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冷家,牧家,唐家等,眾多豪門聯盟的真神們已紛紛準備出手。

「想動手,我們隨時奉陪!」東方汐冷笑道。

儘管東方鬼對羅嫣和劍獒都頗有忌憚,但豪門聯盟這邊的優勢一直都存在!

無論是實力還是人數,他們都不曾懼怕過劍族。

至於其他的草根真神,以及豪門子弟們看到這一幕,只是默默地退到了一邊,他們可不想無緣無故捲入其中。

羅嫣的腳尖一點之下,離地三尺,手指輕輕一揮,悄聲問道:「真的要跟他們動手么?」

劍獒有些遲疑了……

也就是遲疑了那麼一下,就聽到墨楠「啊」了一聲,青色石碑上方的東方鬼已打破了羅嫣的記錄!

看到東方鬼越過了羅嫣留下的那個「嫣」字,劍族子弟,羅嫣,黃豆眼等人的心都沉了下去。

現在他們只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羅征身上……

可羅征依舊在七十多丈的高度,緩緩地向上攀升著,看這架勢能否衝破八十丈都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在這一刻臉色難看的可不止是他們。

宇太白,劍無痕以及劍雷霆,臉上的表情彷彿被冰封一般,皆是僵硬一片。 在宇太白眼中,羅嫣就是道爭一行最大的希望。

劍無痕並不了解羅家真正的底細,既然宇太白將重心放在羅嫣身上,他與劍雷霆自然也是極為關注羅嫣的。

至於羅征……

先前凝結出自己的分身,的確相當驚艷!

這說明羅征將某種道之真意領悟到非常深厚的程度。

可修為上的差距在這種時候很難彌補。

就如宇太白所說的那般,羅征連御空飛行都做不到,打算踩著劍族的飛劍創造紀錄?

所以他們並沒有將太多的希望放在羅征身上。

當羅嫣在九十二丈的高度刻下自己名字時,宇太白和劍無痕等人都鬆了一口氣,原本以為十拿九穩了。

但現在他們的希望破滅了!

東方鬼憑藉一套離散聚靈針,竟是輕鬆超越了羅嫣的記錄。

「怎麼辦?」劍雷霆性子急躁,在兩人面前走來走去。

真的讓東方家的人掌控道爭之地中的傳承?

日後他們劍族如何容身……

眼前這一幕,對於神域等格局,甚至神域的未來都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這樣的結果是他們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的!

「不知道那位彼岸境強者的傳承是什麼,總不至於直接讓東方家掌控若木吧?」劍無痕苦笑道,若是如此的話,劍族的確有可能被驅逐出非攻之地……

宇太白臉色僵硬,死死的盯著青色石碑說道:「還有希望……還有一絲希望!」

石碑之上,羅征踩著飛劍又開始向上攀升起來。

那個從寰宇中被他一路引渡而來的少年,並沒有放棄。

就算他只是下位真神,就算他無法憑藉自己的能力飛遁,可這傢伙終究是師尊留下的那枚種子。

他已經發芽,萌出,長成了一棵茁壯的樹苗。

只要稍加灌溉,就會化成參天大樹!

但羅征並沒有機會進入不周靈山,失去了灌溉的機會!

萌妻甜如蜜:封少,超寵噠! 可是這小子依舊野蠻的成長著,也許他真的能創造奇迹呢?

「哥哥,開始向上了,」羅嫣望著上方的羅征,「加油,哥哥!」

劍獒抬著頭,看著羅征一點一點的加速加上,原本無比難看的臉色也隱隱流露出強烈的期待。

劍獒和宇太白他們不同。

前去斬殺蛇靈的時候,並沒有布下洞察之眼,所以宇太白並沒有見識過羅征那一劍的威力……

在劍獒眼中,羅征爆發的那一劍連大圓滿都能斬殺,根本就不可思議。

如此不可思議的一個傢伙,在青色石碑上僅僅只能攀升到七十丈高度?打死劍獒都不會相信。

「這股威壓在本質上還是由道爭之意形成……」站在飛劍之上羅征心如止水。

旁人以為他攀升到七十丈后,就已經是極限了,所以才會停滯不前。

實際上羅征是想分清楚這股威壓的構成!

「不過善念真意和惡念真意完全糅合在了一起……」

「現在看來每一種道之真意都有自己的用處,不知道一念善惡真意有何用?」

道之真意並不是一種神通,而是混沌之中的某種大徹大悟。

換言之,道之真意更像是根基……

打好根基之後,化出真意之船,才能夠橫渡那一望無際的真意之海,才能夠直抵彼岸。

每一種真意所鑄就的根基皆不同。

如羅征的道法自然真意,本質意義就是道效法自然,遵循萬法自然。

所以道法自然真意很容易融入羅征修鍊的各種神通功法之中。

但羅嫣所修鍊的聖言術滅真意,恐怕又是另外一種根基。

這聖言術滅真意自然不可能與道法自然真意那般,隨意就能融入其他神通內,想必也是需要修鍊特殊的神通,才能發揮聖言術滅真意的效果。

至於羅嫣修鍊的何等神通,那就不得而知了。

「以道法自然來攀登……」

羅征眼睛微微一眯,原本呈直線上升的他忽然飄舞出一個詭異的弧線。

整個人開始前後搖擺起來!

善念真意與惡念真意雖然糅合的十分緊密,但其中依舊存在著細小的縫隙。

這般前前後後的搖擺,竟是暗合了善念與惡念交替的韻律!

「羅征,怎麼回事?」

「好難看的動作……」

「好像在跳舞一般!」

下面的真神們滿臉古怪之色。

畢竟羅征踩著飛劍前後搖擺,的確給人非常怪異的感覺。

羅嫣眨巴了一下眼睛,小嘴微微一抿,臉上浮出淡淡的笑意,「哥哥,好像是掌握了什麼訣竅……」

「這樣的確輕鬆了許多,」羅征臉上也滿是笑意。

他現在按照那股交替覆蓋下來的威壓律動,巨大的壓力頓時降低了一半以上。

原本羅征還在七十丈的高度,這般晃蕩之下,他不知不覺之間就晃到了八十丈,八十五丈……

攀升到如此高度,已經讓不少真神們紛紛側目了。

他畢竟只是下位真神,就連飛翔都是依靠劍族的飛劍法寶。

這傢伙簡直……

深井之中的那具骸骨緊盯著洞壁上的畫面。

「這麼快,就適應了一念善惡真意的節奏?」

「不愧是她的兒子啊……」

「已經好久,好久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小傢伙了,這等天資,就算放在母世界恐怕也不遑多讓……」骸骨讚歎道,「不過僅僅只是依靠節奏,恐怕還是無法衝破九十丈的桎梏,你是依靠了道法自然真意投機而已。」

就像那具骸骨所想的那般。

上了八十五丈后,羅征前後搖擺的幅度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

整個人就像是一具來回晃動的虛影……

「八十六……」

「八十七……」

「不行,這速度越來越快了!」

羅征運用道法自然真意,強行順著那威壓的節奏晃動。

他的肉身固然是能夠承受,可腳下的飛劍之上不斷傳來一絲絲震動。

「咔,啪……」

劍身之上竟出現了淡淡的裂紋。

倘若繼續強行向上,飛劍恐怕會直接碎裂!

「拼了!」

羅征眼中閃出一抹厲色。

與此同時……

已經超越了羅嫣的東方鬼,終究還是熬到了自己的極限。

九十四丈!

可就在他打算出劍刻字之下,就看到了迅速攀升上了羅征。

東方鬼那雙布滿了血絲的雙眼一瞪之下,頓時流露出一抹決然之色。 九十四丈的高度已超過了羅嫣兩丈。

即使羅嫣再度嘗試,也幾乎不可能超過這個極限,已經是很安全了。

可他沒想到,羅征會在短時間內衝上來……

「刻字!」

東方鬼伸手一抓之下,在青色石碑上留下了一個「鬼」字。

隨即身形在空中一翻之下,大吼一聲,「動手!」

隨即他雙手化爪,從上至下朝著羅征飛撲而去!

征戰樂園 不管羅征是否能衝破九十丈的高度,他勢必都會阻止。

青色石碑下方,豪門聯盟與劍族子弟原本已在對峙,他們現在都關注著東方鬼和羅征。

當東方鬼宣布動手的一瞬間……

豪門聯盟中除了刺入鳳頭金針的那七人之外,其他真神紛紛選擇出手!

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你,給我滾下去吧!」

東方鬼臉上掛著一抹獰笑,自他身上爆發出一股毀滅的氣息。

「毀滅神道!」@^^$

「葬海沉星!」

在攀登這座青色石碑之前,東方鬼心中就已有了各種打算。

如果羅徵實力不濟,無法攀升到更高處,他自然不會理會此人……

倘若這傢伙的高度能對自己產生威脅,他勢必會選擇動手!

現在羅征和他同樣受到道之真意的威壓,而他東方鬼已經刻下了字,可謂是佔盡了優勢。!$*!

無論從哪方面來看,他都已立於不敗之地!

「哥哥,糟了……」

看著青色石碑上的那一幕,羅嫣的瞳孔微微一張。

劍獒已經帶領著劍族子弟化出劍陣,已與豪門聯盟的真神們交手,羅嫣卻無心參戰……

這一刻東方鬼彷彿將自身化為了一顆星辰,徑自砸向羅征,他那張狂傲的臉上滿是得意的笑容。

現在羅征承受著如此強的威壓,而且避無可避之下,根本就沒有和他對抗的能力!

一切都向有利於東方鬼的方向發展。

但羅征仍然是一臉淡然,雙目中那純澈的目光中滿是鎮定。

看到羅征的眼神,東方鬼心中微微一突。

那股鎮定的氣勢中隱隱還有一絲對東方鬼的輕視。

他不應該這麼鎮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