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原本,他想通過倒騰功勳快速致富。

現在看來,這條路走不通。

實際上,在週三去基因武裝中心補充合金銀丸時,許退就隱隱意識到了這一點。

功勳其實也不經花,而且還很重要。

錢可以借,功勳點從目前看,並沒有任何借的渠道。

“許哥,願意聽我給你分析一下嗎?”莊自強忽地說道。

許退心頭突地一動,專業的事情,還是得聽專業人士的。

看來莊自強今天來吃這頓飯前,肯定做了不少功課的。

“許哥,可以看得出來,你可能是因爲修煉的原因,很缺錢,能告訴我你一個月修煉所需的基礎數目和理想數目嗎?”莊自強問道。

“基礎數目,最少得三十萬起吧。理想數目,五十萬或者六十萬,甚至更多。”

“嘶!”

莊自強當場倒吸了一口冷氣。

“許哥,你沒開玩笑?”

“老莊,我給你講個冷笑話啊,兩個月前,我有一百萬,你信嗎?”

“我……信。”

“現在,我身上已經背了六十萬的貸款,現金還有不到三十萬。”

“這…….”

莊自強目蹬口呆。

兩個月時間,一百三十萬,這是在吃錢嗎?

吞金神獸吶!

一般的大一學生,一年都用不了這麼多。

“當然,我用的那個合金銀丸是大頭,挺貴的。”許退幽幽道。

思考了一會,莊自強纔再次開口。

“許哥,其實來之前,我就知道你缺錢,而且也爲你做了一個賺錢規劃。

雖然你的需求要遠遠大於我的預計,但是整體規劃方向是沒有變的。”

許退示意莊自強繼續說。

“許哥,其實我們基因新人類,尤其是像你這樣實力極其強大的基因新人類,你的能力,但是你最大的資格。

我給你做了一個短期快錢計劃,一箇中期資金累積計劃,一個長期可持續收入計劃。”

“短期快錢計劃很簡單,可以去校外接一些小公司的私募任務,可以接一些個人懸賞任務。

又或者是去正規擂臺打比賽賺獎金,更可以去一些地下擂臺比武。”應自強說道。

“正規擂臺和地下擂臺?這分別能賺多少?用多少時間?”許退問道。

“正規擂臺收益要低很多,出場費一千起步,連勝有疊加,押注的收益也有限。

以許哥你的實力,一晚上兩三個小時,賺個幾萬塊甚至更多點,還是有有可能的。”

“那地下擂臺呢?”

“這裏邊門道就多了,一晚上幾十萬,幾百萬都有可能。但是相對的,意外更多,風險更大。”莊自強說道。

聞言,許退點了點頭。

“那你說說中期資金積累計劃。”許退問道。

“中期資金積累計劃,主要與清除任務有關。其實大多數清除任務,賺的都是辛苦錢,危險錢,獎勵雖然豐厚,但實際上還是並不多。

不過,許哥你的精神力特點,尤其是遠程飛劍,還有遠程的精神力攻擊,都特別適合做一些有着特殊要求的高報酬清除任務。

這些清除任務,有一定危險性,但是報酬卻足夠高,因爲不是誰想做就能做的。

很多人想賺這個錢,也沒這個能力。

如果許哥願意,我可以幫你專門尋找這方面的任務信息,提供裝備、資料、後勤支持,當然,還需要一點點收益分潤,應該可以爲許哥你帶來很可觀的收入。”莊自強說道。

這個很靠譜。

針對許退的個人能力特色,尋找相應的高收益清除任務,不錯。

莊自強的提議也不錯。

如果做這方面的任務,許退確實需要有一個後勤人員做各種準備工作和任務支持。

不過,許退並沒有馬上下決定,而是繼續問道,“說說長期可持續收入計劃吧。”

“這個其實就是商業運作了。許哥你目前的特殊微博圈粉絲數,已經超過了一百萬。

最簡單的商業運作,就是接軟性廣告。

你的特殊微博活粉居多,接廣告的話一條怎麼着也得五萬起步,二十萬也有可能。

當然,這個廣告頻率不能太過,否則掉粉太快。”莊自強說道。

“再往深裏說,許哥就要根據自身的能力或者某些特殊獲得,來成立公司運作,獲得長久可持續收入,但也需要一定量的資金投入。

短時間內是無法見效的,但是細水長流,持續累積下來,也會是一個極大的補充。”莊自強說道。

聽完,許退陷入了沉思。

莊自強的三條賺錢之路,直接讓許退目前賺錢的想法,清晰了許多。

至少不像之前一頭霧水,現在至少有了三個發展方向。

關鍵問題是,這些所謂的運作,許退目前還不懂。

當然,許退願意去學習,學習還好,但運營這些,就意味着許退要爲此浪費大量的時間。

而每個人的時間總量是有限的。

在這方面用的時間多了,在修煉方面的時間,就會變少,進而影響到修煉速度和進度。

可問題是,許退賺錢,不就是爲了提升修煉速度和進度嗎?

這突然間就矛盾了。

許退沉思的剎那,突然間就看到了莊自強隱隱切切的眼神,心頭突然間就劃過了一道智慧的閃電。

眼前這老莊,不就是合適的人選嗎?

其實莊自強能給許退提前做出如此詳細的規劃,恐怕誰來主持做運營後勤什麼的,莊自強都已經將他考慮好了。

要不然,也不會花費這麼多的精力。

“老莊,我最大的喜好還是修煉,要不,這些雜事兒,你來?”許退試探道。

聞言,莊自強自個先樂了,“許哥,不瞞你說,我也是這樣想的。這些事兒,我最拿手。不過,我是個商人,我也得養家,所以…….”

“我明白。”

許退點了點頭,“我目前的經濟狀況,也給你發不起年薪工資啥的,那樣也沒啥動力。

這樣,你抽成吧。

從總收入或者是淨收入裏抽成吧。

老莊,咱們是朋友,但我爹說過,親兄弟,明算帳。

你做個合約,寫好具體的抽成比例等等,咱們籤合約長期合作!”

“好嘞,許哥,我也是這樣想的,完了我做個合約,你看看,不合適咱們再改。

然後我給你出各種賺錢計劃書,先做好情報信息收集工作,至於做不做,由你來決定,你看如何?”莊自強說道。

“好,沒問題。來,我以茶代酒,走一個!”

雖然許退還是少年,基本上沒喝過幾次酒,但是從西北金城府走出來的少年,骨子裏還是帶着豪爽。

一杯茶,一飲而盡!

爽快!

許退也是心頭一鬆!

他的賺錢大計,終於看到了一點方向。 魂宗境界,神與天合,身藏天地,三百六十穴竅各有一尊神靈。

魂宗境界,也稱之為靈動境、靈神境,各有說法。

一般說來,踏入魂宗境界的時候,能夠得到天地的一次惠贈,從而塑造出小世界的胚胎,一般剛踏入魂宗境界的修士,小世界便是如同一個雞蛋一般充滿著混沌,連天地都是沒有,自然無法演化出自身的神靈。

而且三百六十穴竅,並不是一定要將三百六十穴竅盡數修成,有的魂宗強者,一生只修一個穴竅,也能夠踏入魂宮境界,成為曠古爍今的強者。

倒不是修鍊兩個穴竅的便是比起修鍊一個穴竅的厲害,貪多嚼不爛,修鍊者雖說擁有著漫長的壽命,但是修鍊一個穴竅便需要耗費極大的資源和時間,一般的修鍊者都會修鍊出三四個穴竅,修出三四個神靈來,畢竟一尊神靈就相當於是一個分身。

韓宇在神王境界的時候,因為傳承了炎皇功法,從而是打造出了自己的天地,有了白天和黑夜,比起一些魂宗強者的小世界來說還要完善了許多,此時他順利突破到了魂宗境界,領悟了四色光澤,頓時整個小世界便是翻天覆地。

古往今來,還從來沒有人能夠像是韓宇這般,在魂宗境界便是修出了小世界,根本不像別家修士先修出個小雞子。

金烏巡天,便是白天,金烏閉眼,便是無盡的黑夜,說起來,韓宇的小世界也極其單調,只有這兩種顏色。

但是現在,當他領悟了四色光澤之後,他的小世界便是再增添了四種色彩,春的和煦,夏的熱烈,秋的豐收,冬的寂冷,讓他的小世界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乾枯寂寥的大地,這個時候有嫩草從地底鑽了出來,帶著一種新生的氣息,從此,在這枯寂的世界之中,有了生命。

金烏在天上發出了興奮的嘶鳴,撲騰著翅膀,將陽光傾灑了下來,滋養著這些嫩草。

雖然只是長出了一些草,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草,但也是踏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小世界有了生機,才是能夠孕育出自己的神靈來。

爹地寶貝:總裁新婚100天 為了達到這一步,不知道有多少修士費盡了心機,想要讓自己的小世界煥發出生機,耗盡了半生的精力。

而韓宇,只不過是眨眼之間便是達到了這一步,三百六十穴竅,也是瞬間打通了十個穴竅,穴竅之中金光瀰漫,似乎是在孕育著什麼強大的存在。

剛是破境,便是開始養靈,若是傳揚出去的話,絕對會是震動整個一元大陸,韓宇目前的表現,實在是太過於妖孽了。

隨著瓊樓那股奇異氣息的瀰漫,韓宇猛然一吞,便是將那奇異氣息吞入了腹中,咚咚作響,好似戰鼓雷動,似有金戈鐵馬在他體內震蕩著。

圍困他的魔魂宗和聖劍門眾多弟子都是神色震動,韓宇的破境實在是太快了,快到他們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韓宇便已經從七級神王晉陞到了一級魂宗的境界。

一級魂宗,放在他們的眼中,也只能算是一個人物,但還沒有資格和他們平起平坐,但是韓宇此時的狀態,讓他們都是感到了心顫,不管是那四色光芒,還是那背後若隱若現的神光。

韓宇已經是開始養靈,身上自然是帶著一種神聖的氣息。

「我怎麼看,他都是在養靈?」有弟子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在場有著幾個八級魂宗強者,當即神色一震,道:「確實像是養靈,不過不可能,他這才破境多久便是能夠養靈,養靈若是這麼簡單的話,我們已經是修出了自己的神靈了。」

「便是那些九級魂宗的師兄師姐們,也不是很多人困在了養靈面前,無法跨出這一步,自身神靈修不出來,天地便不會完整,想要問鼎魂宮,便是再無可能的事情了。」

「便是魂聖親自為他灌頂,他也不至於這麼快便是養靈!」

眾人根本就不相信韓宇是真的在養靈,在他們的認知之中,剛突破的魂宗,正在努力維持著那小雞子的穩定,下一步開天闢地之中,破穴竅,積累不知道多少年的光陰,才能夠著手養靈的事情。

不過若是讓他們知道,韓宇在瞬間便是破開了十枚穴竅的話,他們也根本就不相信這樣的事情。

「看起來應該是得到了天地的惠贈所顯現出來的異象,破境之後,可就是不好對付了,趁他境界還沒有穩定,先殺了他再說!」有魔魂宗弟子惡狠狠地說道。

聖劍門的八級魂宗擺了擺手,道:「就算是他穩定境界,也是插翅難逃了,我們有這麼多人在,還怕滅殺不了他嗎?他能夠吸收這瓊樓中的奇異氣息,肯定是具有什麼詭異的法門,我們便將這法門逼問出來,再擊殺他。」

能夠修鍊到八級魂宗,自然能夠看得出來這瓊宇的不凡,尤其是這股神秘的奇異氣息,讓他們都是感到了棘手無比,彷彿這奇異氣息之中蘊含著極為可怕的力量。

奇異氣息確實是蘊含著力量,但並不可怕,韓宇將這些奇異氣息吞入腹中之中,它們便是井然有序匯入了那十個穴竅之中,讓穴竅之中的金光也是更為強盛了起來。

腹黑總裁:老婆太霸氣 炎皇功法的第二層便是「藏竅」,韓宇原本以為自己想要藏竅的話,還需要一番功夫,但是想不到這股奇異的氣息,讓藏竅變得無比簡單。

轟轟轟!

在那一個個穴竅的金光之中,出現了一隻火紅的金烏,若是這金烏放出來的話,便是能夠發現和小世界巡天的金烏一模一樣,神態都是一樣,只是穴竅中的金烏乃是縮小了無數倍。

藏竅,三千世界藏於凡塵之中,並不是說一定要在穴竅之中藏納一個世界,而是一種意境的展現。

隨著這些金烏世界的映現,韓宇身上的氣息猛然攀升,達到了一級魂宗的巔峰,隨時要破入二級魂宗的樣子。

韓宇氣勢的暴漲,也是生出了一種淡淡的威壓,一下子便是將圍困他的眾人給推開了幾米,便是那幾個八級魂宗也不由自主後退,彷彿是面對著龐然大物一般。

這幾個八級魂宗強者再也忍耐不住,齊齊呵斥了一聲,朝著韓宇動手。

韓宇閉著雙眼,似乎感知不到外界的一切,那鋪天蓋地的神通打了過來,也是沒有一絲察覺。

而他的氣勢剛是漲到了巔頂,便是隨之散去,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普通人一般,身上連一些氣勢都是沒有,便是放在了芸芸眾生之中,都是毫不起眼的一個。

返璞歸真!

神通還沒打到他的跟前,便是自行散掉,彷彿是被人一口氣吹散一般。

幾個八級魂宗連連後退,臉色也是大變,他們明明看到韓宇盤坐在眼前,但卻是感知不到韓宇的存在,或者說,韓宇盤坐在那裡,是那麼理所當然,應該是坐在那裡。

這樣的變化讓這幾個八級魂宗強者都是鬱悶得差點一口血噴了出來,就算是面對著魂宮境界的大能,也沒有今天這樣感覺到了無力。

設下了陷阱,幾十個魂宗強者追殺一個七級神王,不但沒有能夠殺掉這七級神王,反倒是助了他一臂之力,讓他順利破境,這樣的感覺,別提說有多麼鬱悶了。

八級魂宗強者們也是沒轍了,神通打不到,看起來就像是韓宇得到了整座瓊宇的認可,得到了整座瓊宇的防護。

正在這個時候,韓宇突兀睜開了雙眼,帶著一絲迷茫之意。

隨即,韓宇的上空便是出現了巨大的漩渦,狂暴的天地靈氣化作了一道巨大的龍捲風從天而降,穿過了瓊宇一下子便是將他裹在了中間。

純粹到了極點的天地靈氣,便是從靈石之中吸收的天地靈氣都是沒有這般純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