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劉曄答道:「徐庶與劉備相交至厚,今現在軍中,何不命他一往?」

這也是劉曄早就想好的計策,他推薦徐庶去勸降劉備,其實就是給他一個通風報信的機會,讓劉備知道他目前的處境,採取相應的對策。

這勸降的人選,一向都很有講究,盡量找與對方有交情的人去,這樣成功率可以增加不少。

所以,劉曄推薦徐庶為使者,並無不妥之處,但曹操因為徐庶的母親,間接死在自己的手上,害怕他對自己有成見,對他有點信心不足。

徐庶雖然不發表言論,但與曹操的第一次談話,還是讓曹操認可了他的才華,不想失去徐庶,就說道:「他去恐不復來,如復歸劉備,豈不如虎添翼?」

劉曄卻說:「他若不來,貽笑於人矣。丞相勿疑。」

曹操乃召徐庶至,對他說道:「我本欲踏平樊城,奈憐眾百姓之命。公可往說劉備:如肯來降,免罪賜爵;若更執迷,軍民共戮,玉石俱焚。吾知公忠義,故特使公往。願勿相負。」

徐庶剛入曹營,就深受到器重,他也被曹操的誠意感動過。

所謂「無功不受祿」,他也非常糾結,想著如何償還曹操的恩情,但決計不能出賣劉備,這是徐庶的底線。 上次因母親的書信,徐庶離開新野前往許昌,曹操愛才是真,信件雖是假造,承諾倒不是虛的,曹操對他頗為看重,給的待遇相當不錯。

誰知道徐母見徐庶來到許昌,她愛兒心切,認為兒子和自己一樣,是被囚居在此。

徐母心中非常自責,認為是自己連累了兒子,讓他受制於人,一時想不開,就懸樑自盡了。

徐庶見母親已死,哭絕於地,良久方蘇。

曹操使人齎禮弔問,又親往祭奠。徐庶葬母柩於許昌之南原,居喪守墓。凡曹操所賜,庶俱不受。

徐母死後,徐庶受到的打擊可不小,從此沉默寡言,在曹操召開的軍事會議上,也從來沒有發言,即便是曹操出言相詢,也是敷衍一兩句話,曹操對他產生疑心,也在情理之中。

這次見了劉備,徐庶雖然並沒有透露曹操軍中的虛實,但對這次曹操進攻的態勢,還是給劉備解說清楚了,這是說項的需要,算不得泄露軍機。

劉備看諸葛亮一人經常忙不過來,知道徐庶母親已死,又起了招攬之心,但被徐庶婉拒,並再一次向劉備表態,終身不為曹操設一謀。

曹操知道劉備看重名聲,頗得民心,他招降劉備是假,只想把生靈塗炭的罪過推到劉備身上,壞了他的名聲,讓他喪失民心。

這次劉曄獻計,不著痕迹幫了劉備一把,曹操心知肚明,也由得他拖延一些時間。

因為曹操也需要劉備撤退從容一些,好讓賈詡有時間安排襄陽的事情,在荊州還沒有到手之前,曹操可不能大意。

賈詡號稱毒士,他從去年冬天開始,在荊州經營了大半年之久,這算計不可謂不深!

這次他在劉備撤退的路上,安排了幾個陷進,想要把劉備連根拔起,以絕後患。

劉備從徐庶那裡知道了曹操這次的進攻計劃,情知小小樊城已不可守,問計於孔明。

孔明雖然初出茅廬,但用兵老辣,連續兩把火,讓曹操損失不小,但遠沒有傷筋動骨,不是劉備這兩萬多軍隊可以抗衡的。

原來諸葛亮的計劃,是讓劉備取荊州為家,徐圖後計。

但現在看來,他還真有點一廂情願了!

前面的襄陽被劉琮、蔡瑁佔住,後面曹操的大軍緊追不捨,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找一個可以堅守的落腳之點。

諸葛亮盤點了一下荊州九郡,也就襄陽、江陵、江夏三個地方可以堅守,別的地方,不但城防不堅,而且糧草軍資的儲存不夠,不能久守。

江夏倒是一個堅守的好地方,但已經是劉琦的地盤,劉備如果和劉琦合兵一處,江夏就成了孤城,久守必失。

孔明想了想,覺得還是取襄陽為上策,就對劉備說道:「主公可速棄樊城,取襄陽暫歇。」

在孔明看來,這是劉備取得荊州的一次機會,雖然劉琮已經以荊州之主的名義投降了曹操,但名不正言不順,城內忠於漢室的人不在少數。

現在曹軍還沒有來得及佔領襄陽,如果劉備到襄陽振臂一呼,荊州軍民肯定有不少人響應,劉備用雷霆手段收攏荊州的軍隊,控制襄陽並不難。

但強行從劉琮手上取得襄陽,是劉備怎麼也不願意去做的!但他也不好三番五次否決諸葛亮的計策,只得轉移大家的注意力,流著眼淚說道:

「奈兩縣百姓相隨許久,安忍棄之?」

孔明情知劉備不願意取襄陽,但他積累「愛民如子」的名聲不易,這可是劉備賴以與曹操抗衡「人和」,可不能丟下百姓不管,就回答道:

「可令人遍告百姓:有願隨者同去,不願者留下。」

劉備然之,諸葛亮先使雲長往江岸整頓船隻,再令孫乾、簡雍在城中宣傳道:

「今曹兵將至,孤城不可久守,百姓願隨者,便一同過江。」

兩縣之民,齊聲大呼曰:「我等雖死,亦願隨使君!」

劉備見之,不覺大為感動!他因為財力不足,其實在新野為老百姓做的非常有限,也就是減租減息,讓耕者暫有其耕地,治下百姓能夠安享太平,勉強溫飽而已!

而老百姓給他的回報可不少,他們不但負擔了劉備的軍糧和徭役,還讓家中壯年踴躍參軍,而且還生死相隨!

就連非常理智的諸葛亮,也受到了感染,雙眼微紅,蒙上了一層霧氣,暗暗下定決心,一定幫助劉備取得荊州,守衛一方百姓的平安。

劉備過江以後,領軍順大路而行。行至襄陽東門,只見襄陽城頭遍插旌旗,壕邊密布鹿角,顯然劉琮做好了準備,拒絕劉備入城,要想奪取襄陽,難度不小。

劉備就要繞城而過,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起諸葛亮,眼裡有幾分渴求,想起他幾次提出要取襄陽為據點,自己現在就在城外,要是沒有一點表示說不過去,就勒馬大叫曰:

「劉琮賢侄,吾但欲救百姓,並無他念。可快開城門,放百姓進去避難。」

劉琮聞劉備至,也許是心虛,也許是別的什麼原因,反正就是不露面。

蔡瑁、張允耀武揚威,引數百人徑來到敵樓上,指揮軍士亂箭射下。城外百姓,皆望敵樓哭罵蔡瑁等人賣主求榮。

城中忽有一將,引數百人徑上城樓,大喝:「蔡瑁、張允賣國之賊!劉使君乃仁德之人,今為救民而來投,何得相拒!」

眾視其人,身長八尺,面如重棗;乃義陽人也,姓魏,名延,字文長。

當下魏延掄刀砍死守門將士,打開了城門,放下弔橋,大叫:「劉皇叔請快領兵入城,共殺賣國之賊!」

魏延只管招呼劉備軍馬入城,躲在城牆上的蔡瑁、張允,一見魏延出來攪局,不由一愣,正不知如何處置。

只見城內一將飛馬引軍而出,大喝:「魏延無名小卒,安敢造亂!認得我大將文聘么!」

魏延大怒,挺槍躍馬,便來交戰。兩下軍兵在城邊混殺,喊聲大震。

蔡瑁和張允,領了賈詡的計策,到東門來鎮守,本來準備裝模作樣的抵抗一陣,然後讓劉備攻破城門,放他入城,後面的事情,自有賈詡謀划。 半路里殺出個魏延來,又來了一個不知內情的文聘,兩人的內訌恰到好處,而且剛好可以實施賈詡的計策,免得蔡瑁張允親冒矢石與劉備軍交鋒,他們也落得清閑。

蔡瑁、張允旁觀魏延與文聘交手不加干涉,見張飛躍馬望城門而來,也有些心虛,並不理會魏延製造的騷亂,也不管城門的安危,帶領軍士徑自退走。

一見襄陽城門大開,張飛便躍馬欲入,劉備急止之曰:「三弟先別進,當心內中有埋伏,劉琮不放我等和百姓入內,我們硬攻城池,反而驚擾了百姓。」

其實,劉備從心裡本來就不願意進入襄陽,看著百姓的被兵丁衝撞的亂象,不由嘆道:「吾本欲保民,反害民也!吾不願入襄陽!」

孔明一見如此,情知劉備心意已決,再看襄陽城裡的情形,處處透露出詭異,好像有一種莫名的危險,也就不再相勸。

諸葛亮想了一想,就對劉備說道:「江陵乃荊州要地,軍資糧草頗多,不如先取江陵為家,與江夏成犄角之勢,守望相助,徐圖後計。」

劉備現在並不在乎取哪裡落腳,只有有安身之地就行!就是想快點離開襄陽,就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正合吾心。」

於是,眾人引著百姓,盡離襄陽大路,望江陵而走。

襄陽城中的百姓,多有乘亂逃出城來,跟隨劉備隊伍而去。

魏延與文聘交戰良久,不分勝負,從已至未,手下兵卒皆已折盡。

魏延乃撥馬而逃,卻尋不見劉備的軍隊,隻身投長沙太守韓玄去了。

眼見劉備遠去,賈詡偕劉琮、蔡瑁等人出現在城牆之上,他面色陰沉,看著江陵方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蔡瑁知道,他的心情並不太好。

因為賈詡在襄陽做了精心的準備,只等劉備等人進城上當,誰知道劉備並沒有入城、

他看向蔡瑁張允的眼光,有點不善了,似乎在質疑他們的辦事能力。

好在蔡瑁觀言察色的本事不錯,又有一幅好口才,連忙把責任推向魏延和文聘,賈詡臉色稍緩。

夏侯惇上次在博望坡大敗而歸,雖然曹操並未降罪,但他自己非常在意,準備將功折罪。

因此,他主動領取任務,喬裝來到襄陽,接受賈詡的調度,領數千精兵,在襄陽城內埋伏,準備暗算劉備。

賈詡這次所謀甚大,甚至把整個荊州都賭上了,如果他謀划失敗,那襄陽就會被劉備佔領。

劉備和江夏的劉琦遙相呼應,把住了荊州的門戶,曹操佔領荊州的事情就化為泡影。

這個計劃得到了曹操的支持,賈詡控制的軍隊可不少,主要是蔡家、蒯家等支持曹操的各大世家掌握的兵力,加起來有將近十萬大軍,夠劉備喝一壺了。

鑒於劉備逃生的本事超強,如果劉備敢進入襄陽城,這次賈詡可沒有給他一點機會,等曹操數十萬大軍圍城以後,賈詡才開始發動。

這樣一來,劉備就是插翅難飛,基本上就沒有活路了!

但人算不如天算,不知道劉備是運氣好到爆表,還是真的是天命所歸,他因為堅守自己的底線,居然過襄陽城而不入,輕輕鬆鬆就躲過了賈詡的這個算計!

夏侯惇一見劉備繞城而過,失去了一個立功的機會,他本想領數千精兵追上劉備大殺一通出口怨氣。

但探馬打探的結果,在這條崎嶇路上難以發揮兵力優勢,殿後的又是張飛,可不是易於之輩,好歹還是他的侄女婿,也就沒有心情追殺了。

夏侯惇白跑一趟,可不敢拋頭露面,免得面子上不好看,悄悄領著軍隊星夜回到宛城據守。

曹操起大軍南征,始終對西北軍閥馬超和韓遂不放心,在宛城集結了不少兵力,由夏侯惇統領,可以隨時支援長安。他到襄陽協助賈詡伏擊劉備,只不過是臨時客串。

……

……

劉備領著十餘萬軍民前行,大小車輛數千輛,挑擔背包者不計其數,行走速度極慢、

諸葛亮心急如焚,但又無法勸說劉備放棄百姓,只能在心中暗暗計較,如何才能快速達到江陵。

諸葛亮正前行間,忽哨馬報告說:「曹操的大軍已屯樊城,正使人收拾船筏,不日即可渡江趕來。」

從襄陽到江陵的路,並不適合大量騎兵賓士,但騎馬趕路的速度比步行還是要快了一倍不止。

因為兩縣百姓都拖家帶口,還帶著口糧和行李,等於是負重前行,速度比普通步兵行軍又要慢了不少,到江陵至少要走半月之久。

照這樣的速度下去,就算是此路崎嶇不能急行軍,曹操的兵馬,也會很快追上劉備的隊伍。

因此,眾將紛紛對劉備進言道:「江陵是荊州的要地,說那裡是荊州的糧倉也不為過,因為荊州超過五成的存糧和軍資,都存放在那裡,得之足可拒守數年之久。今擁民眾十數萬,日行十餘里,似此幾時得至江陵?倘曹兵到,如何迎敵?不如暫棄百姓在後面慢行,留小部分保護,其餘軍隊加速前行,迅速佔領江陵為上。」

劉備也很認可將領們的建議,但要讓他丟下百姓,實在是做不到,留著淚對他們說道:「凡舉大事者,必以人為本。今人歸我,奈何棄之?」百姓聞玄德此言,莫不感謝涕零!

後來,還是孔明想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對劉備說道:「曹操的追兵不日即至,主公可遣雲長往江夏求救於公子劉琦。教他迅速起兵,乘船會於江陵。」

劉備從之,即修書令雲長同孫乾領五百軍急行軍往江夏求救;令劉封胡班領一千軍馬在前開道,張飛領三千兵馬斷後;趙雲保護老小;其餘將領俱管顧百姓而行,每日只走十餘里便歇。

劉備敢如此拖沓而行,也是有恃無恐,最愛護百姓,也不會拿自己和百姓的性命開玩笑!

因為這條通往江陵的唯一通道,道路崎嶇狹窄,有張飛那三千軍馬斷後,曹操雖然有百萬大軍,也無法偷過,因而並不害怕曹操追兵。 曹操在樊城紮寨,並不著急追趕劉備,一是因為前面的道路難行,第二就是因為賈詡已經設計陷阱,諒劉備難以逃脫。

曹操在樊城停止前進,主要還是襄陽的事情,他使人渡江至襄陽,召劉琮相見,使者的言語頗為傲慢嚴厲。

劉琮畢竟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少年,一個人從來就沒有出過遠門的官二代,以前有劉表的庇護,自然可以囂張跋扈,但也只是欺善怕惡。

他想起傳言中曹操的厲害,因為畏懼而不敢前往樊城。蔡瑁、張允多次催促前往,劉琮皆不改變主意,反而讓二人前去探路。

曹操這樣做,自然是要給劉琮一些臉色看,同時也試探一下他的真心,曹操也怕他是詐降。

劉表的心腹手下王威,見曹操如此不待見劉琮,心中甚是不平,就偷偷告訴劉琮,讓他於險處伏擊曹操,只要能抓住曹操,就能威震天下。

劉琮小孩子心性,膽小怕事,哪能做得了如此大事,又對名震天下怦然心動,不敢定奪,密告蔡瑁,差點讓蔡瑁殺了王威。

蔡瑁見劉琮不敢去見曹操,畢竟人家才是名義上的荊州之主,也不敢相強,只得與張允同至樊城,拜見曹操。

蔡瑁見到曹操,辭色甚是諂佞,有問必答,曹操大悅,當場加封蔡瑁為鎮南侯、水軍大都督,張允為助順侯、水軍副都督。

曹操要收買荊州人心,給兩人的封賞不薄,二人大喜拜謝,又代為劉琮謝罪。

對劉琮的抗命不從,曹操心中非常不喜,但畢竟荊州還在劉琮的手上,也不能苛責,免得節外生枝,就安撫道:

「劉景升既死,其子降順,吾當表奏天子,使永為荊州之主。」

蔡瑁、張允一聽曹操這話,就吃下了一顆定心丸,歸見劉琮,轉告曹操答應保奏他永鎮荊襄的話語。

劉琮聽了大喜!次日,他還是不敢獨自前往,與母蔡夫人齎捧印緩兵符,親自渡江到樊城拜迎曹操。

曹操在劉琮的引領下,領兵渡江進駐襄陽,至州牧府坐定,蔡瑁等人已經把荊州官員召集在一起。

曹操對眾人非常客氣,分封蒯越、傅巽、王粲等人為候爵,所有來人,無論官職大小,均有封賞提升,眾人皆大歡喜。

惟有劉琮永鎮荊襄一事,曹操也沒有食言,對劉琮很是勉勵了幾句,說是要等皇上的旨意。

曹操在襄陽住下,第三日就有聖旨到來,劉琮並沒有永鎮荊襄,而是被遷為為青州刺史,並沒有開府建衙的權利,而且要求即刻起程。

劉琮聞命大驚,這等於是一個虛職,和劉備的豫州牧是一個意思!再三推辭,想要留在荊州,曹操以聖旨不可違為由,不許劉琮停留。

劉琮只得與母蔡夫人同赴青州。只有故將王威相隨,其餘官員俱送至江口而回。

荊州未定,曹操殺害劉琮或許有些顧忌,但只是催讓他上任,卻沒有什麼。

在封賞劉琮之前,曹操已經把劉琮手下的官員全部封賞,就是要先把他們全部變成了自己的手下,再把劉琮的荊州牧改成青州刺史,就再也沒有人替劉琮說話了。

至於所謂的聖旨,那還不是曹操一句話的事情。如果先把劉琮改為青州刺史,很會給荊州官員一個「食言而肥」的印象,也可能就要引起其他變化了!

一轉眼,曹操在襄陽停留十餘天之久,而劉備還在往江陵進發。荀攸首先有些沉不住氣了,向曹操進言道:「江陵乃荊襄重地,錢糧極廣。劉備若據此地,急難動搖。」

曹操笑著說道:「此事我豈能不知,只是前面的道路狹窄,且路崎嶇難行,大軍難以展開,還容易被埋伏,賈文和早就安排好了探馬,反正劉備隨百姓而行,腳程不快,我們索性遠遠吊著就行了!

荀氏叔侄和劉曄、徐庶等幾個謀士,雖然不是外人,但有一個共同特點,對漢室非常顧念,要是討伐孫權還沒有什麼,但對以仁德聞名於世的劉皇叔,他們就難以下手了。

賈文和如此算計漢室宗親劉皇叔,曹操也怕他們幾個抹不開情面或者看不慣賈詡的所作所為而透露內情。

因此,曹操並沒有把賈文和的謀划透露給他們,就算到了現在,他還是含糊其辭。

正說話間,好像在印證曹操的話語,賈詡派來的探馬報告說:

「劉備帶領十餘萬百姓,日行止有十數里,這十餘日下來,只走了三百餘里,但張飛殿後,防備很嚴,難以近前,估計還有數日,就能進入當陽縣長坂坡。」

聽到「長坂坡」三字,曹操就知道,該自己領兵前去參與賈詡精心設計的那場圍殲盛宴了!

曹操立即擊鼓聚將,安排各部精選數千鐵騎,合計五萬步騎,都是精兵,星夜前進,限一日一夜,趕上劉備大軍。

因為是非常辛苦的追擊戰,曹操留下曹仁和眾位謀士守襄陽城,他親領大軍追擊劉備。

劉備不足兩萬的兵馬,保護十數萬百姓前行,一程程挨著往江陵進發。

趙雲還是領一千兵馬保護諸將的老小,張飛領三千精兵斷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