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原來,一切只不過是她的一廂情願而已!

“知道我爲什麼要親你一下了吧,因爲當時的你,對我來說真是太重要了,再加上我那時實在太激動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當時在做什麼!纔不由自住地親了你臉頰一下,因此,希望你可以原涼我。”

張若寒自顧自的說着,並沒有見到小云面色,瞬間變得無比蒼白,一絲血色都沒有

“你放心,我不會生你氣的。”

小云聲音中帶着哭意,顫顫巍巍,鬆開緊繞在張若寒身上的手臂。

當她的手臂,離開溫暖結實的身體時,小云的心,像被刀割般痛。

真的好捨不得!

如果,可永遠緊抱住這溫暖的身體,就算再難的事,她也願意去做!

“你怎麼了?”,

張若寒聽到小云的哭意後,不解的向小云看去。

小云面無血色的臉蛋,印入了在張若寒眼中。

張若寒心中猛地一痛,怎麼會這樣!

他越是不想傷害小云,卻把小云傷害的越深。

“沒什麼。”

小云站了起來,用盡全力,深深凝望了張若寒一眼,想永遠記住這個讓她心動的男生,是什麼樣子。

小云決定要離開了,永永遠遠,不在張若寒面前出現。

事實真象,是小云實在無法接受的,她只能選擇逃避,逃的遠遠的,

不要愛了,不敢愛了,愛的代價只是心碎地痛苦。

張若寒也站了起來,一把拉住了小云的手,急問道,“你到底怎麼了?你又要到哪去?”

“天晚了,我要回寢室,不然,就進不去了。”

小云強打笑容,可這一臉淚珠的笑容,卻讓張若寒心中莫名一痛,更放不下心了,雖不知道自己哪裏說錯話了,但卻能看出,天真可愛的小云,被他無心之過,傷的好深好深!

媽的!

你還是個男人嗎?

就這樣傷害一個對你有恩的女孩,張若寒在心裏唾罵着自己。

張若寒不知該說些什麼,也不知該做些什麼,只知道,絕不能讓現在的小云,就這般離去!

如果,讓小云此時這般離去,也許,真會對小云造成永遠的傷害,也說不定。

張若寒就這樣拉着小云的小手不放,卻一句話也沒有說。

爲什麼?爲什麼要這樣做?!爲什麼連讓我走,都不讓?!你到底想怎樣?難道真要我在你面前哭着喊着告訴你,我喜你,我愛你,我好想好想做你的女朋友嗎,好想好想永永遠遠的抱着你嗎?

小云掙了掙被張若寒緊緊抓住的小手,可是,無法掙動半分。

小云迷茫的看着張若寒:幽怨問道:“你到底想怎樣,我已說過了,我原諒你,爲什麼還拉着我不放!”

“我我~~~~~”張若寒我了半天,還是不知該說些什麼纔好,焦急無助的目光,四下看去。

突然,遠處一片反射皎潔月光的地方,晃得張若寒眼前一亮,心頭也隨之一亮:問道,

“小云,可以陪我到湖邊坐坐嗎?我想和你多聊一聊。”

張若寒右手,向遠處指去,那裏,正是省工院的一大片人工湖。

還要多聊一聊?多聊一下又能怎樣,不還是改變不了自己初戀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的命運嗎?唉,既然是他的要求,那就答應了吧。“好吧,我們走吧。”

小云嘆了口氣,答應了張若寒。然後,小云用力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率先向湖邊走去!



張若寒兩三步便超過了小云,走在小云身前,拉着小云向湖邊走去。

小云亦步亦趨的跟着張若寒,癡癡看着張若寒背影,被張若寒拉着走向湖邊,哎~~~~~真想一輩子就這樣被你牽着走!

※※?

三四百米路程,兩人足足走了半個小時之多。

一個在思考,到底要怎樣才能兩全齊美,解決這件事情;另一個,則因看着讓自己心動的男生,看呆了,看癡了!

繞着湖邊走了一小會,張若寒拉着小云,走到一塊枯草比較多的地方,坐下。

“江娜姐,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吧?”小云覺得,能讓張若寒心動的女生,應該不會比夜沫昕子差。

“她呀~”~~”

張若寒聽小云提起了江娜,心中生起一陣自豪和溫暖,能得江娜這個完美女孩的癡愛,任誰都會感到很自豪。

“她是我見過最漂亮、最溫柔、最賢惠、最癡情的女孩。”

張若寒把自己心中,對江娜的評價,說了出來。

這一連四個“最”字,卻像是四根鐵釘,狠狠釘在了小云心上。

小云臉色又是一白,終於懂得了張若寒對江娜的心,就像她自己對張若寒的心那樣,是不吝於用最美好的詞彙來形容的!

絕望的情緒,籠罩在小云心頭,小云好想現在就跑回寢室,抱起自己牀上那可愛的小豬豬,它雖不會說話,也不會動,但至少永遠是屬於自己的。

媽的!

我簡直就是一頭豬,怎能當一着一個明顯對我有好感的女孩面,說出這樣的話!

張若寒第n次唾罵着自己,覺得自己實是全世界最笨的男生!

小云雖沒有開口說出她的心意,但她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無不透露出和江娜一樣的濃濃愛意,經常從江娜身上感受到這種濃濃愛意的張若寒,又怎能不明白小云對自己的好感和心意。

張若寒雖看上去笨笨的,其實內心比任何人都要聰慧!

要不然這麼多超難的籃球技術,他是怎麼一個人練成的,這些,可不是光靠下苦功就行的,是需要天份的,驚人的天份!

“小云,其實在我眼中,你是最純真、最可愛、最善良、最讓我憐惜的女孩,不管你信不信,我真是這麼想的。”

張若寒這時憶起了陳信以前和自己說過的話,男孩哄女孩時,最重要一點,就是要忍着雞皮疙瘩,也要說出最好聽、最誇張的話,那麼你就會成功。

於是,張若寒張口便說出了上面那番話。

只是說完後,張若寒並沒有覺得哪裏不舒服了,也沒有起出任何一個雞皮疙瘩,也許,這些真是他的心聲,也說不定!

短短一句話,從別人嘴中說出,也許只會給小云帶來虛假的感覺,但從張若寒滿是真誠的口中說出,卻聽得小云心頭一熱,好熱好熱!

小云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快要融化了,化爲一灘開心的淚水!

小云靜靜看着張若寒,看着張若寒那張在月色下越發顯得堅毅的臉龐。

…….

二人聊着聊着,夜漸漸深了,原本還散落幾對人影的湖邊,此刻,只餘陷入莫名氣氛中的小云和張若寒。

忽然,一陣夜風吹來,好冷,小云念起張若寒溫暖結實的懷抱,羞紅着臉,小心狂跳,問道,

“我好累,也好冷,你,,~你可以抱抱我,躺一會,就躺那麼一小會嗎?”

張若寒聞言後不由爲之一愣,他目光閃爍,盯着小云那雙明亮的大眼晴好半晌,方纔一咬牙,站起來,把出場服脫下,披在身上,輕輕環住小云,順式向草地躺去。

也許是爲了躲避清冷的夜風,也許,是爲了更貼近溫暖的身體,被張若寒輕輕懷抱住的小云,主動向張若寒懷中,緊縮了幾下,面對面,完全貼在了張若寒身上。

張若寒嘴脣上感到一絲柔軟,小云的額頭,擠在了他脣邊,他不由躲了躲,但一股清新幽香,卻還是不住順着鼻孔向裏鑽去,鑽進了張若寒肺裏,更鑽進了張若寒心裏。

一陣睡意涌上小云心頭,她真的好累。

身處這般溫暖,安全的懷抱中,相信可以睡上一個甜美舒暢的好覺。

管他有沒有女朋友,管他有多少人喜歡,只要他真心對我好,真心疼我,我就滿足了,不去爭任何什麼,也不想爭任何什麼,就這樣,就這樣吧,已經很好很好。

小云沉重的眼皮,終於緩緩合上,陷入了甜美的夢鄉之中。

察覺小云睡熟後,張若寒不住顫抖的雙手,終於恢復了平靜,他在小云背上輕輕一拍,睡吧,讓我不知該如何對待的小女孩。

…..

冷月當空。

張若寒思緒飄在微有寒意的夜風上,江娜,小云,江娜,小云…..兩個女孩的名字,相繼在張若寒心頭轉來轉去,

一個是他最愛的女孩,一個是他好憐惜的小女孩,兩人或多或少都在張若寒心裏佔據了一塊位置,

江娜是張若寒絕不能,也絕不會辜負的女孩,因爲,張若寒最愛的便是江娜。

而小云,又是一個張若寒真捨不得,讓她受到一丁點傷害的小女孩,因爲,張若寒打心眼裏疼惜,這個對他有着重生之恩的小女孩。

煩,真煩!

不想了,就這樣吧!

以後的路,還很長,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張若寒懷抱着讓他心疼,慢慢進入了夢鄉

……

朝陽,方從地平線上探出一點腦袋時,小云醒了過來,這一覺她睡得好踏實,好舒服。

上身被一雙強有力的手臂緊緊擁住,小云這纔想起,她是在張若寒懷中,過了一夜,白嫩的小臉上,立馬飄起一朵紅雲,全身更是開始無法自制的越來越燙起來,真是太羞人了,羞死人了!

幸好,擁住小云過了一夜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最讓她心動的男生,不然,小云真要沒臉見人了。

隨着懷中的小云越來越燙,張若寒終於驚了醒過來,伸手按在小云額上,關切問道:“小云,你怎麼了,發燒了嗎?”

張若寒面上盡是擔心神色,他真的生怕小云受到一丁點傷害,不論是心理上,還是生理上。

“沒事,我沒事.”

快穿:龍套好愉快 不負年華愛上你 感受到張若寒發自內心的關心,小云覺得心裏好甜好甜。

片刻後,小云做了個決定,一個能讓她永遠陪在張若寒身邊的決定。

“我~~~~~我可以認你做哥哥嗎,我想做你的妹妹!”

認我做哥哥,爲什麼?

爲什麼要認爲做哥哥?

張若寒一時間,沒想明白,小云是什麼意思。

“你放心,我不會破壞你和江娜姐姐的,我只想留在你身邊,看着你,陪着你,不會向你索要任何什麼的”小云聲音有點焦急,除了這個以外,她再也想不出,能留在張若寒身邊的方法了。

“傻丫頭。”

張若寒終於明白了小云用意何在,非常感動的用手指穿入小云滿頭秀髮,,輕撫着,說道,

“你就做我的妹妹吧,相信我,我一定會好好疼你,不會讓你受到半點傷害!”

“若寒哥哥!”

小云開心的淚水,向張若寒身上打去,她,終於可以留在張若寒身邊了,可以永遠享受那溫暖的懷抱了!

ps:天冷了,大家別忘多加點衣服啊。

小鬱2007-11-19 十一月九號,cuba大學生籃球聯賽安徽賽區選撥賽正式開賽。

等待張若寒等人的,首先將是在主辦方中科大舉行的開幕式。

張若寒這幾天過得非常愉快,在學校時,身邊有小云這個可愛的妹妹,陪自己聊天散步。

想江娜的時候,就去與江娜纏mian一晚上。

現在的他,已儲備好足夠的體力,只等着那讓人熱血沸騰的激情時刻,到來!

……

由於今天沒有本校的比賽,省工院依然只准備了一輛大巴,用來運送前往參加開幕式的隊員和家屬。

二十四名男女隊員,帶着八名家屬,一名教練,一名領隊外加一名隊醫,硬是塞進了一輛大巴里,直讓沒搶到座位,站在過道中的張丹楓等人不住小聲咒罵者,靠,這學校也太態了吧!

張若寒此次起帶着小云一起來了,因爲小云對籃球的喜愛,並不比他少到哪去,說起來,他們還是靠着籃球纔有緣相識,成爲兄妹的。

不過沒想到是,就是因爲小云,張若寒弄到了一個座位坐。他沾小云的光,可以先坐在座位上,然後再讓小云坐在他身上,要不然,他今天的命運,也和張丹楓、方清雨等新隊員相同,絕對是在過道上乾站着的料。

不過,有位新隊員是例外的,那就是我們的美男子江文了。設想一下,車上那麼多被他外表征服的女隊員們,哪能忍心看着江文一站半天?

自然不會!

於是,在女生們的提議和施壓下,江文成爲了第二個擁有座位坐的新隊員。

江文在張丹楓等眼紅之人,充滿殺氣下的注視下,充分發揮了臉皮夠厚的特點,自顧自在那裏和女隊員們嬉笑攀談着,根本就不甩張丹楓等人

…….

小云柔若無骨的身子,坐在張若寒大腿上,讓張若寒感覺輕飄飄的,更有一股子清香,不住向鼻孔裏鑽,真是好聞。

爲什麼女孩身上都會有一股幽香?

而且每個人的香味還都不同?

是香水?還是體香?

張若寒分不清楚,他只知道,女孩生身上的這種味道,真的很讓男生着迷。

低頭在小云衣領處輕輕一吸,一股清香迅速鑽進張若寒肺裏,無法形容的舒適感,頓時瀰漫在張若寒心頭,讓他喃喃的道:“小云身上真是太香太好聞了。”

小云的粉臉,刷地一下紅了,開心的輕輕抿嘴一笑,張若寒的任何讚美,都是她非常樂意接受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