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原來他是在裡面談工作,也許正好碰見,才救下她的。

本來,她也沒奢望霍驍能夠送她回去。

包廂內,觥籌交錯,霍驍優雅的搖晃著紅酒杯,透過紅色的液體,他想到慕初笛臉上的粉紅。

為什麼,那個晚上,他竟然覺得慕初笛有點像她呢?

她那麼軟弱,膽小怕事,怎麼可能像她!

一杯紅酒落肚!

助理此時從門外走了進來,貼在霍驍耳邊說道,「事情已經辦妥,張姨那邊也交代過。」

「嗯。」

助理看著霍驍神色淡然地於幾位大老闆談著商業上的案子,他總覺得,霍總,好像慕小姐有點不一樣。

難道只是因為慕小姐懷了霍總的孩子?

江岸夢庭

慕初笛剛進去大廳,張姨就捧著個杯子迎了過來。

「少夫人你回來了,來,先喝杯熱茶。」

慕初笛接了過去,喝了一口,淡淡的葯膳味道充斥口腔,這不是普通的熱茶。

喝茶的動作停滯,張姨反應很快,解釋道,「少夫人這幾天睡得不好,醫生說喝了這個熱茶,會睡得舒服一些。」

慕初笛也沒有懷疑,再加上她也累了,只想喝完回去休息。

張姨看著慕初笛把定驚茶喝完,眼底泛著笑意。

雖然不知道慕初笛發生什麼事,不過霍驍派人打電話回來,讓她先弄好定驚茶給慕初笛喝。

那肯定是關心她的吧!

今天發生很多事情,慕初笛以為她會睡不著的,可沒想到,躺在床上不久,聞著房間里淡淡的茶葉香,竟然睡過去了。 夜晚,慕家

呯的一聲,杯子掉落在地上,砸個破碎。

「姍姍,怎麼了?」

楊雅蘭捧著泛著熱氣的杯子從廚房走出,快步走向癱在沙發上的慕姍姍。

「女孩子家,怎麼喝這麼多酒呢?看,連杯子都抓不穩。」

責備的話語里充滿寵溺,楊雅蘭知道慕姍姍是跟慕初笛去應酬的,都是為了能儘快進入娛樂圈。

坐在慕姍姍身旁,充滿柔情的眼睛見慕姍姍滿臉鐵青,眼睛瞪大,似乎看到什麼驚悚的東西。

順著她的眼神看去,電視機上正播放著夜間新聞。

記者拿著話筒到容城的不夜城月色的包廂里,鏡頭裡出現幾個嗑藥磕到瘋掉的大漢,他們的身份也依次被列出。

鳳山水岸的劉總,鐵路集團的張總,環保局的陳書記,都是有錢有權的一群人。

那樣的人物,怎麼可能犯這種小錯誤?

楊雅蘭心裡充滿疑問,再看慕姍姍那見鬼的樣子,急了起來,「姍姍,這些人該不會跟你有關吧?」

慕姍姍瞳孔放大,絲毫沒聽進去,腦海里回想著包廂的畫面。

她以為,那都是一些不太重要的人喝醉酒,卻沒想到竟然嗑藥磕到神經元受損,變成腦殘。

那麼厲害的大人物,都成這樣。

慕初笛身後的人到底有多厲害?

此時,慕姍姍只覺渾身冰冷,有種窒息的感覺。

五指緊緊掐著,掌心依稀泛著血水。

楊雅蘭連忙放下杯子,弄開慕姍姍的手,「寶貝,你別嚇媽咪,到底發生什麼事?」

感受到楊雅蘭溫暖的體溫,慕姍姍才驚醒過來,她滿臉驚嚇地握著楊雅蘭的手,「怎麼辦,媽咪,我好像招惹到不得了的人!」

慕姍姍把包廂里她是怎樣看著慕初笛被拉走卻不管的事情,楊雅蘭聽得臉色沉了沉。

「混賬,我不是說過很多遍,目前不要得罪慕初笛,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你怎麼總是不長記性?」

「有你爸爸在,慕初笛又不會對你下手。就算她現在是明星又怎樣?有那顆星是不會隕落的?」

恨鐵不成鋼的楊雅蘭語氣充滿責備,可見慕姍姍被嚇成這樣,又不捨得。

「算了,事情已經發生,於事無補,那人應該還不知道。記住,你並沒有看到慕初笛被抓進包廂,你跟慕初笛是好姐妹,姐妹情深,懂嗎?」楊雅蘭把慕姍姍扭過來,按著她,電視上正放大那幾個嗑藥人的現狀,無比凄慘。「再不懂,今天的他們,就是明天的你!」

「小笛,你今天的戲份拍完了,可以早早下班了!」

傑邁遜輕輕地拍了拍慕初笛的肩膀,心情大好。

電影拍攝得七七八八,他那些老夥伴也看到一些他發送過去的視頻,全都對慕初笛充滿好奇,像要挖他的人。

笑話,他怎麼可能那麼蠢,給自己帶「綠帽子」!

慕初笛真的是一塊璞玉!他好久沒見過演技那麼好的新人,幾乎渾身都是戲。

「謝謝導演!」

慕初笛微微鞠躬,心情大好的她,臉上掛著淺淺的優雅笑容,很容易渲染著對方的心情。

「小笛啊,電影快拍完,票房你覺得會有多少?」

傑邁遜要求嚴格,影片前期拍攝較慢,可他挑選的人都是好演員,入戲很快,後期的速度也都跟了上來。

票房問題?

慕初笛還真沒想過這個!

當初她會接下電影,都是被霍驍逼著的。

只是,這部戲,她很喜歡。

「我覺得票房肯定會大賣!」

澄清的眼底滿滿的篤定,她這老實的模樣,倒是給傑邁遜不少好感。

「到時候,慕小姐的收入肯定也跟著水漲船高!」

「啊?什麼意思?」

傑邁遜以為慕初笛知道票房的收入其中百分之五是她的,見慕初笛一臉迷茫,正想解釋。

「姐姐,原來你在這裡,我正找你呢!」

慕姍姍一直想找機會跟傑邁遜先生攀關係,無奈傑邁遜平時在片場都是拍戲,拍戲還特別凶,一個多月,她都沒機會接觸到他。

難得有機會,她肯定擠過來的。

慕初笛最近的日子過得非常好,慕姍姍可能真的改過自身,對她的態度好很多,而喬安娜也派一個新的助理給她,非常給力。

「找我什麼事?」

傑邁遜先生在,慕姍姍故意捏了捏嗓子,用最溫柔的聲音說道,「其實不是我找你,是爸爸!」

慕姍姍把手機遞給慕初笛,正在視頻對話,屏幕上出現慕睿慈祥的臉。

「爸爸,你回家了?」

從屏幕顯示的環境來看,不是在醫院,而是在慕家大廳。

「對啊,所以邀請我家小寶貝過來吃個飯!」

世界上,會喊她小寶貝的,也只有慕睿,父親曾說,她是他捧在手心也怕碎的至寶。

慕睿臉色好上許多,雖然之前他也說過好幾次想回家,可慕初笛沒想到,父親竟然默默出院不告訴她們。

「爸爸,你出院醫生同意了嗎?你的身體確定可以了?」

慕初笛依然心慌,雖然霍驍請來的大國手厲害,可事關慕睿,她總是多一個心眼。

「必須的,醫生不同意,我能出院嗎,我可不捨得我家小寶貝哭。」

慕睿變著花樣哄慕初笛開心,一旁的慕姍姍臉上的笑意僵了僵,可見傑邁遜在看著,便綻放得更加燦爛。

父親從來沒叫過她小寶貝!

慕姍姍眼底閃過一抹嫉妒!

「好啦,爸爸,等下我跟姍姍就回來。」

慕初笛掛掉電話,恨不得馬上就飛奔回慕家。

傑邁遜也看出慕初笛歸心似箭,也不好拖她時間,沒說幾句話就被副導演帶走。

本想說的,並沒有說出口!

兩人走出片場,慕初笛讓慕姍姍先去拿車,她去片場旁邊的點心鋪買點慕睿喜歡吃的點心。

慕睿喜歡淡淡的桂花糕,慕初笛買了好幾盒。

走出點心店,便看到停在片場外面的紅色法拉利。

免得慕姍姍等久了,慕初笛快步走過去。

還沒走幾步,只見法拉利里的慕姍姍打開車門,瘋了一般橫過馬路,跑到馬路對面。

「姍姍!」

慕姍姍連車門都沒有關!

慕初笛快速把桂花糕放進去,拿走鑰匙關掉車門便追了過去。

馬路上車子很多,慕初笛等一段時間才能過去。

慕姍姍跑進一家婚紗店。

慕初笛走了進去,大門處沒有迎賓的客人,只聽見女人的尖叫聲。

慕姍姍眼底一片猩紅,瘋了似的抓康瓷兒的臉。

「你這個賤女人,憑什麼跟池南哥哥站在一起,快點,把婚紗脫掉!」

「池南哥哥不會跟你結婚的,絕對不會!」

慕姍姍一直忍辱負重跟在慕初笛身邊,為的就是當上大明星,有資格進池家的門。

儘管從康瓷兒口中得知她跟池南訂婚,可慕姍姍並不相信。

她一直堅信著,池南不會跟任何人結婚。

可是現在,她竟然看到康瓷兒跟池南選婚紗,她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

康瓷兒哪裡想到慕姍姍會那麼瘋,她死死地掐著慕姍姍的脖子,不讓她拉扯自己的婚紗。

康瓷兒之所以選在這裡挑婚紗,就是想要給慕初笛看的,誰知道慕初笛還沒引來,就引來慕姍姍這個瘋子。

「你才是賤人,我跟池南都要訂婚,你還想著人家的未婚夫,你算什麼東西!」

「來人,還不快點幫我拉開這個神經病!」

店裡的人被兩個女人撕逼的樣子嚇壞,他們快速看向淡定如常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的男人,溫潤的眸子微垂,英俊的臉上毫無波動,似乎兩個女人不是為了他而打架。

砰的一聲,「啊,小心!」

慕初笛跑得很快,不小心撞到一旁捧著咖啡的店員,眼看壺子立的咖啡快要飛濺而出。

倏然,被帶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慕初笛抬眸認出來人,身體比腦子反應更快,猛然推開了他,身子往店員那邊靠去。

咖啡光榮地倒在她的衣服上。

燙著嬌嫩的肌膚。

「小笛,你沒事吧?」

溫潤眸子里的冰冷卸退,取而代之是焦急和關切。

一旁的店員不僅看傻了眼,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準新娘被打,新郎不在意,他們還以為新郎心是硬的,卻又跑進另一個女的,還明顯跟準新郎關係匪淺。

這得多亂的感情戲!

那邊打得瘋狂的兩人,並沒有注意到慕初笛的到來。

康瓷兒力氣比慕姍姍大,很快,她就輾壓過去,把慕姍姍壓在地上,死死地抽。

「誰才是賤人啊!叫得那麼爽,在男人身下學的吧!」

「池南怎麼會要你這種骯髒的公廁,被那麼多男人上過,還敢跑過來,真不知羞。」

「臉皮那麼厚,我看抽你痛不痛!」

康瓷兒小手微微握成拳,用鑽戒的部位往慕姍姍臉上抽。

這一下去,臉肯定被刮花,整容都整不回來呢!

眼看快要落下,倏然,一雙白皙的小手握住她。

清脆的聲音帶著強勢,「康小姐,故意傷人是刑事案件,我想,你也不會想要進警察局那種地方!」

「慕初笛,你竟然敢攔著我?」康瓷兒氣壞了,剛才她可是被慕姍姍壓著打了好幾下,臉都陣陣發疼,現在不給她打回去,想都別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