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全程李逸晨根本沒有顯露任何武力,甚至在不少長老眼裡,李逸晨如今雖然修為有所突破但應該還是不如他們,但李逸晨的手段卻是他們根本沒有想到的。

尤其是在面對著近神塔和天王殿十大長老的壓力下,李逸晨那番討價還價,更是令人絲毫不去會懷疑天神遺骸會被做了手腳。

當然若非事先知道,他們也不可能相信一個聖尊境的榮譽弟子居然能在天神遺骸上做什麼手腳。

而且就算他們事先知道李逸晨動過手腳,但也根本沒有想過會形成如今震撼人心的結果。

這份手段、這份心智,哪怕李逸晨只是一個根本不能修鍊的普通人都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存在,可偏偏李逸晨的修鍊天賦居然還高得驚人,而且還得到天神真血,那麼李逸晨未來將會成為何等可怕的存在?大家幾乎不敢想象!

尤其是向修傑,在李逸晨離開這段時間,得知這前他在山洞前的言行全被李逸晨他們在山洞內收入眼底,心中不由驚起一身冷汗。

雖然那些言行完全是發於本心,但向修傑卻明白,若是當時自己表露出幾分利益至上的心思,也許李逸晨對青雲閣的態度也不會是現在這樣。

而此時向修傑等一眾長老顯然已經意識到,這一次落劍山之行收穫到李逸晨對青雲閣這份從心底的認可,對於青雲閣來說也許已經是最大的收穫了。

「如今近神塔知天王殿已經不再具有任何威脅,而輪迴殿那些人估計也得十天半月之後才能恢復過來,所以如今整個落劍山應該算是我們的天下了!」李逸晨微微一笑道,「若是幾位長老有興趣,此時到不失為一個衝擊山頂的最佳時機!」

向修傑等人頓時不由眉頭微微一皺,雖然李逸晨只不過是一個弟子,但是他一連串的表現無疑給極大的安全感,而他們若是去登頂落劍山的話,按著落劍山的規則,李逸晨他們是不能同行的。

「不對……我看你們的氣息應該也已經達到了聖尊階後期巔峰了吧?那我們可以一起登頂落劍山?」向修傑突然想到李逸晨他們三人得到天神遺骸的力量修為都大有精進,似乎如今已經不存在這個問題。

「我得到了靈火上人的傳承,還要去完全一件他未了的心愿,所以暫時不能與你們同行,等我處理完之後再來與你們匯合吧!」李逸晨當即回道。

雖然如今他已經認可了自己這個青雲閣弟子的身份,但事關劍靈的秘密,他還是不願意讓他們知道太多,所以自然又只得拿出靈火上人來當擋箭牌。

而如今落劍山上四股勢力已經或死或傷,可以說青雲閣如今的四位長老雖然依舊有傷在身,但加上馬艷華和安晴,他們仍然是目前最強地一股力量,安全方面自然也不用為之擔心。

「那……那好吧……」顯然也看出李逸晨有幾分神秘的向修傑此時也不便多問。

簡單的幾句交流這后雙方便分道揚鑣,畢竟誰也不知道空間異動會何時再來,此時自然都得抓緊時間去做自己的事情。

不過分開之後,李逸晨到也沒有直接往著目的地奔去,而是向著那兩具雕像炸出來的深坑之處走去。

開玩笑,那十人可都是近神塔和天王殿的長老,他們身上能沒點值錢的東西。

浪費是一種可恥的行為,而且這是落劍山,估計以後也難有人跡,若是令他們的隨身之物就這麼遺失荒野,李逸晨覺得這是對資源的一種浪費。

為了避免這種浪費,李逸晨自然只得辛苦一點去幫他們拿來自己用了。

不得不說輪迴殿五大長老大部分的力量,再經過李逸晨陣法的催動,其爆炸效果真的非同一般,如今不要說山洞,哪怕是山洞貼靠的峭壁也被炸出一個大坑來。

李逸晨精神力足足全場掃了數遍之後,才勉強找到七個儲物戒指。

咳……咳……突然一陣輕咳傳入耳中,尋聲望去,只見遠處一堆塵土涌動之間一個人影爬了出來。

接著在那個之後居然還有一道人影也跟著爬了出來。

「咦,兩位長老還真不是一般的默契啊,不僅剛才敲詐我的時候默契無比,就連被炸了也能默契的埋在一起,真是令人佩服!」李逸晨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兩人面前,帶著幾分玩味的取笑道。

「李逸晨……你好狠毒,你可知道你這是在把青雲閣和你自己往火坑裡推嗎?」事到如今,兩人哪裡還會不知道他們中了李逸晨的圈套。

其實在李逸晨的靈訣打出,手中的天神遺骸出現波動之際他們便已經意識到不對,兩人幾乎沒有半點猶豫的直接將天神遺骸扔了出去,隨即快速逃離的同時亦催動起護身靈器。

不過雖然憑著敏銳的直覺保住性命,但兩人如今也是重傷在身,估計比起當時的沙翁也好不到哪裡去。

「往火坑裡推嗎?」李逸晨不由聳了聳肩,「那我若是現在把你們救過來,我還能不能跳出火坑呢?」

被李逸晨這麼一問,兩人才意識到一直高高在上的他們似乎習慣了那種優越感,以至於忘了他們如今的處境。

如果說在此之前他們可能還有一線生機的話,那麼現在在他們的提醒下,李逸晨絕對不會再給他們半點機會。

雖然他們清楚,就算他們不說,李逸晨也會殺人滅口,但一想到死亡,頓時似乎也不再有往日的豪氣了。

「你們既然要搶我東西,那就應該有承擔後果的準備,不是嗎?」李逸晨笑道,「若非我當時有脫身之法,只怕你們也不僅僅是搶物那麼簡單吧?」

兩人再次沉默起來,事實上他們當時也的確不是沒有閃現過殺了李逸晨的念頭,只不過為了天神遺骸他們不願意多生事端而已。

「我想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就算死也讓我們死個瞑目吧!「荊慶志輕嘆一聲道。

「其實很簡單,那兩具天神遺骸的力量早已被我吸收,裡邊的陣紋不過是我刻畫上去坑輪迴殿那些傢伙的,事實上他們也落敗而逃,不過他們五大長老的力量還是被遺骸吸入其中,我本來是拿著遺骸出來只是為了接下來的路遇到麻煩的時候使用的,可是你們非要搶去,那我也就只能拿給你們了,畢竟你們是一塔一殿,我一個小小的青雲閣弟子怎麼敢忤逆你們的意思呢!」李逸晨解釋的同時亦充滿著諷刺地說道。

而事實也的確很諷刺,此刻就連荊慶志和葉天誼也覺得無比的諷刺,事實是的確是他們見利起義去搶奪李逸晨的天神遺骸,否則大家雖然心裡各有小算盤,還至少還能暫時相安無事。

可偏偏一因為一時的貪念他們不僅斷送了自己的性命,還連幾位同伴也一起拉了進來,以至於兩宗這一趟落劍山之行不僅顆粒無收,反而還全軍覆沒。

「你贏了……給我們一個痛快吧……」雖然承認了這一切都是由貪而起,但兩人卻知道,若是不知道真相,哪怕事情再重來一次,他們同樣不會有第二個選擇,面對天神遺骸拓的誘惑試問有幾人能做到視而不見。

「怪只怪各為其主吧!」李逸晨到也沒有客氣,結果了兩人性命的同時亦將他們身上的儲物戒指直接拔掉。

李逸晨知道像他們這樣的行為在以武為尊的世界中並不鮮見,但仍然沒有半點手軟,畢竟他現在還沒有正面面對近神塔或者天王殿的力量,此時一旦敗露,到時不僅是自己,估計青雲閣也要惹上不少麻煩。

而如今雖然在出去之後,青雲閣依然會有嫌疑,但至少對方拿不出什麼證據,事情也就要好辦得多。

做完這一切之後,李逸晨自然繼續向著劍靈所說的方向趕去,如今根本不需要再掩飾修為的李逸晨行動起來自然也就更加快捷得多。

當然由於聖戒空間被劍靈完全封閉起來,得到的儲物戒指不能丟進去,無聊之餘,李逸晨一連趕路,自然也一邊拿出來研究一番。

將儲物戒指上一個個已經失去主人的精神印跡抹去,李逸晨全部查看過一遍之後,心裡不由有些後悔起來。

之前一時大意居然忘了收繳沙翁的儲物戒指!

在看過這些人的儲物戒指之後,李逸晨也不得不承認,身為聖尊境後期巔峰的長老們身家絕對超越自己的想象。

靈石不多,但各種資格卻其多無比,尤其是那些李逸晨青雲閣貢獻堂只聞其名,而未見過真身之物,這九個儲物戒指中林林總總居然可以湊出兩三百件。

兩三百件對於煉丹和煉器來說的確不算太多,但以這些為基礎,再輔以其他常的資源,李逸晨微微一變,幾乎可以煉製出絕大部分尊階高級所需要之物,甚至這其中還不乏一起適合亞聖階所用之物。

既然劍靈徹底封閉了聖戒空間,那麼趁著他不知道先藏一些起來,心裡這麼想著,李逸晨自然也就跟著行動起來…… 當然緊貼著山壁而行,雖然延途靈獸數量不多,但還是會遇到一些,不過處于山底的靈獸實力自然要更弱於,而李逸晨如今修為大進,哪怕隻身一人,但卻也不用保留實力,放手施展之下這些靈獸自然不堪一擊。

一路以砍瓜切菜之勢,李逸晨不斷的向著目標點推進,而事實上也如同李逸晨的預料一般,整段路程再也沒有受到任何勢力的干擾,同時李逸晨覺得在天神遺骸的問題解決之後,輪迴殿應該也不會把重點此處,如此一來李逸晨更加不用太過擔心。

畢竟輪迴殿如今的整體實力也不比青雲閣高,而且等他們恢復過來,青雲閣之人應該也已經走遠。

咦……

但隨著慢慢向目標點靠近,李逸晨卻發現此地的靈獸實力居然開始越來越強,甚至在推近到距離目的地數十里之時所遇到的靈獸,李逸晨幾乎要全力應付,而且此地的靈獸似乎也越來越密集。

同時李逸晨更能感覺此處的空氣中彷彿瀰漫著一股極其濃烈的劍意,彷彿任何人身處此地用心參悟必能有所收穫。

不過李逸晨顯然沒有太多心思去在意這些劍意,而是繼續著自己的趕路,因為他知道整個落劍山的劍意應該就是源於劍靈所說的,當初那道將自己靈體封印起來的天運神劍的子劍靈散發而出,到時只要劍靈將其吞噬,自己還不是什麼時候想參悟,什麼時候參悟。

雖然所遇靈獸不斷的變強,但陣、武結合之下,李逸晨也僅用了五天的時間完成了最後數十里的推進。

鐵劍樹,乃是聖域中極其普通的一種植物,樹葉的堅硬程度卻遠勝凡鐵,乃是不少初入劍道的武者練劍的首選之物。

不過尋常的鐵劍樹最多也有兩人環抱大小,但如今展現在李逸晨面對這株,卻至少要十餘人環抱才能抱得住,如果不是鐵劍樹那一葉葉如同利劍的樹葉實在太過特殊,哪怕李逸晨一時也認不出來。

再次與劍靈所給的信息中的地圖印證一番,同時感受那一片片劍葉散發出來的無盡劍意,李逸晨不由自言自語道,「應該就是這裡了!」

接著李逸晨雙腿一盤,開始恢復起沿途消耗的力量,將全身力量又恢復到巔峰之時,李逸晨的雙手開始快速的捏出一記記靈訣。

隨即一道道靈光不斷從十指之間飛射而出,飛向半空中的劍葉之上。

頓時無數的沙沙聲中,鐵劍樹上的劍葉開始不斷的晃動起來,然後開始自動的向著四周轉動起來。

緊接大約一個時辰之後,樹榦之上開始出現一層淡淡的空間波動,隨即一道灰白之光出現樹榦之上。

接著在劍葉繼續不斷的晃動之間,那道光芒不斷的擴散,變成得如同一道足夠兩人並肩通行的大門一般。

隨即李逸晨感覺光門之上隱隱有一股召喚力向著自己傳來,整個人也緩緩站了起來。

按著劍靈的信息,這道光門乃是通向地底鐵劍樹根,而鐵劍樹根也就是那道子劍靈的自我封印之處,雖然已經萬事俱備,李逸晨依然沒有著急,依然小心的掃視了一遍四周,確認沒有危險之後才緩緩向著光門走去。

就在此時,整個落劍山的上空突然陡然一變,整個天空瞬間被一層紫色所籠罩起來,抬頭之際,只見無數的紫雲在半空飄浮之際,相互摩擦出一道道紫電,遊離於半空之中。

轟……轟……就在李逸晨充滿疑惑之際,只見一道道紫電從半空垂落而下,毫無規則轟砸在整個落劍山的各個角落,同時也令眼前的光門不住的晃動起來。

怎麼回事?難道是安晴他們觸碰到了什麼?見狀李逸晨不由眉頭一皺,畢竟劍靈給他的信息中,可沒有提到過打開光門會有這樣的變化。

不過此時感覺到光門變得有些動蕩的李逸晨卻也意識到,若是自己再不進入,光門極可能在這股天地之威下破碎開來,到時想要再次開啟,那可就需要十天左右的時間,一念至此,李逸晨也不及多想,身影一閃,一下子穿入光門之內。

四周頓時變得一片漆黑的同時耳邊也一下子安靜下來,彷彿光門前後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一般,雖然也有空間撕扯之力,但這股力量卻比進入落劍山時要輕鬆得多,以李逸晨如今的肉身之力在也僅僅只是微有不適。

然而就在李逸晨進入光門后的瞬間,落劍山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突然各處一道光芒衝天而起,五光五色彙集於半空之後,瞬間連為一體形成一道五彩光幕將上空驚雷悉數攔劫,隨即一聲轟響乍起,五彩光幕瞬間爆裂開來,無數光點衝天而起不斷的腐蝕著一片片雷雲。

光點雖然看似單薄但融入雷雲不到片刻,上空的雷雲便消失得不見蹤影,隨著整個天際紫色盡去,只見下五彩斑斕的光芒籠罩著整個大地,同時一股巨大的威壓覆蓋而下,令落劍山上所有人獸皆有一種難以喘息的感覺。

感覺到這股無上威壓,已經行至落劍山四分之三高度的青雲閣眾人臉色一變,而輪迴殿中剛剛恢復過來的幾位長老臉上的沉悶則一掃而去,取而代之的則是無比的欣喜。

亞聖老祖!

對於這股氣息,雙方皆不感到陌生,只不過青雲閣一眾長老知道青雲閣根本沒有這樣的安排,那麼說明來的亞聖階老祖並非青雲閣之人,而且從剛才的氣息來看,進入落劍山的老祖明顯有五人之多,而且從他們默契的配合來看,顯然是出於同一勢力。

雖然此時還不知道對方是哪個勢力的老祖,但無論是誰,這股力量的出現已經不僅僅是打破平衡那麼簡單,絕對是要輾壓整個落劍山中的所有人。

「快聯繫李逸晨,讓他找地方隱藏起來,等待空間異動的到來!」片刻的失神之後,向修傑立刻反應過來。

「好,我這就辦!」柯悟亦認識到形勢的險峻,立刻動起手來。

而此時輪迴殿萬良平亦立刻拿出輪迴令來,不斷將靈訣打入其中,五個亞聖階強者,雖然還無法確定對方的具體身份,但他相信不可能那麼巧,其實勢力也會派出這樣的陣容。

果然片刻之後,萬良平面露驚喜的對同行之人說道,「老祖來了!」

雖然只有短短數字,但整個輪迴殿所有人卻有一種打了雞血的感覺,不要說五祖齊臨,此刻哪怕只有一件老祖到場,也足以打破此間的所有平衡。

「你們還有人呢?」就在萬良平說話不久,空間波動之中立刻有五道強橫無比的氣息同時出現,隨即閃現出五道身影出來。

「參見老祖!」雖然萬良平身為議事長老,雖然他們一個個修為在尊王界亦屬不俗,雖然此刻五位老祖都收斂著自身的氣息,但由於太過靠近,萬良平等人還是感覺彷彿呼吸都有些困難。

「說說這裡的情況吧!」其中一位長老微微點頭,隨即開口問道。

「回凌天老祖……」

「廢物!」當萬良平戰戰兢兢的把事情大致講了一遍之後,凌天老祖一聲厲喝頓時令眾人身影不由顫抖起來,「你們這麼多人居然被一個小子耍得團團轉,而且還把輪迴金鈴搞丟了?」

一提起輪迴金鈴駱正鋒更是全身直冒冷汗,要知道輪迴金鈴就是從他手裡被李逸晨搶走,一下子直接就跪了下來,「老祖息怒,李逸晨召喚著火靈,弟子爭搶不過才著了他的道,而且這小子詭計多端,不僅給我們帶來巨大的損失,就連近神塔和天王殿的人也被他算計而死!」

「無能就是無能,別拿近神塔和天王殿的結果來為自己開脫,此時暫且給你們記下,容出去之後再給你們細算!」雖然聽到李逸晨的戰果,五位老祖也知道怪不得自家之人,但想到天神遺骸已經被毀去,心中還是說不出的怒意。

以他們的身份涉險而來,其目的自然是天神遺骸,如今不僅沒有得到,反而還被李逸晨毀去,這令他們連搶回來的機會都沒有,他們又哪能不氣。

「弟子甘願領罪!」雖然心裡略有不服,但駱正鋒此時又哪裡還敢說多什麼。

「既然天神遺骸已經不見了,那我們就上頂峰去看看吧!」凌天老祖想了一下說道。

畢竟整個落劍山對於他們而言,除了天神遺骸也就頂峰還有一些吸引力了,至於其他所謂的機緣,能不能遇到不說,而且就算遇到對於他們這樣境界可能也已經沒有太大的作用。

「遵命!」此言一出,萬良平等一眾長老自然一個個興奮起來,對於他們來說困難無比的登頂之路如今有了五位老祖的出現自然要輕鬆許多,這對於已經失去天神遺骸的他們來說,無疑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只不過此時駱正鋒和公孫虎兩人卻苦起臉來,雖然心中對於頂峰同樣嚮往無比,但他們未達聖尊境後期巔峰卻不敢輕易上去。

「你們倆也一起吧,歲月的沖刷下落劍山的規則已經不是那麼可怕……」看著兩人的神色,凌天老祖卻開口說道…… PS:十張月票已經夠了,按之前說的明天加更一章,在這裡感謝一嫣和書友51066291的月票!其實我求的只是大家的保底月票,畢竟這書我也沒想沖榜,大家能一直訂閱,有保底月票投一下就很感激了,所以以後真沒必要再用打賞來投票!但還是要謝謝一嫣的支持,對於一嫣打賞投票,無以為報,只有再多更一章,所以明天加更兩章,加上原本的五章,一共七章!同時謝謝大家的支持!

接下來同行之時,輪迴殿眾人才聽到五位老祖的解釋。

傳聞當初落山劍剛被發現時,此地的規則之力龐大無比,哪怕是大聖境進入此間在規則之力的衡制下最終也只得落荒而逃,更有不少大聖者連逃跑都未能成功,至於亞聖境那就更不用說了。

這也是為何落山劍至今仍然沒有亞聖境靈境存在的原因,因為常年生活在這裡,那些靈獸根本不具備打破規則之力的能力。

但往往越是不能前往的地方,人家就越是興趣十足,畢竟落劍山,雖然一直規則之力強大無比,但卻歷代總是有不少強者欲來一探究竟,當然有人得到好處,自然也有人埋骨於此。

不過即使是死,有資格死在此地的人那至少也是亞聖階巔峰的強者,否則他們連進都根本進不來,那麼他們的隨身之物對於其他武者來說,自然亦是不俗之物,也就成為後來進入落劍山者嘴裡的大機緣。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當年的天神畫地為牢的規則之力亦在不斷的減弱,即使如此輪迴殿這次為了保險還是出動了五位亞聖老祖。

五祖進入落劍山,其本身強大的氣息自然會衝擊到落劍山原本的規則之力,因此也就引來劫雷,只不過如今的規則之力早已不復當年那般的勇猛。

五祖聯手共抗之下,發現規則之力虛弱的已經程度不住他們五人聯手一擊,於是轉守為攻,直接轟碎劫雲,也就有了剛才那一幕。

所以說之前的劫雲並非李逸晨打開劍靈封印而引起,實則為五祖正巧在那個時候進入落劍山與打破此地的規則平衡而引發的天地異象。

當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之前李逸晨他們所吸取的那兩具天神遺骸其實乃是此地的規則之力的陣眼之一,因為兩具遺骸的消失才使得規則之力大幅減弱,否則也不可能被五祖這般輕易就將其打破。

不過五祖既然有打破規則之力的能力,自然也就不在意關於落劍山登頂的那個傳說,自然也就不介意把駱正鋒和公孫虎一同帶入頂峰。

畢竟這兩人也是輪迴殿核心培養的弟子,若是他們能在其中得到好處,對於輪迴殿來說也是大有裨益之事。

至於駱正鋒所犯的錯誤在五祖看來其實也不算什麼大錯。

輪迴金鈴雖然被李逸晨搶去,但如今李逸晨卻無法離開落劍山,只要還在落劍山中,那麼不要說輪迴金鈴,就連李逸晨遲早也是要被他們帶回輪迴殿。

不過碩大的落劍山想要找一個隱藏起來的李逸晨自然困難無比,但是想必如今安枕無憂的青雲閣長老應該正在落劍山的登頂之路吧?

只要找到青雲閣的長老,那麼想要找到李逸晨自然也就是輕而易舉之事。

所以哪怕不認為落劍山的頂峰對於他們有太多的幫助,但五位老祖還是必須有此一行。

不過五祖在場,自然不會再在意落劍山的這些所謂的危險,為了保障速度,凌天老祖直接祭出一件亞聖階飛行靈器,眾人躍入其中,直接向著山頂飛奔而去。

否則以萬良平他們的速度,五祖肯定會等得發火。

「老祖,我這裡有一塊鄭力留下的青雲令!」登上飛行靈器,駱正鋒似乎想到了什麼,一下子拿出一塊青雲令出來。

「青雲令?」凌天老祖接過青雲令眉頭微皺,隨即扔給了身邊的烈光老祖。

烈光老祖不僅一身修為已入亞聖境,其本身還是一個亞聖階的陣修,這種通過青雲令來尋找青雲閣人之事自然由他來完成。

而駱正鋒看出凌天老祖的疑惑當即又解釋道,「當時鄭力說李逸晨神秘無比,唯恐有所閃失他把青雲令暫時給我,若真出了意外,這塊青雲令也許還能派上去場,沒想到事情真的……」

「李逸晨……居然能得到鄭力如此的評價,我到對他有些好奇起來!」凌天老祖不由眉頭微微一揚,彷彿來了幾分興趣。

「他不過是有些小智慧而已,面對老祖自然不可能翻起什麼風浪!」駱正鋒聞言,當即拍起馬屁來。

「奇怪……」就在飛行靈器已經飛入落劍山四分之三的高度之時,烈光老祖卻是眉頭突然一皺。

「老烈光,怎麼了?」 御香記 通過青雲令尋找青雲閣其他持令人其實對於他們這般境界已經不是難事,可是如今烈光老祖的反應卻顯然令人有些不解。

「如今已經可以鎖定青雲閣等人的位置,可是卻少了一個人,怎麼也搜索不到!」烈光老祖不斷的擺弄著手中的青雲令,眉頭卻越皺越緊,顯然這個情況完全超出他的預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