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叔!你們有什麼瞞着我?!”,我很不爽的甩開了陰鷙的手,我討厭他和雨桐共同有着同一個祕密。

“初五,你別生氣!其實,在你被擄走之後,陰鷙就跟我坦白了!”,雨桐走過來握住我的手,含笑望着我。“我和陰鷙是摯友,無話不說,他告訴我,他愛你的時候,我比他還要高興!因爲,我終於不必左右爲難,忌諱許多了!”

“可是,你的成人之美讓我生氣,於是將計就計嘍!”,陰鷙插話道。

“不不不!陰鷙,你說的不是重點!”,雨桐對着陰鷙似笑非笑,“你該告訴初五,在她被擄走之後,你是怎麼瘋了一樣的去尋找她!”

“咳咳,隨便找找而已!”,陰鷙有些不自在的東張西望,而後和我的眼神對上。“別笑,我去給你拿藥!”

說完這句,陰鷙抓着後腦,轉身就走。

等到陰鷙在我的視線裏面消失,我這才收起笑容望着雨桐。“對不起!”

“不需要對不起!我之希望,你能把夜煞還給我!”,雨桐握緊我的手,“只要你把夜煞還給我,我願意把除了夜煞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給你!”

……

(本章完) 直到這一刻,我似乎想通了所有的一切,未來的莫雨桐莫名其妙的將她所有的能力給我,是在完成她現在對我的承諾。而漫天飛雪和她之間原本可能根本沒有仇恨,卻因爲我的警示提醒,而讓漫天飛雪對莫雨桐心有戒備進而起了殺念。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誤入時空隧道的我引起的!

這樣看來,我的出現根本改變不了曾經已經發生的事實!所以,這樣的我,無意墜進時空的塵埃,根本就是可有可無的嗎?!我……已經凌亂了!

看着莫雨桐的嘴巴在我的眼前一張一合,我的腦袋卻嗡嗡作響,也許我根本沒有能力涉足歷史,改變一切。

“我知道,我會讓夜煞變回以前的夜煞!”,我抓住莫雨桐的手懇切道,“可是,你要配合我!”

“好好!只要夜煞可以回來,我什麼都願意!”,雨桐激動的眼泛淚光。

是的,我會將夜煞還給你的,莫雨桐!

……

冥界,聽起來陰森,卻是一個似天堂一樣的地方,此時閻君府邸上下張燈結綵正準備着莫雨桐和陰鷙的成婚事宜,而此後那個未來的準新郎正和我手牽着手漫步在陽光明媚的森林之中。看着金色的光鍍在陰鷙的側臉上,那完美的弧度一直延伸進了我的心底。

其實,我不知道魔將將我帶回去之後會怎樣,可是我有自信自己可以藉機跑出來,因爲據我的觀察,魔將的智商基本上比我的還低。所以,等我拿回了異能我就能幫夜煞恢復,只是,到時候我該怎麼能逃出他的掌控和陰鷙在一起呢?!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只要每一步,這隻手都會緊緊的握住我就好!

“寶,想什麼呢?”,陰鷙揉了揉我的頭髮,眼中的情愫濃的化不開。

“叔,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開心不?”,我歪着頭,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卻沒有一點的醋意。

一直來,貌似都是我誤會莫雨桐了,現在所做的,全當時補償好了。

“哼,如果新娘是你,我會開心!”,陰鷙說着一把攬住了我的肩膀,“寶,我們可說好了,結婚是假的,

你可不許生氣,否則我要是做出了丟下新娘去追你的事情,你可別怪我!”

“不會啦!只要我知道這裏是我的,就夠了!”,我笑着點了點陰鷙的胸口。

正四目相交深情款款之際,遠處卻有一個急急忙忙奔跑的身影,煞了這美好的風景。

“陰鷙殿下,時辰到了,閻君叫你回去拜堂!”,那個鬼差低着頭說完這句,還狐疑的望了我一眼,彷彿捉姦在牀般的眼神。

“知道了!”,陰鷙握住我的手,“寶,走!陪我拜堂去!”

一路上,甚是歡脫。彷彿,要拜堂成親的是我和陰鷙一般,可是等我們進入了那個佈置的一片火紅的喜堂的時候,我的心中卻忍不住的酸楚起來。好吧,我還是吃醋,這是女人的天性!只是,做戲要做足全套,否則別人怎麼相信。

看着穿着一身精美新娘禮服的莫雨桐站在一邊,我早已經五味雜陳。蓋着蓋頭就那麼的美豔,這要是掀開,定是驚爲天人!

“陰鷙,還不去換衣服!”,閻君笑眯眯的走過來,慈愛的望着陰鷙,看他的模樣,這可是當真了不是。

“就這樣,不需要!”,陰鷙皺了皺眉。

見陰鷙固執,閻君便也作罷,而後去張羅拜堂的事宜,我盯着雨桐使勁的扯着衣服,完全忘記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寶,你是不是當真了?”,陰鷙突然拽着我的胳膊讓我轉身,目光陰鬱。“你要是當真了,我這堂也就不拜了,管他夜煞和雨桐怎樣,我不能看着你難受!”

夜煞和雨桐?!媽蛋,我倒是瞎妒忌什麼!

“不不不!拜堂拜堂!”,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撇撇嘴,“我只是有那麼一丟丟不高興而已,不過孰輕孰重我知道的!”

“笨蛋!”,陰鷙望着我輕笑,“等夜煞赫爾雨桐和好,我就帶你走!”

“好!記住你說的!”,我笑眯眯的搖了搖陰鷙的手。

還想說什麼,卻有人高喊了一聲儀式開始,而後我便被拽到了一邊,當我絕對我應該不去關注這場假拜堂的時候,卻發現陰鷙以眼神安

撫我,心裏瞬間緩和了許多。

怎麼拜堂的我不知道,因爲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花園。花園上的天空,已然烏雲密佈。電閃雷鳴之間,我看到魔將像是天神一樣的緩緩落下,撲扇着翅膀。

真的很守信用!

我小心翼翼的望了陰鷙一眼,而後大步的走了出去,顯然只有我一個人可以看到魔將。

“你這麼快就來了?”,等我走到了魔將的面前,莫名其妙說了這麼一句。

“呵,看來你還嫌快嘍!”,魔將淡淡的望了望喜堂,而後伸出手。“我的先知,跟我走吧!”

“好吧!既然他們已經結婚了,我會跟你走的!”,我走到了魔將的面前握住了他的手,“不過,回去之後,你能不能把我的能力還給我,否則我沒有辦法做先知的!”

“哼!還學會討價還價了!”,魔將冷哼,“看心情吧!”

說完,魔將抓住我,一躍而起。

抓住魔將的胳膊,我轉頭在他翅膀的間隙中看到了和雨桐跑到門口對天張望的陰鷙,他的嘴角,是我喜歡的弧度。

回到冰洞,魔將一把丟下我,而後就坐在冰棺上蹙眉不語。而我想的是,怎麼能哄着他拿回自己的能力,只要有了能力我不僅可以幫助雨桐和夜煞,還能逃跑呢!

哼哼,信守承諾?!我爲什麼要信守承諾,我有信守承諾的心,還不如多愛陰鷙一點呢!想到我和陰鷙相互坦白之後的點點滴滴,我的心瞬間又被融化的亂七八糟。

“你在傻笑什麼?”,就在我捂住臉,靈魂快要出竅之際,魔將的聲音突然將我的思緒打斷。

“沒……沒有啊!”,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滾燙的臉,“我開心嘛!”

“哼!你到底是佛女還是花癡?!”,魔將白了我一眼。

“隨便啦!”,我羞澀的搖頭。

“哈!你這智商能做我的先知嗎?!”,魔將不悅道。

“你不把異能給我,可能以後我的智商永遠都會這樣了!”,我扭捏着,眨巴眼睛望着魔將。

……

(本章完) 聽我這麼說,魔將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怒目相視。“我警告你,不許威脅我!”

話說,對於這樣粗魯的男人,我一向是比他更加的粗魯,可是怎麼辦!自從和陰鷙說開了之後,我覺得臉空氣中都散發着甜蜜蜜的味道,根本想發火也發不起來。

“哦!”,我神情恍惚的點頭。

“哦!”,魔將一巴掌拍到了頭上,“看來我是該把異能給你,和你這樣的白癡呆在一起,我早晚也得變白癡!智商上要是再拼不過梵埜,那我真的可以長眠不起了!”

說完,魔將伸出大手一巴打向我的頭頂,我以爲這下會很痛的,可是他的手沒有碰到我,而是在我的天靈蓋的上面猛的一抓,接着一層黑色的透明膜狀物質便一下子被拽了出來。之後,我身體內的氣息倒流了一下,而後力量從鼻塞的細胞赫爾血管中破出。

閉上眼睛,感受到力量的存在,可是我決定保持現在的狀態,裝瘋賣傻。

“魔將大人,你看外面白雪皚皚,外面不如出去賞花遛鳥如何?”,我一下子跳到魔將的面前瞬間挽住了他的胳膊。

“你的智商還沒有恢復嗎?!”,魔將皺眉,“既然已經白雪皚皚的,哪裏來的花和鳥?!”

“那我們去數星星好不好?!坐在白雪皚皚的山頂數星星,真的好浪漫噢!”,說到這來,我嬌羞無比的搖頭興奮不已。

見此,魔將一把將我的手拽了下來。“大白天,數你妹的星星啊!”

“不要!放過我妹!”,我滿臉花癡的笑容,“我比我妹懂情趣,你找我啊!找我!”

“哇靠!你離我遠一點!怎麼幾天不見,你的智力已經退化到這樣的程度了?!”,魔將一臉的鄙夷,徑直轉身走向冰棺。

可是,他還沒有接近,我便‘嗖’一聲出現在他的面前。

“魔將大人,人家一個人,真的好無聊喔!不如,你唱歌給我聽啊!”,我捧着臉,眼睛眨巴眨巴。

“你有沒有搞錯!你當我這裏是託兒所啊?!我是找你當我先知的

,又不是找你談戀愛的!你能不能正經一點!”,魔將的臉色鐵定,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種無藥可治的病毒。

“反正以後我要天天陪着你的,孤男寡女,談談戀愛也是不錯的嘛!”,我伸出手拽住魔將的胳膊使勁的搖晃起來。

“滾!老子睡覺!”,魔將一下子躺進棺材,閉上了眼睛。

自然,這只是開始!因爲我想通了,魔將縱使不敵梵埜,對付我卻綽綽有餘。所以,我逃到哪裏他都能找到我,那麼不如直接讓他放我走!

魔將似乎安睡下來,而我卻趴在棺材邊,瞪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連眨都不眨一下。就這樣過了十多分鐘之後,魔將突然睜開眼睛一咕嚕的坐了起來。

“你媽!瞪那麼大眼睛,你守靈呢?!”,魔將大吼。

“我媽?!你找我媽啊?”,我無辜的歪着頭。

“哦!天哪!你能不能正常一點?”,魔將一巴掌拍向自己的腦袋上,痛苦的呻吟。

“怎麼,男人不都喜歡女人傻一點嗎?!”,我一把拽開魔將的手,捏住他的臉。“反正,以後就我們兩在一塊了,所以別浪費大好的光陰,來來來!脫衣服,我給你生好多好多猴子!”

“生你妹啊!你給我滾開!”,魔將歇斯底里的大叫着跳出了棺材,而後突然低下頭望着我。“你躺在地上幹嘛?!”

“你不是叫我滾嗎?!我滾給你看啊?!你是要360度麻花滾,還是要180度自由滾?!”,我一邊滾一邊問道。

“神經病啊!”,魔將一把將我拽了我起來,鼻子因爲氣憤而呼哧呼哧的噴氣。“你! 仙帝歸來 就是你!離我遠點!越遠越好!你要是再留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啊?嗚嗚!我不走!你不是要我做先知嗎?!”,我掩住面假意哭泣起來。

“夠了夠了!看到你,我已經知道我未來的日子會怎樣生不如死了!你趕緊給我滾!以後別在讓老子看到你!”,魔將氣勢洶洶的指着洞穴口。

“哦!”,我憋着嘴巴,小心翼翼的望着魔

將。“是360度麻花滾,還是180度自由……滾!啊!”

話都沒有說完,我就丟了出去,而後那座墓穴的入口迅速的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

啊哈哈哈!跟我鬥,看我怎麼噁心死你!

伸出手,接住漫天的雪花,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氣,終於……自由啦!

縱使一轉,跟着風和雪的節奏一路往下,而後穿過結界來到了冥界,先前舉辦喜宴的別墅此時人去樓空的感覺,而大廳內,閻君正在大發雷霆。

“放肆!放肆!婚姻怎可兒戲?!”,閻君指着陰鷙的鼻子大吼。

陰鷙滿臉的不在乎,而雨桐則靜靜的坐在一邊,見此我卷帶着一路風雪落在了門口。衆人被這莫名其妙的風呼嘯了眼睛,等他們轉過身看到我的時候,陰鷙卻率先一步走了過來。

“寶,搞定了?”,陰鷙拉住我的手,似乎是感覺到了我的手太過的冰冷,便貼到了自己的臉上。

“有我搞不定的事嘛!”,我笑眯眯的握住陰鷙的手指,拉着他來到了一臉緊張的雨桐面前。“雨桐,可以了!”

雨桐捂着嘴,深呼吸了好久這才一把抱住我。“謝謝你!謝謝你!我把陰鷙還給你了!”

“你……你們到底在玩什麼把戲?!”,一旁的眼睛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感覺。

見此,雨桐對陰鷙點點頭退到了一邊,而陰鷙反握住我的手走到了閻君的面前,而後徑直跪下,見陰鷙跪下,我便也索性跪下了。

“父親,雨桐想要嫁的是大哥!而我至愛的卻是她!”,陰鷙說到這裏目光在我的臉上停留幾秒鐘之後重新對上了閻君的雙眼。“所以,請父親成全!”

陰鷙的話說完,我卻忐忑其他,因爲閻君久久的陷入了沉默。如果他拒絕怎麼辦?!如果他反對怎麼辦!?如果……哪來的那麼多如果!

“從小到大,你還是第一次叫我父親,爲的卻是一個女人!”,閻君釋懷的笑了,而後扶起陰鷙和我。“我很開心,你終於長大了!”

……

(本章完) 所以,閻君的意思是……

“初五,我把我兒子交給你了!”,閻君笑眯眯的望着我,“如果他欺負你,我就彈彈他腦瓜崩!”

“放心!我捨不得!”,陰鷙一把攬住了我,神情依舊傲嬌,卻柔和許多。

“寶!”,陰鷙突然望向我,“叫人!”

“叫人?!這麼快!?人家好害羞的啦!”,我當然知道陰鷙什麼意思,臉燙的要命。

“嘿嘿!扭捏什麼!”,閻君還沒有等陰鷙說話,自己就先笑了,而後重重的拍了三下手。“一拍永結同心,二拍舉案齊眉,三拍生死相許,永不分離!好了,禮成!大家都是江湖兒女,別那麼計較細節了!”

我的天,就這麼幾巴掌我就成了陰鷙的人了!?不過,我喜歡這樣的簡潔不做作!

“寶,禮成了!”,陰鷙目不轉睛的望着我,“叫人!”

“恩!”,我重重的點點頭望着閻君,“爸爸!”

隨着一聲‘爸爸’出口,閻君抽抽着就抽抽過去了,好吧現在還被放在沙發上搶救呢!看來,爸爸這兩個字就是一個永遠也解不開的魔咒。

“好了好了,我們辦正經事!”,陰鷙握着我的手和雨桐對視一眼。

進入臥室,我拉着雨桐坐到了牀上,而後認真的望着她。“我要取你的心血,可能會很痛,但是請你忍耐!”

聽我這麼說,莫雨桐輕輕搖頭。“爲了夜煞,我連死都不怕,還能怕痛嗎?請你動手,我真的有好多話想要告訴他!我……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恩!”

我點頭,而後轉身走到了陰鷙的面前。“叔,你先出去,別讓人進來!”

“等結束,我帶你走!”,陰鷙低下頭在我的額上落下一吻,而後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緩緩的呼出一口氣,我對着雨桐伸出右手,當我將所有的力量集結在五指之上的時候,雨桐的臉上突然沉了一下,而後額頭上的冷汗嘩嘩的冒了出來。看着她的表情,我知道她再隱忍痛苦,可是早晚是疼,我不能因爲心軟

半途而廢。

五個指頭流露的紫氣像是鉤子一樣硬生生的刺進了雨桐的左胸,便聽‘啊’的一聲從她的嘴巴里叫了出來,而那胸前的衣服瞬間破裂,而後皮開肉綻。

紫色像是一條引線,引着血液緩緩的流進我的指甲之中,將我的半個指甲染成了血紅色。可是,這樣還不夠,我的直覺告訴我。

京城第一金剪 “雨桐,再忍一會!馬上就好了!”,說到這裏,我的心突兀的跳了一下,差點摔倒。

情殤沒有告訴我,原來做這件事是這麼的消耗自身的體力和異能。

“我知道,初五,你繼續,我忍得住!”,已經被汗水溼透了頭髮的雨桐對我硬生生的扯出了一絲笑意。

凝注心神,我猛得集中所有的力量使勁的一抓,那紫色上的鮮血瞬間灌滿了我的指甲,而後紫氣斷開雨桐倒在了牀上我也跟着一起跌倒在地。

忍着胸腔的悶痛,我起身走到了雨桐的面前,而後將手撫在了她的傷口上,當那傷口在我的視線中慢慢的恢復,我緩緩的呼出了一口氣。雨桐急促的起伏胸部,睜開眼睛對我微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