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可是哪怕聽不到聲音,光在這裡看著外面,也能感受到舞池裡的燈紅酒綠。

大型的舞池裡,彩色燈光閃耀不停,迷醉的人群都在隨著音樂不停搖晃扭動著。

在整個舞池的中心,有一個高台,此刻一名穿著白色T恤衫、深藍色牛仔短褲的女DJ,一邊調試音樂,一邊舉著手臂引領著下面的人群。

一眼看去就知道這個女生相貌不凡,腿長而且白嫩,腰肢纖細,一頭波浪大卷的長發,身體隨著音樂扭動著,十分吸引男人們的目光。

莆雲古夏看著又忍不住語氣輕浮的開腔了,「你瞧瞧,這漂亮的小臉蛋,這迷死人不償命的身材,真是讓人我見猶憐心生妄念啊。」

歐陽楚聽著他那一堆肉麻噁心的話,終於抬眼看了看莆雲古夏指著的方向,第一次看到他說的那個女DJ。

她正如一條水蛇一般妖嬈的扭來扭去,歐陽楚看了一眼卻依然一臉淡漠,眼神里毫無水花。

「就那樣。」他語氣一如既往地冷漠。

莆雲古夏不禁瞪大了雙眼,一臉不可思議,「不是吧,你這什麼眼神啊,這樣的大美人你居然說就那樣?」

莆雲古夏實在看不過去歐陽楚的審美,突然又想到了什麼,嘿嘿笑著開口。

「哎,不過您齊大少爺的口味,本來就不是我們尋常人可比的,許醉凝現在那個裝扮,您都下的去口親吻,我可比不過啊比不過。」

歐陽楚太眸瞪了莆雲古夏一眼,「許醉凝原本就比她好看多了,我親她怎麼了?」

莆雲古夏臉上的嘲弄的笑意僵住了,「你說,現在許醉凝那個打扮好看?」

「是啊」

莆雲古夏徹底呆住了。

他承認之前許醉凝素顏的時候也比這個女DJ好看。

可就許醉凝現在的打扮,和「好看」兩個字完全是背道而馳好吧。

莆雲古夏像是吞了一直蒼蠅一般,覺得噁心極了,歐陽楚卻是完全不想再同他講話,邁開大步就往門口走。

莆雲古夏見歐陽楚真的要走了,趕忙又追了下去。

「阿楚,你等等我!」

莆雲古夏一路跑到一樓走廊,看到歐陽楚在走廊門口,就上前想要伸手拉住他,可還沒走到歐陽楚身邊就聽到走廊盡頭那邊的內環入口處的大聲爭吵——

「你們再敢攔著我,信不信我今天砸了你們這家會所!」

莆雲古夏腳步頓了頓,皺著眉頭看爭吵的方向,「那邊那是有人在吵架嗎?」

歐陽楚對此很是厭惡,正準備向側門走去,卻又聽見莆雲古夏的一聲驚呼——

「哎嘿,你看,那好像是許醉凝啊?」

……

內環門口的爭執在繼續。

那個女服務員和幾個黑色衣著的保鏢,都是滿臉黑線的看著顧薇薇。

「這位小姐,我們都是在按照會所的規矩辦事,希望您不要在鬧事了。」

那位女服務員一直耐著性子盡量好言好語的勸說著顧薇薇,然而顧薇薇此刻卻是失去理智一般,完全沒有把她們的勸告或警告放在眼裡。

「我不管,就算不是會員怎麼了?你們開門做生意的,我們來花錢還不歡迎嗎?願意來你們會所是給你們面子,你們要是非要攔著我,我就真敢把你們這個店給砸了你信不信!」

說完顧薇薇又固執的試圖沖會所內環里。

那些圍著的同學們也顧不上責怪顧薇薇之前向大家撒謊了,看到它這般瘋狂的舉動,趕忙都上去勸阻她。

「好了薇薇,我們聚會在內環還是外環都一樣的,我看外環也很好的啊,大家開開心心吃個飯就好了,沒必要非要到內環。」

「就是,薇薇,別鬧了,保鏢都過來了,我們趕緊出去吧啊!別把事情鬧大了不好收場。」

為了安撫顧薇薇大家都是細聲細語的,然而這些話在顧薇薇聽來,就像是更加扎心的嘲諷與恥笑,情緒變得更加激動。

她一把將拉著她手的一個女生甩開,回頭怒瞪著她的這些同學們,「你們這些話都是什麼意思啊?我說了能帶大家到內環就一定能帶你們去!你們就等著瞧好了。」

「我男朋友可是你們會所的會員,我就看看今天你們誰敢動我!都給我起開,不要攔著我!誰要敢傷我一絲一毫,看我男朋友怎麼找他算賬。」

顧薇薇又繼續往裡面沖,那些保鏢都只好又上來攔著她不讓她進去。

旁邊的女服務員看著這一切,心裡惱怒的不行。

這家枳實會所可是莆雲家的產業,顧薇薇那個暴發戶富二代的男朋友他們完全不會放在眼裡。

可是,枳實會所一向很是看重名譽,這事情要是鬧大了打擾到其他客人們也就很難收場了。

那些黑衣保鏢們也都清楚這些,所以始終沒有對顧薇薇動手,只是攔著她不讓她進去而已。

事情一直僵在哪裡,這是另一個男服務員員從內環跑來穿著旗袍的女服務員的身邊,低聲耳語了幾句。

女服務員臉色變幻了一番,然後低聲反問,「真的嗎?」

男服務員趕忙重重的點了點頭。女服務員一臉凝重的看了看保鏢那邊。

「好了好了,都停下,住手吧。」

保鏢們全身心與顧薇薇鬥智斗勇著,聽到了女服務員的話,都停下來背著手站好。

顧薇薇看到保鏢們放下了手沒在攔著她,一臉歡喜,她還以為她剛剛的話起了作用,這些人終究害怕她男朋友,一下子又洋洋得意起來了。

「哼!還不是怕了,你們怎麼敢得罪我男朋友呢?現在,馬上讓我們進去,好好招待我和我的同學們,我就不和你們計較了,今天的事也不會和我男朋友說!」

顧薇薇得意的鼻孔都要衝著天空了,然而那位女服務員全完全都不想搭理她,她只是面向一旁站的人群,高聲問了一句:「請問一下,哪位是許醉凝小姐?」 段畫出現在孫家,而且是在深梁的身後,這樣的事情,孫家等人都是特別驚訝。而此時的孫傳武也反應過來,段畫就是段家大少,據說很神秘的存在,昨天白天發生的事情,孫傳武也相當氣憤。

「深梁,你什麼意思?你知道他是誰?」孫傳武一步走出,怒氣滿面,自己的女兒都被欺負了,段畫還敢上門。

「段少,你們認識?」深梁回頭看了一眼段畫,要知道深梁也不簡單,只是深梁更加在意段畫背後的陰元極,那才是深梁的靠山。

「一點小誤會而已,師尊要的是什麼,你應該清楚,看你的了。」段畫淡淡的說著,這次出現在孫家,段畫已經準備好一切。

「老孫,買賣而已,白色龜甲呢?」深梁目光幽深起來,陰元極想要的東西深梁一定會得到,深梁太了解陰元極的可怕了,而且深梁想要長命百歲,就得依靠陰元極手中的東西。

「深梁,不賣!」孫傳武也是有脾氣之人,賣給誰也不能夠賣給段畫。而此時段畫聽到孫傳武的話,卻輕蔑的笑了起來。

「孫家主,還是考慮清楚,孫家這個老宅,還是不錯的。」段畫已經背著手,慢慢的走了出來,段畫就一個人,在這書屋之前,輕輕的看著四周的風景,相當的隨意。

「老孫,你留著白色龜甲幹什麼?交出來吧,多好的價錢。」深梁也笑了起來,看得出段畫得罪過孫家。

「多好的價錢也不賣,深梁,這個生意,不做。」孫傳武恨聲說著,可是剛說完,就聽到深梁臉色徹底陰沉下來。

「你是從我手裡買出的,孫傳武,你應該知道我的能量。你確定?」深梁雖是掮客,卻擁有太大能量,根本不是二品孫家能夠承受的。

「深梁,你什麼意思?」孫傳武震驚的看著深梁,深梁慢慢摘下墨鏡,輕輕擦拭一下,可每一次擦拭,深梁的目光越發的狠絕起來。

「我看中的,任何東西我都會得到。你覺得我怎麼得到那麼寶物的,孫傳武,別給自己孫家惹禍。」

太直接了,太霸道了,深梁已經在威脅,這意思太過明顯,不交出白色龜甲,孫家就要覆滅。

「你這個人,說什麼呢?」孫燕嬌斥一聲,就要走出來,而此時深梁的身後的保鏢卻猛的釋放出恐怖的殺氣,濃郁無比。

「什麼?」孫燕等人就是一愣,而溫霞卻猛的發現什麼,震驚無比說道:「他們是國際魔瞳傭兵,別看他們的眼睛!」

國際上,有十大古老傭兵,這些神秘的存在,都已經退出傭兵界,那只是傳說。不過這些傳說中的古老傭兵,都有可怕的傳承,當最古老的傭兵出現的時候,那就是死神的降臨。

現在國際傭兵的排名,古老傭兵沒有一個在乎,而傭兵組織的背後,也是十大古老傭兵所建立。

魔瞳傭兵,就是古老傭兵之人,傳說魔瞳傭兵,是魔神的使者,擁有魔神的眼睛,能夠毀掉一切。

四個人保鏢,也同樣戴著墨鏡,只是墨鏡之後,卻是什麼樣的眼睛,誰也不知道。可是這股殺氣太嚇人了,孫燕和溫霞都無法承受。

「孫傳武,這個白色龜甲我要定了,哪怕滅了你們孫家,也一定會得到。」深梁擁有魔瞳傭兵的守護,那是因為深梁家族是掌控魔瞳傭兵的,深梁家族是古老的家族,而魔瞳傭兵也只是這個家主的附屬。

「深梁,你們太過分了。」孫傳武也被剛才的殺氣嚇到了,孫家的人都嚇住了,這四個人身上的氣息太嚇人了。

「你們這是要強買嗎?當我們是死人嗎?」宋端武走了出來,身後的苟道手中多出一個寶鏡,那是一件法器,已經開始戒備。

「強買?炎黃組的人?」深梁為了得到陰元極想要的東西,毀掉孫家有什麼不可以,不過剛才段畫已經提醒,這兩個人可是炎黃組的。

深梁慢慢走了出來,輕輕一抬手,魔瞳傭兵退後,恭敬的站在兩旁。旁邊的段畫卻哈哈笑了起來,都在看著好戲一樣。

「沒錯,炎黃組的,你要滅孫家?」宋端武冷酷的說著,而楊柏卻淡淡的看著一切,就這麼站在台階之上,俯視著剛才的魔瞳傭兵。

「我說了嗎?」深梁拄著文明棍,獰笑的看著宋端武,就算面對宋端武威能,深梁衣服內有玉佩,能夠保護深梁。

「你就那個意思!」宋端武也有點怒了,段畫能夠出現,這些人居然無視修真者,什麼魔瞳傭兵,難道還能夠戰勝宋端武?

「是嗎?好吧,我就那個意思,不過我說了,你能夠把我如何?我是港島,你能夠永遠留在孫家?只要你離開的那一刻,你信不信,一分鐘呢,我就會徹底摧毀孫家的一切。」

「你找死!」宋端武從來沒有看到這麼霸道的掮客,就這樣還在威脅,而宋端武的神威轟然降臨,那是衝天的劍氣。

深梁猛的退後,身上寶氣而出,深梁也嚇了一跳。而就在此時,身後突然出來兩股光束。

「小心!」楊柏還是提醒一下,一個保鏢摘掉眼睛,雙眼射出的光束蘊含奇特的能量,不是異能,不是修真,是毀滅一切的目光。

「什麼?」宋端武也愣住了,頭一次遇到這樣詭異的事情,神威根本無法攻擊這道目光,而目光所歸的地方,蘊含的毀滅之力,讓宋端武的劍氣都消散,不過宋端武凝聚的龍劍氣在這一次卻發威起來。

一片片猶如龍鱗劍氣,擋下這道目光。目光戰犯的黑芒,只要有人看一眼,彷彿看到地獄一樣。

目光蘊含極度殺氣和毀滅之力,宋端武的劍氣對上,卻無法消滅這個目光,反而宋端武的雙腳在退後。

「不可能!」宋端武可是半步金丹,馬上就要金丹期。修真者的大能級別,可是一道目光卻讓宋端武都無法出手。

「好了,這是炎黃組的人!」深梁幽幽的說著,一抬手,身後的一名保鏢趕緊戴上眼睛,不過渾身都濕透,蒼白的臉上出現一道道黑色的紋路,彷彿在吸收精血一樣。

深梁當然不看身後的保鏢,這些魔瞳傭兵,擁有的東西,太過神秘了,深家百年才能夠培養出十人,這就是深家的底蘊,古老家族都擁有外人不可知的神秘力量。

「宋隊長,剛才我的人只是在提醒你,你不是孫家人,就算炎黃組,也無法一直守護。我想要的東西,一定會得到,這就是我的規矩。」

深梁想要的東西,一定會得到,如果誰不交出寶物,深梁就會毀滅對方。所以深梁可以得到任何顧客想要的東西,收起巨量傭金。

「孫傳武,一個億,這已經不錯了。」深梁剛說完,卻聽到段畫,卻哈哈笑道:「不好意思,剛才我說錯了,原來深家有這麼好玩的東西,一個億有點多,這樣把,我出一元錢。」

「一元錢?」深梁就是一愣,回頭看了一眼段畫,這個年輕人是陰元極的徒弟,如果不是陰元極,深梁如何能夠掌控深家。

「魔瞳不錯,真的有趣!」段畫已經興奮起來,深梁說的沒錯,孫家不交出來,那就覆滅好吧,反正段畫也想殺人。

「好吧,孫傳武,一元錢。」深梁慢慢的說著,而段畫已經拿出一元錢鋼鏰,扔給深梁,深梁都不接,這個一元硬幣掉落地上,滾動朝著孫傳武而去,然後緊緊的倒在書屋的前方,反射一道光芒。

「你們太過分了!」孫傳武死死咬住嘴唇,剛才發生的事情,極大震撼了孫傳武,那是什麼人,怎麼能夠擁有這麼可怕的眼睛,難道這是歷史上傳說的西王母的毀滅之眼。

「別以為你們有炎黃組保護,這世上誰能夠時刻保護你呢,只要炎黃組離開,孫家就必須毀滅。」

「這就是威脅,是我說的,可我是港島人,而且我還擁有毀滅之瞳!」深梁不屑的看著宋端武,炎黃組的確能夠監控一切,可深梁是按照規矩來,炎黃組在這,深梁會扭身就走,可是宋端武無法一直就在孫家,哪怕宋端武成為孫家姑爺,也無法永遠保護孫家。

「你是港島的?港島不是華國嗎?毀滅之瞳,你要毀滅什麼?」楊柏站在台階之上,突然走了下來。

「楊組長?」深梁當然看到楊柏了,魔瞳的威力居然沒有震撼住這個楊組長,都說這個楊組長是最強大的年輕人,深梁當然也戒備起來。

深梁還是後退了,輕聲說道:「楊組長在這,我當然可以離開,可我要是離開,孫傳武,你不害怕嗎?」

深梁還在威脅,可此時就在這時候,二樓窗戶卻慢慢的打開,另一個聲音卻想了起來,淡淡說道:「你離不離開,我不管,不過我一直在這。那你敢離開嗎?」

「什麼?」所有人都看到了,第二個楊柏出現在二樓當中,而此時的宋端武猛的一跺腳。

「我就知道,那個是分身!」

孫傳武等人無比震驚,誰能夠想到楊柏居然站在二樓。可是木屋之前那個楊柏,卻已經出現在深梁的旁邊。

「那你最好現在離開,路上發生什麼事情,那就跟我無關了,畢竟我一直在孫家。路上被人追殺,是什麼滋味,你可以問問段畫,段畫能夠保護你,還是段畫背後的人能夠保護你。魔瞳的確擁有的毀滅之力,或許只能夠毀滅你。」

威脅,這是屬於楊柏的威脅,也更加的直接。 楊柏的威脅,讓深梁彷彿扎刺的刺蝟一樣,深梁這種人多時候受過這樣的威脅。要知道就算楊柏是炎黃組副組長,深梁的港島身份,就能夠讓一般之人縛手縛腳。

何況深梁的背後還有強大的玄道,還有陰元極。

「你知道我是誰?」深梁已經怒了,猛的指向楊柏的鼻子。而此時旁邊的段畫卻詭異的笑道:「楊組長,我還是重新給你介紹一下,深梁可是港島聯誼協會的會長,深家在港島是舉足輕重,就算是煌也不敢這麼跟深梁說話。」

段畫不屑的笑著,玩一場有趣的遊戲,很有意思。何況炎黃組只是華國一個機構,上面有權勢的人很多,只需要一個電話,就能夠讓楊柏徹底的服軟和道歉。

「你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能夠讓你成為螻蟻!」深梁已經怒了,手指在顫抖,深梁已經拿出手機,隨意一個號碼都不是尋常之人能夠承受的。

「別動手!」宋端武臉色蒼白,聽說深梁另一個身份,宋端武好像想到什麼。宋端武的話,讓段畫已經狂笑起來,而深梁也覺得宋端武已經畏懼。

「讓我停手,那就交出東西,一元錢都不給你了,不交出,就滅了你們孫家。」深梁目光已經森然。

孫傳武已經無奈的想要返回木屋,孫燕吃驚的看著這一切,溫霞卻想說什麼,只是卻無能為力。

「不好意思,他是對我說的。」誰也沒有想到,更加冷酷聲音從楊柏嘴裡傳來,然後一隻手穩穩的抓住深梁的手。

「嘎嘣!」整個孫家的人都聽到了,相當清脆無比。 情深深,意冷冷 眾人眼睛都直了,深梁伸出的手指,直接就被楊柏給掐斷。

「啊!」凄厲的慘叫傳來,深梁最懂得保養了,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傷害。深梁的骨頭斷了,段畫也愣住了。

「你真敢動手?」段畫也沒有想到,楊柏出手這麼快。而此時的宋端武已經捂著腦袋,慢慢說道:「你們是傻子嗎?楊柏這個傢伙,本來就不愛在炎黃組當什麼副組長,這下可好了,傷了深梁,楊柏才無所謂。」

「你!」深梁想要後退,可是楊柏的手還抓住手指,淡淡說道:「我很討厭被人指著,而且你權勢很大嗎?可惜,你遇到是我。」

這句話不光是楊柏說的,木屋二樓當中,另一個楊柏突然出現在段畫的身後,一腳就踹了出去。

「什麼?」段畫上哪反應過來,楊柏的速度太快了。也不知道哪個是楊柏的真身,段畫的身前出現一個小鼎,本來要保護段畫,結果楊柏的力量太強,龍氣激發,當場就把這個法寶給轟碎開來。

「你們還看什麼,給我毀滅!」深梁都要瘋了,兩個楊柏,不光把手指捏斷,段畫也受傷了。

「找死!」一個保鏢猛的出現,墨鏡已經摘下,那毀滅之眼已經朝著楊柏而來。一道光束照耀四方。

「快躲開!」宋端武可是承受過這樣毀滅之力,那是特殊的能量,能夠腐蝕靈氣,鎮壓一切。

「魔瞳?」可就在宋端武著急的時候,楊柏的雙眼綻放金芒,同樣是金色的光束,破妄金瞳轟然發射出恐怖威能。

破妄金瞳可是來自神格,龍山神格已經大成。楊柏一個眼神,似龍一樣,彷彿當初在龍首山看到真龍之魂的瞳孔一樣。

「轟!」兩個光束撞擊在一起,楊柏的身上傳來龍吟之聲,雙眸化為龍母,深梁已經發出凄厲的叫聲。

而身後那個保鏢突然尖叫起來,雙眼被破妄金瞳灼傷,毀滅之力根本無法對上破妄金瞳。

「殺!」一個保鏢受傷了,其他三個保鏢剛要摘下墨鏡,楊柏只是一側頭,神念橫掃,三個人統統無法移動,拿著墨鏡的手已經顫抖,脖頸的方向朝著深梁轉動。

「幹什麼?你們怎麼不動了,楊柏,你要幹什麼?」深梁真的慌了,而段畫本來想救,可是另一個楊柏就抱著肩膀,冷酷的站在段畫面前,段畫根本不敢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