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另外,這火神令是什麼鬼?

在系統物品欄中,多了一塊通體呈火紅色,表面刻滿伏羲古文,似乎是用某種礦石打造而成,造型頗爲奇特的令牌,便是所謂的火神令。

出於好奇,肖遙立刻查看火神令的屬性:

火神令,火神祝融所屬令牌,能召喚天下火魔,催動三昧真火以及地獄冥火。

臥槽!

召喚天下火魔,聽起來相當牛逼啊!

肖遙心裏不免有些激動,他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火神令。”

誰知等了片刻,系統說道:“啓用火神令失敗,只有9級以上煉火師,才能啓用火神令。”

肖遙微微一怔,納悶地問道:“煉火師?什麼鬼?”

“煉火師與捉鬼師一樣,也是一種玄學職業。”

聽了系統解釋,肖遙不由得一陣失望,

“哎!那就是說,老子是用不了這火神令了唄。”

“宿主你只要成爲9級煉火師,就能啓用火神令。”

“臥槽!我怎麼成爲煉火師啊!”

“你已經掌握了御火術,只要達到御火術9級,也就成爲了9級煉火師。”

原來掌握了御火術技能,也就算是煉火師了,而且,只要將御火術技能提升到9級……

等等!

尼瑪9級!?

肖遙忽然意識到,他的御火術技能,目前纔是2級而已,要達到9級,還得再升7級……

瑪了個蛋!

等御火術技能達到9級的時候,老子都已經成爲捉鬼天師了,尼瑪還在乎這麼一塊火神令?

哎!還是別想了,從長計議吧。

肖遙定了定神,走到辰月身旁,

這會兒,辰月正將辰龍緊緊抱在懷裏,並將一個裝有瓊漿的奶瓶遞到辰龍嘴邊,辰龍貪婪地吸吮着,而他的脖子上,還有一道印痕。

不用說,肯定是血魔老祖剛纔留下的。

肖遙關切地問道:“龍兒怎麼樣?”

“回稟主人,龍兒脈象平穩,並無什麼大礙。”

聽了辰月的回答,肖遙頓時鬆了口氣,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辰月擡頭望向依然矗在那兒的血魔老祖,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她憤怒地說道:“這魔頭竟敢傷害龍兒,我要將他碎屍萬段!”

辰月正欲上前,肖遙忙伸手將她拉住,開口勸道:

“算了,辰月!這魔頭已經被我殺死了,而且他的屍體被玄冰寒氣所封凍。你若是靠近他,只怕反而會被玄冰寒氣所傷。”

辰月這才罷手,並對肖遙說道:“多虧了主人您,救了龍兒一命,我替龍兒謝謝您了。”

“謝什麼謝!龍兒也是我家人。行了!我們趕快去跟小老婆他們會合吧。”

“是!主人。”

兩人往回飛去。

這會兒,冷若冰、阿祁與白咖啡已經回到了惡鬼谷谷口處,冷若冰正一臉焦急地四下張望,忽然瞧見遠處天空,有兩團黑點正往這邊飛來。

黑點漸漸變大,冷若冰終於看清楚了,正是肖遙與辰月。

她有些激動地喊道:“他們回來了!”

肖遙與辰月落到冷若冰等人身旁,見到辰龍沒事,冷若冰心裏一塊懸着的石頭落了地,而她一直緊繃着的神經一放鬆,頓覺腦袋一陣眩暈,身體打了個趔趄,倒了下去。

好在肖遙眼疾手快,急忙伸手將她抱住,

“小老婆!你怎麼了?”

我家個個是霸總 冷若冰已經陷入了昏迷,並未迴應,肖遙立刻轉頭,衝阿祁問道:“這尼瑪又是怎麼回事?她怎麼無緣無故就暈了。”

“什麼叫無緣無故!小夫人剛纔其實也受了傷,不過是一直在強撐着而已,現在知道龍兒沒事,自然就撐不下去了。”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不免有些自責,剛纔只想着趕快把辰龍救回來,卻沒顧得上冷若冰的傷情。

他急忙伸手爲冷若冰把了把脈,脈搏有點兒亂,而且脈象微弱,想必是受了內傷所致。

瑪了個蛋!

老子也沒帶急救的藥物,這下該怎麼辦?

肖遙正感到焦急,耳畔傳來系統提示:“她是陽氣受損所致,可用元陽寶丹救她。”

元陽寶丹?

肖遙心頭一怔。

這玩意兒物品欄裏倒是有不少,本來是用來提升陽氣值的,一顆元陽寶丹能夠提升2000點陽氣值。

不過自打去了一趟幽冥之境,他的陽氣值一直處於快速增長的狀態,現在他也不缺陽氣值,所以這兩天也就停止服用了。

一聽這玩意兒有助於冷若冰傷勢恢復,肖遙毫不猶豫地取出一顆,遞到了冷若冰的嘴邊。

服用了元陽寶丹,過了約莫五六分鐘,冷若冰緩緩睜開了眼睛。

“小老婆,你可總算醒了,嚇我一跳。”

冷若冰嘴角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老公,我……我沒事啦。”

“還說沒事!今天這事怪我,考慮得不夠周全,害得你和龍兒差點出事。”肖遙自責道。

阿祁說:“行啦!主人,咱們還是趕緊離開這鬼地方吧,不然回去只怕天都要黑了。”

一聽天黑,肖遙想起來,還得趕去參加聶無雙的酒會呢!連忙點頭道:“走!回去再說。” 一行人回到家,已經是傍晚六點多鐘,聶無雙的晚會是晚上七點開始,肖遙安頓好冷若冰,並叮囑辰月和張咪好好照顧她,便驅車趕去了白天鵝皇家會所。

白天鵝皇家會所,

S市最爲豪華的私家會所,一般只有會員才能進入。

肖遙來到會所門口,正欲入內,卻被兩名身穿西服的保安給攔住了。

“對不起,先生,今天這裏被包場舉行晚宴,請出示您的邀請函。”

邀請函?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想起來,

邀請函還在書包裏,壓根就沒從書包裏拿出來。

瑪了個蛋!

誰會想到來參加個酒會還要邀請函呢!

肖遙定了定神,說道:“邀請函我忘帶了,是聶無雙請我來的。”

“對不起,沒有邀請函您不能入內。”

貴圈真亂:影后不好惹 “我只是忘帶了而已,又不是沒收到邀請,憑什麼不讓我進去。”

肖遙話音剛落,一名身穿肥碩的傢伙從門內走出來,這傢伙可真是有夠胖的,生得肥頭大耳,那肚腩,就像已經有七八個月身孕,西裝鈕釦勉強扣上,看上去彷彿隨時都會撐破。

胖子將肖遙打量了一番,由於肖遙剛從惡鬼谷回來,爲了趕時間,來得比較匆忙,衣服也沒顧上換,現在還穿着一身運動服,而且有點髒,衣袖還被樹枝給刮破了。

見他這身打扮,胖子皺緊了眉頭,輕哼道:“你說收到了邀請就收到了邀請?沒帶邀請函,就是不能進,這是規矩!”

“尼瑪這誰定的規矩?”

“九爺定的規矩。”

一聽九爺,肖遙立刻說道:“那你去九爺通報一聲,就說他兄弟來了。”

胖子與兩名保安相互對視了一眼,三人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肖遙沒好氣地說:“笑什麼笑!還不去通報!”

“通報?想得美!你說是九爺的兄弟我就信你?你怎麼不說你是……”

胖子話還沒說完,後腦勺被人重重地拍打了一下,他扭頭一看,只見左玉慈正臉色陰沉地站在他的身後,

“左……左總管……”

胖子顯得有些慌亂。

左玉慈冷冷問道:“你在這做什麼呢?”

“左總管,這小子身份可疑,他沒帶邀請函,硬要參加宴會,還說他是九爺的兄弟。”

“你這個有眼無珠的傢伙,他就是九爺的兄弟。”

胖子一聽,驚得瞠目結舌。

左玉慈說着,上前一步,衝肖遙一拱手,笑着說:“肖大師,您怎麼纔來呢?”

“有點事耽擱了,來得不算晚吧?”

“呵呵,宴會馬上開始,肖大師,請!”

左玉慈親自領着肖遙,快步往會所內走去。

望着他倆的背影,胖子與兩名保安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愣了半晌,胖子才怔怔地說道:“九爺的兄弟,怎……怎麼這麼年輕啊?”

一名保安小聲說道:“隊長,你剛纔沒聽左總管叫他肖大師麼?我知道他是誰,他就是S市最有名的玄學大師,聽說,他不但能捉鬼驅邪,還能呼風喚雨呢。”

“是不是真的啊?”

“我也是聽說的,反正挺神,不過,我也沒想到他這麼年輕啊。感覺比我還年輕呢!”

……

三人正聊着,門外傳來一名女子溫柔的聲音:“請問,我可以進去麼?”

三人立刻轉頭,只見一名貌若天仙的絕色女子正站在他們面前,胖子頓時看得兩眼發直,嘴巴微張着,哈喇子差點沒順着嘴角流淌出來。

還沒等他們仨讓女子出示邀請函,女子忽然一揮衣袖,三人頓覺腦袋一陣眩暈。隨後便失去了知覺……

肖遙跟着左玉慈來到了宴會大廳,宴會大廳內,已經聚集了不少人,男男女女,全都穿着禮服,一個個道貌岸然,人模狗樣。

肖遙對這種場合無感,他往大廳內掃了一眼,希望見到林沐曦和蕭飄然,不過人實在太多了,一時半會想要找到她倆,並非易事。

他定了定神,衝左玉慈問道:“左總管,九爺呢?”

左玉慈將手朝宴會廳中央的主持臺一指,

“肖大師,九爺在那兒呢。”

肖遙順着左玉慈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溫鴻九正與聶無雙在聊着什麼,溫鴻九臉上堆滿笑容,看上去對聶無雙很是客氣。

“肖大師,您要不要過去,跟九爺和聶公子打個招呼?”

肖遙擺了擺手,說:“不必了,我對這種場合……”

他話剛說到一半,忽然注意到,林全正領着林沐曦走向聶無雙。

“哎!我還是過去跟他們聊聊吧。”

肖遙說着,立刻朝聶無雙與溫鴻九走了過去。

林全領着林沐曦走到聶無雙和溫鴻九的跟前,林全很是恭敬地向兩人打招呼:“九爺,聶公子。”

溫鴻九衝林全微微點了點頭,

“林老闆,來了就隨意吧。”

“多謝九爺。”

林全說着,轉頭對跟在身後的林沐曦說:“沐曦,見了你同學,還不打個招呼。”

林沐曦上前一步,衝聶無雙點了點頭:“無雙同學,你好。”

聶無雙見到林沐曦,嘴角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沐曦,我見到老朋友,過去打個招呼,你和聶公子好好聊聊。”

林全說完,轉身離開。待林沐曦回頭,林全已經不見了蹤影。

“爸……”

林沐曦輕喚了一聲,話音未落,聶無雙已將一杯紅酒遞到她曦面前,用富有磁性的聲音說道:“沐曦,來,喝一杯吧。”

林沐曦笑了笑,說:“對不起,我不喝酒。”

“這可是赫倫古堡珍藏一百三十年的頂級紅酒,就算你平時不喝,今日也該嚐嚐。”

一旁的溫鴻九接過聶無雙的話笑着說:“今晚能喝到這瓶酒的,不超過十個人,而且,你可是聶少第一個敬酒的人,應該感到榮幸纔對。”

林沐曦知道溫鴻九是什麼人,他可是S市教父級的人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