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再加上分身自爆的影響,可想而知。

天庭,天痕仙王在確認過林楠的消息后,有些無耐。

萬靈血池被林楠賣掉,他是真的有些不舍,那裡面只怕有成帝的一絲契機,利用的好的話,價值無量。

但現在被賣掉了!

不過林楠也安全了暫時,讓他稍微鬆了一口氣。

躲入仙盟之中雖然被困了暫時,但性命保住了,真若是天庭願意救,隨便去一位帝級強者,血雲老祖自然沒那膽子,只要速度夠快,哪怕是風族等各種也來不及動手。

而且除此之外,有錢的林楠,真若是豪擲千金,還真能逃回來。

仙盟內,不缺的就是寶物,甚至包括某些服務。

比如:守護!

當然,價格貴的離譜,不划算。

天庭戰場上,廝殺依舊在繼續,崔慶暫且不說,蔣鑫等人的可怕,在這一兩個月內算是徹底展露出來了,成為天庭最重要的一把刀。

一兩個月的時間,斬殺天仙境強敵超過二十位!

唐雯劉琪徐江龍賴美雲等人也帶領一群地仙境人仙境,立下了赫赫戰功。

一支十九人的地仙境人仙境的混合小隊,擊退了二十位地仙境,八十位人仙境的混合隊伍,恐怖的戰績!

在整個天庭之中,這麼一群人都赫赫有名!

青帝親自下旨冊封。

獨佔嬌妻:總裁,溫柔寵 三大金甲戰神!

四位金甲戰將!

頓時,一群人更是名氣震天!

整個天庭的金甲戰神也就那麼多點,而加上林楠崔慶外,他們佔據了一小半!

同時冊封這麼一群人,除去仙緣大會這次,他們這一次堪稱罕見。

但即便是有人有意見,也只能保留。

因為他們靠的是戰績!

另外,因為他們的存在,天庭西部戰線戰況好轉了不少,仙王境以下,除去最頂級的幾位天仙境,其他人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這讓天痕仙王大為滿意。

一群人戰鬥起來,悍不畏死,煞氣衝天,戰意高昂。

天痕仙王覺得戰神之名用在這麼一群人身上,實至名歸。

無畏無懼!

若非天痕仙王攔著,傳來林楠安然無恙的消息,一群人都敢殺入到風域去救林楠!

一晃幾天過去,林楠身上的傷勢終於徹底恢復了,甚至空間一道竟然隱約間再度有了不少的精進,規則大道再度前進一些。

不過風屬性一道這次分身損失,自然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能如此快速恢復過來,便算是不錯了。

出了洞府,林楠眉頭微皺,一瞬間兩道神識便落了下來。

血雲老祖和風族的仙王境高手依舊還在城外等待著,神識一直覆蓋在這裡。

只要林楠敢離去,兩位高手會毫不留情的動手。

見狀,林楠眉頭微皺,隨即直接輕笑一聲。

「我就在這住下了,兩位願意等的話,那就繼續好了!」

頓時,兩位仙王境高手臉黑。

林楠能躲在這裡不出來,他們這種人物,怎麼能在這裡等待下去?

風族這位仙王境高手暫且不說,留下也就留下了,血雲老祖卻真有點不敢。

身為一位老邪魔,在這仙界之中想殺他的帝尊高手不止一兩位。

這次身份暴露出現在這裡,真若是殺來一位,對他而言都是極其危險的

「不殺你,本座絕不罷手!」血雲老祖寒聲,恨透了林楠。

他的萬靈血池,完了!

先前發現林楠賣給了仙盟后,血雲老祖第一時間聯繫了仙盟的管事,表示願意購買。

只要能買回來,哪怕是增加兩百萬塊仙晶也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仙盟拒絕了。

甚至他悄然託人去仙盟求購,也依舊沒有成功。

現在,他徹底感覺不到自己的萬靈血池了。

不出所料,應該是被煉化了。

他上千年的收集和準備,功虧一簣了。

可想而知,他對林楠的恨意。

「那你就慢慢等吧,不怕死的話,現在直接動手也行!」林楠冷笑。

反正有仙盟,罵就罵了。

追殺自己那麼久,林楠自然不懼。

「哼!」血雲老祖怒哼一聲,但卻什麼都做不了,索性懶得再理會林楠,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城外。

但氣息依舊還在,神識一直鎖定著林楠,防止林楠逃脫。

林楠不屑,漫步出現在仙盟內部,那位管事早已在等候,一座仙舟給林楠遞了過來。

林楠訂的那座一百五十萬仙晶的仙舟到了。

「道友若是真想離去,我可以請示一聲上面的大人,或許可以幫道友送出去。」這位管事很熱情,主動願意幫忙。

畢竟從林楠身上,他一日間賺了十萬塊仙晶!!

哪怕對他而言,也是一筆巨款!

林楠哪怕是有著那張超級傳送符咒,這麼遠逃回去,也是大麻煩,但只要仙盟願意幫忙,就會簡單很多。

「可以?」林楠微微一愣,這點還真是沒想到。

「自然可以,道友可是我仙盟貴客,在下可以請示一番,或許有辦法,他們哪怕是知道道友在我仙盟隊伍之中,也不敢動手!」這位管事笑道,很是自信。

林楠頓時樂了。

「好,那就麻煩管事了,我準備去東林仙域,只要可以,付出點仙晶也無妨!」林楠開口說道。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的費亦行,收回手,轉身離開,在姜軼洋看不到的那一面,費亦行眼裡閃過一抹嫌棄。

幸虧他對姜軼洋沒意思,對權利和金錢更沒興趣,不然,順著這勢頭下去,有老薑那個真太子罩著,他費亦行恐怕後半輩子,打斷腿都不用幹了,嘖嘖嘖,還能跟紀總做一家人,想想都是條踏上人生巔峰的最快捷徑。

只可惜,他就是這麼個,視金錢如糞土,視權利如空氣,世間罕有的男人,不,男生。也正是他這個性格,讓多少對他有意思的女人日夜抹淚。

嘴上調侃歸調侃,費亦行還沒忘記正經事,趕緊給人打電話問問木小寶的下落,希望寶少爺沒事,否則他可不會放過姜軼洋這膽大包天的傢伙。

靠在牆壁的姜軼洋,直到眼眶進了汗水,被腌到陣陣刺痛才反應過來,用手一摸,滿臉都是汗。

他就是知道費亦行對男人沒意思,所以才豁出去拿那句話對付費亦行的,結果沒想到,費亦行居然對他有意思,不對,費亦行是對紀總有意思,他就是一個替代品。

不可能吧……

一定是費亦行這小子見他不肯坦白,故意嚇唬他來著。

想想自己跟費亦行睡在一個房間,一個被子下,還一塊洗過澡,姜軼洋越想越不舒服,總覺得不對勁,看來,還是保持該有的距離才行,以免被費亦行「假戲真做」,丟了自己的男人威嚴,還便宜了費亦行。

回到病房門口,費亦行悄咪咪開了一條縫隙,想看看裡面的情況,就看到地上好像掉了什麼東西,踩著輕緩的步伐,進到病房后,費亦行撿起掉在地上的衣服拍乾淨,剛要蓋到木兮肩上,木兮就醒來了。

「太太,對不起,打擾你了。」

「寶少爺呢?」怎麼人不見了?

「喬總來了,老薑讓他去樓下跟喬總見個面,以免喬總擔心紀總的身體不肯離開。」看到木兮眼神擔憂,費亦行笑著解釋一句,「寶少爺很聰明,媒體追著問時沒有說什麼不該說的話,反倒是把那些想看咱們笑話的人耍了一個遍。」

這點她是放心的。「姜助理帶他下去?」

是啊,連太太都會問,是不是老薑送人下去,誰能想得到老薑找了一個新手送人,還沒讓人跟著,幸虧他知道老薑不是壞人,不然別人還以為老薑串通外人打算拐寶少爺呢。「在外面,太太你放心,外面的事情交給我們,你就儘管陪著紀總就好了。」

「謝謝你們。」她當然相信了,如果不相信,就不會聽從姜軼洋的安排。

「說什麼謝謝不謝謝的話,都是家裡的事情。」費亦行笑著遞了眼外面,「那我先出去了,有事您再叫我。」他得親眼看到寶少爺回來才放心。

「嗯。」

費亦行走後,靠著柜子的木兮,望著還沒有任何蘇醒徵兆的紀澌鈞,抬手給紀澌鈞整理身上的被子,想起費亦行那些話,還有忙前忙后的姜軼洋,木兮心裡特別感動,「患難見人性,他們真好,你可得好好珍惜他們。」

關門的費亦行,沒想到木兮會對紀澌鈞說這些話,木兮心裡感動,他何嘗不也是,在太太來之前,紀總可不會跟他們表達什麼感謝,更不會有什麼情感上的交流,太太出現以後,他才能在表面上感受到紀總對他們的關心。

這就是所謂的,以心換心吧。

只希望,這一場暴風雨,能儘快過去。

……

喬隱剛回到家沒多久,就聽見客廳傳來摔打聲。

「這些字畫,是紀總送給喬總的,你不能撕。」

「不讓我撕,他掛這裡幹什麼?」

妖孽侯爺:爬牆紅杏休想逃 走到房門口的喬隱,聽見外面傳來張峰跟白一近的爭吵聲,誰又招惹白一近了?

白一近還要撕紀澌鈞送給他的字畫?喬隱立即開門,可是手剛碰到房門,外面就傳來東西被撕碎的聲音。

皺著眉的喬隱,落在門把上的手隨著口中無奈的嘆息,緩緩收回。

「白先生——」

「砰刺……」

在張峰的勸阻聲中,外面就跟打仗一樣,撕碎聲過後,還有陶瓷被打碎的聲音。

那些聲音,讓喬隱有點頭痛,那小傢伙,恐怕賣身一輩子,都賠不起這些數目。

轉身的喬隱,背對著房門,直到外面的聲音消停了,才提步出去。

「砰——」

摔門聲過後,張峰看著遍地狼藉的東西,眼淚都被氣出來了,這個白一近,怎麼就敢那麼大膽,連紀總送給喬總的東西都敢撕了,這哪裡像被人「劫持」做人質,簡直就是供了一個祖宗在家裡。

就在張峰不知道該怎麼跟喬隱解釋時,餘光看到一個身影,先是被嚇到愣了一下,再匆匆轉身,快步上前,「隱哥,這……」

「算了。」

算了?行,其他的也不是第一次砸了,那可以算,「紀總送的東西,日後紀總提到,怎麼解釋?」

「實話實說,還能怎麼辦?」反正,紀澌鈞也說了,他要用不上就送人,與其送給那些不懂得藝術的人糟蹋了,倒不如碎在家裡。望著遍地碎片沒處落腳的客廳,「把這裡打掃乾淨,那些東西,要是能賣錢,你就拿去賣了吧。」

這白一近,簡直就是來替隱哥破財消災的,也就這句話才能安撫住他氣惱的心情。

正彎腰準備打掃客廳的張峰,聽到頭頂傳來一句,「誰惹他了?」

誰不敢惹他?「我也不知道,回來的路上還好好的,快到家的時候,盯著手機看了一會就變臉了,電梯里的顯示屏都被他砸爛了。」說起這事,他就頭痛,就白一近這脾氣,難怪那麼多把柄被人抓,想紅都難。

這脾氣怎麼越來越大了,之前在外面還知道收斂的,這小傢伙,也不知道誰慣出來的膽,「處理一下,該賠錢的賠錢,該處理的處理。」

聽聽隱哥這口氣,根本就沒把這些當回事,「隱哥,不是我多嘴,他一毛錢都沒進來,這光拿出去的,都快上八位數了,收的回本嗎?」買東西那些就算不算了,就那幾幅字畫佔了大頭,還有家裡打碎的這些,哪樣不值錢?

就沖著白一近有可能左右覃毅的決定,這個就價值連城了,「供著吧,我也不差這點錢。」與其放著,感受不到錢的存在,倒不如讓這小傢伙砸砸,好歹也能提醒他,他喬隱是有這麼幾個錢,不這麼安慰自己,還能怎麼辦?

他從地獄里來 隱哥這話,聽著還真夠卑微的,供著?

他倒覺得奇怪,出門前,在外面還懂得收斂的白一近,怎麼短短時間內,都敢在外面砸顯示屏了,原來都是讓隱哥給慣得,這麼慣下去還得了,今天砸顯示屏,以後不會把景城塔給炸了,隱哥都不眨眼就找他給處理了吧?

回房的喬隱,關了門,聽見外面傳來張峰清掃垃圾的聲音。

投資需謹慎,入股有風險,這句話白一近是徹徹底底用行動解釋給他聽了。

回到房間,洗完澡,喬隱坐在陽台本想留意紀澌鈞那邊信息,就無意間看到和覃毅有關的幾條報道,原來是覃毅的未婚妻去見婚紗設計師,網上都傳遍覃毅要結婚的消息,難怪白一近跟吃了槍葯似得。

那小傢伙,怎麼就光長腦子不長智商,看不清楚現實呢?

就在喬隱搖著頭,為白一近的愚蠢感到可笑時,似乎隱約聽見了幾聲低沉的哭泣聲。

不用找人去查,他就知道是誰在哭,看來覃毅在某方面也很有一手,不然怎麼會把白一近訓得那麼乖,想起白一近跟覃毅的文字聊天之中,白一近每個字眼都透露出卑微又討好,簡直就是把自己的尊嚴拋之腦後一昧的博取覃毅的歡心,不,準確來說,也許白一近覺得這個世界上,只有覃毅才是正人君子,他們都是卑鄙小人。

所以,那個小傢伙,就被這所謂的正人君子,當玩具賣了,還傻乎乎的不停發信息去討好人家,卑微的都不像個健全的人了。

閉著眼睛的喬隱,靠在沙發休息時,耳邊的哭聲沒完沒了,他現在需要休息,得保存體力應付這複雜的場面,可白一近實在是太煩人了。

坐不住的喬隱,端起桌上的酒一口喝光后,拖著沉重的步伐往外走,打開門后,本想叫張峰去提醒下白一近,沒想到出去的時候,張峰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砰砰——」

隔著房門的打砸聲又傳過來。

這哪是什麼小白兔,簡直就是一隻會上躥下跳的貓,破壞力那麼強。

本不想理會,可白一近這麼沒完沒了的鬧下去,實在是會影響到他的休息,喬隱快步走到白一近的房門外,敲了幾遍門,裡面都沒聽見,喬隱只能開門進去。

房門推開,映入眼前的房間,就像是遭受到洗劫,比之前客廳的環境還嚴重,幸好他父親是托馬斯,真要是一個普通人家哪裡經得住白一近這麼造。

進來的喬隱,反手帶上房門,每走一步都得細心在廢墟中尋找能落腳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