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可是現在青州已經有主人了,說實在的,看著下面的情況,袁譚真的覺得想要擊退嚴紹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是他更清楚自己目前的處境,若是沒有一些足夠亮眼的功勞,他繼承人的身份恐怕就有些…

想到這裡,他又對自己的弟弟袁尚有些咬牙切齒起來,若不是因為袁尚的關係,他又何必冒著這麼大的風險跑出來呢?

袁譚的這個表情當然是落在了辛評的眼底,不過辛評卻沒有說些什麼,只是搖了搖頭。

與此同時,城池下面的嚴紹也是焦躁起來。

「主公…」看著嚴紹的燕子,董昭連忙勸道。「為帥者,如此慌亂,下面的軍士們看到了會是怎樣想…」

「不知公仁可有何妙策?」聽到董昭的話,嚴紹連忙追問了一下。

「主公,平原想要從袁紹的手裡討要回來恐怕是有些困難了…」董昭並沒有直接回答嚴紹的問題,而是如此開口道。

嚴紹如何能不明白董昭的話,但是對於平原,就這麼放棄他實在是有些不甘心,可要是就這麼跟袁紹對決,單憑青州的力量還有些不夠。

別看他能橫掃青州,那是因為對手沒有太多的實力,可是袁紹就不一樣了,手下的謀士無數,武將方面也不會遜色太多,顏良、文丑都是猛將中的代表,高覽跟張郃也都是難得的將才,即便是跟嚴紹比起來也不會遜色太多,而在謀士的層次上,卻是佔據著壓倒性的優勢。

再加上冀州富饒無比,本身的實力就不可小覷,而青州呢?看上去似乎很了不起的樣子,實際上因為多年的戰亂早就被糟蹋的不成樣子了。

戰爭比拼的可不僅僅只是文臣武將而已,更重要的還是實力。歷史上的蜀漢如何?無論是謀士還是武將都很厲害吧,還有諸葛亮跟法正這個等級的謀士,可是為何卻屢屢失敗,不就是因為當時的蜀漢在實力上跟東吳、曹魏差距實在是太大一些了嗎?

若不是因為這個,諸葛亮北伐了那麼多次,為什麼沒有一次能成功的?

所以,戰爭最考量的還是一個實力問題,至於別的嗎…

何況這是的袁紹跟曹操還是結盟的關係,若是真的衝突了起來,恐怕就需要面對著同時要跟袁紹跟曹操敵對的情況了。雖說袁紹也有著公孫瓚這樣的敵人,但是公孫瓚只不過是一個匹夫罷了,能給袁紹帶來多少壓力,反觀嚴紹自己就…

「主公不必困擾,那袁紹同曹操能夠結盟,為何主公就不能給自己也找兩個盟友呢…」看著嚴紹困擾的樣子,董昭微微一笑。

「你的意思是?」嚴紹有些恍然大悟。

「幽州的公孫瓚一直同袁紹敵對,只是因為勢單力孤所以沒有什麼辦法,這個時候主公派人去請求結盟,公孫瓚必定會同意,還有徐州的陶謙,也是受到曹操的壓力許久了,主公若是前去結盟,想必也會同意,此二人或許沒什麼用處,卻可以替主公分擔不少壓力,如此主公不就可以專心的去對付袁紹了?」 或許袁術不是什麼好的選擇,不,確切的說袁術從來都不是什麼可行的選擇,這點從歷史上袁術幾個盟友的下場就能看的出來。但在只剩下兩個陣營的情況下,袁術也就成了唯一的選擇,就算不願也沒用。

但嚴紹並沒有選擇袁術,跟曹操及袁紹的舊交讓他有些猶豫。當然最關鍵的還是袁術這個豬隊友,說實在的,跟袁術結盟可是需要莫大勇氣的。因為說不準什麼時候這個隊友就會坑你一把,讓你措手不及。

但是現在袁紹似乎並沒有給嚴紹太多的選擇,中原的諸侯們早已紛紛站隊,曹操、袁紹還有劉表為一個陣營,再加上其他雜七雜八的小諸侯。至於剩下的如公孫瓚、陶謙、黑山的張燕還有其他的勢力則歸屬於袁術。本來並不打算站隊的他,如今也只有選擇一個陣營了。

「既然如此,一切就全都拜託先生了。」猶豫再三,嚴紹對著董昭開口道。

「某必不負主公重託。」董昭一拱手,也嚴肅的道。

結盟這種事情可不是開玩笑,而是需要進行慎重的考量的,不過如今既然被捲入了這亂世之中,也就沒有了反悔的餘地。

「希望袁術這個蠢貨到時候不要拖後腿吧。」長嘆一聲,嚴紹有些無奈的道。

只是在回頭看向平原時,他的眼中卻還是閃過一絲憤恨來。

從穿越以來他還沒吃過這麼大的虧,這叫他如何能不惱火?

「袁紹啊袁紹,我們走著瞧。」

城牆上頭,望著漸漸退去的青州軍,袁譚也不由鬆了口氣。

所謂人的名樹的影,對這個跟自己父親齊名的豪傑,袁譚心裡的壓力也一樣巨大。萬幸最後嚴紹還是退走,平原也算是保住了。

「只是…」望向辛評,袁譚猶豫的道。「先生,為了一個平原而得罪嚴紹,真的值得嗎…」

辛評並沒有回答袁譚的問題,而是也跟著嘆了口氣,或許就是他也無法回答吧。

其實不僅是袁譚跟辛評,鄴城的田豐跟沮授、審配等也一樣擔憂,卻沒什麼更好的辦法。

袁紹想要成就霸業,就需要一統河北四州,偏偏青州為嚴紹佔據,如此便只能選擇嚴紹作為目標了。

好在曹操同他們是盟友,本身也不是善茬,嚴紹等於是在他們兩家的夾擊之下,這也算是一個優勢。

只是…

「若是此人找上袁公路呢…」

「若果真如此,對我等來講說不定還是一件好事。」

想到袁術的胸懷,那可比袁紹更沒有容人之心。

如陶謙這等碌碌無為的老傢伙或許還能為他所容忍,可是像嚴紹這樣年輕的俊傑恐怕就……君不見孫堅的下場如何嗎?

嚴紹沒成功也就算了,真的稍微有些什麼成就以袁術的性子恐怕就要想辦法拖後腿了。

等到時間長久,也就可以想象兩人間的關係會如何。

——————分割線——————

不管如何,面對著平原城,最後嚴紹還是沒有選擇動手,而是領著兵馬返回了臨淄,這個最新的治所。

跟著一塊抵達的還有各文武原本在北海的家眷們,畢竟接下來他們就需要在臨淄任職了,總不能讓家眷繼續留在北海。

尤其是嚴紹的家眷,更是第一個被接到了臨淄來。

「這往後就是我們的家了,怎的妹妹還是悶悶不樂的?!」望著自己熟悉的地方,陸煙兒心情很是不錯,對旁邊一臉冷清的蔡琰輕笑道。

這臨淄城她可是居住了好久,只是後來跑到了嚴紹那裡,才算是徹底的跟這裡隔絕了關係。原本以為還需要好多年才能回到這邊,這次回來確實很是懷念。

「勞姐姐費心了,只是路途漫漫,文姬身體略感乏累…」如果可以,蔡琰到是不希望跟陸煙兒牽扯上什麼關係,但既然對方開口詢問了,若是話也不回,未免有些不太禮貌,也就回應了一下。

原本她是打算在北海定居的,就如之前說過的,北海已經成了這時中原地區少有的樂土之一。再加上蔡家已經開始在北海安置下來,蔡琰實在是不願輕易移動——————最主要的是留在北海的話,也可以距離嚴紹遠一些。

或許嚴紹被世人稱之為豪傑,蔡琰卻沒有絲毫的想法,若是能有個遠離嚴紹的機會反而求之不得。

可惜,嚴紹又如何可能放過她?

在決定遷往臨淄的同時,就已經派人到蔡家去通知蔡家也跟著一塊遷移的事情。

蔡家從來都不是什麼大的世家,原本在朝中當官的蔡邕如今被困在長安城裡面,生死不知,只剩下蔡琰等人勉勵維持,如何敢跟嚴紹抗衡?聽了嚴紹的話,甚至都沒有詢問一下蔡琰的意見,蔡家上下已經開始收拾起東西——————當然,對這件事情他們到談不上多少抵觸。

嚴紹對蔡琰的心思,蔡家的人何嘗不清楚?要換作是一個無名的小子,或許蔡家的人還有些不情不願的,可現在嚴紹卻是一方諸侯,甚至是青州之主,若是能討好了嚴紹,從其中能得到的好處絕對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這也是蔡家為何如此願意,可惜的是,蔡琰卻不如此。

只是這些事情沒有辦法對外人去說,蔡琰也只能以此作為借口,掩飾自己的真實想法。

陸煙兒到是一臉瞭然的樣子看著蔡琰,輕笑了一聲,不再說些什麼。

只是等到回到了貂蟬等人身邊時,陸煙兒還是不由掩口道。「我們家的那位大人也真的是口味特殊呢,我們這幾個也就算了,又找了這麼一個冷冷清清沒有半點情趣的小女孩來,聽說還是個新寡,真是…」

要是平時的話,無論是貂蟬還是張寧對這個狐狸精都沒太大的好感,可是這次卻還是不由自主的贊同起來。

嚴紹的意圖是什麼,三歲的小孩子都能看的出來,她們是三歲的小孩子嗎?當然不是,也因此恰好能看的出來嚴紹的意圖。

要說別的什麼的,或許她們還會全力以赴的去支持嚴紹,可是在女人這種事情上面,講道理,這個世上豁達的女人可是少的相當可憐了,至少眼前的這幾個絕對不會是那種女子就是了。

臨淄城很大,至少要比北海大上許多,陸煙兒她們到了地方也是用了好久的時間,蔡琰則是去了嚴紹安排給蔡家的住處,一個原本是屬於某個支持鄭家的世家的宅邸,面積絕對不算小,比之前嚴紹給蔡家在北海的院落還要大上幾分——————也不奇怪,北海這幾年確實興旺發達,但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就趕上臨淄城,尤其還是城建方面。

這幾年嚴紹在北海所作的事情也不過就是修橋鋪路而已,多餘的卻是一個也沒做,更不要提擴建城池。

首先一點就是耗費巨大,擴建一個城池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的事情,第二個就是沒錢的問題了。這些年北海確實興旺發達,北海的軍備跟其他方面的花銷也不小,巨大的軍事開支已經將北海郡這些年的財政收入幾乎全部填了進去,即便是這段時間屯田的效果已經開始顯現出來,也還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達到目的。

第三點,就是沒有必要了。

北海確實重要,至少對嚴紹來講重要的出人意料,可是這個城池對嚴紹而言終究只是一種過渡而已,只是一個落腳的地方,並不需要過於的眷戀也不需要將太多的時間跟精力花費在這裡。那麼做的話,是一種不明智的決定也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所以跟嚴紹抵達的時候相比,北海除了橋樑跟道路發達了許多之外,剩下的幾乎沒什麼變樣的——————嗯,除了城池內部也跟著變的繁華了許多外。

相較而言,作為原來齊國都城的臨淄,就遠比北海強的多了,畢竟底子擺在那裡。在臨淄的那些個世家也是齊國真正意義上的大世家,絕對不是蔡家可比,更不是北海城裡的那些個世家所能比較的。

「小姐,這裡真的好大啊…」望著周圍的環境,一個跟在蔡琰身邊的侍女忍不住驚嘆的道。

「是啊,真的好大啊,比我們在圉縣的房子還要大上好多呢,小姐,那位嚴青州真的是很有心呢…」另一個侍女也同樣開口道。

蔡琰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瞟了那個侍女一眼,注意到這一幕,那個侍女連忙低下頭來。「小姐恕罪…」卻是清楚自己剛剛說錯話了…

搖了搖頭,蔡琰沒有怪罪她,只是心情上面卻是很難恢復。

如果可以的話,她又何嘗願意被困在這麼一個院落里,即便這個嚴紹替她安排的宅邸已經是臨淄城裡最大的之一,可正因為這樣,反而讓蔡琰覺得很是不舒服,因為這會讓她有種自己是被人養在外面的外室一般——————儘管在很多人看來,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

「文姬…」就在蔡琰正眉頭輕皺時,一個老者從旁邊走了過來,身上穿著一身華服,看上去也有幾分氣度。那兩個惶恐的侍女看到了他連忙行禮,蔡琰也跟著叫了一聲。「叔父…」

看著妍姿俏麗,秀雅脫俗的蔡琰,那老者也是嘆了口氣。「蔡家逢造大難,你父親被困於長安,圉縣的祖宅又被一場大火燒了,族人也因為這個而不得不各奔東西,那嚴青州傾心於你,對蔡家而言正是難得的好事,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清楚你不願意被困頓於此,只是為了蔡家的利益卻是不得不委曲你了…」

蔡琰原本波紋不動的表情總算是有了輕微的變化,悲涼的道。「這是文姬的命運,又如何能怪罪叔父。文姬本就是蔡家的一員,若是能捨棄文姬一人而讓蔡家興旺卻也是值得的…」

或者說,這本來就是世家女子的命運,作為一種交易品為自己的家族獲取更大的利益…

見蔡琰似乎有些認命,老者也是鬆了口氣。

講道理,他還真擔心蔡琰會抗拒這件事,圉縣蔡家要說也是名門望族,可是這亂世之中最不值錢的卻也是這個。尤其是在祖宅被燒毀后,他更是清楚的認識到了這點。

讓自家興旺,這是每一個世家子弟的命運,也是職責,只是這亂世中單憑他們卻是沒什麼可能的——————或許是因為蔡邕的緣故,蔡家子弟都更偏向於文,而不是武,而且所謂的文也都傾向於經學方面,不是更實用的政略或是軍略一類,可以想象這樣的人除非是如劉繇等輩,根本不會有人任用。

什麼是世家?就是能在朝中為官的,而且不止是一個兩個或是一代兩代,那才叫世家,並不是說光是有土地或是錢財就行了,那叫暴發戶。

如今的蔡家有蔡邕等少數子弟在朝中,可是現在天子都自身難保,指望蔡邕也是沒指望了。偏偏現在又是亂世,經學這東西都是太平盛世才有用,不見蔡邕這個經學上的大家也是自身難保了?

可以說,在這個亂世之中,蔡家的所有能向上爬的路都已經被阻斷了。本來老者已經絕望,誰想到嚴紹居然看上了蔡琰,這個剛剛死了丈夫的寡婦。

如此一來,也就等於是給了蔡家一個希望。

這年月什麼最重要?不是什麼名望也不是什麼權威,而是兵馬錢糧!

作為青州牧,嚴紹的實力毋庸置疑,至少遠比所謂的蔡家要強上十倍百倍,嚴紹本人也是當世有名的英傑,只要他肯給蔡家稍微那麼一點好處,再給一些方便,蔡家便可以在此興旺起來,甚至比蔡邕在時還要興旺——————蔡邕在時,蔡家也不過是一個小世家罷了,家族裡面在朝中任職的也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小官職而已。

可如今攀上嚴紹的高枝,很多事情可就比較難說了…

——————————分割線——————————

壽春城中,袁術正於殿內飲酒作樂。

坐在下面的許多文武也跟著一塊陪同,其中的一些還很是對袁術吹捧了一番,也就只有少數的那麼幾個人在下面冷眼旁觀,時不時的還嘆了口氣,不過他們的動作很是輕微,到不會惹來任何人的注意。

也不怪袁術會如此,儘管後世的人們更熟悉曹操、劉備乃至袁紹等當世的豪傑,可實際上在三國初期實力最強的諸侯不是別人,恰恰就是這個什麼都不行的袁術…

不說別的,根據《後漢書》記載,南陽有三十七城,五十萬戶,總計超過二百四十萬的人口,不論是農業、手工業還是商業都十分發達,是東漢第一大郡,南陽郡旁邊的汝南也有三十七城,擁有四十萬戶,二百一十萬人口,是規模僅次於南陽的第二大郡。袁術自己佔據著南陽,而汝南恰恰又是袁氏一族的鄉里所在,可以想象袁術的實力究竟有多強了,也難怪袁術會日益墮落。

他帳下的謀士們心中擔憂,卻也無法說些什麼。

但就在袁術正在飲酒作樂的時候,外面突然有人走進來稟報。

「主公,有青州使者前來求見。」

「哦?」正在喝酒的袁術微微一愣。「嚴紹?」 踏入殿中,作為使節的董昭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高坐於主位的袁術。身穿一件蜀錦常服,腰間綁著一根靚藍色捲雲紋革帶,身形修長,儀錶堂堂。

到也不奇怪,作為袁家的主要繼承人之一,或許其他方面不是很突出,但在儀錶方面卻不可能太差。

只是若有誰覺得此人適合輔佐,那他絕對是瞎掉了…

歷史上孫策、周瑜、魯肅等英傑就是因為深知袁術並不是能成大事的人,才會選擇棄他而去。而袁術自身在性格上的缺陷也導致這個原本是南方最強諸侯的他,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敗亡了…

這裡也不得不感慨一下袁家的強勢,三國初期看似是群雄並起,實則卻是兩個袁家的繼承人彼此互相爭鬥。所謂的群雄也不過是各自選擇了其中的一方來進行站隊而已,後來袁紹稱雄於河北更是引得四方豪傑正向投奔,也沒有人會覺得曹操能有機會獲勝。

直到官渡之戰失敗,袁紹也氣憤而亡,袁家才徹底的推出了歷史舞台——————話說回來,終究還是血濃於水,建安四年(199年),走投無路的袁術,將帝號歸於袁紹,寫信給袁紹說:「天命離開漢室已經很久了,靠天下人扶持,政權出自私門。英雄豪傑爭奪追逐,分割地盤。這同周朝末年的七國沒有兩樣,只有強大的一方吞併他方。袁氏稟受天命應當統治天下,符命祥瑞粲然昭著。現在您擁有四個州,戶口達百萬人,論勢力誰都不可能同您爭強,論地位誰都不可能比您高。曹操雖然想扶助衰弱的朝廷,怎麼能夠將斷掉的天命重新接上,將已經滅亡的朝廷重新振興呢?我恭敬地將天命送給您,希望您使它振興。」

無論袁紹跟袁術兩個人之間的恩怨糾葛究竟有多深,最後袁紹還是接納了袁術,讓他先往青州去袁譚的地盤,而後再到冀州。

可惜那時能到河北的路已經全都被封死,袁術也因為這個氣憤而亡。

見到董昭從外面走了進來,袁術擺出了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來,獨自飲酒,也不去理會他。他旁邊的諸多文武也都如此,彼此互相飲酒,彷彿董昭如同無物一般。

董昭看了,心中暗自嘆了口氣,覺得這袁氏兄弟從某種角度上講還真的很相似。不過相較而言袁術則比袁紹更加不堪,袁紹在得勢之前好歹還有折節下士的心胸,帳下的許多文武也是忠心耿耿,樂於效死。

反觀這袁術卻…

話是如此,該辦的事情還是給辦的,不過若就這麼乖乖的上前行禮未免會弱了自身的氣勢,也損了嚴紹的聲望…

就見董昭理也不理殿內眾人,仰著頭嘆了口氣,便轉身打算離開。

殿內眾人確實是在飲酒作樂不假,可飲酒作樂的同時也在留神董昭的舉止,見董昭打算離開殿內全都一愣,坐在上面的袁術也是愣了一下,連忙用眼神示意。

等到下面的人將董昭攔住之後,袁術才皺眉有些生氣的道:「尊使何故話也不說便轉頭離開啊?」

董昭卻是拱手一笑,舉止瀟洒的道:「昭不如此,袁公又怎會開口呢?」

袁術聞言一愣,面上有些尷尬。

要說袁術跟嚴紹並沒有太多的衝突,嚴紹的使者來了他確實不該如此無禮。但是之前嚴紹跟袁紹、曹操兩人的關係不錯,沒有結盟不假,但跟結盟也沒太大區別了。

袁術跟袁紹的關係一向不和,尤其是之前更是因為諸多原因徹底決裂,現在嚴紹到了袁術這裡,袁術怎麼可能不給嚴紹的人一點難堪?

君主難堪了,正是做屬下的需要出頭打個圓場的時候,就見一個文士從旁邊站了出來:「不知尊使此番來所為何事?」

話中算是說到點子上了,董昭轉身看向那個文士:「不知這位大人是?」

「在下閻象,現任主簿一職…」閻象拱了拱手,開口道。

要說在袁術帳下有能力的人其實並不怎麼多,武的話也就一個紀靈,大概能相當於一流的程度。文的話則只有閻象還算是比較靠譜的,其他的單看袁術敗亡的速度會如此的快,就能看的出來他帳下究竟有多少能人異士了。

董昭到是沒聽說過閻象的名字,但還是禮貌的拱了拱手。「原來是閻主簿,久仰大名了…」

「豈敢豈敢…」閻象也回了一禮。

單在這個時期,董昭的名聲要遠比閻象高的多,別的不說,單是一個孝廉的身份已經是相當不凡了。雖說漢末時期所謂的孝廉身份含金量並不是很高,但從漢末時期許多豪傑都出身子孝廉就能看的出來,舉孝廉的制度並非一點用處也沒有。

至少董昭便是孝廉出身,跟著一塊的還有公孫瓚等。

「昭此番來,乃是代表我家主公希望能同袁公結為盟友…」

「哦?」這次開口的卻不是閻象,而是坐在上面的袁術,就見袁術饒有興緻的看著董昭。「嚴復先不是同我那兄長關係很不錯嗎?怎的今番卻來找我結為盟友,而不是去找我那兄長?」

「漢室衰頹,群雄之間紛爭不斷,有實力的人都會彼此結盟互相自保,袁家四世三公,乃是當今世上最顯貴的家族,袁公則是袁家的繼承者,我家主公仰慕袁公許久,所以此番才會派昭來…」下面董昭拱了拱手,奉承的道。

講道理,如果可以的話董昭還真不希望嚴紹挑選袁術做盟友,相較之下袁紹可比袁術強的多了。可惜現在袁紹跟嚴紹交惡,兩者之間的關係惡劣的可以,這個時候指望嚴紹能同袁紹結盟可就是異想天開的事情了,袁術也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不過他的這番奉承,卻沒有打動袁術。

聽完這番話之後,袁術非但沒有高興,反而冷笑著道。「哼,你以為我什麼也不知道嗎,若不是平原被我那兄長奪走了,嚴復先怎麼可能會派你來找我…」

雖說在漢末群雄裡面,袁術只能算是墊底的人物,但說到底能爬到這個位置的人又怎麼可能會是真的智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