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兩股意志來得快退的快,很快消失。

天地間獨留金色的光芒刺目。

紅顏亂世:異族公主傾天下 「唰!」

在許辰等人頭頂上,世界樹的守護者當即破空離去,朝著金光存在的地方趕路。

天地間有其他幾個人影同樣如此,趕往金色光芒所在之處,皆是各大世界樹的守護者。

當光影和種種氣息平靜下來后。

人群開始躁動。

「怕是要有大事發生啊。」

「界主和守護者們同一天現身,要變天了。」

「唉,希望不要再波及到我們了。」

剛才恐怖的一幕此刻在每個人心頭回放,紫色光芒籠罩過來的時候,那威力絕對可以把世界樹摧毀,讓所有人都瞬間滅絕。

一種發自內心的不安傳遍每個人心頭。

「我們該怎麼辦?」

人人面面相覷,無奈至極,面對那種級別的強者,他們似乎除了等死就再沒有別的辦法了。

「許辰,這事你怎麼看。」

許辰一邊,藏神三人凝重的看著他。

許辰搖頭苦笑:「差距太大了,我也不安,不過看情況我們暫時是不會出事的,起碼在盤古真正死亡之前。」

「可好端端的盤古怎麼會有死亡的消息傳出來。」刀坤沉眉。

「盤古界主,希望你挺住啊。」流雲祈禱。

許辰擺手:「我們這叫杞人憂天了,那種級別的事不管如何也插不上手的,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提升實力,起碼能擁有一分抵抗之力,或者說脫離出世界樹之外。」

他了解過,超脫者的世界雖然一開始都是在世界樹上依附的,世界樹毀滅他們也要毀滅,但並不是一成不變的。

「你是說讓我們儘快落葉紮根?」

刀坤沉吟。

當實力足夠強大,擁有的世界也足夠龐大之後,超脫者就可以帶著自己的世界脫離世界樹,隨便在任何地方落葉紮根。

「是啊,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才是首當其衝的事,不然像今天的事如果再次發生,我們連跑都不能跑,只能在這等死。」許辰點頭。

刀坤和藏神不由苦笑:「可那得超越大道階級,成為最少擁有三億大道的法則級掌控者才行,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不管什麼時候的事,總之的儘力去做了。」

許辰看了一眼周圍,然後沉聲道:「何況我們還有無雙宮這個敵人,變強已經刻不容緩了。」

「你說的不錯。」

藏神咬了咬牙:「我本來想等你擁有十萬大道后在帶你們去那個地方,現在看來,只能提前去試試看了。」

「什麼地方?」

幾人都是看向藏神。

藏神警惕的朝三人小聲道:「一個二階秘巢,並且是頂級的二階秘巢。」

「你還知道這種地方?」三人皆是驚訝的看向藏神,這傢伙知道的實在有點多了吧。

「嘿嘿。」

藏神笑了笑:「怎麼樣,要不要去?」

「當然要去了!」

三人一致表態。

藏神遲疑:「可那裡太危險,不說特殊災星的實力都是極強,連普通的二階災星都有很多。」

「危險越大,收穫越大,成與不成先去看看吧。」

「現在就去?」

「即刻啟程!」

在周圍一片沸沸揚揚的騷動中,許辰一行人破空飛馳。

「昂!」

不等許辰幾人離開幾步,遠處一大片鋪天蓋地的災星鑽出雲層,朝著世界樹洶湧逼近。

「這是,災星攻巢?」

「又一次災星攻巢?!」

「這麼短時間內發生兩次災星攻巢,果然有事要發生!」

人群沸騰。

飛出去的許辰四人對視。

「秘巢下次再去吧,先把這次災星攻巢渡過。」

「事情太古怪了。」

「回去。」

四人極速返回。 無窮無盡的災星湧向世界樹,在古仙界內肆掠。

世界樹中的強者紛紛外出對敵,隨處可見的廝殺中,所有人的神色都是格外凝重。

「災星和其他界主的出現都是這麼蹊蹺,該不會是要聯手對付我們古仙界吧。」

「不要亂想了,災星與四界為敵,見到任何生靈都會毀滅,怎麼可能與別人聯合起來對付我們。」

「可這幾次的事情太蹊蹺了。」

諸如此類的聲音有很多,到處都有人在討論,憂心忡忡,一種憂慮深深的覆蓋在所有人心頭之上。

許辰四人在災星之中穿梭,滅殺二階災星,收穫豐厚。

二階災星死後留下的大道以一千為基數,每殺一頭二階災星最少都能得到一千大道的收穫,遠比一階災星的收益要多的多。

不過獵殺的難度也是大增。

藏神、刀坤和流雲三個人往往需要合力對付一頭二階災星,如此才能提升效率。

許辰在他們不遠處,卻是單獨行動,他現在的實力畢竟達到了八萬多種大道的程度,對付普通災星根本不需要幫手,往往三拳五腳一套普通神器的神通下去就能打死一頭災星,效率比三人合力還要隱隱快上一些,如此收穫更是豐厚。

不過小半天時間,許辰已是找到並且擊殺了十幾頭二階災星,體內大道輕鬆達到了九萬多,無限接近十萬大道的數量。

「你們收穫如何?」許辰看了看附近沒有了二階災星,回頭朝刀坤等人問道。

「今天這事雖然透著古怪,可這災星攻巢時的收穫卻是實打實的好啊,這麼小半天功夫我們殺了十四頭災星,平均每人差不多收穫了五千大道,這可比的上以前咱們一個月的辛苦了。」

藏神笑呵呵說著,臉上甚是滿意。

「加把勁,我馬上到十萬大道了,等到了我們就去找特殊災星。」

許辰說著轉過頭繼續尋找二階災星。

不等他多看幾眼,卻是一語成讖,前方一個巨大的黑影俯衝而下,威勢懾人,所過之處碾死了成片的人類。

「三階特殊災星!」

許辰眼瞳收縮,極速後退道:「快躲開!」

一行人手忙腳亂的躲避,三階特殊災星起碼也有數十萬乃至上百萬大道的實力,遠不是現在的許辰等人可以抵擋的。

「嗖!」

災星一掠而過,朝著世界樹襲擊。

「昂!」

一連串嘶叫聲響起,只見在這三階特殊災星後面還跟著三頭二階的特殊災星,這一行災星猶如精銳的齊襲勢力,一路勢如破竹的闖入。

「這有一頭大傢伙!」

一個人影忽然從天而降,帶著大喜之色撲向三階災星,隨後一群三階強者緊跟著降臨,攔住了三階災星的退路。

餘下的幾個二階特殊災星同樣有人看中,直衝而來:「左邊的二階災星我們炎流宮拿下了!」

「右邊的特殊災星我們信游宮拿下了!」

附近兩個勢力的人立刻叫囂,包攬了兩頭二階特殊災星。

「許辰。」

藏神頓時焦急的看向許辰,這可是二階的特殊災星,和之前他們在海底對付的那頭一個級別,哪怕沒那頭強,但收穫也是豐厚的。

「這頭是我們無雙宮的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只見無雙宮的千山帶著一群人包圍了最後一頭特殊災星。

「……」

許辰四人對視,這可真是冤家路窄了。

「怎麼辦?」刀坤問道。

許辰沉默了一會,冷笑:「債多了不愁,我們等著,最後專盯無雙宮一方的特殊災星下手。」

「又要搶?這樣不太好吧。」藏神挑眉。

「的確不太好。」刀坤點頭,臉上卻是帶著笑意:「可他們之前搶過我們的,雖然沒成功但畢竟是做了,我們如果不搶他們一次豈能說得過去?」

「好吧,那就搶吧。」

流雲被說服,輕輕點頭。

四個人對視頓時露出相同的笑容,很快他們躲在人群之中,一邊和普通的二階災星廝殺,一邊密切關注無雙宮的動向。

無雙宮的千山已是二階強者,帶領的一群人也全部都變成了二階強者,一共二十多人對付一頭二階特殊災星,哪怕這頭特殊災星實力不錯,但面對眾多人群依舊是氣血狂降。

很快就見這頭二階災星瀕臨死亡危機,氣血只剩下最後一成。

「出手!」

許辰一拍刀坤和藏神的肩膀,兩人當即橫衝出去,大喝道:「都住手,這傢伙是我們的!」

「嗯?!」

無雙宮的人頓時回頭,似乎不敢相信還有人敢公然搶奪他們無雙宮的獵物。

其中的千山一看到藏神和刀坤,頓時橫眉立眼暴怒道:「是他們!給我殺!」

各種神通頃刻間朝著藏神和刀坤落下,兩人也不真的拼殺,一見吸引了這幫人的注意,立刻就是轉身逃跑,同時喊道:「流雲,救命!」

一陣陣白光降臨到兩人身上,流雲的療傷及時落下,把兩人不斷流逝的氣血生生拉了起來。

「破萬法!」

驀然之間,一道人影宛若金色閃電破空而出,瞬間到了特殊災星面前,一拳砸下,轟,災星氣血狂降,本就剩一成的氣血當即變成了血皮,似乎只要輕輕一根指頭就能殺死這頭災星。

「不好,是許辰,都給我殺!」千山瞬間醒悟,急忙出手,馬上成片的神通淹沒許辰,只要許辰還敢停留一刻,他就會和災星一起變成碎片死亡,畢竟他是人,可沒有特殊災星那麼強大的防禦力。

「一群剛晉陞二階的小傢伙而已,正好拿你們試試我的新神通。」

雖然危險,許辰卻是沒有後退的打算,雙手張開,五指虛空籠罩前方眾人,兩隻大手狠狠推了出去,前方的虛空中立刻出現一片圓形的金色光圈,金光在光圈中綻放,猶如萬千大道流動,又像是無數箭矢在穿梭。

這金色光圈所過之處,一切襲擊來的神通全部泯滅,隨後光圈餘威不止,落在了無雙宮強者之中。

「啊!」

頓時慘叫連連,包括千山在內的二三十個人皆猶如掉入烈火中,氣血瘋狂的減少。 金色光圈宛若一片剝離出來的煉獄,持續不斷的給人帶去創傷。

三十多個無雙宮的人,片刻的功夫就氣血見底,即將隕落。

「退!全部後退!」

千山嘶吼:「離開這個圈!」

沒人能在金圈裡撐住,擁有諸多防禦神通的人,不管用怎樣的防禦在這裡面也形同虛設,金圈裡的力量無視所有防禦。

不需要千山多說,眾人早已紛紛撤退。

「我這神通第一次現世,豈能讓你們全身而退?」 豪奪新夫很威勐 許辰冷笑,雙手平推,金圈擴大,始終將無雙宮的人籠罩其中。

「啊!」

片刻,慘叫接連不斷的響起,無雙宮的人一個又一個的死去,二三十人飛速減少。

「該死的,許辰,這筆帳我給你記下了!」千山咆哮,見事不可違,溝通世界樹,竟是通過世界樹直接離開了。

「走的倒是乾脆。」

許辰冷哼一聲,看向場中剩下的無雙宮之人:「不過你們就別想著走了,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