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前台小姐還有些沒反應過來,痴愣愣的看著顧彤離去的背影,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終於倒吸一口氣,道:「嘶,她……她就是厲家少夫人……總經理的妻子嘛……」

厲氏集團原本就是厲家的公司,關於厲家的事情,公司上下多多少少也是有一些傳聞的。

其中關於這位厲家少夫人的事情,她們就聽到過不少的流言蜚語了。

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這位厲家少夫人,當真有些特別了……

……

另外一邊,電梯內,只有某副職和顧彤兩人。

某副職閑話家常,道:「聽說,少夫人這回的任務是死亡墓地,事情辦理的怎麼樣了?」

「還行,挺順利的。」顧彤輕笑一聲,道:「我們沒費多少功夫,就破了墓了,還找到了一些東西!」

某副職微微一愣,道:「東西?」

等等……

顧彤說到了這裡,就不再在繼續說下去了,因為她突然意識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呃……

她好像把國寶拿出來了,而這玩意,現在就在她的背包里……

顧彤嘴角抽搐兩下,剛想說話。

電梯門『吱嘎』一聲開啟了。

十多名身穿工作制服,容顏美艷的女性,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

顧彤不由吞下了原本的話語。

「十樓,十八層,麻煩按一下。」制服美女也沒有往裡面看,而是下意識的對著前方的人說了一句,然後轉身對著同事,道:「雯雯,你繼續說,喬總監跟總經理究竟是怎麼回事呀?」

制服美女語畢,就開始搖晃著身邊,那位名為雯雯女人的手臂。

雯雯被她晃悠兩下,有些暈乎乎的,道:「也沒什麼事,就是總經理,挺照顧喬總監的,之前我碰上過幾回,總經理跟喬總監說話,那感覺,就跟別人不一樣,沒有那麼冷漠,而且,還叮嚀喬總監少穿高跟鞋來著。」

……

顧彤挑眉,瞥了一眼某副職,眼神中的意思明確,『喬總監?』『高跟鞋?』!

某副職不由汗流浹背,下意識的想要阻止這兩位員工的話語了。

然而,卻被顧彤的眼神制止住了……

……

制服美女驚嘆,道:「咱們總經理,就是冰山美男,還能跟人好好說話,那肯定不一樣呀,還少穿高跟鞋,這關心的太明顯了……」

「是呀!我也是這麼想的,喬總監那麼漂亮,冰山都能給融化了呀,個人能力又強悍,總裁不動心,那才是見鬼了,我聽說下午的時候,咱們總經理怕喬總監累到,都沒簽信任股份有限公司的合同。」

制服美女倒吸一口氣,道:「要不要這麼誇張呀,這妥妥包養的節奏呀……我可是聽說,咱們總經理有家了,這若是讓總經理夫人知道了……」

雯雯噗嗤一笑,道:「家花沒有野花香,這種事,豪門夫人不是司空見慣了嘛,她們可比咱們想的開多了。」

制服美女點了點頭,道:「這話說的倒是沒錯了,我有個小姐妹,也沒嫁入豪門,就是嫁了個有錢人,這種事就比咱們看得開多了,給錢不說,還好吃好喝的伺候著,幹嘛還那麼計較呢。」

她們兩個人有說有笑的聊著,也沒有顧忌電梯里到底有多少人。

電梯上升的速度很快,沒有多大一會,梯廂里陸陸續續的人,就開始下電梯了。

『叮咚–』

終於到達了總經理辦公室的樓層。

顧彤率先走下電梯。

某副職緊跟其後,他的表情難堪,全然一副擔心的模樣。

這女人也真是的,不好好上班,天天竟散播謠言,什麼意思嘛……

而且,什麼時候散播謠言不好,偏偏趕上這個時候,而且還給少夫人撞上了……

若是少夫人多疑了,鬼閻王即便是渾身都是嘴,這也解釋不清呀……

某副職想要解釋,可是身份尷尬,顧彤也沒有詢問,他又無法主動解釋,否則,倒有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嫌疑了。

事已至此,某副職對厲焱愛莫能助,他除了送上一句鬼閻王自求多福之外,就再無別的祝願了。 總經理辦公室,位於樓層的最後端的位置。

明晃晃的牌子,十分醒目。

即便是沒有某副職的引導,憑藉顧彤非凡的方位意識,也會很快就找到的。

……

總經理辦公室,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簡潔了些,紅木的辦公桌,一張老闆椅,堆積如山的工作材料,還有對面的長沙發和沙發桌,桌上擺放著一套簡潔的茶具,旁邊還有一個咖啡壺,除此之外,就再無其餘的物品了。

然而,對於這樣的風格,顧彤卻並不感覺陌生,反之還是十分的熟悉。

因為,這就是厲焱習慣的風格,曾經他在軍區的辦公室,也是這樣的布局,根本沒有其餘的任何配飾。

某副職小心翼翼的道:「少夫人……剛才還沒說完,這次執行任務,找到了什麼東西呀……」

方才在電梯里的時候,顧彤的話只說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被閑聊的女員工打斷了。

某副職不敢提及女員工們討論的話題,只能將話題引回上一個階段。

東西?

再次提起這個話題……

顧彤不由咳嗽了一聲,道:「我們這回去的地方是死亡墓地,找到了老爺子留下的東西。」

老爺子……

對於參加了『奪尊』任務的成員而言,這三個字絕對就是平地一聲雷了。

某副職瞪圓了雙目,道:「不會是『奪尊』吧……』

顧彤沒有隱藏,道:「嗯,就是『奪尊』的佛像,我找到了一尊,並且將其帶回了。」

「真的……」某副職的嘴巴張大了,好像能夠放進去一顆雞蛋了,道:「少夫人將其送去軍區了……鑒定過真偽了嗎?」

「……」鑒定……

顧彤輕咳一聲,道:「我急著見厲焱,就忘記了。」

某副職眼珠子再次瞪大了,道:「……」忘記了,這種事情也能忘!!!

突然,某副職想起了什麼,他的眼睛落在了顧彤的背包上面,道:「少夫人,不會吧……」

少夫人不會這麼猛,直接把國寶背到公司來了吧。

要知道……

這玩意,可是價值不菲的呀,任意一尊的價值,都屬於是國寶級的藏品了。

顧彤尷尬的道:「沒錯!」

某副職嘴角抽搐兩下,差點就要吐血了,他三步化作兩步走上前來,趕忙開啟顧彤的背包,然後確認佛像的安全。

他小心翼翼的看上幾眼,都沒敢上手去摸,道:「少夫人,你真是太猛了,要是『奪尊』團隊知道了你的行為,肯定會給你單獨開一場批鬥會的。」

「……」意外意外,純屬是意外……

顧彤輕咳一聲,給自己找了個理由,道:「我想著自己一個人運輸不安全,所以送到你家上校這裡了,由鬼閻王親自保護,送回軍區,比較安全妥帖~」

某副職:「……」信了你的鬼話了……

開車到軍區的距離,明明比公司近多了。

你開了這麼遠的路,跑到了公司,將其交給鬼閻王,你們再一起跑到軍區交接國寶,明顯就是捨近求遠好伐。

然而……

這些話某副職也就只能心裡想想,根本不敢說出來半句。

「不過,少夫人,你這也夠厲害的了,『奪尊』小組折騰了這麼久,都沒有弄回來一件,你出一回任務,居然就帶回來一件了,真是功不可沒……」 暫且不說這玩意是真是假。

就是死亡墓碑的破解,也是曾經花費了許多人力物力,卻無法破解分毫的。

某副職不得不佩服顧彤的智慧,某種意義上來說,顧彤確實是特殊人才的苗子。

顧彤坐在了長沙發上,平聲道:「我也是運氣好,而且,也不知道這一尊佛像的真偽,沒準是老爺子的故弄玄虛,也未可知呢。」

某副職的眼珠子時刻盯著背包,唯恐它有任何差池,道:「老爺子留下的東西,都是這樣難以破解的,軍方的特別小組,研究老爺子,都快研究的吐血了,卻也沒有得出什麼結論的。」

老爺子藏匿東西隱蔽,這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了,凡是接手同老爺子有關的事情,他們都會煩亂非常。

顧彤贊同這個說法,同時也覺得,老爺子故弄玄虛的本事非常,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給鑒定小組了,我也是無債一身輕了。」

某副職:「……」明明就是交給我了……哪裡是交給鑒定小組了……

想要讓我轉交,就直接說唄,幹嘛要拐彎抹角的……

這年頭副職難當呀……

「先不說這些了。」顧彤沒有準備繼續這個話題了,她岔開話題,道:「這段時間,公司的狀況如何?」

「……」還不如上一個話題呢……

對於,剛聽完女員工討論鬼閻王,卻未曾發作的少夫人,某副職格外小心翼翼。

「還行吧,剛進公司的時候,很多事情都不太順利,鬼閻王等同是將軍區的工作重心,轉移到了公司,雖說處理事情問題不大,可就是太瑣碎了,所有的事情,都要親力親為,也很麻煩的。」

分公司的高層配置,全都是宮清婉遺留下來的人手,皆都屬於是她的親信一類。

厲焱剛入公司,他們多少都會使絆子的,這一點也是能夠預想到的。

而且,還有很多工作上的往來和交接,這些都是需要厲焱這位總經理親自負責的,肯定也要比平日更繁忙一些。

某副職繼續道:「不過,咱們家鬼閻王的實力擺在那裡,這點小事根本就難不倒他,還是能夠全權處理的,就是更勞累一些。」

顧彤抬手拿起了辦公桌上已經涼了的咖啡,道:「宮清婉沒有行動?」

行動嘛……

某副職搖了搖頭,道:「理論上來說是沒有,畢竟,我們防範的嚴格,不會給她們任何可乘之機的。」

顧彤呷了一口咖啡,道:「依照她的性格,應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排兵布陣也都是出其不意的。」

某副職同意這個說法,而且,他曾聽鬼閻王說過同樣的話。

果然是夫妻,所想的事情,都是如出一轍的。

某副職想到這裡,小心翼翼的道:「少夫人,公司里的傳言都做不得真的……我每日跟隨在鬼閻王身邊,肯定不會有其餘問題的……」

某副職終歸還是忍不住了,率先將這些話說出口了。

畢竟,他也不希望,夫妻二人因為這些子虛烏有的閑言碎語而吵架。

少夫人剛剛回來,應該小別勝新婚才是。 鬼閻王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某副職是看在眼裡,記在心裡的,且不說,他是軍人,絕對不會做出違背原則的事。

就光說,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某副職就敢做出這樣的保證了。

上校對於少夫人,真是愛的真愛得深呀,一顆心都撲在少夫人身上,根本不允許任何事情傷害少夫人分毫的。

哪怕是晚歸些許,上校的心都會提起來,唯恐她會受傷害一樣……

面對這樣的上校,少夫人應當不會放心不下的吧。

顧彤喝了一口厲焱留下來的涼咖啡,道:「謠言止於智者,可又有多少智者呢!」

這一句話說的有些高深莫測,使得某副職都未曾明白顧彤的意思。

然而,實際上顧彤的想法,早就表達的十分明確了。

進入公司是宮清婉的決定,且人手,都是宮清婉精心挑選的,若是出了什麼問題,顧彤第一時間肯定想的不是厲焱,而是宮清婉了。

某副職品讀著顧彤的意思,點了點頭,道:「這倒是了……」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的,流言蜚語鬧個不停,唯有智者才能理智清醒,分辨出流言蜚語背後的貓膩,且不以為然,既不聽,也不傳。

顧彤慵懶的坐在位置上,道:「理論上來說,宮清婉已經出手了,惡意在公司里散播傳言,肯定是有什麼目的,你們多防範一些吧。」

惡意散布謠言?

肯定有什麼目的?

某副職瞪圓了眼睛,道:「她這是變相算計鬼閻王呢……」

他怎麼就沒想到這一點呢,只是唯恐少夫人誤會,卻也未曾想過,公司內散播出這樣謠言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然而,這件事倒也怪不得他。

畢竟,他們都是當兵的,而且還是直腸子,肯定沒有女人那樣細膩,粗枝大葉的沒有注意到什麼,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算計厲焱的事情還少嘛。」顧彤擦了擦嘴角的咖啡,她冰冷的笑了一聲。

宮清婉算計厲焱,應該追溯到很久以前了,亦或者是,從厲焱還沒出生開始,宮清婉的算計就沒有間斷過。

無時無刻不在謀算著,就怕厲焱搶奪厲家的資產。

宮清婉將所有的東西,全部都把控在自己手裡,只要能不讓厲焱觸碰,就絕對不會給他碰觸的機會,更不想讓他進厲家的大門。

所以,凡事出奇必有妖,說的就是這樣的道理。

宮清婉已經假惺惺的撒手,讓厲焱成為分公司的總經理了,若是沒有安排下埋伏,那才是有問題了。

某副職聽聞此言,趕忙點頭,道:「少夫人說的太對了……我確實要小心防範著了……」

某副職開始回想,女員工口中議論紛紛的,那位喬央柔業務總監,若是沒有記錯,她就是給鬼閻王送合同的那位吧。

當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