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古凡頭也不抬,手掌微微抬起,張開五指硬生生的阻擋向黑狼王的拳頭。

大地一陣搖晃,塵土瓦礫飛濺四射,拳風勁氣四散溢開,厚重的一拳怕是有十幾噸以上的力道。

接下了。

火焰與塵土瀰漫的最中央,人類的身影紋絲未動,比對方小上好幾倍的手掌,卻硬生生的拖住了黑狼王的鐵拳,將那最沉重的一擊全力接下。

這是一幅,極具有震撼力的畫面。

它給人的感覺,就是用一把碩大鐵鎚砸向一枚雞蛋,但最後碎的卻是……那一把鐵鎚。

血一滴滴滑落。

黑狼王這一拳力量太重,即便是反震力也無法承受。

古凡攤開手掌的範圍,黑狼王的拳頭指骨一根根碎裂,血肉混雜著碎骨不斷滴落血漿,竟凹陷下一張手掌的印痕。

這是什麼力道。

這人類,怎麼會有如此可怕恐怖的力量??

拳頭指骨斷裂的痛覺,都無法掩蓋黑狼王心中的震撼,無法置信人類的力量可以達到這種程度。

接下來的一幕,則更加震撼。

古凡伸出了兩隻手,抱住了黑狼王的拳頭手臂。

力拔山河兮,氣蓋世!!

古凡硬生生的把黑狼王拔了起來,兩隻手抱著黑狼王的手臂,完全不協調的身體比例卻將其完全舉起。

不使用異能。

不使用天賦。

古凡今天就要徹徹底底的戰勝異族,用肉體最純粹的力量將它們打翻在地,打到服氣為止。

嘭,嘭,嘭。

轟隆隆隆隆隆。

古凡甩動黑狼王的手臂,把他像是一團沙包一樣砸在地上,掀起陣陣塵土氣浪,把地面撞出一個黑狼王形狀的土坑。

一擊。

一擊。

又是一擊。

黑狼王被古凡抱住,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砸在地面上,引起一連串的震蕩。

人們只覺得腳下的大地在顫動,好像是引發了地震一樣,並目瞪口呆的看著黑狼王無數次與地面親密接觸。

吼吼吼吼!!

這一番壓倒式的凌虐,讓另一頭強大的異族看不下去了。

白熊那更加雄壯,如同小山一般的身軀像火車頭一樣衝來,高高一躍以泰山壓頂之勢向古凡揮出一掌,似乎想要把他直接拍成肉泥。

古凡迎面而上。

他再次一拳轟去,竟將那白熊直徑接近一米的巨大熊掌,直接砸的骨頭斷裂,不規則的扭曲出一個直角幅度。

戰鬥持續升溫。

古凡那蠻荒巨獸般的力量,徹底震驚了人們的眼球。

他抱起白熊的巨掌,如法炮製將那小山般的身軀,也狠狠來了一個倒插蔥。

轟隆隆隆隆。

白熊身體完全伸展開足有4米以上,那可是兩層小樓那麼高,十幾噸重的身體在古凡手下像是沙包枕頭一樣咋來砸去,引發出更加激烈的地震。

這還沒有完。

古凡越發瘋狂,精鋼魔鐵般灌溉的身軀,爆發出更加恐怖的力道。

他渾身上下肌肉完全繃緊,每一根纖維都拉扯到最大程度,一隻手拽住了黑狼王,另外一隻手拽住了白熊。

大風車,轉啊轉!!

所有異族的驚呼中,白熊和黑狼王被古凡甩了起來,兩團小山般的身軀卻在古凡手中舉重若輕。

他……

他他他……

古凡越轉越快,兩人像風車電扇甩出了殘影,最後鬆開手掌更是劃出一個沉重的弧度,朝著兩個方向砸向遠方的地面。

轟轟轟轟。

黑狼王與黑狼王被甩出了百米之外,直接砸到角斗場不遠處的人群中,幾個可憐的傢伙當場被壓碎了骨頭,口吐血沫昏死過去。

這??

所有的異族,都震撼無比的站起身來。

他們用一種不可思議,無法置信的眼神,深深望著那個穿著血袍的男人。

無敵。

如果世上有一個詞來形容古凡的話,那恐怕只有無敵兩個字了。

這就是力量,絕對的力量,令人震撼到無以復加的無敵力量,哪怕古凡不使用任何異能,也能用力量擊潰異族們那引以為傲的自信。 「還有誰,不服么?」

古凡淡淡問道,卻沒有幾人敢應答。

那些原本目疵欲裂,躍躍欲試的異族勇士,此時見識到古凡力量的恐怖,都不敢再上前挑戰。

開玩笑。

白熊和黑狼王,像是枕頭一樣被他砸來砸去摔著玩,剩下這些力量遠遠達不到那種層次的戰士,衝上去豈不是要被撕成碎片??

「嘶嘶嘶。」

「我想試一試,挑戰你。」

那條十米多長的巨蟒勇士,有些不甘的發出了挑戰。

它的力量也強悍異常,巨蟒之力可以將鱷魚碾碎,將大象骨骼拗斷絞死。

這條長尾足有水缸粗的戰士,自信在力量上還要比白熊更勝一籌,但面對古凡仍心裡一陣打鼓,最後用上了「挑戰」這個詞。

古凡,已經不再是異族們眼中「娘娘腔」乾瘦如柴的脆弱人類了。

他的力量偉岸雄壯,簡直就是一頭洪荒巨獸,難以理解看似如此弱小的身軀,怎麼會有這種等級的能力。

古凡站著不動,等著它來挑戰。

狂蟒勇士不再猶豫,突然爆發出極快的速度,水缸粗細的巨尾將古凡層層包裹起來,緊接著巨蟒身體不斷縮緊,展開了一場絞殺。

絞殺!

狂蟒勇士的力道,確實要比白熊與黑狼王強悍。

一條巨蟒,可以絞殺身體比自己龐大幾倍的鱷魚,將它脖頸纏繞無法呼吸,將骨頭一根根縮緊拗斷。

狂蟒勇士也是如此。

他想要裹緊力道,一點點將古凡的骨頭血肉扭碎,將古凡的身體碾成血泥。

嘎嘣,嘎嘣,嘎嘣。

狂蟒布滿鱗片的巨尾,逐漸發出咯吱的聲音,但那能絞碎大象的力量,卻無法動彈古凡分毫。

相反的。

古凡還一點一點將狂蟒的身軀撐開。

水桶粗細的狂蟒蛇身,竟然在古凡的力道下,出現了一道道肌肉崩開的裂痕。

一段段血肉硬生生的被古凡撕開,白嫩的肉塊沾染著殷紅的鮮血,狂蟒勇士已經把絞殺的重力拉扯到最大,但古凡的身體卻如同佛陀羅漢,無法撼動一分。

終於……狂蟒勇士水桶般的粗大蛇尾,大面積崩裂道道傷口,鮮血不斷狂噴出來,再也無法維持絞殺的力道。

「我認輸。」

「最自豪的力量上,我不如你……」

狂蟒勇士鬆開了古凡,鮮血淋漓滴落一地,面對不可思議的血袍男人,低下了自己高貴的頭顱。

沒有陰謀。

沒有詭計。

沒有複雜的異能,亦或者是不可思議的怪異天賦。

古凡使用最原始的方式,用最純粹的力量將狂蟒擊敗,完全贏得了狂蟒勇士的尊重與臣服。

異族們面面相覷。

最強的黑狼王與白熊都輸了,就連能絞殺巨象的狂蟒都低下了高貴的頭顱,並向古凡臣服。

太強了。

古凡超乎了一切異族的認知。

「這……怎麼可能……」

豹女王呼吸緊促:「他難道真的要奪走冠軍么!!」

她怎麼可能想得到,一個隨便從貓店中招募過來的危險男人,竟然從百族爭霸中殺出重圍,成為了最有希望奪冠的男人。

不!!

不只是殺出重圍。

他一個人以絕對的力量鎮壓了所有的異族。

那句「你們一起來吧」的狂妄言語似乎還在耳邊回蕩,但現在卻成為了事實。

誰能想象?

異族們眼中的娘娘腔,乾瘦如柴隨便都能掰斷的脆弱人類,卻是用以最簡單暴戾的姿態,將所有戰士都干翻在地。

「這就是命運的魅力,豹女王你別忘了自己的承諾呦。」

幸運星十分馬後炮的說道,並像神棍一樣表示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豹女王不禁回想起自己的承諾。

如果古凡贏了冠軍,一切都可以給他,包括自己……

豹女王想到這裡,一對尖尖的獸耳也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臉色稍稍紅潤了些許,強悍如斯的男人也確實是一個交配的好選擇。

「還有么?」

古凡目光霸道的環伺一周,那些各個部族勢力的勇士,紛紛搖頭放下了挑戰的念頭。

這個男人,絕對不是他們這些小魚小蝦可以挑戰的了。

但還有一個人,或許能夠和古凡稍稍對抗一下,那便是他們曾經的首領——-金獅子。

「百族爭霸,讓一個人類力壓群雄可不好看。」

一道威嚴而沉重的聲音從附近傳來:「那麼,就讓我來試試吧。」

仔細看去。

那是一個渾身上下,都長著金黃色毛髮的強壯男人。

他相比較其他異族,身材並不會顯得太過高大,但卻散發出一股充滿震懾的王者氣息。

金獅子。

他便是守護城邦之前的首領,戰鬥力還在黑狼王與狂蟒眾人之上的強者。

這位強者,異化程度並不算很深。

他除了滿頭銀髮與背脊上的大片金毛,腹部與腿部還都顯露出人類的外貌,特別是那八塊稜角分明的腹肌,更像是鋼鐵紮根烙印在身體上一樣。

吼吼吼吼!!

金獅子發出一聲爆吼,聲波一圈一圈的散開。

這是真正的王者獅吼,王者氣息鋪天蓋地的散開,許多靠近角斗場的異族下意識的後退了好幾步,都被這股威勢所震懾。

古凡表情卻淡然如水。

這只是區區百獸之王的咆哮而已,至於古凡自己……則是地獄中血獄座椅上的魔王。

嘭。

金獅子踏碎地面,整個身體像是炮彈一般迸射。

它的速度極快,幾個閃身之間留下了道道金黃色的殘影,瞬息間就繞到了古凡身旁一側,手指握緊變成一個拳頭,猛擊向古凡的腹側。

這一拳要是挨狠了,不只是腹部肋骨要斷上幾根,恐怕就連腎臟也會被擊碎。

但是……金獅子在這剎那之間,卻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電火雷石交手的剎那,體感時間也不斷被壓縮著,周圍的一切都變得異常緩慢,人們咆哮吶喊噴出的吐沫都在半空中旋轉。

短暫的剎那之間,金獅子看到了古凡眼眸,微微斜視看著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