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到了荒島的海邊,林文寶體內的靈氣已經蓄積的差不多了,一個加速跳躍,直接飛了起來!

飛速衝刺而出!

往前面的大陸地而去。

他們飛起來后,看到的全都是烏黑,等到落地后,繼續往前面沖,這會兒,在他們兩個人的周圍全都是燃燒掉的灰燼。

……

另外一邊,林天這會兒還沒有恢復過來。

葉婉清在一旁極其小心翼翼地照顧著林天,但是,急於快速恢復的林天,第一次遇到麻煩,竟然根本無法調整過來。

八荒讓林天冷靜下來,他現在的情況有些糟糕,如果越是著急,反而越是有可能無法調整的過來。

林天這才逐漸緩和了下來。

這會兒,在林天身旁的是葉婉清。

葉婉清略微調整了一下心情,她擔心過於擔憂的情緒會影響到林天,便溫和地開口道:「你放心慢慢養傷,叔叔和阿姨他們不會有事的!」

「對,我也會陪著你,將他們給救出來!」 昭華散 開口的是八荒。

當然,是意識上的交流。

林天緩緩點了點頭。

他開始更加認真地對待身上的傷,同時這會兒的他也想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他的小葫蘆裡面還有一個極其好的東西。

千年楓露!

這可是當初在海上,從柳堂主那一邊搶奪過來的好東西。

這會兒的林天,對於林天來說,再沒有比千年楓露更好的東西了!

有千年楓露在,絕地能夠讓林天康復!

林天的傷是因為和陸長生的最後一擊,身體無法承受那一把神劍的壓力。

千年楓露有著起死回生的功效,能夠最大限度地修補身體里的各種問題。

林天拿了出來,一點也不猶豫地把千年楓露給服用了。

而後開始運功,開始療傷。

葉婉清和八荒兩個人守在一旁。

周圍這會兒雖然很安全,可是難免會有一些漏網之魚突然衝過來。

林天的身體很舒服,千年楓露讓林天整個人完全煥發新春,他眯起了眼睛,看向前方道:「有意思了,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體內,活力四射,活力不斷!

而與此同時,在外面突然之間有情況出現!

在不遠處的樹林裡面,極其強大的氣息涌了過來!

八荒和葉婉清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都覺得極其的意外,竟然還有其他的高手! 兩個人開始蓄積內力,準備那裡面衝過來的人趕到,立即給予對方致命一擊。

現在可是林天養傷的關鍵時候,容不得任何人來打斷,任何想要過來打斷的人,必然是心懷叵測!

要是林天沒有能夠將傷給養好了,就不要提其他的了!

他們三個人,眼下足以為強大的人還是林天!

林天只有在健康的情況之下,握著神劍,才能夠救出來父母!

所以,他們不容任何人來打斷林天的恢復!

眼看,那兩個身影趕到,八荒已經靈氣完全爆炸而出,隨時就會如一記光波拳一般,轟擊而出。

「轟隆」一聲響,八荒還是轟了過去!

當即,一記耀眼的光芒,一道光,入一個拳頭一般,飛射而出。

周圍的空氣都彷彿要灼燒起來。

「好厲害啊!」林文寶的聲音響了起來。

而後,林文寶彷彿是一個漂亮的翻身,就背著老婆陸香玉,落在了八荒和葉婉清面前。

葉婉清一愣,他覺得眼前的這兩個人有些熟悉,原本要動手的想法一下子就給卡在了那一邊。

等到回想過來,葉婉清立即快步沖了過去,喊道:「兩位是……」

八荒有些摸不著頭腦,愣在了那裡。

其實,這不能怪八荒,畢竟他沒有看到過林天父母的照片,但是葉婉清看到過,之前為了找到林天的父母,她很早就看了照片,然後四處找尋,如今,終於是找到了。

不,是遇到了!

但是,她剛要開口,卻是就被他們給攔住了。

「不要大聲說話,他在療傷,我們先安靜著。」陸香玉太疼愛林天了。

其實,沒有人能夠比她這會兒內心還要激動,但是,為了林天的傷,為了能夠讓林天更好地恢復,她可以強行忍住,把所有激動的情緒給壓在心底里!

此時的陸香玉,她的臉上開始有淚花灑落下來,而且不是一顆兩顆,而是很多顆,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

她捂住了嘴,看著林天,越來越難以相信!

旁邊的林文寶走了過去,摟住了她,將她緊緊地抱在懷裡,給予她一個溫暖的臂彎。

他們兩個人這是第一次見到林天的真人,而在此之前,他們見到過林天的照片。

當初和乾坤她們做的交易,其中又一條就是他們可以看到林天各個時期的照片。

後來,也就是它們最好一次看到林天的照片是在林天二十歲那一天!

「真好,太好了!」林文寶的眼淚也都快要涌動而出。

好一會兒過去,林天的眼睛慢慢睜開了。

對於林天來說,他剛剛雖然是在療傷,可其實是在享受,剛剛的林天可是享受到了許久都沒有能夠享受到的睡眠。

千年楓露就是有這麼一個功效,能夠補充一個人所有的精力,方方面面全都給修補過來,包括不足的睡眠。

而今全都是修補回來了!

林天在眼睛完全睜開后,笑了起來道:「這千年楓露可真的是好東西啊!要是能夠隨時都能有著那麼幾瓶,可就真的強大了!」

「千年楓露,一千年可都有不了幾瓶,你要知道,那可是耗費了許許多多人,許許多多的時間才承接下來的露水,而這一些露水卻是還有進一步的提煉,最後還要再加藥進行炮製。」

開口的是陸香玉。

這千年楓露可是他們最為重要的一種藥材了,收集起來,十分之麻煩,很多人一輩子可能都收集不了多少。

「你……」林天看向了陸香玉,很快,他就愣住了。

而在看到陸香玉身旁的人時,他也點了點頭。

林天看著那個中年男人,幾乎是直接吼了出來道:「父親……你是我的父親……你是我的父親!」

聲音落下,他即刻快步沖了過去。

林文寶聽到這一聲父親,已經是眼淚縱橫了,而當看到林天衝過來,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時,他的心比任何人,比任何一個時刻都要溫暖。

「孩子……」林文寶走了過去,緊緊地抱住了林天。

此時,陸香玉也捂住了嘴,很緊很緊地捂住!

「她是你的母親,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比我都要愛你!」林文寶道。

這一句話可就有些嚴重了。

林天卻是接受了下來,因為他能夠強烈地感覺到母親的愛。

林天走到了母親的面前,就差直接給母親陸香玉跪了下去。

在他要跪下去的時候,母親一下子拉住了他的雙手,其實,母親的雙手有些顫抖。

但是眼下,林天也顧不上那一些了,先給了母親一個擁抱,而後就是痛哭流涕!

其實,在此之前,林天想到了他會怎麼救出來母親,而在看到母親的時候會怎麼哭,他也想過了會怎麼克制一些,畢竟不想讓母親第一次見到就一直在哭。

可是,他沒想到,母親和父親竟然從魔窟裡面出來了,而且,兩個人雖然看起來十分的蒼老,可是其實並沒有其他衰老的痕迹。

當然了,林天心疼他們兩個人的體重,從他們兩人的身形來看,他們沒少受罪。

「孩子,是夏秋冬救了我們。」陸香玉開口道。

情纏首席:甜寵金屋小嬌妻 她說著原本要說夏秋冬是怎麼怎麼喜歡林天,是怎麼怎麼暗戀林天,但是被旁邊他的男人給打斷了。

林文寶還是比較有眼力見的,他已經看出來了,葉婉清才是林天喜歡的人,而且兩個人彼此也非常地恩愛,否則不會靠的那麼近。

這就讓陸香玉有些心疼夏秋冬那個小丫頭了。

不過,很快,她就搖了搖頭,心中告訴自己,自己的孩子所想的最重要!

她還是十分相信林天的,相信自己的孩子會是那一個知道想要什麼,包括愛情這一方面的人。

既然如此,她也就沒有再多說了。

林天這會兒也看向了那一座孤島的方向,在他這一刻的腦海裡面,他所想到的就是那個夏秋冬了,那一個十分可愛的丫頭。

沒想到,她竟然會那麼地拚命,她到底是為了什麼?

林天假裝不知道,而後道:「我去看看!」 不論如何,林天都是要去看看的,也必須去看看。

此時此刻的林天內心裏面很清楚,想要帶著父母安全離開這裡,必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滅掉靈山派的那些長老。

那一些長老不死,根本難以安全離開。

林天回身看向父母,他還沒說話,父母就點了點頭,兩人都十分支持林天的決定。

即便這一次前往荒島那一邊無比兇險,但是,做人不能忘恩負義。

那一個小丫頭雖然是夏家後人,雖然靈山派的長老不會對她做什麼,可萬事都有萬一,靈山派眼下已經到了絕境的地步,誰知道身為靈山派的掌舵人,那幾個長老會有什麼樣的安排呢?

萬一他們為了能夠重振雄風,而故意用夏秋冬來威脅林天呢?

這一切,皆有可能!

林天正準備離開,那一邊靈山派的總部「轟隆」一聲巨響,有巨大的爆炸聲響響了起來,林天微微眯起眼睛,看了過去。

而後一個身影出現,這一個身影正是魏一恆。

魏一恆的速度很快,他在用光了所有的符紙之後就立即趕了回來。

「大哥,妹妹!」魏一恆看到林文寶和陸香玉,興奮之情難以言表。

落地后,他當即飛沖而去,到了他們的身旁,他給了他們兩個人緊緊的擁抱,這一個擁抱等了太久的時間了。

而後,便是他們的寒暄時刻。

林天朝他們微微一笑,原本林天準備叫上八荒離開,便在此時,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

……

大概二十分鐘之前,太極殿之中。

乾坤已經拿下來了夏秋冬。

對於夏秋冬的身份,別人不知道,他們其他人可都是清清楚楚,夏不語,當年祖師爺的師弟,放棄飛升,留在地球上的人物。

既然是她的後人,自然是不能有任何的虧待。

他們都沒敢出手,只是封住了夏秋冬的所有靈氣,讓夏秋冬在短暫的時間裡無法使用靈氣。

「夏秋冬,你為什麼要幫外人的忙?」乾震十分憤怒。

「我沒有幫助外人,我是在幫我們靈山派,如果是我的祖先,他們也不會想要看到你們這麼做的!」夏秋冬據理力爭。

她繼續道:「你們應該改要知道一點,你們現在在做的事已經讓靈山派蒙羞,其他人可是不會想要看到這樣的一幕!」

三個人沉默。

這會兒,躺在地上重傷的乾元也點了點頭道:「沒錯,秋冬說的一點都沒有錯,到了這個時候,你們還執迷不悟嗎!你們這麼做,根本就是在違背先人之意,我們靈山派,什麼時候做這種事了啊!」

乾元的心十分疼痛!

他也是靈山派的人,是長老,對於靈山派的發展,如何的發展,也一直很有想法。

他也知道他是組織不了他的大師兄他們的,可是只要還能夠阻止,他就會出手,即便最後要付出性命。

夏秋冬這會兒再一次開口道:「我不知道我的先人是誰,但我知道,如果是夏不語,那個我一直敬仰的前輩,他要是知道你們這麼做,一定會極其憤怒,甚至會狠狠揍你們一頓!」

但是,夏秋冬的話還沒有說完,旁邊有人直接前沖了過去直接封住了夏秋冬的嘴巴。

夏秋冬被點了啞穴,無法言語。

「你們……你們這幾個無恥之徒!」乾元已經越來越憤怒了。

他萬萬沒想到師兄們竟然會這麼對付一個小丫頭。

乾坤這會兒看向了夏秋冬,道:「不用用先人的思想來治理如今的靈山派,有一點你們給我記住了,現在和曾經的那個時代完全不一樣,而且,現在是我在掌控主管著靈山派。」

說話間,乾坤使用了一個陣法。

這個陣法很小,不過卻是能夠看到外面場景的陣法,這個陣法就彷彿是開了天眼一般,能夠看到外面的情況。

外面一大片的生靈塗炭,沒有生機,看到的只有一篇黑乎乎。

「你們看到了沒有?」乾坤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