古遺留下來的異草,再加上獻祭大批修鍊者,那還真的是煞費苦心了!

趙天挑眉,眼神卻很平靜,他不認為那七顆烏黑透亮的蓮子能夠救活商紂王。

相反,服用了這七顆蓮子以後,很可能會加快商紂王軀體的異變速度。

「嗖…!」

七顆烏黑透亮的蓮子在原地滴溜溜一轉,便紛紛爆射而出,朝著商紂王的軀體飛去。

眼見就要成功,蘇離眼露欣喜,迅速擺脫了高大魔鬼與羅喉化身,化作一道粉色流光急速飛來。

「帝辛,時隔無數歲月,今日我們終於又要重逢了。」

蘇離精神恍惚,身體已經徹底被九尾天狐妲己所留下的意志烙印,操控,她目光希冀地望著那籠罩在一片片幽暗霧氣中的高大身影,嘴中低聲呢喃,「這一次,再也不會有人阻止我們在一起了!」

黑色火焰不斷灼燒之下,場中還存活著的人一共有四批,炎黃閣,形意門,拜魔教與鬼王殿,剩餘的爵士王者。

重生之無敵呂布 而此刻,所有人都將目光注視在那高大人影身上。

驚悚的一幕發生了!

隨著那七顆烏黑透亮的蓮子消失在高大身影的嘴中,那道身影竟然緩緩的轉過了脖子,一雙宛如黑洞般的眼睛望向了正在飛來的九尾天狐妲己。

「咔!」

彷彿因為長久未動,高大身影緩緩的抬起了一隻手臂,動作僵硬,甚至能夠讓人清晰地聽到骨骼摩擦的聲音!

眾人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難不成那妖女真的成功了,商紂王真的要復活!

在這天地才剛剛開始復甦的時代,一位真正存活於世間的神話人物,那是絕對的無敵,可以推平人世間一切!

「走!」

一瞬間,拜魔教與鬼王殿就開始控制著數十丈高的魔鬼化身與羅喉瘋狂攻擊那黑色帷幕,如今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對於完成之前的計劃他們已經不抱任何希望,趁著黑色帷幕沒有人主持而威力大減想要儘快衝出去。

「我們聯手衝出去!」

剩餘的那些絕世王者,形意門12位太上長老紛紛選擇動手,趕到了同一處地方,瘋狂的轟擊黑色帷幕。

一直沒有動靜的商紂王突然抬起手臂著實把這些人嚇壞了,各種壓箱底的絕招不要錢似的扔出,根本不管會不會傷及自身本源,逃命要緊!

趙天注意到其中幾個老怪物甚至不惜消耗自身所剩不多的壽元,全力爆發,只為了能夠快點破開黑色帷幕的阻擋,太瘋狂了!

「這時候知道怕了,早幹嘛去了!」

趙天搖頭,雙腳卻穩穩地站在原地,沒有半點要跑的意思。

不過,他也沒忘了提醒炎黃閣的九大高層,「咱們的後手是不是也該亮出來了,要不等到那東西真正完成轉化,估計咱們就真的都跑不掉了!」

相互間對視一眼,九人都暗自點頭,決定動用最後的底牌。

之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倒不是因為趙天的提醒,而是因為如今事情的發展已經徹底超出了他們的預料,絕不能再讓事情再這麼演變下去!

九大高層中有一個面色蠟黃的中年人,面容普通,表現的也沒有絲毫出奇之處,十分的普通!

而就是這個毫不引人注意的那黃臉中年人,在九人決定動用最後底牌后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白色玉盒,上面密密麻麻地刻畫了無數古老的符文。

「有了軒轅神劍分出的一道劍氣,恐怕就算是真的商紂王重臨人間也要被直接斬殺。

只可惜這道劍氣受限於天地規則在外面根本沒辦法使用,只能在殷墟古都這一類的神話古地之中動用。」

感嘆一句,那黃臉中年人鄭重的將癒合打開,同時嘴中輕喝一聲,「去!」

還沒有等趙天看清那癒合中裝著的究竟是什麼,一道金色流光倏然之間衝天而起,如乾隆騰空,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金色流光洞穿虛空,所過之處留下一道黑色的裂縫,那是空間被切割,轉瞬之間便到了那站立在虛空中的高大身影近前。

「撲哧!」

金色流光太鋒利了,幾乎是毫無阻滯的從那高大身影的頭顱之處洞穿而過,接著,金色流光角度一變,斜斜的向著天空中飛去,直接將一條青銅神龍斬成了兩截,最後才徹底消失在天際盡頭!

一劍之威強悍如此!

然而還沒有等眾人從這一件造成的結果中反應過來,困住眾人的黑色帷幕忽然從外面被撕裂開來,一道冰冷而鋒利的劍光橫貫天際,直接將已經愣在了原地的九尾天狐妲己劈飛。

趙天抬眼望去,一名神情冰冷的少女手持一把泛著青色幽光的長劍,一步一步從黑色帷幕被撕裂出的裂縫中走出。

「居然是她!」趙天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名冰冷的少女,竟然是當初在古埃及認識的吳青城劍派弟子陳心蘭!

此刻的趙天是相當驚訝的,上次分別才短短几個月的時間,本以為自己進步的速度已經快的堪稱變態,但是現在看來卻遠遠比不上對方。

以陳心蘭剛才那一件展現出來的戰力,怕是已經觸摸到了皇者的門檻,短短几個月內進步如此之大,實在是妖孽的不可思議!

青銅神龍斷裂的軀體重重地砸落在地上,青銅中蘊含的神秘能量早已被劍氣絞殺乾淨,如今這條青銅神龍已經徹底化作了死物。

「毀掉一條青銅神龍,等於暫時廢掉了殷墟古都中的大陣,這黑色帷幕應該也要崩潰了。」

嬌黃臉中年人開口,只是臉上卻頗有些肉疼,不知道究竟是心疼那一道軒轅劍氣,還是心疼被損壞了的殷墟大陣。

果然,嬌黃臉中年人話音剛落,黑色帷幕劇烈的閃爍了幾下,終於徹底消散開。

不過此時,各方勢力卻並不急著離開了。

加上終於趕來的正道聯盟上百人,眾人齊齊將目光望向了天穹之上。

那裡,一道高大的身影依舊站立。 隨著天穹上那九條青銅神龍組成的青銅太極被破壞,從四面八方滾滾而來的幽暗雲海卻並未停下。

能量肆虐,氣流亂竄,一個個風暴之眼在天空上形成。

「不好,大陣非但沒有停止,反而徹底失控了!」趙天盯著上空,那原本極為有序的青銅太極形成的黑洞徹底紊亂起來,從四面八方湧來的龐大能量失去束縛而變得極為狂暴。

轟!

僅僅勉強維持了幾個呼吸,那天穹之上形成的黑洞就再也維持不住,徹底爆炸開來!

幾乎是一瞬間,無盡的光芒將所有人淹沒,幽暗而深邃,卻又燦爛到極致,彷彿開天闢地一般!

「那丫頭去哪裡了!」

趙天周圍儘是茫茫一片的能量風暴,剛才的爆炸太突然了,被餘波波及的眾人瞬間便被打散。

當時,他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眼前被一片幽暗的光淹沒,而等到徹底適應了周圍的環境時,眼前哪裡還有小紫的身影。

心念一動,黃金神光將全身護住,趙天雙眼之中黃金神光璀璨,目光穿透了這肆虐的能量風暴。

一道冰冷決絕的劍光亮起,如天河倒玄,冰冷的少女,冰冷的劍鋒,竟然獨自一人殺向了那句商紂王的屍體!

「陳心蘭瘋了嗎?」

這女人簡直不要命了,趙天看的是相當無語,然而畢竟算是朋友,趙天正在猶豫著要不要出手。

但是商紂王腳邊的一抹紫色卻讓他瞬間瞳孔緊縮,毫不猶豫的抬腿在地上狠狠一頓,化作一道黃金流光朝著商紂王極速衝去。

「該死的,這瘋丫頭怎麼會出現在那裡!」

拚命加速,趙天緊咬著牙齒,身體幾乎化作了迅捷的雷電,所過之處岩石片片破碎,發生一次次爆炸!

直到離得近了,趙天依舊無法看清商紂王的面容,但是那雙如黑洞般的眸子卻依舊散發著令人恐懼的恐怖威壓。

陳心蘭手持長劍殺到,劍光如月華傾瀉,清冷而無孔不入。

下一刻,伴隨著嗡嗡的一聲輕響,商紂王籠罩在一片霧靄中的軀體輕輕一振,一圈無形的波紋朝著周圍蕩漾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