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原來是怕宣歌誤會啊!

「那我這就去回絕了大梁太子。」

玉傾歡揮了揮手,表示對那個大梁太子絲毫不感冒。

大梁太子被拒絕了之後,勾起了一絲玩味的笑。

聽說那個長相出眾的男人已經不是九公主的侍衛了。

按理來說九公主應該不會拒絕他的對啊!

難道是因為他的邀請不夠真誠嗎?

也許他改天應該親自登門邀請,如果這樣她還拒絕的話,那她真的要懷疑自己的魅力了。

玉傾歡正在她的寢宮裡津津有味地看著玉明川為她從各地搜羅過來的話本子,敏銳的她察覺到她的寢宮裡面出現了一道陌生的氣息。

這道陌生的氣息肯定不是宣歌,因為宣歌的氣息她已經在熟悉不過了。

來者肯定是個陌生人,並且不安好心。

玉傾歡決定趁著小梨還沒回來的時候,把這個不請自來的賊子給拿下。

「閣下竟然已經來了,就別藏著掖著了。」

說完玉傾歡突然想到,之前宣歌也是這樣的出場方式。

只不過當時她沒看見他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這位就不一樣了。

不管來的是誰,玉傾歡都會讓他有去無回。

來者既然能突破玉明川給她安排的暗衛,那他的武功肯定非常高,不過比起宣歌來還差那麼一點。

來者不知道玉傾歡到底有沒有發現他,但是他也決定不藏著掖著了,反正他是來綁架她的。 玉傾歡把話本子擱在一邊,看著突然出現的蒙面人說道:「我發現你這個人真是特別陰險,你在我的寢宮裡下了葯,對不對?」

黑衣人心裡一驚,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

明明他下的是一種無色無味的葯,為什麼九公主會知道呢?

玉傾歡笑眯眯地說道:「我詐你的,但是我現在知道了。」

黑衣人:「……」

難怪這個女人能讓宣歌那個沒有感情的男人動凡心,原來她那麼聰明。

「你知道了又怎麼樣?你手裡有解藥嗎?」

「解藥的話,我還真沒有。」

她是不會告訴他,她是百毒不侵的體質。

迷藥這種東西對她來說,一點效果都沒有。

黑衣人冷笑了一聲:「我也不想傷你的性命,等會兒只要你乖乖跟我走,我會饒你一命。」

這話說得自信又狂妄,玉傾歡都想給他鼓個掌了。

你這個人的智商,他到底是怎麼練就這一身功夫的?

玉傾歡也猜出來這個人大概是煙雨樓的人,所以她決定跟他走一趟,看看他們這些人到底在玩什麼花樣。

然後玉傾歡非常浮誇地瞪了他一眼,晃晃悠悠地「暈倒了」。

黑衣人:「……」

雖然非常無語,但是他也沒有懷疑玉傾歡是裝暈的。

只覺得玉傾歡好像有毛病,暈過去的那一瞬間居然還是瞪了他一眼。

黑衣人抓住她的身體搖晃了兩下,然後把她粗暴地扛在肩上,這個不溜走了。

那就在暗處保護玉傾歡的暗衛們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玉傾歡不見了。

玉傾歡被黑人粗暴的扛在肩上,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沒想到這個黑衣人居然那麼粗魯,居然就把她一個嬌滴滴的公主扛在肩上,他的心到底有多大呀?

不行了,不行了,她好想吐啊!

就在玉傾歡決定要不要吐他一身的時候,黑衣人終於停不下來,然後他把玉傾歡放在了一把椅子上,用繩子捆了起來。

黑衣人「吱呀」一聲關上門出去了。

玉傾歡慢悠悠地睜開了眼睛,完全不知道她現在處在什麼地方?

她隨意扭動了幾下,綁在她身上的繩子就自然脫落了。

玉傾歡站在窗邊向外看了看,這是一個大宅院,看完了周圍的景色之後,玉傾歡又坐在椅子上把那些繩子套在了自己的身上,就跟之前那個男人綁的一模一樣。

玉傾歡在這裡等了許久,都快睡著了,才有腳步聲傳來。

「樓主,我們已經把宣歌看上的女人抓過來了,我就不信他不投降。」

「果然是個標誌的人兒,都說九公主是大齊國第一美人,見了才知道果然名不虛傳。」一道陰柔的男音傳入玉傾歡的耳朵里。

封少追妻計劃:請妻入甕 玉傾歡睜開了眼,就看見一個身穿玄色衣裳,帶著金色面具的男人。

「這麼快就醒過來了?」樓主露出訝異的神色。

「十三,你給他用的不是我們樓里的葯嗎?」

「就是我們樓里的葯,九公主身在皇家,可能有什麼特別之處吧!」

那個被稱作樓主的人點了點頭:「有道理。」 葉簡汐沒睡多會兒,便醒了過來。可睜開眼睛,視野里依舊漆黑一片,這種看不到任何東西的處境,讓她很沒有安全感,下意識的摸了摸身邊去找慕洛琛。但身邊的被子里,一片冰冷,顯然早已經沒有人,她叫了聲「阿琛」。

下一秒耳畔響起的卻不是他的聲音,而是郭嫂的。

「少奶奶,你醒了。」郭嫂走到葉簡汐跟前,握住了她的手解釋,「蕭先生過來了,所以少爺去前廳了。」

葉簡汐失望嗯了聲,問:「蕭雁南來家裡有什麼事情?」

「這個我不知道,等下少爺回來了,少奶奶問少爺吧。」郭嫂嗓音和藹的說。

龍日一,你死定了(全) 葉簡汐點了點頭,「現在幾點鐘了?」

「下午兩點半,少奶奶你睡了沒多會兒,要不要繼續睡?」

「不用了,我想起來走走。」

「好,我幫少奶奶拿衣服和鞋子。」郭嫂說著,給葉簡汐拿來了一套配套的衣服的和鞋子,親手幫她穿上后,扶著葉簡汐往外走,邊走邊提醒她,路面上有什麼東西。

葉簡汐按照郭嫂提示的,小心翼翼的避開路障。

從卧室到走廊,不過三百多米的距離,她們卻走了十多分鐘。葉簡汐由於緊張,渾身都是汗,抓的郭嫂的胳膊都疼了。

郭嫂忍著疼痛,繼續提醒葉簡汐,可饒是再小心,還是出了問題。下台階的時候,葉簡汐一腳踩空,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跌了過去,郭嫂沒料到這個變故,冷不防的被她一起拉扯了下去。

幸好,只往下滑了兩節階梯,郭嫂抓住了一旁的欄杆,穩住了身形。

郭嫂勉強扶住葉簡汐,關切的問:「少奶奶,你沒事吧?」

葉簡汐余驚未定,半晌才回過神來,說了句我沒事。

但心底里遠沒有表面上那麼平靜,此刻她心裡無盡的沮喪,連走路都走不好,和廢物有什麼區別呢?如果這雙眼睛沒辦法治好,是不是以後上個廁所都要麻煩別人?

「那少奶奶,我們還繼續走嗎?」郭嫂擔心的問。

葉簡汐臉色蒼白的搖了搖頭:「不走了,我就在門口坐坐,咱們就回去吧。」

郭嫂聞言鬆了口氣,扶著葉簡汐走回到走廊前面的一張木椅上坐下。

下午的陽光正好,暖暖的灑在人的身上。

可葉簡汐覺得,自己冷的厲害……

郭嫂陪著葉簡汐坐了一會兒,想著沏壺茶,給葉簡汐暖暖身體,便跟葉簡汐說了聲,起身返回卧室。

因為來回的時間短,郭嫂也沒想著叫個人陪著葉簡汐。所以,在她走之後,走廊上只剩下了葉簡汐一人。

空氣中響起風吹樹葉發出的沙沙聲,葉簡汐感覺到周圍很安靜,這種安靜非但沒讓她感覺到心靜氣和,反倒讓她有些慌亂。雙手交握在一起提醒自己,不要慌,這裡是安家,很安全,不會有什麼事情……

然而就在她快要放鬆下來的時候,身後忽然響起了輕微的腳步聲。

那聲音很輕,如果不仔細聽根本不會察覺。

葉簡汐失去了視覺,聽覺也相對敏感了些,所以在那腳步聲離她還有三四米遠的時候,她警覺的問:「是郭嫂嗎?」

「……」

回答她的是一片死寂。

葉簡汐知道來人不是郭嫂,心立刻繃緊了:「是誰?你為什麼不說話?」

噠噠……

腳步聲繼續靠近。

葉簡汐心知不妙,張開嘴立刻喊郭嫂。可在她出聲之前,一雙手緊緊地扣住了她的脖子,把她餘下的話都卡在了嗓子眼裡,然後那雙手越來越用力,葉簡汐喘不過氣來,拚命的伸手去掰那雙手。

但不管她怎麼用力,那雙手始終都沒有放開她。

肺腔里的空氣被榨的所剩無幾,脖子疼得像是要斷裂開一樣,葉簡汐眼角湧出大滴大滴的淚水。

難道自己就這麼死了嗎?

如果洛琛知道她死了,會傷心吧!

阿琛……

阿琛……

心底里拚命的呼喚那個名字,葉簡汐在求生的本能下,抬起腿朝著那人踹了一腳。

黑暗中不知道踹到了他哪裡,那人猛地推開了她。

葉簡汐單薄的身體撞在了石桌上,而後無力的跌倒在地上,她捂著自己的脖子,拚命的咳嗽了起來。

站在她不遠處的那人邁開腳步,又要走上前,而就在這時房間里傳出來腳步聲,他恨恨的瞪了眼葉簡汐,刻意壓低了聲音,用難以分辨出的尖細的聲音警告:「別再多管閑事,把持不屬於你的東西,否則,下一次你就沒那麼好命,可以逃脫了!」

他的話音落,門口那邊傳出來了郭嫂的聲音……

「少奶奶,茶沏好了……」

葉簡汐忍著快要炸裂開的嗓子,朝著郭嫂的方向,大喊:「郭嫂!抓住那個人!他想殺了我!」

「嘭!」

空氣中響起瓷器摔在地上的聲音,緊接著咚咚的腳步聲。

最後葉簡汐感覺到郭嫂走到了她跟前,她立刻伸出手,抓住了郭嫂。

郭嫂扶著她站起來,焦急的問:「少奶奶,哪個人想殺你?」

「剛才就在我旁邊,你沒看到嗎?」葉簡汐流著淚,茫然的看向周圍。

那個人怎麼會那麼快?

明明他說話的時候,郭嫂剛好出來!

郭嫂看到葉簡汐脖子上清楚的手指印,知道她不是在說謊,立刻環顧四周,但什麼都沒有發現!除了院子里的植物外,偌大的院子里空無一人!

「少奶奶,我立刻找找,你站在這裡等著我。」

「嗯。」

葉簡汐點了點頭。

郭嫂立刻到院子的四處查看,但她挂念著葉簡汐,也不敢走太遠,所以只查看了整個院子里能藏身的地方,在沒有發現后立刻跑回了葉簡汐身邊,說:「少奶奶,那個人可能已經走了。不過他應該還沒出安家,我這就通知少爺,讓他去派人搜。」

郭嫂說著,拿出手機準備給慕洛琛打電話。

而就在她電話撥出去之前,葉簡汐忽然抬起手,阻止了她:「先別告訴洛琛,讓我再想想。」

那個人既然能隨時接近她,說明對安家極為熟悉,要麼是安家的人,要麼是他經常來安家。

還有,他說的那句話:別再多管閑事,把持不屬於你的東西。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把持不屬於你的東西?她什麼時候奪過別人的東西了? 「你們是什麼人?」玉傾歡冷聲問道。

樓主笑了一下:「怎麼,宣歌沒有給你說過我們嗎?」

「你們是煙雨樓的人!」玉傾歡肯定道。

「你說的沒錯,我們就是煙雨樓的人。」

玉傾歡冷靜地問道:「你們抓我來,又是為了什麼?」

樓主似乎對她的表現非常讚賞:「你覺得我們抓你過來是為了什麼?」

玉傾歡:「我怎麼知道?」

我又不是你們肚子里的蛔蟲!

「公主殿下那麼聰明,應該不會不知道的。」

玉傾歡:「呵呵……」

樓主:「你可要好好招待公主殿下,莫要委屈了她,我們還等著宣歌過來尋她呢!」

樓主說完這句就揮袖離去了。

十三看了玉傾歡一眼,抱著劍坐在了門邊。

玉傾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