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可下一秒,溫如意轉了方向,死死地咬住了他的手。

劇烈的疼痛從手掌處傳來,顧明輔疼得臉都扭曲了,用另一隻手,抓住溫如意的下巴,「鬆口!」

溫如意狠狠地盯著他,沒有鬆口,反倒加重了力道。

那模樣竟是要把他的手掌整個咬掉!

顧明輔見她不肯鬆口,手攥成拳頭,用力的朝著她的臉上打了過去。

一下……兩下……

溫如意沒有鬆口。

他加大了力氣,又朝著她打了過去。

一下又一下……

每一拳都用了最大的力氣,他打到溫如意的臉腫起來,自己的手失去了知覺,溫如意終於鬆了口。

顧明輔立刻抽了自己的手,退到了床邊。

看著自己手上鮮血淋淋深可見骨的傷口,他恨不得立刻把溫如意打死,可視線落在溫如意腫的不成樣子的臉上又忍了回去。

他怕再打,就把這個女人打死!

他不能讓她死,而是要她留在自己身邊,一點點的磨平她的稜角!直到她心甘情願的陪著自己的那一天!

「溫如意,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主動求我碰你。」

顧明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溫如意想要嘲笑他痴心妄想,可張嘴一股血腥的味道涌了上來。

她側了腦袋,拚命的咳嗽了起來。

咳了一會兒,那股腥甜從喉嚨口沖了出來。

溫如意趴在被子上,嘔出了一灘血。

看著狼狽不堪她,顧明輔冷哼了一聲,轉身往外走。

門口守著的人,看到顧明輔手上受了傷,問:「先生,要不要給你找醫生包紮下?」

「不用,我這就走。你們好好的看著這個女人,別讓她跑了,她如果跑了,我送你們全家上路!」

顧明輔陰聲道。

守衛聞言,臉色瞬間肅然了起來:「先生放心,我們一定看好她。」

顧明輔沒有說話,扶著自己受傷的手,大步的往外走。 晚上六點多,慕家……

「還沒找到嗎?」

在看到慕洛琛回來的那一刻,葉簡汐從沙發站起來問。

「還沒有。」慕洛琛面容沉著,眼底卻隱隱的浮動著隱憂,他跟子澈商量好的,明天對顧家進行反擊,這個時候如意失蹤了,不止會動搖子澈的心神,還有可能讓他們的計劃失敗。

若是這次失敗了,那容家再也沒有翻身的可能了。

「怎麼會這樣?沒有調監控錄像嗎?還有如意的手機,應該可以找到定位的啊?」

葉簡汐感覺自己的神經緊繃到了極點,好像有一隻無形的手,在不斷的拉扯,隨時都有可能斷裂開。

「已經調取了監控錄像,顯示在十點鐘,如意跟顧明輔在公園見了一面,進行了短暫的談話。他們談話的內容,暫時不知道。之後。如意又約了顧明珠,在鳳凰茶樓,失去了蹤影……」

「一定是顧家的人,不是顧明輔就是顧明珠!」葉簡汐握住慕洛琛的手:「前段時間,如意一直在調查林珍的事情,她不認識顧明輔,不會無緣無故的跟他約見面,肯定是發現了什麼!對,一定是林珍的事,顧明輔可能知道些什麼,如意才會去見他。還有顧明珠,她費盡心思想嫁給容子澈,說不定,她察覺到了什麼,覺得自己沒辦法贏了容家,所以擄了如意,逼迫子澈就範……」

葉簡汐越想越覺得是顧家的人做的,拉著慕洛琛的手起身就要往外走。

「簡汐,你去哪裡?」

慕洛琛擔心她貿貿然行走,會弄裂身上的傷口,把她拉了回來,抱在懷裡。

「我要去顧家要人,在他們對如意下手之前,我不能讓她再出事。」

葉簡汐眼裡一閃而逝的痛楚。

沒辦法保護好溫如意,她內心始終覺得虧欠她。

若是這一次,如意再出事。

那這輩子,她都無法原諒自己。

「簡汐,我們現在無憑無據,哪怕親自去顧家,他們也完全可以抵賴,根本救不回如意。」

「怎麼沒證據?如意跟他們一見面就失去了蹤影,那就是證據!他們不肯把人交出來,我就在顧家,不走了。」葉簡汐激動的說。

慕洛琛扣在她肩膀,將她牢牢地困在自己臂彎里:「事情沒那麼簡單,你逼急了他們,只會讓他們更快的對如意下手。簡汐,若是去顧家找人,能把如意救回來,我早就過去了。」

葉簡汐身體顫了顫,神色間滿是絕望:「那該怎麼辦?難道就什麼都不做,就在家裡等著?阿琛,我有不好的預感,昨晚我就做了不好的夢,今天如意就出事了,我怕……」

她真的好怕,如意已經受了那麼多的苦了,為什麼還要受苦?

葉簡汐悔恨不已,如果自己一早上讓人,去如意那邊直接把她接到家裡,也就不會出事了。

「別怕,有我在。在明天之前,我們還有一些時間,來想辦法救如意。」

慕洛琛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背部,安撫她的情緒。

葉簡汐睫毛動了動,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注意到她平靜了下來,慕洛琛自顧的繼續道:「簡汐,你也應該想到了,這件事是顧家人做的,無論是顧明珠還是顧明輔,應該都是沖著容家來的……明天和顧家的鬥爭,如果容家敗了,那整個容家這輩子都無法翻身了。所以……我們暫時不能讓子澈知道,如意消失的事情,他知道了,明天對付顧家的事情,就無法全力以赴了。」

葉簡汐心頭一刺,望著慕洛琛平靜的神色,哽著喉嚨道:「可如果他們真的是沖著明天的事情來的,如意就是他們的籌碼,顧家敗了,他們會怎麼對如意,你想過嗎?」

顧家綁架如意,十之有八九是為了扳倒容家。

不告訴子澈,意味著不能動用慕家的人,那樣會打擾到容子澈。

只有慕家沒有大動作,才能瞞過容子澈的眼睛,讓他全力以赴,這樣才能在與顧家的鬥爭中取得勝利。

可若是他對付顧家成功了,顧家極有可能惱羞成怒,拿如意來泄憤。

到時候,顧家的人會用怎樣激烈的手段……

葉簡汐不敢想象。

她知道洛琛跟子澈的感情深一些,在事情上會偏袒容子澈。可讓她跟著他一起,無視如意的命,來成全容家,她做不到。

那是豁出性命,救她的溫如意。

哪怕丟了她的命,她也該救回溫如意。

至於容家……

她想不了那麼多。

慕洛琛明白她說的意思,薄唇緊抿,道:「簡汐,我是從大局考慮。我們告訴子澈,他因此動搖,激動之下去找如意。最好的結果是,他找到了如意,明天和顧家的鬥爭失敗,整個容家的人都會因此葬送,到那時顧家也未必會放過如意和子澈。最差的結果是,子澈非但沒救回如意,把整個容家也搭進去。」

「反之,我們不告訴他,如果子澈成功搞垮了顧家。那子澈便有資格和顧家談判,讓他們把如意交出來,來換容家放過顧家。」

葉簡汐眼裡含著淚光:「你想沒想過另一種可能,顧家不肯呢?他們不肯放過如意,那要怎麼辦?」

「他們不肯放過,我們會傾盡全力營救。哪怕把整個顧家夷為平地,也在所不惜。」慕洛琛道。

葉簡汐胸口悶悶的,說不出話來。

「簡汐,容家上下幾百口人的命運都系在子澈一人身上,成敗在此一舉,你真的要為了如意一個人,毀了幾百個人嗎?容爺爺還在醫院裡,他一輩子清廉,因此要背負污名,你願意見到嗎?」

慕洛琛連連發問。

葉簡汐菱唇微動,想說什麼最終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還能說什麼呢?

洛琛做的決定沒錯,他的確是從大局考慮,他不僅要顧全如意,也要想到容家的前途命運。只是放任溫如意一夜不管,就能將事情的危害降到最低。

他做的的確沒錯。對容家,對溫如意來說,都是最好的安排。

可她,沒辦法接受。

是的……

她沒辦法接受……

她要的不是所有人的平安,她只要盡最大的努力去救溫如意,要她在明知如意深陷危險,坐視不理一晚上,她實在沒辦法做到。

「簡汐……」

慕洛琛見她許久不說話,有些不放心的喚了她一聲,同時伸手去碰觸她的臉頰。

可他還沒碰到,便被葉簡汐避開了。

慕洛琛面上的肌肉一綳。

「阿琛,如果今天是我被顧家帶走了,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你會希望子澈瞞住你嗎?」

葉簡汐望著慕洛琛幽深的眸子低聲輕喃。

慕洛琛在心裡聽到她問這句話心頭一震,他當然不希望子澈瞞著自己。

可子澈跟自己的情況不同,子澈太過衝動,如果知道如意出事,衝動之下指不定會做出什麼事情!

那麼多的話涌到嘴邊,慕洛琛卻沒辦法開口。

因為他知道,簡汐這麼問,不是因為她不信他,而是她對他失望了!無論他說再多,對她來說都無濟於事。

慕洛琛沉默了下來。

葉簡汐凄然一笑:「好了,我不為難你了。你放心,如意的事情,我不會告訴容子澈。你們放心做事吧,如意的事情,我會自己想辦法救她。」

說罷,她拉開他的手。

「汐汐……」慕洛琛手一緊,不肯放開她。

「怎麼?還有話要跟我說?」葉簡汐睜大朦朧的眼睛直直的望著他。

「你別生我的氣,我保證,我會盡最大努力,去救如意。」

「我沒生你的氣,你說的,我都理解。你能救如意,我代替如意謝謝你。」葉簡汐面色木然道,「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我想回去休息。」

她說沒生氣,可慕洛琛知道她在生他的氣。

想要哄她,讓她別把自己氣壞了。

但想到她是因為溫如意的事情而有心結,又覺得自己無論說什麼話,她都聽進去。

慕洛琛微神色寂寥的嘆了一聲,鬆開葉簡汐的手臂:「你好好休息,我再想想,有沒有其他的辦法,解決這件事。」

葉簡汐沒說話,錯開身子,從他身邊掠過,向二樓走過去。

慕洛琛目光追逐葉簡汐,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二樓,才收回了目光。

想到溫如意的事情,他眉心皺成一個深深的『川』字型。

這件事情,如果沒處理好。

不止簡汐會怪他,子澈也不會原諒他……

可除了這個法子,還能有別的辦法嗎?

葉簡汐上了二樓,關了卧室的門,臉色垮了下來。

不能指望洛琛,還有什麼人能救如意呢?

她身邊的人,幾乎每一個人都和洛琛、容子澈有關係,一旦她向其他人求助,很快會驚動他們。

可不找人幫忙,憑她一己之力,根本沒辦法救出如意。

葉簡汐想著辦法,在房間里踱步。

走了一會兒,小腹那裡的傷口隱隱的有些作痛,她沒敢再走動,而是走到床跟前,緩緩地坐下休息。

房間里很安靜,橘黃色的燈光充斥著房間,顯得很溫暖。

可葉簡汐覺得,這種安靜和溫暖如同一座大山般,沉甸甸的壓在心頭,讓她喘不過氣來。 腦海里不停地閃過如意被毀容的那一幕,想到如意每次談起孩子時的寂寥,想到別人因為如意的過往而對她指指點點……葉簡汐雙手用力的捂住自己的臉,滅頂的痛苦擊得她潰不成軍。

豪門世家的人爭鬥慣了,心腸早已硬成了石頭,他們有的是辦法毀滅一個人。

顧家一旦惱羞成怒,他們對如意下手絕不會心慈手軟。

他們會毀了如意的。

她沒辦法,看著自己最重要的一個朋友就這麼被毀了。

怎麼辦……

怎麼辦……

自己該怎麼辦,才能救如意……

心底里一遍遍地問著自己,可始終想不出任何辦法。

覆在臉上的手指間,流淌過溫熱的液體,葉簡汐沒去管它,任由它肆意的流淌。

「嗡嗡……」

房間里忽然響起震動聲,葉簡汐驚了一下,緩了兩秒鐘,才意識到是有人給自己打電話了。

抹了把臉,拿起電話看了眼,見是裴娜打過來的,葉簡汐深深的吸了口氣接通:「喂,娜娜,有什麼事情嗎?」

「簡汐,如意在你那邊嗎?我有東西落在她公寓里了,想要拿回家。可她家裡沒人,打電話也接不通……我就想問問你了。」裴娜焦急道。

葉簡汐聞言,眼底剛忍下去的那股溫熱,再次涌了上來。

不想讓裴娜聽出異樣,葉簡汐忍著沒開口說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