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凌見空不由的一滯,雙目差點噴火!

他本來就是因爲這事來興師問罪的,但話都被秦天搶去了,他一時間有些忘詞了。

稍一沉吟,他重重的冷哼一聲,道:“秦天,你休要胡攪蠻纏!實話告訴你, 朕的江山要掛了 ,還要給你賠償?哼,你想也別想!”

“這樣啊?那就算了吧,反正小爺也不差那幾萬兩金子,就當跟你家少主結個善緣吧!告辭!”

秦天十分大方的揮了揮手,便要帶着衆人離去。

凌見空卻突然臉色一急,怒喝道:“站住!秦天,其他的事我們都可以放下不提,但那天火獅王的尖角你必須留下!”

“天火獅王的尖角?那是什麼玩意?”

秦天心中一動,臉上卻故作茫然道,“這個小爺倒是沒注意,或者,跟那頭獅子的腦袋一起報廢了吧?”

“哼,一派胡言!”

凌見空冷冷的道,“天火獅王的尖角堅硬無比,堪比最堅固的精金,乃是煉製火屬性靈兵的絕佳材料,別說你一個氣血境武者,哪怕是靈罡境大圓滿強者都很難摧毀它!秦天,你若識相的話就儘早交出來,別逼老夫親自動手!”

話落,他一揮手,一衆凌家武者立即呈半圓狀圍了上去,個個眼神冰冷,殺機暗藏。

“叮叮叮——”

高玄、王彪等人也都紛紛撤出了長劍,嚴陣以待,大戰一觸即發。

秦天緩緩的挺直了身軀,臉上露出一絲似笑非笑的神色。

從凌見空的話語來看,火獅子的角應該是一件十分珍貴的煉器材料,不然也不可能讓這老傢伙撕下臉皮,直接兵刃相見。

不過,已經吃到嘴中的東西,他斷然不可能再吐出來。

此時已經到了晌午,鬥武場上午的節目已經結束,大部分看客都離場而去。衆人經過門口時看到這番劍拔弩張的局面,都不禁大爲好奇,但卻無人敢於靠近。

秦天微眯着眸子,悄悄的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既然註定無法善了,那就強行突圍!

只要出了鬥武場,自已用古傘隨便一躲,任他們翻個天翻地覆也要徒勞無功。

但就在他即將出手之際,一個十分熟悉的清脆女聲突然從後方傳來:“咦!秦天,凌老頭,你們在這幹嘛呢?”

“小魔女?”

秦天眼睛一亮,心中不禁大喜,這小、妞來的可真及時啊!

身後不遠處,一身紅裙的小魔女,正邁着輕快的步伐漸漸走近,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露出迷惑之色。

“小魔女,你今天真漂亮。”秦天咧嘴一笑,說了一句大實話。 “嘎——”


秦天的話一出,周圍衆人都不禁一臉的呆滯。

小魔女也不由得錯愕了一下,俏美的小臉上倏然掠過一絲紅霞。

但很快小魔女就反應了過來,笑嘻嘻的道:“秦天,你這般討好本姑奶奶,看來是又遇到麻煩了吧!”

“嘿嘿。”

秦天訕訕一笑,嘆息道,“小魔女,其實這事還得怪你啊!你逼着凌家放了王虎,他們十分不甘心,不敢明着忤逆你,就暗地裏來找我的麻煩,唉!這是典型的欺軟怕硬啊!

小魔女,咱們都是一家人,你不會見死不救任由凌家欺辱咱們們楚家吧?”

“嗯?”

小魔女聽了秦天話,不由得秀眉一挑,歪着腦袋睨着凌見空,“凌老頭,他的話是真的嗎?”

“哼!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凌見空氣得七竅冒煙,他沒想到秦天竟然光明正大的顛倒是非,趕緊辯解道,“綾兒小姐,秦天此子滿嘴的胡言亂語,你千萬不要聽信他的話,明明是他盜竊了我們凌家的天火獅王的角——”

“哈哈哈哈!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秦天譏嘲的大笑幾聲,義正言辭的道,“凌老頭,你說我盜竊了你們鬥武場的東西,可有什麼證據?再說你們鬥武場空蕩蕩的,有啥可偷的?分明就是你們陷害小爺!”

秦天這番話表面上聽起來倒也義正言辭、合情合理,一下子將心思單純的小魔女帶溝裏去了。

凌見空正想再說點什麼,小魔女卻已經不想聽了。

她俏臉一寒,嬌哼道:“凌老頭,我早就覺得你不是個好人,現在看來果然是個陽奉陰違的小人,你覺得本姑奶奶很好騙嗎?”

“不不不!綾兒小姐,不是這樣的——”

凌見空老臉一急,心中暗罵,你不好騙誰好騙啊?

“哼!秦天,我們走!我倒要看看誰敢攔着!”

小魔女下巴一揚,當先走去。

秦天對凌老頭得意的一笑,帶着衆人大搖大擺的跟了上去。

凌見空心頭暗怒,卻不由的犯了難,一臉的猶豫不決之色,額頭上都急出了冷汗。

讓他阻擋小魔女,他是萬萬不敢的,但要說放棄天火獅王的角,那也不行啊!

天火獅王是上古異獸,渾身上下最珍貴的就是一根角,可以用於煉製高級火屬性靈兵,價值無可估量!

最氣人的是,他和凌劍都是眼睜睜的看着秦天將天火獅王的角收走的!

就在他猶豫的功夫,小魔女已經走出了四五步,卻被幾名凌家高手擋住了去路。

這幾名武者雖然也畏懼小魔女的名頭,但因沒有凌見空發話,他們也不能退讓。

“哼!凌家的膽子越來越大了!”

小魔女下巴輕輕一揚,嬌哼一聲,“黑風,給我教訓他們!”


“黑風?”

秦天等人都不禁一愣,看了看左右,貌似也沒人啊?

但下一刻, 婚後才知顧總暗戀我

“砰砰砰砰!”

一陣爆響,四名靈元境高手紛紛倒射飛起,落地之時四人已經骨肉存碎,七竅流血,徹底斃命了!

麵包樹下的女孩 綾兒小姐,手下留情!退!都退下——”

凌見空突然反應過來,老眼中驟然閃過一絲恐慌,連忙下令讓凌家高手後退。

但這時已經晚了,又是一片重重掌影閃過虛空,剩下的十九名凌家高手全都被當場擊斃,無一倖免,甚至都來不及發出半聲慘叫。

“我的媽呀!小魔女又發瘋了,大家趕緊離遠點!”

“凌家真是作死啊!竟然敢招惹小魔女!”

眨眼的功夫,地上已經橫七豎八的多了二十多具屍體,一絲絲刺鼻的血腥氣漸漸瀰漫開來。

熾熱的陽光普照大地,卻驅不散人們心中的陣陣寒意。

這一幕不但令周圍一些路人膽戰心驚,就連秦天和王彪等人都被震住了。

“噝——不愧是人見人怕的小魔女,果然名不虛傳啊!”

秦天震驚了一霎,悄悄的看了看小魔女的嬌美小臉,只見小魔女臉色平靜,目不斜視,腳步輕快而從容,好像周圍死的只是一羣螞蟻。

自從接觸楚綾兒以來,兩人間的數次交鋒都被秦天佔了上風,而楚綾兒也沒有什麼過激的表現,這也漸漸給了秦天一種錯覺:這個小女孩雖然惡名在外,其實蠻好糊弄的。

但今天他突然發現,自己對這個看似單純好騙的小女孩一點都不瞭解,這分明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小魔王啊!

一行人在凌見空那呆滯的目光下,漸漸的走出了鬥武場的大門,再也無人阻攔。

小魔女突然停下了腳步,歪着小腦袋,一臉無邪的看着秦天,笑問道:“秦天,本姑娘是不是很威風?”

“呃——”

秦天一怔,旋即苦笑道,“是啊,你的確夠威風,一句話就抹去了二十多條人命。”

小魔女揹着小手輕跳了兩步,十分隨意的道:“哼哼!爺爺從小就教導我,人不狠站不穩,對討厭的人不能有絲毫憐憫。

千秋叔叔也對我說過,我楚綾兒就是楚家的一塊招牌,在這楚月城千里之內,只有我欺負人的份兒,別人誰都不能欺負我,欺負我就是欺負整個楚家,就該狠狠的教訓他們。”

說完後,小魔女頭也不回的揮了揮小手,蹦蹦跳跳的走向了遠處,漸漸消失在了街頭拐角。

秦天卻怔在了原地,目視小魔女走遠,眼中閃過一絲思索之色。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他從小魔女的語氣中,似乎聽出了一絲苦澀的味道。

或許,楚家本就需要一個小魔女,來稱量這楚月城千里大地。

“天哥,此地離着鬥武場太近,沒有小魔女姑奶奶的庇護,咱們不宜久留啊,還是趕緊走吧。”

馬六緊張兮兮的擦了把額頭的冷汗,提醒道。

“嗯,走吧。”

秦天擡步行去,衆人跟上。

剛走出沒幾步,秦天突然心有所感,腳步一頓,轉身看去。

霎時,他看到了一雙充滿怨毒和殺機的眸子!


是凌劍!

鬥武場大門內,凌劍筆直的站立在一堆屍體旁,英俊的面孔隱隱扭曲,眼神中透着蝕骨的恨意,雙拳握得嘎嘣亂響。

秦天心中一凜,但卻絲毫無懼的與凌劍對視着。

良久之後,他嘴角一扯,勾起一絲冷笑的弧度,轉身離去。

“嘿嘿,小爺的仇人又多了一個,必須要加快修煉的步伐了,不然的話,只會成爲別人的墊腳石!”

下次見面,兩人之間必將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

離開了鬥武場之後,秦天並沒有立即返回楚家,而是在城內幾家大商行逛了一遍,以元晶購買了一大堆修煉資源。

同時,他還花費極小的代價購買了一些高級功法戰技的殘卷,準備讓天鬼戰靈脩復之後,給高玄、王彪、王虎等人修煉。

秦天十分清楚,一個人的力量終歸有限,而高玄、王彪、王虎三人都有着極爲不錯的修煉天賦,忠誠度也足夠,只要好好栽培,今後必可成爲三個強大的助力,來豐滿自己的羽翼。

“快躲開快躲開!不要命了!”

“這是誰啊?好嚇人的氣息!”

“噓——小聲點!這是‘醜女’倪飛虹!殺男人不眨眼吶!”

秦天從一家商行中走出來,突然發現街上的行人都自發的避到了一旁,爲一名遠遠走來的女子讓路。

他擡眼看去,頓時眼神一縮,也趕緊避到了一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