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厲笙爵嫌惡的一把推開余媛媛,「活不成了?那你就去死給我看!」

去死?

余媛媛整個人都驚嚇住了,「阿厲求你了,求你了,不要逼著我和他離婚好不好?阿厲我們還像以前那樣,你幫我,你幫我啊,你幫我重新得到薄思琛好不好?」

「余媛媛你是真的該死!」厲笙爵狠狠地說完,就起身要離開。

余媛媛朝前一撲緊抱住厲笙爵的大腿,哭著痛喊:「不要,阿厲,你不要這麼對我。」

「滾開!」厲笙爵緊握雙拳,一腳踹開余媛媛。

余媛媛吃痛地摔趴在地上,「啊……阿厲……你、你……」

「余媛媛,在貝貝的身份還沒有公布之前,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不要再試圖妄想回到薄思琛身邊。」對於這個始終都看不清事實的女人,他的耐心已經全部都沒有了。

看著厲笙爵離去,余媛媛沒有剛剛的驚恐不安、委曲求全,有的只是憤怒,滿滿的憤怒,她紅著眼睛,怒聲沖著厲笙爵喊道:「厲笙爵你太過分了,你不能這麼的對我,你不能這麼的對我……」

「……」聽著身後女人的話,厲笙爵嘴角的揚起一抹嘲笑,繼續朝外走去。

過分?他並不認為他有什麼過分的,他不過就是要回屬於他的人,女兒是他的,她也是他的,哪怕是現在的他,已經不再喜歡她……

「厲笙爵、厲笙爵你給我站住!」

「……」厲笙爵身形微頓,但也只是停了一下就繼續不受干擾的離開。

看著厲笙爵就這麼毫不留情的離開,余媛媛瘋了,她真的要瘋了,「厲笙爵你不能這麼的對我、你聽到了沒啊、你不能這麼的對我、不能這麼的對我……」

「……」

「厲笙爵、厲笙爵、厲笙爵……」她喊的嗓子都啞了,可是厲笙爵還是沒有回頭看她一眼。

她聲音漸漸地低了下來,眼淚不受控制的往下不斷地滴落著。

往日的那些畫面,更是不斷地在她的腦海里衝擊著,直到此時,她才恍然明白,原來,阿厲,在她的青春時期是那般美好的存在;原來,她也曾是那般的喜歡過他;原來,她是這般的捨不得他,可這一切都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是她親手葬送了他們之間的愛情。

「阿厲、阿厲你不能這樣的對我,阿厲、為什麼你們都要去喜歡那個賤人,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她死了,你們還是要繼續喜歡她……」

盛天娛樂。

「薄式的代言是多少明星大碗想要爭搶的資源,你居然要拒絕?余歡我看你真是腦子進水了。」

「……」余笙歡盯著桌上的合約,神情有些恍惚。

季浩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不容反駁的怒聲喝道:「這份合約,你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

余笙歡被這一掌驚嚇的猛地抬起頭來。

看著余笙歡這宛如是一隻受驚了小白兔一樣招人疼愛時,季浩田就更氣了,像這種只能看著不能碰的女人,他根本就不可能會有什麼好臉色招待了。

記得剛開始,這個女人進公司的時候,他對這個女人可是千萬個好啊,每次有什麼資源都緊著這個女人先選,可是呢,到了最後是什麼?

這個女人居然轉臉勾搭了他侄子,成了他侄子護著的女人了。。讓他連個下手的機會都沒有,既然連個機會都沒有,那他何必還對這個女人好,乾脆就讓她跟其他新人一樣,一步一步的來。

可誰又能想到,這個女人不過才剛進了圈子裡沒多久,薄式居然就看上了,還點名就要這個女人代言。

實在是氣死他了,本來他就氣的不行,結果這個女人還敢給他甩臉不接薄式的代言。

想到這,季浩田拿起桌上的合約就用力甩到了余笙歡的臉上,「余歡,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不接這代言,你就等著被封殺吧!」得罪了薄式,他就看誰還能護住她。

呵,到時候,他相信,哪怕是季北城也得靠邊站! 被合約砸到臉上的羞辱,余笙歡完全都沒有一絲絲的感覺。

此時的她,腦子裡就只剩下了封殺二字。

她努力將近兩年的事業,好不容易才剛剛有了一點起色,可就因為他的突然出現,就被打亂了……

這個世道典型的弱肉強食,就因為她不是什麼大牌明星,所以連說不的權力都沒有。

呵,余笙歡自嘲的冷笑一聲,抬眸看向季浩田,「我簽!」

看著余笙歡被他這麼一頓訓就服弱了,季浩田就更加的看不起余笙歡了,「早這樣不就好了嗎?非要我發頓火才聽話,行了,簽了字就趕緊回去工作吧,要是被北城知道了,還以為我怎麼欺負了你呢。」

說到這,季浩田像是想到了什麼,勾唇冷笑著說:「不過余歡,你要隨時謹記著你是誰的人,不要總是以為有季北城給你撐腰,就可以任性胡來了,這裡是公司,不是給那種大小姐大少爺來玩鬧的地方,呵,所以,無論是誰都必須服從上司的安排,至於那些不聽話亂來的人就趁早給我滾蛋!」

「……」聽著季浩田的話,余笙歡胸口堵得厲害。她緊緊地握著雙手,不讓自己表現出來一絲不甘來。

她知道,自從她打上季北城女人的標籤后,就沒有人認為她是憑自己的努力得到現在的資源。特別是季浩田每次對她都是冷風熱嘲。

可儘管是她很努力很努力的壓制了自己,季浩田還是看出了余笙歡的不甘,他冷冷一笑,嘲諷的說:「怎麼不說話?是認為我說的不對?還是想要找季北城來?」

余笙歡壓下心裡所有的情緒,笑著說:「季叔說得對,以後余歡會服從公司的安排。」

看余笙歡這般的乖巧,完全都沒有打算拿季北城出來說事,季浩田眉頭微微一挑有些訝異,不過隨即想到就在昨天,季北城那小子差點訂婚了,他就突然想通了。

怪不得今天這樣的乖,原來是這樣,呵……也是,季北城都不要她了,她哪裡還有什麼靠山,他隨意的拿起桌上放著的表單看了眼,說:「今晚有個酒會,你陪我一起去參加。」

「嗯。」

……

余笙歡一出辦公室,小曲就急急開口問道:「怎麼樣?老闆同意了嗎?」

余笙歡神情微怔,隨後,輕輕地搖了搖頭。

見狀,小曲面露擔憂的說:「怎麼不同意啊,公司這麼多的藝人,為什麼非要選你呢?」雖然薄式的代言是眾多明星大碗都在爭搶的資源,可她並不認為以歡歡如今的在娛樂圈的地位、夠資格來代言。

也不是說歡歡不好、貶低歡歡,只是,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總是有點嚇人、不真實,而且在看到歡歡聽到代言的事情后,那種驚嚇的模樣,她就更加肯定這代言接不得,不然為啥大碗都不要?就非要歡歡呢?

想到這,小曲就慌忙掏出手機,「我們找季少爺,季少爺肯定有辦法。」

一看小曲要打電話,余笙歡惱火的沉著臉冷喝道:「小曲,你不準給季北城打電話。」每次她遇到事情,無論大小事,季北城總會知道,然後再替她給解決了麻煩,以前的她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以為是簽了個好公司,所以在處理藝人之間問題的時候,特別的公平公正,不包庇任何一人。

可到了後來,她就知道了,那個彙報她工作情況的人,那個背著她打小報告的人,就是小曲。呵……她就慢慢地慢慢地成了這個公司里,人人避而不及、又私下裡嘲笑的藝人,因為她有個好的金主,不管誰欺負了她,只要吹吹枕頭風就行了。

小曲不解又生氣的說:「為什麼啊?歡歡,你不是不想要接嗎,那我們就告訴季少爺啊,季少爺肯定會為我們做主的。」明明就不想要接,幹嘛還要委屈自己。

「小曲,我已經簽了合約,你找季北城也沒用。」余笙歡冷聲說完,就直接越過小曲走了。

「怎麼這麼快就簽了?歡歡……」看著歡歡離開,小曲一臉的委屈和不甘,她收起手機,一邊喊著一邊追余笙歡。

皇家酒店。

薄思琛坐在沙發上,修長的手指握著酒杯,輕輕的搖晃著,聽到面前的人說的話時,搖晃酒杯的手突然就停了下來,好看的眉眼輕挑,邪冷一笑,「沒見到人?」

「是,我們在外面守了一天也沒有見到人。」

薄思琛將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放在了桌上,厲聲喝道:「沒見到人那就給我想法子把人給弄出來。」

「是要報警還是……」

「報警?」薄思琛身子微怔,眉頭擰的厲害,眼裡的怒意也越來越的深,「你居然想要報警?難不成你們是想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我薄思琛的妻子被人給綁架了?」

「不、不是的……」威斯嚇得渾身打了個冷顫,連連搖頭。

看著威斯,薄思琛眸色暗沉,冷笑著說:「呵,如果是真的被綁架了,倒也是省事了,直接讓綁匪撕票了也就行了,那個女人有什麼資格讓我盡心儘力的去救她。」

「啊?」威斯正嚇得厲害呢,就突然聽到了boss這麼一句話。

綁架?撕票?難道boss夫人不是被厲笙爵給困住了嗎?

薄思琛看著威斯那一臉愣怔的樣子,他不耐煩的冷聲說:「只要不傷害到貝貝,怎麼都行,人弄出來后,不要送回老宅。」

「是。」

等威斯走後,薄思琛才又端起了桌上的酒杯。

他盯著酒杯,眸光有些複雜。

厲笙爵離開這麼久,怎麼會這個時候回來,前兩天知道余媛媛被厲笙爵給抓走了,他並不擔心也沒有多想什麼,只是覺得,他們老情人時隔多久見面,哪怕是舊情復燃、狼狽為奸也實屬正常。

可現在的他,卻不這麼的想了,反而是隱隱的擔憂了起來。

她出現了,他也回來了,難道這只是巧合?還是說,她活著的事情,他也是知情者之一?如果他知道她還活著,他要怎麼做?

如果他不知道她還活著,那他這次回來,到底是要做什麼的? 連他都能認出她來,那他呢?

當年在余笙歡死後,厲笙爵直接重病一場,去了大半條命,如果不是及時的送到了國外去醫治,怕是現在人早就沒了。

這樣的他,難道就真的對她,沒有絲毫的感情?

他們之間的感情,他並不了解,可他卻很清楚一點,那就是她還活著的這事,決不能給厲笙爵知道了,一個季北城已經夠他頭疼的了,怎能再多一個厲笙爵來礙眼。

在薄思琛走神的時候,一身形微胖、大約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走來,那人在走近之後確定是薄思琛后,驚喜的笑著開口說:「薄先生,沒想到真的是你,你也來參加酒會了啊?」

思緒突然被打斷,薄思琛眉頭不悅地皺起,冷冷抬眸看向面前這個賠著笑臉的男人。

男人在薄思琛抬眸看來的時候,又笑著自我介紹道:「薄先生,是我,盛天娛樂的老闆,季浩田。」

聞言,薄思琛緊皺的眉頭緩緩舒開,微微垂眸,喃喃自語:「盛、天、娛、樂?」是她所在的公司……

「對,盛天娛樂,就在昨天薄先生還讓謝助理親自過來跟我們談代言的事。」

「嗯,我記得,季總是嗎?」

「薄先生客氣了,喊我名字就行,說起來,我跟薄先生也算是同輩了,只不過我比薄先生大了五六歲,所以小的時候沒有在大院里見過。」一聽薄思琛記得他,季浩田笑的那叫一個得意,以前也是經常被其他人喊季總,可都沒有這次薄思琛口中的季總好聽、上檔次。

別看他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季家的後代人,可他連跟薄思琛接觸的機會都沒有。

季家,也就只有季北城這唯一的繼承人,才有機會接觸這些等級的人。像他,除了能夠接手家族的一小小小分部家業外,其他的,他連知道都不知道。

在外人看來,盛天娛樂是娛樂圈行業的領頭軍,可只有他知道,這不過是季家最不值錢、不值得一提的產業。是其他兄弟不想要,施捨給他的。

在他年輕時,只因貪玩、好色、不上進,所以那些兄弟們就想出了個這法子來斷絕他想要去爭搶家產的心思。

呵,以前,總以為大哥對他好,心疼他,才將盛天這個美女如雲、又賺錢厲害的香餑餑分給了他,現在的他,才突然明白,原來是那些個老狐狸給他挖了個坑。同為季家的後人,憑什麼季北城就可以繼承家產,他還是季老爺子的親兒子呢!哪裡比季北城這個孫子差了?怎麼能讓季家龐大的家業就全部落入了季北城一個人的口袋裡。

所以他一定要搭上薄思琛這條線,來幫他對付季北城。

「同輩?」薄思琛嘲諷的勾起了唇角,涼涼的笑著說:「我記得,季總是季北城的小叔。」所以,這個同輩是從哪裡算起來的?

他並不認為,他比季北城大一輩。

「對啊,我是北城的小叔。」季浩田被薄思琛這麼一問有點愣住。

可不就是同輩的嗎,他和薄思琛就是同輩的啊,哪裡說錯了嗎?怎麼薄思琛看起來好像不怎麼高興?

薄思琛看著季浩田自嘲一笑,冷聲問道:「余歡是什麼時候入行的?」

「余歡?」季浩田有點跟不上薄思琛的節奏,怎麼突然就說起余歡那個女人了,不過他也是想了想就回答了,「前年三月份吧,那個時候我們公司新人培訓,她就是那個時候簽進公司的。」如果薄思琛問其他女人,他還真的就記不清了,可唯獨這個余歡,他記得特別的清楚,因為余歡長得實在是太好看了,讓人想要刻意的忘記都做不到。

再加上,那個時候,他們公司規定只收純天然的新人,不要整容臉。可余歡的面部到了最後卻被檢查出了動刀子的痕迹,而且還是大面積都被整了,那個時候,不少新人抗議要將余歡踢出新人培訓,給他造成了不少困擾。

「三月份?」薄思琛眉頭輕挑,眼裡閃過一抹訝異。

前年三月份?在她出事後,不到一年的時間,她就已經用另一個人的身份開始生活了?

而他呢?一個人自責、悔恨了、想了她三年,呵……

季浩田看著薄思琛的神情突然就變了,他以為薄思琛是嫌棄余歡資歷太淺、不夠資格擔任這次的代言人,所以他就急聲開口說:「余歡是個很努力的藝人,跟薄式的合作,一定會讓薄先生滿意的,這點,薄先生不必擔心。」雖然余歡和季北城的關係,讓他很生氣,可他也不得不承認,余歡那個女人是真的有點實力的。

「……」擔心?他怎麼可能會擔心,他就怕她不同意,想盡法子的躲著他。

呵,她說她恨他,想要殺了他報仇,那她總是一直的躲著他,又怎麼可能會成功呢?

她想要報仇,那他就給她鋪好路,將所有的資源都給她,讓她有能力親自動手報仇,只有這樣,她才會開心的吧?

季浩田正還要說點什麼來打消薄思琛心中的疑慮呢,就突然看到了剛進酒店門口的女人,他一改剛剛的笑臉,陰沉著臉,冷聲朝余笙歡喊道:「余歡,這裡!」這個女人,真以為她是什麼大牌明星嗎?他要她陪他一起來參加酒會,她居然還敢給他遲到。

余笙歡聞聲扭頭看去,在看到休息區站著的季浩田時,她身子微怔,隨後揚起一抹笑容朝他走去,「季叔……」只是她的聲音才剛落下,就看到了季浩田沙發上坐著的男人……

她腳下步子頓住,嘴角的笑容也瞬間僵住。

看到余笙歡愣在哪裡,季浩田不滿地開口說:「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過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薄式集團的總裁、薄思琛薄先生。」

「……」薄思琛在看到余笙歡出現在這裡時,他很驚訝,只是在他看到余笙歡明顯是比他還要驚訝后,他就突然覺得有些好笑了。

他嘴角揚起一抹邪笑,手上輕輕地搖晃著酒杯,一雙好看的眼眸慢悠悠的抬起、看向這個女人。 余笙歡朝前走了幾步來到季浩田身邊,一手緊握著包包,努力的讓自己扯起一抹笑容,微微點頭柔聲道:「薄先生你好!」

「余小姐好。」薄思琛笑著點頭。

「……」看著薄思琛笑的那麼的邪魅無害,她的胸口就沉悶的厲害。

她恨他恨的要死,幾乎要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能夠勉強的壓制著自己的恨意來跟他打招呼,而他呢?呵……他根本就不受她的半分影響。

「余小姐演的劇我都有看過,很不錯。」見女人狠瞪著他不說話,薄思琛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深了,開口說話的語氣也不自覺的變得輕柔了起來。

聞言,余笙歡自嘲一笑,「呵呵,是嗎?沒想到薄先生這麼忙,還能特意抽出時間來看我演的劇,實在是余歡的榮幸。」

「……」薄思琛俊眉輕挑,對余笙歡嘲諷的語氣並不在意,反而是覺得很想念。以前,她也是這樣來激怒他的,每次都特別的成功。

不管是過了多久,她始終還是原來的那個她,哪怕是容貌已變,她的性格還是沒有改變不是嗎?若是這樣,那是不是說明,她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喜歡著他?

一旁的季浩田聽著薄思琛的話,震驚的笑著問道:「原來薄先生還看過余歡演的劇啊,薄先生是看了電視劇才知道余歡的嗎?」難道堂堂的薄式集團總裁薄思琛,還追劇看?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也不難猜到為什麼薄式非要定余歡代言了,原來薄先生是余歡的粉絲啊!

想到這,季浩田簡直是兩眼發光了。他與薄思琛搭上線的機會可就擺在了眼前啊!

薄思琛轉眸看向季浩田,說起話來也比之前溫和了許多,「對,我是看劇才知道余小姐的,余小姐的演戲很棒,想必日後,在娛樂圈內一定會大紅大火的。」

季浩田則是聽到薄思琛的話后,都震驚了,「有薄先生這句話,余歡她就是想要不火也難啊!」看來這薄先生是真的看上余歡了,日後他必須得儘力的捧著余歡才行啊,這個余歡也不知道是吃了什麼狗屎運,先是有個季北城,現在又有了薄思琛……

「呵呵……」薄思琛低聲一笑,抬起酒杯輕抿一口,道:「余小姐,請坐。」說著,他已經用眼神示意了他身側的位置。

見狀,余笙歡的臉色難看的厲害,「今晚我是陪季叔來的,我是季叔的女伴。」

季浩田聽著余笙歡的話,心裡那叫一個氣,他回頭怒瞪了眼余笙歡,「薄先生叫你坐那是抬舉你,別給我不識好歹。」

余笙歡的臉色煞白煞白的,她緊握著手裡的包包,冷聲說:「季叔,我們之前就簽過協議,我不陪客人的,既然季叔和薄先生有工作要談,那余歡就先回去了。」此時的她,只慶幸季北城利用特權,讓她與公司簽下了這份協議,不然的話,她豈不是就要陪薄思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