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只是當那些雨將要接近白顏的瞬間,化為了無數把刀子,唰唰唰的落了下來。

白顏大驚失色,趕忙拿出武器,可她的手早已經凍得僵硬,連拿件的力量都消失了。

刀劍落在了她的身上,劃過她的肌膚,鮮血從身體上滲出,染紅了她的衣裳。

她的臉因為失血過多而越漸蒼白,腳步艱難的往前方走去。

好在她的實力已經距離領主唯有一步之遙,是以,那些刀劍只能劃破她的肌膚,無法傷到骨頭。

因此,她乾脆將滅神劍收了起來,一步一搖的走向了前方的道路。

她走的很困難,每邁一步都需要極大的力量,再加上身體上劇烈的痛,讓她的步伐更無法放快。

這一刻,白顏亦是終於明白,為何朱雀會聲稱地獄領域極其的恐怖。

若是換成一個意志力不夠的人,即便沒在那些刀雨下喪身,亦是會因為疼痛而死亡……

白顏走了一段路,已經走不動了,她就像是一個血人,渾身浴血前行。

幸虧在來之前她準備了一些丹藥,當體力消失的時候,她就拿出一枚丹藥服下,坐下休息片刻又繼續往前走去。 就連白顏,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仿若有整個世紀般的漫長……

她才看到了迎面而來的曙光。

白顏抬眸,望向前方照來的陽光,她下意識的遮擋住了眼眸,腳步卻毫不停止,緩慢的往前面的曙光而去。

其實從曙光照來的一瞬間,白顏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那片陽光太過紅艷,紅艷到不正常。

是以……

等她走出刀雨之後,方才明白自己的感覺並無過錯。

……

前方,為一片火海,整個地面都在燃燒,一股熱浪鋪面而來,白顏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在顫抖。

「看來想要進入領域,還必須通過這片火海……」

白顏微微閉上了眼眸,她的腦海里浮現出男人妖孽無賴的容顏,驀地,她的唇角揚起一抹笑容,緩緩睜開了雙眼。

「帝蒼,等我,我一定會帶你回去!晨兒和許多人都在妖界等著我們。」

眼眸內閃過一道堅定之後,白顏抬腳走入了火海當中。

疼!

劇烈的疼痛從靈魂散發出來,她的整個身體都被火焰包圍著,似乎每走一步都會脫下一層皮。

當然,脫皮是不可能的,因為這火海只是讓路過的人承受這般痛苦,消耗著他們的意志力,並非會造成人的死亡……

只是那痛覺與脫皮無意。

白顏的腳步越來越不穩,可她的神色,卻是越來越堅定。

本來白顏就經歷了刀雨的折磨,如今又面臨火海,那種疼痛更是雙重的,她的身影搖搖晃晃,幾次差點堅持不下去了,可一想到帝蒼還在等她,她硬生生的咬牙走了下去。

不知何時,她的唇已經被她咬的血肉模糊,她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似乎整個世界都從她的眼前消失了,化為了一片空白。

「不行,我連第二重都沒有度過,還如何去救帝蒼?」白顏再次拿出一枚丹藥服了下去,讓自己的腦子能保持短暫的清醒,「為了帝蒼,我不能在這裡倒下去,就算是爬,我也要從這片火海爬出去。」

白顏的身子已經癱軟在地,她的手緊緊的抓著地面,任由火焰在周圍燃燒,她無法繼續行走,就用手往前方爬去。

汗水不知道何時模糊了她的眼睛,與血水融合到了一起,她的手指死死的掐入了泥地之中,拖著自己的身體前行……

時光緩緩流逝。

而在這通往領域的通道之內,卻無法感受到時間的拭去。

就連白顏也不知道自己在這火海呆了多久……

她生怕自己呆的時間越長,靈魂會越發無法承受的住,若是靈魂消失,無論是今生還是來世,她都再也見不到帝蒼……

見不到帝蒼?

白顏的心驀地一痛,她能夠想象得到,若是她真的魂飛魄散了,帝蒼與晨兒他們……會有多絕望,多痛苦?

那樣的情景,是她今生今世都不想見到的。

所以,白顏的手加快了速度,用力的往前方爬去……

當她的意識里終於喪失之際,身後的火海亦是消失了,她回頭看了眼消失不見的火海,終於放心的閉上了眼睛…… 熱。

好熱。

白顏是在灼熱之中醒了過來,可她剛剛明明已經離開了火海,為何還會感受到如此的熱?

她的睫毛輕顫,緩緩的睜開了雙眼,身子略有些不適,剛想動彈兩下,卻發現自己被牢牢的綁在柱子之上,整個身體都被鎖住了,無法動彈……

「殺了她,殺了這個女人,以免她日後會禍害我們神界!」

底下傳來一陣陣嘈雜的聲音。

白顏低眸,望向底下所在叫囂著的人群,深不見底的黑眸內出現幾縷茫然。

她不是應該在地獄領域嗎?為何卻……回到了神界?

而且,眼前的一切,總讓她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仿若在何時經歷過這一切。

「你到現在還有什麼遺言要交代?」

一道陰森冷漠的聲音從旁邊傳來,白顏微微側過頭,頃刻間,一張熟悉的容顏出現在她的視線當中。

她的臉頓時沉了下來:「凌尊?你不是已經死了,你為什麼還會在這裡?」

凌尊明明已經死了,還是她親手解決的,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

而且,這場景……她雖然沒有完全想起來,卻也聽人提起過。

千年前,她被雲若惜搶走了護身符諸天,且陷害她為神界之禍,是以,神宮的這些長老皆是放棄了她,並且打算將她處決。

她為何會出現在千年前的神界?難不成……是她又穿回了千年之前?

「放肆!」凌尊眼眸冷沉,他的唇邊勾著森森冷笑,「丫頭,我有一個消息要告訴你,今日……是神君與雲丫頭的成親之日,他已經答應和雲丫頭成親了,你也該放心的閉上了眼,你也別指望你的爺爺能來救你,白子寅那老東西已經昏迷不醒,不可能再出現。」

凌尊的聲音落下,白顏的心臟都驀地抽了一下,她蒼白著一張臉,冷冷的看著凌尊。

這一世她對風璃宸並沒有感覺,可聽到他要成親的消息,心裡卻墜痛了一下。

她亦是明白,這並非是她的感覺,應該是千年前的自己遺留下來的不甘與傷心。

千年前的她,與風璃宸青梅竹馬相伴長大,自然不會沒有感情,本來她以為自己會嫁給風璃宸,誰知道出現了後來的變故,再加上帝蒼對她的保護與深情,終究是讓她愛上了帝蒼,由此無法自拔。

或許千年前她也並非是喜歡上了風璃宸,只是出於一種依戀與不舍罷了,對於帝蒼,她才是真正的動了心。

「他成親,與我何干?」白顏諷刺的勾唇,冷笑出聲。

凌尊驚訝的看了眼白顏,這小丫頭以往一天到晚跟著風璃宸,兩人感情深厚,如今風璃宸要成親了,她還能如此無動於衷?

「丫頭,我知道你對神君的感情,你現在想要裝作不在乎,我也能夠看透,可惜了,若惜日後是能夠拯救神界之人,你卻會禍害到神界,就算我們曾經再欣賞你,此刻,也絕對無法繼續留下你……」

凌尊的視線落在了白顏的臉上,繼續說道:「所以,丫頭你別怪我們無情,要怪只怪你會成為神界的罪人,那我們只能先下手為強……」 白顏的面色微微冷沉,她的視線一一掃過在場的所有人,紅唇邊噙著冷笑。

這一幕,是她千年前所經歷過的一次,難道因為她把千年前的事情忘記了,又要讓她重複一次不成?

「燒了她!」

底下喧鬧的聲音再次傳來,而原先圍繞著白顏身邊的火焰彷彿是聽懂了他們的話,快的向她靠攏。

火光映襯著她的容顏一片通紅,汗水流淌下來,一滴滴的從額前劃過。

她額前的頭緊貼著額頭,輕抿著紅唇,霸氣的雙眸冷冷的俯視著底下的這群人。

面對著如此多人的叫囂,她面無懼色,冷靜的有些不太尋常。

「丫頭,你真的沒有遺言要交代了?你可還有話要對你爺爺說?」玄尊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的老臉上揚著苦笑。

對於白顏,他的心裡是有些不舍,但他再無其他方法,僅有如此,才能讓神界安寧。

所以,不得已,神界只能捨棄她。

可惜了如此一個絕世的天才……若非是她日後會給神界帶來災難,他們還真捨不得處決她。

白顏低低的笑了起來:「反正以後還會再見的,有什麼可交代的?你們最好好好的對待我爺爺,不然的話,來生回來,我不僅僅要你們所有人命喪神界,還要讓神界……永不得安寧!」

玄尊眼瞳陡然緊縮,他的心臟都在白顏的聲音下震顫了幾下,略微驚詫的抬頭,看向女子完美的側顏。

「他們說的果然沒有錯,你會是引起神界禍端的人,現在這種時候你都想著如何對付神界,日後絕不會讓神界安寧,」凌尊的眸光森冷可怖,「所以,今日我們的決定,也不會有任何的過錯……」

火焰包圍著白顏的身體,在這炙熱的溫度之下,白顏卻不動聲色,她的臉上依然帶著絕艷的笑容,艷冠天下。

經歷過地獄領域的火海,這些火焰與她而言根本算不了什麼,這樣的疼痛,她能夠守得住。

轟!

忽然,一道強大的力量從旁邊突襲而來,在感受到那熟悉的氣息之後,白顏的身子驀地一僵,她微微側過了頭。

那瞬間,一張布滿焦急的容顏印在了她的雙眸之中。

男人紫衣銀,如一絕色妖孽,風華絕代。

他的面前倒下了一堆的高手,用極快的度往白顏的身邊沖了過來。

「帝蒼……」

眼前的男人太過於熟悉,熟悉到他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個舉動都是讓她刻骨銘心。

淚不知何時模糊了她的眼睛,她的目光鎖定著男人絕艷的容顏,似乎連時間都在這一刻定格了……

白顏感覺到身子一空,被男人從火焰中摟入了懷中,他霸氣的雙眸掃向底下眾人,殺意遍布在整個虛空之下。

「今日,有本王在這,誰敢動本王的女人分毫?」

男人語氣霸道張揚,如一道重鎚狠狠的砸在所有人的心上,也於那一瞬,讓眾人的心都顫抖了幾分。

「妖王,你居然還敢來我們神界?」凌尊眯起雙眼,冷笑出聲,「我們神界與妖界本就勢不兩立,你敢自投羅網,那今天,我們就將你們兩個一起處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哈哈哈!」

帝蒼狂笑了兩聲,他紅唇上揚,陰森森的目光俯視著站在前方的凌尊。

「就憑你?」

他聲音不屑,嘴角的嘲諷亦是開始蔓延。

男人鳳眸中的輕視,讓凌尊勃然大怒,聲音冷冽徹骨:「對,就憑我!」

「呵,本王看在她的份上,一直對神界頗為忍耐,否則,就憑你這區區神界,能困得住本王?本王要帶走的人,從沒有人敢阻止,本王要護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別想動她分毫!」

男人的手緊緊的懷著白顏的腰,他唇角上揚,紅唇輕輕的靠著她的耳邊,聲音妖孽:「丫頭,有本王在,不會有人能傷到你。」

丫頭,有本王在,不會有人能傷到你……

白顏的心臟都忍不住顫抖了幾下,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無論前世亦或是今生,這個男人都是如此的護著她。

她的前生真的是瞎了眼,才會錯過了他如此久,若非是生了這件事,恐怕她不會輕易的接納了帝蒼……

……

神界高手眾多,卻都已經圍繞在他們的身邊。

白顏想要幫助帝蒼,她幾次用力,但驀地現渾身都像是失去了力氣,只能依偎在他的懷中。

男人一手抱著白顏的腰,在眾人當中穿行而過,頃刻間,那些原先圍繞在他身邊的神界高手皆是倒在了血泊當中。

他一身紫衣妖嬈,銀上沒有沾染到任何血跡,出塵而不染。

由始至終,他的手都沒有放開懷中的女子,眉目間卻是越來越霸氣陰森。

「玄尊,我們一起上,殺了這兩個人!」

凌尊腳步驀地淺抬,眨眼間就已經到了帝蒼的身邊,他的掌風凌厲,似有狂風陣陣侵襲而來,讓天空都掀起了一陣風暴。

在凌尊的掌風突襲而來的瞬間,帝蒼已經側身而過,轟的一聲,他的手掌轟在了凌尊的胸口,亦是讓他的腳步朝後快移動了幾步。

凌尊震驚的揚起頭,錯愕的目光落在了地上的身上:「你……怎麼可能?」

妖界的王,什麼時候有了這般的實力?

「小丫頭,我們走。」

帝蒼的手輕輕摟著白顏的腰,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朝著前方而去。

那些想要阻攔他的人,在接觸到他那洶湧的氣勢之後,皆是不由自主的朝著後方退了兩步,不敢靠近他分毫。

「凌尊!」

玄尊等人大驚失色,快的走到凌尊身邊,將他從地上攙扶了起來。

「怎麼回事?帝蒼的實力什麼時候又提升了?」

凌尊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跡,眼眸微沉:「他應該用了什麼辦法強行提升了實力,不過,這種方法會讓他受到不輕的傷,所以……立刻派人追!」

該死的帝蒼,該死的妖界!

為何處處都與他們神界作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