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半刻鐘后。

六長老帶著秦天來到了族長敖成的府邸。

「這小子獲得了什麼樣的傳承?」敖成笑問。

六長老沒有回答,而是看著秦天道:「還是你來告訴族長吧!」

秦天深吸口氣,說道:「族長,我一共獲得了五門傳承,分別是《天龍變》、《九天幽冥爪》、《龍魂秘典》、《聖月刀經》以及《絕魂天書》。」

本來一臉淡定的敖成,在聽完秦天報出的五門傳承后,面上也浮現出了極度震驚之色,半晌后,才道:「當真?」

「小子不敢欺瞞族長!」秦天點點頭。

「哈哈!」得到秦天的確認,敖成不由仰天大笑:「好啊,好啊,想不到我金龍族居然出了你這麼一個絕世天才!」

說到這裡,他的眼神變得極為凌厲,對六長老道:「六長老,這件事不得外傳。」

「是!」

六長老雙眼眯了眯,似乎明白了族長的用意。

「對了,把其他長老和那三個逆子都召集過來吧,我要宣布一件事!」

一刻鐘后。

另外五位金龍族的長老以及三位金龍皇子都先後抵達。

「大家都來了,我要宣布一件事,以後,天秦就是我金龍族的少族長!」敖成用不容質疑的語氣道。

對此,一干長老都早有預料,並不意外,至於三位金龍皇子臉上都浮現出了極為憤慨之色,尤其是他們看向秦天的眼神更是充滿了仇恨,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下一刻,光天咬牙站出:「父親,我不服氣,天秦身份不明,說不定他是仙族派來的姦細,不能立他當少族長!」

見到這一幕,黑冰暗罵蠢貨,沒有跟著附和,無邪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妙,也沒有吭聲。

「閉嘴!」敖成眸光一寒,冷冷的盯著光天:「孽子,你難道想要去孽龍獄走一遭?」

頓時,光天渾身打了個冷顫,但他不甘心啊,於是硬著頭皮道:「父親,這不公平,如果不是六長老前去滅殺了火熊族內的兩尊騰蛇妖皇,天秦怎麼可能輕鬆收服熊焰!」

「嘭!」

只見敖成抬了抬手,光天就慘叫著飛了出去。

這時,敖成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們三個的小動作別以為老子不知道,暗自給熊焰報信,向騰蛇族泄露天秦的下落,為了上位,不擇手段的暗害族人,如果不是看在你們三個沒有鑄成大錯的份上,你們以為,能有資格站在這裡和我說話,我龍族為什麼能屹立妖族大陸多年不倒,靠的不是小聰明,更不是陰謀詭計,而是靠足以鎮壓一切的實力,你們三個,不缺功法,修行資源比普通的族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但看看你們的修為,我看你們這些年都修鍊到狗身上去了,讓你們這樣的玩意兒當族長,難道讓金龍族敗落在你們手上!」

面對敖成的揭穿和毫不留情的嘲諷,三位金龍皇子雖然都極度的不甘,但更多的是恐慌與怨恨。

敖成的目光漸漸掃過三人,只聞「噗通」「噗通」兩聲,無邪和黑冰齊齊跪倒在地,喊道:「父親,我們錯了,再也不敢了!」

「哼!」

敖成發出一聲極度不滿的冷哼,一干長老也暗自搖頭,這三位皇子也太不堪了,比起荒神太子實在差得太遠,至於天秦,他們就更加比不上。

這時,敖成的目光落在了秦天身上:「天秦,以後則三個混蛋玩意兒敢給你搗亂,你不需留手,只要不取他們性命,怎麼樣都行!」

「是!」

秦天點頭道。

「滾吧!」

敖成隨手一揮,三位金龍皇子就被卷出了大殿。

然後,敖成繼續開口:「天秦,本族長對你寄予厚望,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本族長決定閉關一段時間,你就嘗試著處理我金龍族的事務,由六位輔佐你!」

聞言,秦天一驚,沒想到敖成居然要讓他打理金龍族的事務,連忙道:「族長,我剛剛歸來,對金龍族都不算了解,怕是做不好!」

「無妨,由六位長老輔佐你,你犯不了大錯,好了,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今天就到此為止!」

於是,眾人行禮拜退。

直到回到金陽宮,秦天整個人都有些暈乎乎的,敖成怎麼就將金龍族的大權交到我手上了,這也太草率了吧,當然,更多的是信任。

一座小院內,敖成正在和大長老敖空在下棋。

「族長,這會不會有些倉促?」

落子后,大長老有些猶豫的道。

敖成得意的笑了笑:「雖然我與這小子接觸不久,但也摸清了這小子的性子,有情有義倒也罷了,可這小子似乎對權利並沒有多大的興趣,你看,為了爭奪少族長之位,我那三個逆子甚至連陷害族人的事情都幹了出來,他倒好,完全不當回事,反而躲起來修行,你說氣不氣?」

「的確有些,既然他不喜歡掌權,那族長為何又要強推他上位呢?」大長老問。

「哎!」

敖成不由深深一嘆:「我也是沒有辦法,我那三個逆子一個成器的都沒有,老二好大喜功,老三有頭無腦,至於老四,雖有智慧,但卻沒有用在正途上,在絕對的實力前,所有的陰謀詭計都無比脆弱,所以,我真的很無奈,只要他們三個稍稍爭氣一點,我也不會選擇天秦來當這個少族長!」

聞言,大長老當即住嘴不語,的確如此,三個皇子的確上不得檯面。 很快,秦天出任金龍族少族長的事就在龍族內傳開,雖說在一年多前的宴會上,族長敖成就已經有立他為少族長的打算,但聽到這個消息,依舊讓許多人震驚和意外。

祖龍領地內,大皇子敖廣和敖明相對而坐,正在棋盤上廝殺。

「大哥,我有些想不明白,敖成族長怎麼會立一頭來路不正的野龍當少族長!」敖明面露疑惑,提及到秦天,他眼神中充滿了不屑。

敖廣微微沉吟,半晌后才開口道:「一時半會兒我也猜不透他的心思,不過我聽說,那天秦從仙武大陸把荒神的屍體給帶了回來!」

「荒神?」

敖明的嘴角浮現出一抹譏笑:「虧得我當初還將他當做追趕的對手,沒想到他居然是個情愛沖昏頭的蠢貨,為了一個女人,居然跑到仙武大陸去刺殺仙庭至尊之子,更何況,那個女人還是一頭低賤貨色!」

「話也不能這麼說!」

敖廣輕笑著搖搖頭:「荒神是至情至性之人,雖然我不贊同他的做法,但也挺佩服他的,如果換做是我,萬萬做不到這個地步!」

「那是他蠢,以他的身份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偏偏喜歡那種低賤貨色!」敖明冷笑道。

「好了,不提這事!」

敖廣擺擺手:「恐怕敖成族長是愛屋及烏,對荒神的死,他一直耿耿於懷,如今,那天秦帶回了荒神的屍體,或許才會立他為少族長!」

「我看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敖明眯了眯眼:「得找個機會試探下那個天秦的深淺,這傢伙雖然來路不正,但肯定也有幾分本事,否則,敖成也不可能立他當少族長!」

「你不要亂來!」敖廣心中一緊,連忙提醒道。

「放心,我有分寸!」

敖明不以為然的笑笑。

另一邊,三公主寢宮。

敖影也聽說了秦天當上金龍族少族長的事,使得她心中極為的不舒服,低聲道:「這傢伙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少族長的位置居然落在了他頭上!」

九公主,寢宮。

聽完侍女小綠的彙報,敖萱面上維持著冷淡,但內心卻十分擔憂,揮手喝退侍女后,她就不由來回在寢宮內來回走動,心中更是暗道,那傢伙怎麼那般糊塗,為什麼要當少族長。

她知道秦天是人族的身份,也明白,他龍族的身份瞞得了一時,卻瞞不了一世,如果暴露身份,就是他的死期。

「不行,我一定要見見他,讓他推掉少族長的身份,實在不行,我們就一起逃離妖族大陸!」

金陽宮內。

大量的玉簡在敖秉的指揮下搬進秦天的書房。

半個時辰后,秦天邁步進入書房,讓侍女泡了一壺茶放著后,他就隨手拿起一支玉簡翻看起裡面的內容,要想打理金龍族的事務,首先就得了解金龍族。

花了三日的功夫,秦天將所有玉簡中的內容都觀看了一遍,對金龍族有了一個基本上的了解。

在龍族之中,以祖龍為尊。

但祖龍的血脈實在太過稀少,僅靠祖龍族的那幾個人管理諾大的妖族大陸那是不現實的。

所以,真正掌握龍族大權的還是金龍族。

因此,他這個金龍族少族長的份量比起祖龍族的大皇子敖廣和二皇子敖明都不差,比起權柄,他們兩人加在一起都不如他。

但要說,龍族對妖族的管理,可謂是相當的混亂。

主要是龍族的人數少,各個族人又喜歡窩在自家的領地內,這就造成了對其他種族的放任,這也間接影響了龍族在妖族大陸上的威望。

據統計,在妖族大陸上,妖種族足足有數十萬。

能擁有妖皇的種族大概在兩萬左右。

凡是有妖皇的種族,都需要向龍族繳納修行資源,而繳納的數量為他們領地收穫的一半。

但讓秦天無語的是,也不知道是龍族太過闊氣,看不上那些妖皇上交的資源,還是他們自身太過懶惰,居然每過萬年才會派人去那些妖皇的領地內巡查一遍。

正所謂山高皇帝遠,你龍族自己都不關心,那些妖皇自然不會老老實實的繳納修行資源。

從資料中顯示,最近十萬年,那些妖皇繳納的修行資源是越來越少。

其中,騰蛇族百年前送來的修行資源與十萬年相比,僅僅只有千分之一,而在這十萬年中,騰蛇族的地盤卻擴大了上百倍。

地盤變大了,繳納的修行資源卻越來越少,這其中沒有貓膩,鬼都不相信。

也難怪騰蛇族越來越不將龍族放在眼裡,卻是他們看來,龍族實在太好糊弄了。

至於其他的妖皇,最過分的一個,已經有三千年沒有繳納修行資源,秦天統計了下,兩萬多應該繳納修行資源的妖皇中,至少有八千多個妖皇有延遲繳納修行資源。

問題相當嚴重。

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往後會有越來越多的妖皇進行效仿。

繳納修行資源的事暫且不提。

就說龍族內部,問題也相當的嚴重,也不知道是不是龍族過的安逸日子太久了,所有的龍族幾乎都沒有危機意識,表現得相當的懶散。

就那仙晶礦來說,在妖族大陸叫做妖晶礦,因為龍族佔據著妖族大陸最為豐饒的地域,因此,在龍族的領地內,大大小小的妖晶礦達到了上百萬座。

出產量也相當之高。

就拿上個百年的出產量來說,全部折算成極品妖晶,出產量達到了恐怖的三百零八億。

折算成下品仙晶還需要在後面增加個萬億的單位,由此可見,龍族富裕到了什麼程度。

但,上上個百年,出產的極品妖晶有三百五十億,再上一個百年有,三百六十億,退到萬年前,出產量達到了一千二百多億。

為什麼產量會越來越少?

不是礦被挖完了,而是因為挖礦的龍族們變懶了。

因為龍族的福利待遇實在太好了。

龍族分為四個等級,祖龍一個等級,金龍一個等級,銀龍一個等級,最後便是黑龍、紅龍等一個等級,至於綠龍和蛟龍類的只是龍族的仆族。

就拿處在第四個層次的紅龍族來說,妖兵層次的紅龍,每百年可從族內領取兩億下品妖晶的修行資源。

想想仙武大陸的人仙們。

辛辛苦苦積累百年,能有百萬仙晶的積累,都已經算出類拔萃的存在,但紅龍族的妖兵,什麼都不幹,就能白白獲得兩億下品仙晶。 再說紅龍族的妖將,相當於人族的地仙,他們的待遇是每過百年,可獲得價值十億下品妖晶修行資源。

同樣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就拿當初還在玄鷹天武的皇普玉海來說,他可是玄鷹天武的十大學員之一,但他的存款在一千萬上下,至於當初的陳寶寶,更是一窮二白,南宮紅綾、黃長青、周無悔他們也是十大學員,但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渾身上下能拿出千萬下品仙晶已經非常不錯。

他們可說是站在玄鷹州頂端的一批地仙了,但與紅龍族的妖將比起,差了足足百倍,而且,他們想要仙晶和修行資源還需要自己去出任務,但紅龍族的妖將,什麼都不幹,都可以白白獲得十億。

差距大嗎?

非常大,連秦天都感到嫉妒。

而且紅龍族僅僅處於龍族的第四個層次,處在第三個層次的銀龍族,他們妖兵級的待遇直接翻倍,每百年可以獲得四億的修行資源,要將能獲得二十億。

至於金龍族的妖兵,更加的離譜,普通妖兵十億,普通妖將五十億。

至於祖龍族,因為人數稀少,就不按照人頭頒發福利,而是每過百年,金龍族會撥給祖龍族五分之一的修行資源和仙晶給他們。

而祖龍族不過區區數人,就只算仙晶,也有一百多億極品仙晶,簡直富得流油。

正是龍族上下都不缺少修行資源,所以,他們也變得越來越懶散,就連許多本分工作,也變得越來越敷衍了事。

對了,說說秦天他現在的待遇。

他現在是金龍族的少族長,地位等同於長老,他的基本待遇為百年千萬極品仙晶,除此外,還有價值兩百萬的修行資源。

算下來,他每年的待遇為十二萬極品仙晶。

再說龍族的產業,首先排在第一位的是礦產,礦場就包括妖晶礦,各種稀少材料礦,稀有材料可以用來煉製兵器。

排在第二的是葯園,每過百年能出產價值兩百多億極品妖晶左右的各類仙藥、仙果等,也難怪敖成舉辦一場晚宴,桌上擺放的都是價值數萬億的仙果。

排在第三的是來自各族繳納的稅收,上個百年收上來的修行資源大概在一百六十多億極品仙晶。

以上三項,就是龍族最大的收入,合計七百億極品仙晶左右。

接著說龍族的人口,龍族人口總數不過億。

血脈最強的祖龍只有五人,當今的龍皇以及大皇子敖廣,二皇子敖明,還有兩位祖龍族的長老。

至於金龍,數量在三十萬上下。

銀龍的數量在八百萬上下。

然後黑龍、紅龍合在一起的數量有三千多萬,綠龍的數量稍多,也只有四千萬出頭,總的來說,數量不到八千萬。

而在妖族大陸,其他的妖族數量有多少呢?

雖然沒有具體的統計,但數量至少有數十萬億,甚至更多。

在仙武大陸上,仙庭將整座大陸劃分為東西南北中五大仙域,每個仙域又劃分為若干個州,每個州再統管上百或者數百城池。

再往下便是村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