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只是很可惜的是,那妹子已經嫁進了豪門。

自此江湖再不見妹子的身影。

爲此,頁頁平臺損失了好幾千萬流量,若不是李牧還在,恐怕頁頁平臺就要被老對手濃濃平臺給幹趴下了。

白衣男子眺望遠方,那一份孤獨與寂寥,令李牧都感覺到傷心。

這究竟是經歷了多少世事磨難纔會有這種悲傷啊。

觀衆想說:“放棄吧,你是不可能明白的,我們都是被摧殘過來的,若不是主角還在,剛纔我們都以爲跳臺了。”

“直播間裏的小可愛嗎,戶外驚喜不斷,靚男俊女常見,大家不要那麼驚訝嘛。對了,你們想不想近距離看一下這位白衫少年郎啊?”

看到彈幕刷屏,禮物猛砸,李牧笑得越發燦爛。

“小兄弟,我是一個戶外冒險的主播,你有沒有興趣和我直播間裏小可愛說話啊。”

九生轉頭看了眼李牧,又看了眼攝影設備,然後又將頭偏了回去。

“離我遠點。”

李牧在戶外早就練就了一種本能,不然也不會把其他同類型直播耗死。

“抱歉,打擾了。”李牧換了個方位,轉而笑道:“小可愛嗎?剛剛截圖了沒有呀?這種機會可不多見,能截圖抓緊時間…截…圖…呀!啊啊啊——”

冒險船忽然側翻出去,斜着平移了幾百米,就像是被什麼海下生物頂飛了出去。

可是這麼大的冒險船,究竟是什麼樣的海底生物,才能把它平推出去。

巨大的黑色液體把海水染黑,一隻巨大的紅色章魚露出了巨大的腦袋,章魚的觸手緩慢爬上船體。

此刻,已經有人拿出獵槍,就要朝章魚開槍,但是九生卻攔住了。

他皺眉道:“這隻章魚在害怕,水下還有東西,這章魚雖然大,但還不足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拖動這麼大的輪船斜三十度角衝出這麼遠,唯一的可能是,這隻章魚是被某種巨大的東西甩飛出去的,而在章魚飛出去的過程中撞到了船上,船纔會這樣移動。”


“那怎麼辦?”李牧將直播放在一處地方,現在他那三千萬粉絲都在注視這一切。

不過李牧此時卻一點也不想理會粉絲現在無理的要求。

什麼下水看一下,什麼把那隻章魚哥帶回家。

他深刻明白,這一次很可能要栽了。

若不是平臺這次花大價錢請他出海,李牧也不會失了智跑到大海上來啊。

陸地上想逃還有腳踏實地的安全感,但在無垠的大海上,廣闊是有了,詩情畫意也有了,但是命沒了。

李牧已經決定了,這次若是能活,下一次,他絕對絕對不在再玩這麼刺激的直播了。

這簡直要命啊!

“我下去,之後發生什麼都不要驚訝,還有那個開直播的,把你的直播關掉,等我回來可以打開,但是現在……”九生開口,他的環顧四周,最終把目光鎖定在李牧身上。

李牧立刻點頭道:“馬上關掉。”

“小可愛們,你們還在嗎?我這邊怎麼沒信號,怎麼搞的,衛星信號都這麼差,難道是颱風要來了?”

咔擦一聲,李牧關閉了直播。

老婆好顯小 ,但是也不能太直接,否則違約金太多,他可付不起。

非正常事件除外。

九生盯着海面,他就那麼注視了半分鐘,手裏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根白色鎮魂棍。

忽然,李牧聞到了一股魚腥味,而且這股魚腥味越來越濃,一向討厭吃魚的李牧差點吐了。

他捏着鼻子用嘴巴呼吸,結果滿口的魚腥味,那酸爽,簡直了!

幸好他關閉直播了,否則這畫面,估計脫粉率暴增。

就在李牧擡頭間,那個白袍男子已經不見了蹤影。

環顧正條船,都不見白衣身影。

其他人早就衝進船艙內,他們估計也受不了這股味。

此刻章魚纏在船體上瑟瑟發抖,它一抖,整個船都劇烈的震動,無他,這章魚太大了。

它的觸手幾乎都要把整個船都纏起來。

可是,就是這隻看上去跟鯨魚一拼的深海生物,竟然會被追殺的爬到人類的船上躲避。

估計此刻的它,已經對大海產生陰影了。

僅是過了片刻,水面上的魚腥味便淡了許多,而海面上開始大面積飄上死魚。

忽然,有大片幽藍色血跡涌上來,一股比之前還要強盛的魚腥味衝了上來,這次李牧真的忍住,趴到船攔上邊吐了,那種味道,已經不是魚腥味那麼簡單了,現在李牧膽水都快吐出來了,可是那味道始終存在。

李牧吐了口白沫,昏倒了。

良久之後,李牧才醒來,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

天空中烏雲密佈,似乎真的有颱風要來了。

李牧急忙爬起來,立刻看到眺望大海的白衣男子。

忽然他想起自己好像還沒問對方名字。

急忙上前,一開口卻發現自己喉嚨已經啞了,估計是吐得有些狠了,加上在海里,失水過多。

找助理時,發現助理已經不見了蹤影,甚至開船的人都不見了。

整條船,竟然只剩下了他和麪前這個白衣男子。

“他們都去哪了?”李牧沙啞着嗓子問,從沒有一刻,他害怕過一個人。

大風吹起黑髮,白衣男子回頭平靜道:“他們都死了,被章魚給拖下海了,估計現在已經在某些人的肚子裏吧。”

“那我怎麼沒事!”李牧雖然知道這極有可能是真的,但是這讓他如何相信,他只是個普通人啊。

在普通人腦海裏, 特別的你

更不要說現在一船的人,全部被章魚拖下海里。

女配逆襲路漫漫 ?又或者覺得你是我的人?”九生提出自己所認爲的,畢竟之前,那隻章魚看到他與面前這個年輕人說話,他又很危險,自然這個年輕人,那隻章魚也不敢動。

“你…想做什麼……”李牧顯然是誤會了九生的意思,不過九生可沒那麼無聊。

他看着大海某處,喃喃開口:“馬上就要到了,你又在那裏給我留下怎樣的危險呢?”

“颱風要來了,我們進船艙躲躲吧。”李牧雖然沒見過颱風,但是聽說颱風都很恐怖,有颱風幾乎都不讓出船的,其實現在李牧都不知道船到哪裏了,大海上太容易迷路。

“我在外面,這船才安全,你若扛不住,就進去吧。”

將攝影機等器材一一扛進船艙,李牧嘗試打開,結果卻發現直播雖然關閉了,但是錄像功能卻沒有關閉。

李牧急忙將文件備份到自己筆記本電腦上,他坐在牀上換換點擊視頻播放鍵。

前面拖動,一直從李牧自己昏倒那一刻開始錄。

視頻緩緩播放,李牧的瞳孔緩緩瞪大,忽然一隻蒼白的手掌將筆記本電腦合上。

李牧緩緩擡頭,那雙驚恐的瞳孔內映照着一個人的面容。 船艙內,李牧瞳孔迅速縮小,他想要冷靜,但是手掌卻在不受控制的發抖。

畫面中的一切是絕對不會騙人的。

眼前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救……”

李牧面色蒼白的出現在艙門口,他看着風浪中的九生,鼓起勇氣問道:“那個,我叫李牧,你叫什麼?”

風雨中,水天一色,周圍也都變得漆黑。

唯有船艙裏的光亮令李牧有些安心。

“九生。”


九生眼簾微微低垂,他的目光已經由眺望遠方改爲直視海面。

“你要下海?”李牧瞳孔瞪大,“你瘋了!這天氣下海,十死無生。”

剛剛說完,李牧便有些無地自容,這人似乎不是普通人。

九生就要跳下去,李牧突然上前,攔住對方道:“我陪你去,我一個人在上面很害怕。”

燈光中,李牧的身體搖搖晃晃,他面色已經徹底蒼白,出來後才發現,整個船都被一層銀白色保護在內。

銀白色之外,海天已經融爲一體。

黑雲已經壓在海平面上,瘋狂的颱風正在席捲一切。

這種大自然帶來的恐怖,是任何普通人都無法阻擋的。

人在自然面前,只剩下渺小。

九生頗爲詫異,他沒想到這個小主播竟然有如此大的氣魄,也可能是覺得跟在自己面前纔有活路。

“下去後,我無法保護你。”

李牧眼前一亮道:“我自己可以保護自己,反正都是一死,我更想在死前見證一下這個真實的世界。”

能夠成爲戶外主播,李牧對未知的探知慾望明顯比普通人要高很多。

“你自己小心。”九生就要再次起跳,李牧又攔住他,急切道:“請等一下,我換上潛水服。”

等一切準備就緒,黑色潛水服的李牧跟隨九生鑽入大海之中。

九生剛走,大海上的先進探險船突然黑霧洶涌,竟然變成了一艘鏽跡斑斑的鬼船!

鬼船緩緩駛入颱風深處,消失不見。


大海中,李牧驚奇的發現,九生竟然不需要呼吸,這讓他如同發現新大陸一般想要問一下。

但是大海里是沒辦法說話的。

“你想說什麼?”九生沒說話,但是聲音卻傳到了李牧耳內,這讓他眼前一亮,整個人都變得興奮了很多。

“大神,大神,你在大海里竟然能夠說話,求教學!”

“現在你說什麼我也能聽到。”

“九生大神!你是神嗎?我的天哪,我竟然見到了行走在海洋中的神明,上帝開眼,呸…是老天爺顯靈了啊。”李牧雙手合十,擺出傳教徒的模樣,相當虔誠。

“我不是神,我只是一個被惡魔詛咒的人。”九生眸光有些暗淡,但是下一刻他便加快速度,朝着海底深處游去。

“惡魔,這個世界上還有惡魔?我的天,如果被惡魔詛咒便可以這麼厲害,我也想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