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劉致澤一怔,看向了四周,卻是發現沒人跟自己說話啊,當即道“孫乾,是你在說話嗎?”

“主公,不是我,是無邪神劍在與你對話。”孫乾回答道。

臥槽!!劉致澤眉頭一挑,非常的震驚,無邪神劍會開口說話?這特麼纔是在逗自己玩啊,怎麼可能啊。

“主人,她是我的初戀,還請你務必要把她奪回來。”無邪神劍那稚嫩的聲音繼續開口說道。

“啥?你的初戀?”劉致澤一愣一愣的,特麼的,現在連劍都會撒狗糧了嗎?怎麼感覺這一切都是這麼的不對勁啊。

“是的,主人,她與我曾經是一起被打造而成的,只是後來,她被奪走了,所以我們纔會失散的,所以,拜託主人一定要把她奪回來。”無邪神劍哀求的說道。

“可是它都已經斷了,奪回來也沒用啊。”劉致澤苦笑道,這種斷劍就算給自己也沒用,又不能用,又不能裝逼的,買回來就是浪費錢。

“不……主人,她還會恢復的,現在只是暫時的而已。”

“真的嗎?”劉致澤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如果說還能夠恢復的話,那自己倒是可以買回來,畢竟他可是親手體驗過這無邪神劍的,無邪神劍這麼猛,和它一起出爐的估計也不會差到哪裏去吧!“好,你等着。”

“其實信與不信,那就要看各位的了,反正我也只能介紹到這了,接下來,就讓我們開始競拍吧,起步價,兩百萬。”

臥槽!!兩百萬?劉致澤身體一顫,特麼的,就算自己的錢沒有打回家,估計也只能剛好買下這把斷劍吧!

“兩百萬。”劉致澤淡淡的開口說道。

我曰!!這哪個傻叉,這明顯就是一個坑,竟然還有人往下跳。

衆人紛紛看向了劉致澤,道門那邊的人看到劉致澤後忍不住偷笑了起來,對着劉致澤指指點點的,好像是在說,看那邊有個傻子。

而商界這邊的人看到劉致澤出價,他們也是一驚,劉致澤竟然都要買的東西,那就肯定不會是什麼普通玩意了。

但是現在劉致澤已經出價了,他們又不好意思加價,畢竟加價的話就會得罪劉致澤,他們可不想得罪劉致澤。

“喂,小朋友,你有錢嗎?那可是兩百萬啊。”忽然,道門那邊站起了一箇中年男子對着劉致澤哈哈大笑了起來。

劉致澤微微一笑,看了那小子一眼,道“沒有哇。”

“哈哈……沒有那你出個什麼鬼價啊,你是不是託啊?”道門那邊集體發出了一道道的笑聲,全部都是在嘲笑劉致澤的。

“澤哥喜歡,你不服氣可以來咬澤哥啊。”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臥槽!!這小子很囂張啊。

道門那邊的人一個個的都看向了劉致澤,這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懟,那個中年男子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了起來。

“這位小兄弟,如果你沒有錢的話,那就不要搗亂喔。”這時,臺上的那個中年男子苦笑一聲的說道,他現在急需要和劉致澤撇清關係,要真的被人認爲劉致澤是拍賣行請來的託,那拍賣行的名聲可就毀了。

“現在沒錢不代表待會沒錢啊。”劉致澤嘿嘿一笑,站了起來,看着那臺上的中年男子繼續道“這樣好了,我這裏呢,也有些東西想要拍賣,那你就負責給我拍賣了吧!”

“喲,小朋友,你的東西不會是凹凸曼玩具,或者是變形記剛吧?哈哈……”道門那邊再次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是,你可千萬別拿出紙尿布啊。”

我曰!!這誰啊,特麼的說話真的不經過大腦啊。

周復生一行人轉頭看去,就看到一個那人還在哈哈的大笑着。

“王八蛋,你說什麼?有本事你再說一遍?”關瞳可是暴脾氣,他可忍受不了,直接指着那道門的人就大喝了起來。 “喲,這小子好像是要替那小子出頭啊,小子,不要以爲戴着一副美瞳就可以裝逼,待會勞資會打爆你的美瞳的。”那道門的人繼續哈哈的大笑道,完全沒有把關瞳放在眼裏。

“媽的,勞資今天弄死你。”關瞳怒喝一聲,直接向着那人而去。

只是還沒等他走兩步就被劉致澤給攔住了,就聽劉致澤道“關瞳,狗咬你一口,難道你就一定要咬回去嗎?不要介意。”

“小王八蛋,你……”那人剛打算說話,這時,就看到劉致澤慢悠悠的上了前面的臺子,從口袋內掏出了一朵黑色的雪蓮花。

臥槽!!看到這朵黑色的雪蓮花,在場的人都震驚了,一個個目瞪狗呆的看着劉致澤手上的雪蓮花,這……這小子爲什麼會有雪蓮花?

而且看光澤,看花瓣,好像比剛剛拍賣的雪蓮花要更加的好。

“這玩意能拍賣嗎?”劉致澤看着那中年男子疑惑的問道。

那中年男子也有些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劉致澤手上的雪蓮花,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道“不過,這位小兄弟,這朵雪蓮花能賣多少價格,我們還需要估量一下,能不能讓我拿去後臺檢測一下。”

“行啊,給你。”劉致澤很是大方的遞出了黑色的雪蓮花,那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抓着,這時,他對着不遠處的一個美女服務員使了個眼神,那美女服務員立刻走了過來,端着那朵黑色雪蓮花就離開了。

那中年男子笑了笑,道“小兄弟,還請稍等片刻,結果馬上就出來了。”

劉致澤點了點頭,微微一笑的擡起頭,看向了二樓,此時那位鮑家的少爺也露面了,正盯着劉致澤看,而在他旁邊還站着王拔彈。

“這個是誰?”青年盯着劉致澤問道。

“鮑少爺,這位就是劉致澤,您這次要找的人。”王拔彈很是恭敬的說道,之前鮑家少爺來找自己的時候,就向自己打聽過劉致澤,現在劉致澤就在面前,正好可以介紹給他認識一下。

“哦?這個就是劉致澤?”那青年微微擡頭,用鼻孔瞪着劉致澤,好像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此刻劉致澤看到青年那樣子,忍不住下意識的豎起了中指,這青年的眉頭頓時一皺,嘴角上揚露出了一絲冷笑,道“這小子果然很囂張,有意思。”

這時,那臺子上忽然年跑來了一個美女服務員,她遞出了手中的黑色雪蓮花,並且在那中年男子的耳邊悄悄的說了幾句,說完,之後,她又眼帶曖昧之色的看了劉致澤一眼,這才離去。

那黑色的雪蓮花被放在了桌子上,中年男子再次拿起了麥克風,就聽他道“各位,經過鑑定,這朵來自地獄的雪蓮花,延壽至少十五年,所以,我們答應了這位小兄弟的拍賣要求,現在正式開始起拍,起步價,八十萬。”

“哇~”聽到這中年男子話的人同時忍不住震驚了一翻。

這一朵竟然比剛纔那朵的效果還要好?延壽十五年?像這類的東西,哪怕就算是八十萬起步,估計也會有不少人撞破腦袋的吧!

“等會,不要急。”劉致澤揮了揮手,示意讓他慢點開拍。

“這位小兄弟不知道還有什麼事呢?”那中年男子笑道,現在劉致澤可是金主了,就算他不想給面子估計都不行了。

“哦,也沒什麼大事,剛剛不是看你們爲了一把金錢劍打破腦袋嗎?澤哥這裏正好也有,可以一起拍了。”說完,劉致澤再次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把金錢劍。

臥槽!!衆人一驚,這特麼什麼情況?爲什麼這個少年有黑色雪蓮花又有金錢劍?他到底是什麼人?還有,爲什麼他的口袋裏能裝下這麼多東西?他是機器貓嗎?

看到那把金錢劍,道門那邊的人,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同時眼巴巴的看向了金錢劍,剛纔他們沒有拍到都覺得很遺憾,沒想到現在又有了。

“好……好的。”那中年男子眼睛都看直了,今天這個眼前的少年真的是讓自己出乎意料啊,來了一個驚喜又一個的,他再次叫上了那個服務員妹紙,那妹紙再次拿着金錢劍離開。

過了一會才跑回來,在那中年男子耳邊說了些什麼,放下了金錢劍這才離去。

“各位,天大的好消息,這位小兄弟的金錢劍是被開過光的,比之前那把更加厲害,那麼從現在起,這朵雪蓮花和這把金錢劍就要正式開始拍賣了。”那中年男子帶着疑問的看向了劉致澤。

畢竟要不要拍賣還是要看劉致澤的,他可不敢私自做主。

“行啊,你先拍吧,如果不夠了再找澤哥,澤哥這裏還有不少,還有那個說澤哥要拍賣紙尿布的別拍,就算拍了,澤哥也不賣。”劉致澤風輕雲淡的說道,讓你特麼的說澤哥拍賣紙尿布,現在後悔死你,說完後,他就直接向着臺下走去了。

“慢着,這位小兄弟,請問你說的還有不少是多少?”那中年男子震驚的問道。

劉致澤一愣,看向了下方所有目瞪狗呆的人,估計這些人已經傻了,劉致澤搖了搖頭,繼續道“也就幾千幾萬吧,你先拍。”說完,劉致澤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臥槽!!幾千幾萬?特麼的,你特麼彷彿在逗我們吧!不說金錢劍,就說那來自地獄的雪蓮花也沒有那麼容易弄到啊,可是這小子竟然說還有成千上萬,這樣吹牛可就有些過分了吧!

此刻,會場內的無數人看劉致澤的眼神,都是帶着異常光芒的,他們甚至很想去把劉致澤撲倒,然後把他身上翻個遍,看看是不是還有成千上萬。

特別是那種被開過光的金錢劍,對付妖魔鬼怪就更加厲害了,就不只是剛剛那把一品抓鬼師所製作的金錢劍能比了。

“各位,那麼現在我們正式起拍,來自地獄的雪蓮花,八十萬,而金錢劍,四百萬,有想要的,可以開始競拍了。”臺上的中年男子叫道。

“雪蓮花,一百萬,我要了。”一個商場大佬說道,劉致澤拿出的東西,那就絕對不會有假,此時還不出手,那要等到什麼時候出手呢?

“金錢劍,四百五十萬。”一個老頭大叫道。

“師兄,我們門派的錢不夠了。”另外一個老頭勸說了起來。

“不管如何,這把金錢劍,我們門派一定要拿下來,打電話,湊錢,記住我的話,一定要。” “雪蓮花,一百五十萬。”又一個商界大佬大叫道。

不過雪蓮花也就這邊的商界大佬在競拍,畢竟那邊道門的人也沒必要買這個,但是那邊也競爭很激烈,因爲他們都想要得到那把金錢劍。

“師叔,我們不出手嗎?”一個青年問着自己面前的師叔。

“不急,你剛剛沒聽說嗎?那個少年手裏還有成千上萬把這樣的金錢劍,待會我們直接去找他買就是了。”中年男子笑道。

“可是,師叔,他願不願意賣呢?”青年繼續問道。

那中年男子一怔,臥槽!!是啊,那個少年都只拿出了一把,那就證明他沒心去賣啊,待會怎麼可能還買的到,一時間,他也着急了起來。

“金錢劍,六百萬。”他直接開口,壓過了所有人的價格。

“八百萬。”之前那個老頭再次加價。

看到這些人這麼拼命的爭搶金錢劍和雪蓮花,劉致澤都無語了,想要的話,直接來澤哥這買不就好了,何必要給這拍賣行賺錢,真是一羣木頭。

最後,金錢劍的價格被拍到了一千萬,而雪蓮花則是被拍到了三百萬,而劉致澤在這一瞬間就變成了土豪。

想到自己馬上就能有錢了,劉致澤還真有點興趣。

“好了,既然錢夠了,那個誰,幫我把有邪劍留下。”劉致澤淡淡的說道,他可不打算繼續拍賣了,就算自己還有成千上萬的,澤哥不賣,你們又想怎麼樣呢?

“好的,這位小兄弟,這把有邪劍以後就是您的了。”那中年男子笑道,他是真的很興奮,原本拍賣會馬上就要結束了,結果劉致澤這個黑馬殺了出來,又給自己拍賣行賺了一大筆。

既然如此,各位,那今天就讓我們請出壓軸寶物吧!”那中年男子激動的說道,他指向了右邊,就看右邊處,有兩個美女服務員端着一個被絲巾包裹住的東西走上了臺子。

那中年男子笑了笑,激動的掀開了那絲巾。

底下頓時變的鴉雀無聲,因爲這個東西很奇怪,竟然是一把羽毛做成的扇子,像是諸葛亮常拿着的那把羽毛扇。

“各位,這個東西呢,就是今天晚上的最後一件寶物了,相信各位看着這東西有些眼熟,其實你們一點都沒猜錯,這東西不是別人的,正是數千年來,最強大的術士之一諸葛孔明的輕羽扇。”

“哇~”底下的人徹底的震驚了,無論是道門還是商界大佬這邊,紛紛震驚的叫出了聲。

“主公,是丞……丞相的輕羽扇,還請主公一定要拿下來。”孫乾激動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其實不用孫乾開口,劉致澤也知道該怎麼做的,諸葛亮的輕羽扇,自己是勢在必得的,這玩意可是諸葛亮的貼身之物,每天都被他拿在手裏的,說不定有什麼神奇的功效,再加上自己得到了諸葛亮的傳承,說什麼也要把這把輕羽扇得到手。

“各位先不用震驚,接下來,我們就正是起拍,輕羽扇,起步價,三千萬。”中年男子開口說道。

我靠!! 少夫人今天又敗家了 三千萬?劉致澤眉頭一挑,這特麼的就有些過分了吧!原本還以爲自己剛剛買了那雪蓮花和那金錢劍就已經夠了,現在看來還差的很遠啊。

不過也是,諸葛亮是誰啊,被稱爲最強術士之一的存在,他的東西,豈會辣雞?

“三千五百萬。”忽然,道門那邊一道聲音直接開始喊起了價。

衆人一愣,轉頭看去,就看到一個身穿披風的男子坐在後面,他低着頭,那披風的帽子攔住了他的臉,讓人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主公。”孫乾着急的聲音再次響起。

“四千萬。”劉致澤二話沒說就開口喊起了價格。

這個東西,他也是勢在必得的,不能有失。

“五千萬。”那人再次開口。

一時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先是看看那人,又看看劉致澤,這兩人好像是槓上了。

“媽的,十把金錢劍,十朵雪蓮花,估個價。”劉致澤打交道,說完,直接衝上了臺子,一揮手,十把金錢劍和十朵雪蓮花就出現在了桌子上。

臥槽!!衆人一驚,這小子剛剛沒有說假話啊,還真特麼有這麼多的寶物啊。

要知道,任何一把金錢劍都能拍賣出一千萬的啊,可是這小子現在竟然一次性的拿出了十把,還特麼讓不讓人玩啊。

“好的,小兄弟,請稍等。”那中年男子震驚了,隨後尷尬的笑了笑,一揮手,那些金錢劍和那些雪蓮花就被拿走了,哪怕是此刻在二樓包間內的鮑少爺見到這一幕都是眉頭一挑,震驚了起來。

一次性能夠拿出這麼多的寶物,這個劉致澤到底是什麼來頭?

兩分鐘後,那中年男子滿臉興奮的跑了回來,來到劉致澤面前開始道“這位小兄弟,這些東西我元夕拍賣行收購了,金錢劍,一千兩百萬一把,一共是十把也就是一億兩千萬,還有十朵雪蓮花三百五十萬一朵,一共十朵,也就是三千五百萬,一共加起來是一億五千五百萬,您看如何?”

“成交。”劉致澤都懶得去算數了,反正只要有錢拿下這把輕羽扇就夠了。

臥槽!!衆人一驚,還特麼有這種操作啊,這元夕拍賣行怕是要發財了喔,千萬別以爲他們多加了點錢就會虧,其實不會虧的,一旦拍賣出去,估計價格會更高。

“你這是黑幕,不行,我們要拍賣。”道門中有人大叫了起來,他們還有很多人都沒有得到金錢劍的,現在看見劉致澤一次性拿出了一把金錢劍,他們自然不樂意了。

“不行,經過我們高層商量,我們決定收購這位小兄弟的寶物,所以,就不拍賣了,現在我們繼續開始拍賣輕羽扇。”

“一個億。”劉致澤繼續叫道,然後看向了道門後面坐着的那小子,冷冷的說道“你特麼再敢叫價,澤哥今天就讓你走不出鳳林市,你信嗎?”

“哈哈……小夥子,你很囂張。”那人笑了起來,不過卻是完全沒有被劉致澤的威脅給嚇到,過了一會,他才繼續道“不過,小夥子,算你狠,這把輕羽扇就是你的了,希望你能好好對待它。”

說完,那人直接站了起來,向着門外就走去了,他算是放棄繼續和劉致澤的爭搶了。

“既然如此,那這件輕羽扇的最後歸屬者,就是這位小兄弟了,恭喜你,小兄弟。” 看着那輕羽扇,劉致澤微微的笑了起來,只不過剛纔和自己競爭的那貨好像有點問題的樣子,一般人誰願意花錢去買一把破扇子啊,就算是諸葛亮用過的,但那也只是普通的東西罷了,根本就沒人看的上眼。

更別說用一個億去買了,但是剛剛那貨很明顯是想要和自己競爭輕羽扇的,只是不知道他爲什麼在後面又放棄了,這倒是讓劉致澤有些疑惑。

“行吧,我現在是不是可以拿走它了?” 末代3 太爺傳奇 劉致澤望着那把輕羽扇疑惑的問道。

“自然,這件寶物從現在開始就已經是您的了,您想什麼時候拿走都可以了,還有,您拍賣的那些東西也可以去後臺結賬了。”中年男子笑道。

這把輕羽扇能夠賣出一個億,其實也是超乎他的意料的,雖然是諸葛亮用過的,但是他沒想到竟然能夠拍出一個億。

“好,那我們走吧。”劉致澤笑了笑,看了一眼下方的周復生幾人,幾人立刻跟了上來。

在他們離開臺上走向後臺的時候,道門那邊的人都是眼中冒着精光的盯着劉致澤,等到劉致澤一行人離開後,他們才竊竊私語了起來。

劉致澤一行人直接被帶到了二樓的一個小房子內,在小房子內還坐着一個身穿制服裝的妹紙,見到中年男子來了,當即站了起來打起了招呼。

中年男子說了幾句,然後,那妹紙就開始算錢了,還沒三秒鐘,就聽她道“先生,您一共所得兩千八百萬,全部在這裏面,你可以查查看。”

那妹紙遞出一張銀行卡給劉致澤,說完還對着劉致澤拋了一個媚眼,很明顯就是在誘惑劉致澤。

劉致澤微微一笑,在接過那張銀行卡的時候,還忍不住摸了一下你那妹紙的雪白玉手,又滑又嫩的,別提多舒服了。

“謝謝。”劉致澤接過了卡,也懶得去算錢了,兩千八百萬,這都已經很超乎他的想象了,沒想到澤哥也有一天能夠成爲千萬富翁啊。

那服務員妹紙被劉致澤這麼一弄,臉色微微一紅,顯得有些羞澀,這倒是讓劉致澤有些驚訝了,你丫的剛剛還在勾引我,現在怎麼害羞起來了?

“這位小兄弟,估計你已經被不少人盯上了,不知道需不需要我元夕拍賣行護送你離開呢?”那中年男子看着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哦?你們拍賣行還能賺這種錢啊?什麼價位的?”劉致澤好奇的問道。

那中年男子笑了笑,繼續道“小兄弟你們畢竟這麼多人,那要不,就收你們一千萬吧,你看如何?”

臥槽!!劉致澤的眉頭一挑,這特麼的就要一千萬啊?那改天澤哥也去做保鏢算了,來錢這麼容易。

“我曰!!這個大叔,你們搶劫啊?”南宮劍驚呼的叫道,就連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呵呵,小兄弟,話可不能這麼說,現在盯上你們的人可不少,我們如果答應護送你們回家,那也要請道門中的抓鬼師才行,他們也是需要報酬的。”中年男子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