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冥思苦想了好久,突然一道靈光閃過,林躍狠狠地拍了一下頭,這不是,這不是在……

沒等他想出來,一道頎長冷漠的身姿淡漠地邁進了房間。

白色的襯衣似乎為他量身打造的,襯托出一種莫名的優雅,深邃的雙眸矅石般幽深,流光中是薄薄的疏離冷漠,薄如冰削的唇線微抿,像從暈染的雲中走出來的秀逸冷淡。

林躍和蘭素立刻反射性地站起身來。

「雲……雲先生。」

沒注意到林躍的反常,蘭素的眼裡只有那個人,看到那人進來,她忍不住地喊出聲來。

讓她意想不到的是,雲傲越在看到她的紅色長裙時,目光微微頓了頓,似乎被她驚艷到,而後第一次沒有拒人於千里之外,淡淡點了點頭,似乎在回應她。

第一次被雲傲越回應,蘭素的心頓時開心得飛上了雲霄。

……

與那人相對而坐,蘭素的掌心漸漸冒了汗。

原來有一種人,似乎帶著與生俱來的高不可攀的貴氣,即使淡淡地坐在那裡不說話,還是會讓人感覺到一種莫名的緊張。

隨著精緻的小菜一小碟一小碟地按位上,她腦袋一片空白,第一次覺得拿著刀叉的手都不知道怎麼擺。

那個人,坐在圓桌的另一側。

終於忍不住了,蘭素偷偷地抬眸,看向那個人,卻恰好與雲傲越的眼神不期而遇。

那矅石般幽深的視線,彷彿一口千年無波的古井,可以將人吸進去。

蘭素小臉一紅,慌亂地移開了視線,雲傲越微蹙眉,秀逸的雙眸一直淡淡地看著她。

見自家少爺的視線一直放在蘭素的紅裙上,林躍清了清嗓子,對著蘭素誇獎,道:「蘭素,今天我是第一次看到你穿紅裙,很美。」

蘭素一笑,正要回答,卻突然想起了那人的話,紅唇的弧度頓時勾了勾,宛如在鏡子裡面演練了的數千次一樣自然,道:「說出來,總裁您和雲助理可別笑話我呢,小時候我一直想做電視劇裡面的那種超級女俠,很帥,而且會拯救世界。」

說到這裡,蘭素微微頓了頓,再次勾唇,眼裡的艷色撒了一地,「因為超級女俠都喜歡在深夜穿著紅色長裙拯救世界,所以我特別喜歡紅色,尤其在黑夜裡。」

聽到蘭素的話,雲傲越微微失神,似乎想起了什麼,古井無波的俊臉一瞬間柔和過來。

他起身,在蘭素滿臉抑壓不住的喜悅和林躍的震驚中,淡淡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修長的手指攤開,一顆耀眼的耳鑽靜靜地躺在他的掌心裡。

看到這失而復得的耳鑽,蘭素疑惑之餘,又驚喜不已,她抬頭,睜著秋水明眸問道:「雲先生,我的耳鑽怎麼會在你這裡?」

「你的?」雲傲越眉心微蹙,而後淡淡鬆開了。

「在我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想知道耳鑽背面字母的意思。」

看著那人向來冷漠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疑惑,像是在確認什麼,蘭素幾乎想也沒想,脫口而出道,「是我的名字,蘭素首字母的縮寫!」

「嗯,原來這樣。」

深邃的雙眸氤氳著淡淡的柔和,雲傲越點頭,將耳鑽翻轉至背後,放到了蘭素麵前的桌面上。

「是這個么。」

在燈光的折射下,耳鑽背後ls兩個字母尤為醒目。

「是!」蘭素驚詫地抬眸,似乎想起了什麼,小臉驀地緋紅一片,像染上最好的胭脂,輕聲喃喃道,「原來,那天晚上的人,是您。」

「雲先生,對不起,那晚,那晚我是迫不得已——」

她的微微著急被淡淡地打斷了。

雲傲越眉目不變,清雋的嗓音里像夜明珠敲落玉盤的溫和,淡淡道,「既然這樣,物歸原主。」

……

接下來,蘭素小心地捧著耳鑽,似乎只覺得自己踩在了棉花上,清冷卻莫名柔和的男人,像致命的罌粟一樣,讓人明知是毒藥卻依然忍不住要沉淪。

蘭素連自己的心跳都聽不到了,只記得雲傲越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像最繚繞的鋼琴聲一樣,一下一下地踩在她的心弦上。

「冰點的拍攝,我會去米蘭。」

為了陪她,去的米蘭么。 天朦朧亮,電話突然響起,依然是那把艷麗到讓人發麻的聲音。

「蘭小姐,歡迎分享昨晚的情況——」

經過了一晚,蘭素心裡那情竇初開般的緊張與開心,依舊沒有平復。

而接到了那神秘女人的電話時,她頓時從雲端被打回了現實。

儘管她得到了她崇拜的那人夢寐以求的溫柔。

但是,這樣的溫柔,卻是靠著電話裡面的這個女人欺騙他得來的。

那個女人不僅可以接近他,還得到了他的溫柔。

想到這裡,蘭素的心裡就忍不住一陣嫉妒。

但是,不管之前發生過什麼事,只要之後她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給他,那麼他所有的溫柔便只會對著她。

既然這個女人放棄了這個機會,那麼,就別怪她了。

「他看著我穿的紅裙時,眼裡都是溫柔;他會問我為什麼喜歡紅色……」

對於電話那頭的女人,蘭素一五一十,毫無隱瞞地把昨晚的情況全部告訴她,並且將每一個他溫柔的細節都放大了十倍。

「他相信耳鑽是我丟的,親手將耳鑽還給了我。」

「恭喜你,蘭小姐,接下來這個問題非常重要,你可要誠實回答我——」女人咯咯一笑,清脆的聲音好聽得有些性感。

「我最後和你確認一次,是不是像我和你所說的,他給你的耳鑽是刻有LS的字母?」

蘭素勾了勾唇,「是。」

纖細的指尖輕輕地撫摸著那人給她的耳鑽,字母ls清晰而明顯,似乎想在這個女人面前炫耀,她笑了笑,不無甜蜜,道,「他只相信我,而且,他還會陪我去米蘭。」

……

掛了電話后,洛晨便關掉了變音器。

她坐在床上,摩挲著好看的下巴,俊俏的臉上緩緩有絲沉吟。

除了用假的耳鑽試探蘭素外,雲傲越應該沒有別的方法可以驗證了。

但是,交到蘭素手裡的耳鑽,背後又是刻著LS的,確確實實是她丟失的那顆。

這樣來看,雲傲越應該是並沒有任何懷疑——

所以,他是相信了蘭素的話。

只是,性格冷漠又面癱的他,怎麼會說出陪蘭素去米蘭這麼貼心的話?

有點詭異!

雖然一切都是按照她的想法來走,甚至每一個細節都毫無破綻,只是,為什麼還是會讓她覺得太過順利了——

會不會哪裡出了錯?

……

好笑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洛晨莫名地又覺得自己太多疑了。

或許,是她把雲傲越想得太複雜了——

雖然他很聰明,但畢竟還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而已。

總會有自己想做的事而已。

既然他相信了,而且只是想陪蘭素去米蘭,那麼,她也沒必要像防賊一樣防著他了!

洛晨沒想到的是,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就怕豬一般的隊友——

而剛好,她兩者都遇上了。

*

秋風瑟瑟,秋天的十月有點涼,相比T城城市裡的溫度,機場的溫度更是要低上好幾倍。

六點的天空還微微有點暗,瀰漫著些許早晨的霧氣,厚厚的雲層,似乎不能將溫暖的太陽光透射進來。

偌大的候機大樓里,只有為數不多的旅客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地拉著高檔的行李箱,從機場一頭走到另一個。

而候機大樓的貴賓室里,一個角落卻熱鬧得非凡。

精緻的男子手法淋漓地將自己手中的撲克牌「唰」地一下展開來,雙眸一掃,站在她身後的眾人還來不及看清是什麼牌,便又「啪」地一下收回去。

「好了,誰要做地主?」俊臉掃了掃旁邊的愁眉苦臉的兩人,男子陰險地問道。

兩人面面相覷地對視了一眼,果斷地搖了搖頭。

男子一笑,將桌子上的三張牌用手掌一掃到自己面前,然後插到自己的撲克牌里,得瑟地挑了挑眉。

「放馬過來吧!」

一輪劇烈的廝殺過後,兩個愁眉苦臉的男人更像苦瓜一般的臉了,反倒勝利的男子,俊臉美啊美的,滋啊滋的。

她笑吟吟地桌子上的籌碼用手掌利落地往自己面前一掃,道:「嘿嘿,真不好意思,今天的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

「我不玩了,二十局輸了二十局,晨哥你是不是在出貓(作弊)?」

聽到這話,洛晨眉毛無辜一揚,攤了攤手道:「沒有啊。」

其實她真的是無辜的,雖然她確實很想出老千,但是也不會贏的這麼誇張,這麼明顯的!

只能說,幸運女神天天都站在她身邊!

兩人懷疑地對視了一眼,哪有這麼好運氣的人,一下場就連續贏二十局,二十局啊,二十局啊,害他們快連內褲也輸精光了。

「哼。」想到這裡,兩人果斷地將撲克牌往小小的圓桌上一扔,異口同聲地說道,「我們不玩!」

「喂,玩啦!」洛晨笑吟吟地勸道,「說不定接下來你們就要翻身了。」

「哼,哪裡會有這麼容易翻身,不用哄我們了!」覺得被陰慘的兩人誓死不上當。

正當貴賓室里充斥著歡笑笑聲時,一陣清脆的腳步聲從貴賓室門口響起——

眾人順著聲音看去——

高檔的黑色西服,裡面是一件藍色條紋的襯衣,做工精細的領帶整齊地佩戴在襯衣上,英俊的臉溫柔而禮貌。

殷暖陽!

「各位早安,我是殷氏集團總裁——殷暖陽。」

殷暖陽這個簡單的自我介紹,讓劇組眾人面面相覷,不解又疑惑地相互皺了皺眉,他們沒有這麼大面子吧,連出去外頭拍個廣告,殷氏集團老大居然還來送行?

想是這樣想,但表面功夫還是得落實好,眾人紛紛熱情地和殷暖陽打起招呼來。

「早安,殷總裁——」

「殷總裁好——」

殷暖陽微微點頭,溫柔地將視線巡視了一周,直到看到那熟悉修長的身影,殷暖陽才微微一頓,目光更加溫柔起來。

晨晨!

「今天我和黃晉導演一起過來,因為冰點廣告對我們公司非常重要,所以我將隨行劇組到米蘭,一直監製整個拍攝過程。」

聽到這話,眾人面面相覷地對視了一眼,然後撇了撇嘴!

有沒有搞錯啊?拍個廣告居然總裁隨行?你說公關總監隨行他們還勉強相信!居然拿那麼敷衍的借口來打發他們!

不要以為全世界都是豬好不好!

和眾人一樣,洛晨也對殷暖陽這番話完全不信,但精緻的俊臉卻毫無波動,她不在意地掠過殷暖陽,狹長的雙眸瞥了一下站在殷暖陽身後的男人。

男人長得貌不驚人,1米8的雄厚的身材藏在寬大的T恤下,絡腮鬍子讓人稍顯滄桑,微胖的臉似乎噙著惡趣味的笑意,一直站在殷暖陽身後充當隱形人。

似乎感受到洛晨審視的目光,男人抬眸看了一下她,眼裡莫名閃過一絲驚艷。

似乎情不自禁般,男人突兀地往前邁了兩步,站到殷暖陽身邊,向眾人介紹自己,道:「你們好,我是導演黃晉,希望接下來這兩個星期,我們合作愉快。」

啊——

這個就是傳說中那個23億新晉導演黃晉!

也就是那個傳說同性戀,然後把《黑道生涯》男主角陽昕騷擾得要遠走天涯的那個變態!

想到這裡,同劇組的男人不禁后怕地退了幾步。

無視眾人的膽戰心驚,黃晉走到了洛晨面前,伸出了寬厚的大手,語氣溫和,道,「一直久仰大名,很高興和你合作,晨哥。」

「我也是。」

洛晨微微勾了勾唇,正要回握黃晉伸出來的手,但她的手卻被一隻憑空出現的手握住了——

握得嚴嚴實實的。

順著那骨節修長的大手看上去,眾人頓時一頭霧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

這個男的是誰啊?

…… 憑空出現的男人出現的有點詭異!

骨節修長的大手嚴嚴實實地握住了洛晨的手,男人穿著白色的襯衣,清雋的身姿橫插站在洛晨和黃晉的中間。

硬生生地拆散了兩人的客套。

黃晉只覺得有一陣冰冷的寒意掠過他的脖子,讓他不自覺地收回自己的手,男人才淡淡地收回了視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