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兩百五十萬兩!”

轉眼之間價格便漲到了兩百五十萬兩的程度,夜無悔大致數了一下,貴賓區當中差不多有十多家都參與了競價,顯然這歸元劍法十分的搶手。

但是達到兩百五十萬兩之後,價格飆升的速度顯然降了下來,一開始都是十萬十萬的增長,到現在變成了五萬五萬的增長。而現在依舊還在競價的也就只剩下了兩三家。

“兩百六十萬兩!”

再一次有人擡高了價格,不過這一次競價之人卻是夜無悔。兩百五十萬兩距離自己所希望的兩百八十五萬兩還有一段距離,夜無悔必須得施加一些力才行。

隨着夜無悔競價,其他兩家原本還在猶豫,但是看到歸元劍法如此的搶手,便再度加價。

“兩百六十五萬兩!”

“兩百七十萬兩!”

很快價格便漲到了兩百七十萬兩的層次,還差十五萬兩就達到了夜無悔希望的價格。

“兩百八十萬兩!”

猶豫了一會兒之後,夜無悔最終喊道了這個價格。

兩百八十萬兩,這個價格對於歸元劍法來說已經是有點高了,夜無悔也不確定是否有人願意繼續加價。但是夜無悔不得不搏一把,若是有人繼續加價,那麼價格必然會到兩百八十五萬兩的程度。

“兩百八十萬兩,競價的又是三十六號貴賓,難道說今日三十六號貴賓會是此次拍賣會最大的贏家麼?”

雪凝聽到夜無悔競價兩百八十萬兩,跟着說道。

在場的貴賓們都知道,三十六號包廂內的貴賓剛剛拍得了黑天鼎,花了一大筆的錢,現在又出如此高價競拍歸元劍法,讓他們對夜無悔的身份不由好奇了起來。

是什麼人能夠有這麼多的錢,這麼大的魄力,在一次拍賣會之上就捨得花了近六百萬的銀兩。

不過他們恐怕不會想到夜無悔就是歸元劍法的主人,因爲兩百八十萬兩可是高價,很有可能其他人都會放棄競價,在他們看來歸元劍法的主人絕對不會如此的大膽。

可是出乎這些人的意料之外,夜無悔就是這麼的大膽,樂意搏上一搏。

“公子,我們還加價麼?”

“加,這玄級高等的武技多麼難得,還是至尊強者所創,若是我莫家得到,定然能夠力壓夏泉城的其他幾家!”

一號貴賓包廂之內,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身穿着白袍的青年正在小聲議論着。此刻那白袍青年的臉色陰霾,看的出其此刻的鬱悶。

“可是家主這次讓我們來競拍烏金升龍丹,若是我們拍下了這歸元劍法,就不能再競爭這烏金升龍丹了!”

青年身邊的中年男子臉上帶着猶豫之色,對其身邊被他稱爲公子的青年提醒道。

“烏金升龍丹能夠僅僅只能夠爲我莫家帶來一位武王層次的強者,但是歸元劍法卻能夠提升我莫家的總體實力,若是我父親在這裏,也一定會選擇這歸元劍法而不是烏金升龍丹。”

該青年的眼神堅定,肯定的對其身邊的中年男子說道,隨着他如此說他,那中年男子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兩百八十五萬兩!”


跟着一號包廂門口的侍者在得到了包廂內青年的指示之後,立刻競價說道。

伴隨着他的競價,夜無悔緊繃的神經也總算鬆懈了下來。這下夜無悔放心了,歸元劍法的收入已經足夠支付黑天鼎的費用,所以夜無悔也乾脆不再競價。

面對兩百八十五萬的高價,沒有其他的人繼續加價。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都是奔着此次拍賣會最後一件拍賣品烏金升龍丹而來的,歸元劍法的出現只是一個意外。

最終歸元劍法順利落入到了一號包廂內的那位青年手中,而後本次拍賣會壓軸的拍賣品也即將出現。

對於這最後一件拍賣品,夜無悔也很好奇,是什麼樣的拍賣品能夠被擺放到最後,其價值定然是要比黑天鼎以及歸元劍法更爲珍貴。

“諸位,本次拍賣會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今日的最後一件拍賣品已經在我的手中!”

一名拍賣會的夥計走上臺來講歸元劍法拿下去的同時,將一個手掌大小的盒子交到了雪凝的手中,跟着雪凝打開了盒子對衆人說道。

“這便是今日最後一件拍賣品,烏金升龍丹!”

“烏金升龍丹乃是取烏金蛟之精血,皇血草,黑蓮花煉製而成,乃是著名的七級煉藥師彭毅煉製。烏金升龍丹乃是名副其實的七級丹藥,即使對於彭毅來說,煉製成功的概率也只有一成!”

“至於其功效,想必大家也應該都清楚,服下烏金升龍丹之後,實力會直接飆升到武王的層次!”

“此丹的底價爲一百萬兩,雖然價格低,但是此丹藥的主人彭毅說過,最後獲得這丹藥的人必須答應幫他做一件事,我萬通商會已經同意,並且爲之做公證人!若是不願接受這個額外條件的,還請放棄競價。”

隨着雪凝說道的同時,整個拍賣廳內騷動了起來。服下烏金升龍丹之後,實力直接達到武王層次,可惜對於武王以上的強者沒有什麼作用。

但是單單這一點,對在場的這些貴賓們的誘惑力卻是極大的。衆多周知,武宗和武王之間有多麼難以逾越。

衆人意外的另外一個原因便是烏金升龍丹的主人,也是他的煉製者彭毅的另外一個要求,幫他做一件事情。

誰也不知道他會提出什麼要求,但是很多人卻願意和這個彭毅結交,買他的賬。本身彭毅便是武王層次的強者,而且還是一名七階煉藥師,這樣的人恐怕任何一個家族都想要結交。

“不就是一個烏金升龍丹麼?有什麼了不起的!”

藥不死看到場內有些騷動,不由不屑的說道。

“這可是七級丹藥,你能夠煉製麼?”

夜無悔看藥不死一臉不屑的樣子,便對藥不死問道。雖然夜無悔知道藥不死煉藥的本事不低,但是他絕對不可能是七級煉藥師。

據夜無悔所知,想要成爲七級煉藥師,修爲必然要達到武王的層次,而武宗層次的強者一般都只是五級或者六級的煉藥師。武師層次的強者頂多只是四級煉藥師。

藥不死是什麼樣的實力,夜無悔並不清楚,但是夜無悔能夠肯定的是,藥不死決沒有達到武王層次,也就是說他不可能是七級煉藥師。

“烏金升龍丹算什麼,之前我給你服用的丹藥還記得麼?整整提升了你三階!而且我那丹藥對於武王層次的強者也有作用,要知道實力越高提升修爲越難。雖然我煉製的那丹藥只是六階,但是其作用絲毫不弱於七階丹藥!”

藥不死得意洋洋的說道,一臉的驕傲自豪之感,從他的表情當中可以看出他對烏金升龍丹的不屑,以及對自己的自信。

“這麼說你是六級煉藥師,你的實力居然也達到了武宗的層次?”

夜無悔不由訝異的起來,他可從來沒有看到藥不死出手過,一直認爲藥不死的修爲不怎麼樣,但是現在看來,藥不死顯然也有着武宗的修爲。

這種事情藥不死絕對沒有必要吹牛,想要驗證修爲的高低只要查看魂力的顏色就行,在夜無悔的面前藥不死是瞞不住的,所以沒有必要說謊。

“那是自然,不然我怎麼煉製六級丹藥?”夜無悔越是這般說,藥不死的臉上越是得意。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煉製的那丹藥叫做什麼名字!”

聽藥不死這麼說着,夜無悔對藥不死之前煉製的那丹藥不由感興趣了起來。 “這丹藥乃是我自己研發出來的,名字還沒想過,省的麻煩,乾脆就叫他升級丹吧。經過我數百次的試驗,升級丹煉製的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而且原材料不貴,不像這烏金升龍丹,所需的藥材貴,而且成功率還不高!”

藥不死的嘴上隨意的說着,居然就這麼隨便給這堪稱是神丹的丹藥取了一個這樣俗的不能夠再俗的名字,再一次讓夜無悔感到無語。

不過心底裏夜無悔還是挺佩服藥不死的,藥不死煉製的這升級丹品級的確沒有烏金升龍丹高,但是作用卻不弱於烏金升龍丹!

升級丹的兩大特點證明了其優勢,一是所需的藥材便宜,二是對於藥不死來說成功率高。

但是升級丹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導致其無法大批量的生產,那便是每一個升級丹最後的成品都需要大量的魂力。但是夜無悔能夠爲藥不死提供的魂力畢竟是有限的。

在夜無悔和藥不死交談之間,烏金升龍丹的價格直線飆升,轉眼之間就到了接近兩百萬的程度。

最終烏金升龍丹的價格定格在兩百萬整,和之前的幾樣拍賣品差距巨大。或許是因爲拍得此丹藥所附加的條件讓很多人顧慮的關係,所以不少人都放棄了競價。

彭毅雖然是七級煉藥師沒錯,固然有很多家族想要結交,但是凡是高等的煉藥師脾氣都不怎麼樣,彭毅亦是出了名的喜怒無常,若是他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

不管是彭毅,還是萬通商會,一般的家族都是得罪不起的,而且既然彭毅有了萬通商會作爲擔保,若是不履行承諾,也就得罪了萬通商會,會受到萬通商會的懲罰。

所以,最終烏金升龍丹的價格定格在兩百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此次的拍賣會到此便告一段落,恭喜諸位滿載而歸的貴客,今日沒有收穫的貴客也不必沮喪,下月的今天,我們不見不散!現在諸位可以離席,前往後臺辦理拍賣品的交接手續!”

雪凝對在場的衆人微笑着說道的同時,深深的鞠了一躬表示感謝,隨後走下了拍賣臺離去。

跟着普通區,貴賓區內的人紛紛散去,有條不紊的依次離開了拍賣廳。


“兩位貴賓,請跟我來!”

小玉對夜無悔兩人說道。在小玉的帶領之下,夜無悔和藥不死走到了交接拍賣品的地方,爲了保護貴賓們的身份。價格凡是在一百萬以上的拍賣品都擁有一個獨立的交接室。

夜無悔兩人走入其中,而小玉則是守在門口,走入交接室內,夜無悔只看到黑天鼎和一名老者站在黑天鼎的邊上。

“我的黑天鼎!”

藥不死見到黑天鼎立刻衝了過去,繞着那漆黑的黑天鼎賺了幾圈,然後伸手摸了摸,一臉陶醉的樣子。

“兩位貴賓,歸元劍法最終成交價爲兩百八十五萬兩,實際您能得到的爲兩百五十二萬兩。黑天鼎的成交價爲兩百七十萬兩,所以您還需要支付十八萬兩!”

面前這名身穿着灰袍的老者,恭敬的對夜無悔說道。這筆賬夜無悔之前就已經算過,並沒有任何的問題,所以點了點頭,翻手取出十八萬兩的銀票交到了這老者的手中。

“現在,這黑天鼎就是你的了!不過你要怎麼帶走他?”

支付了所需的銀兩之後,也就意味着正式交接結束,所以這黑天鼎現在正式算作是夜無悔兩人的了。

黑天鼎足足有一人之高,一米之寬,若是有納戒的話,想要將之帶走自然是輕鬆。納戒夜無悔自然是有,看來還是要夜無悔攜帶着黑天鼎才行。

“嘿嘿!”

藥不死嘿嘿一笑,跟着手掌一翻,黑天鼎便消失在了夜無悔的面前。夜無悔定睛一看,在藥不死的右手無名指之上有一顆黑色的戒指。

“你也有納戒?”

夜無悔意外的說道,很明顯,藥不死手中的這枚黑色戒指一定是納戒。納戒可不是普通人能夠擁有的,江南各大家族估計每個家族頂多也就一枚納戒。

要是納戒來拍賣的話,他的價格絕對不會比龍吟劍便宜,起碼也是三百萬兩的數目。

“那兩個老傢伙留給我!”


藥不死嘿嘿一笑,看到夜無悔意外的表情,臉上露出洋洋得意表情。

藥不死口中說的老傢伙,便是藥不死的父母,藥王和毒後兩人。這兩人自藥不死小的時候便離開了藥不死,給藥不死留下了一身的本事之外,也留下了一枚納戒。

說起來,藥王毒後在藥不死那麼小的時候便拋棄了藥不死似乎是有些殘忍,但是給藥不死留下的財富卻是驚人的,在不合格的父母當中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該回蘇杭城了!”

藥不死將黑天鼎收入到其納戒之中後,夜無悔便對藥不死說道,跟着兩人便離開了萬通拍賣會所。

萬通拍賣會所之頂,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和一名老者正站在那裏。

“小姐,此人就是拍賣歸元劍法之人!”

說話的這名老者赫然便是之前拍賣廳內出現過的武王強者侯瓚,而他身邊女子便是之前在臺上的拍賣師雪凝小姐。

“歸元劍法怎麼會在此人手中?難道說此人是破天至尊的弟子?還是說破天至尊身死之後,他得到了其傳承?八階獸丹說不定也在他的手中,侯老你立刻前往天宮一趟,彙報此事!”

雪凝王者夜無悔離去的背影,精緻的臉龐上出現了疑惑之色,跟着便對身邊的侯瓚說道。

“是,小姐!”說完,侯瓚的身影便立刻消失在了這裏。

走在路上,藥不死正沉浸在獲得黑天鼎的喜悅之中,一路的傻笑,跟在夜無悔的屁股後面,沒有說一句話。

“賣包子嘍,好吃的包子,買一送一嘍!”

寧江城的這條街乃是著名的小吃街,各色各樣的美食小吃應有盡有,街頭的叫賣聲此起披伏,夜無悔兩人經過一家包子鋪的門口,一陣撲鼻的香味傳來。

“這包子真的買一送一麼?”

包子鋪的門口,一名身穿着粗布麻衣的青年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站在包子鋪的門口,對包子鋪的老闆問道。

“對,買一送一,不好吃包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