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可是這棺材卻是奢華至極!整個棺木全部都是用沉香木所做!在棺蓋上鑲嵌着無數的耀眼的鑽石!

可是鑽石的排列卻是有着規律!所有的鑽石所排列出來的是兩個字“盟主!”

在棺材的四周,卻是有着四個人分列四方!四人皆是神情嚴肅!盤膝漂浮在半空之中!

雙手皆是並在胸前!好似看護着棺材一般!


而這四人不是別人,正是古天地的四大守護者!楊宇,張唯,李彭,劉伯!

此時的四人的身後,卻是都浮現着一個人的身形!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爲莫洛等人解圍的他!

只是此時浮在四人身後的他緊閉着雙眼,整個人也僅僅只是有着極爲模糊的形狀!時刻都是有着消散的可能!

此時的衆人皆是無聲的跪在那裏!

而就在這時!幻師身邊的空間卻是再一次的波動起來!

隨後顯現出兩個人!這二人不是別人,正是加貝和聶成!

二人出現的瞬間也是齊刷刷的跪了下來!

同一時間,葉嫺的身形也是出現在加貝的身後,隨後也是無聲的跪了下來!

就這樣,衆人就那樣一動不動的跪在那裏!

大約過了一刻鐘左右!楊宇四兄弟竟是同時睜開了雙眼,隨後雙手猛地對着棺材推了出去!高喝道“魂體歸位!”

隨着四人的高喝,只見衆人身後的他,竟是瞬間消散!化作點點光華!向着棺材涌了進去!

而就在最後的一點光華進入棺材之後!,衆人皆是高喝道“恭送盟主!”

“恭送盟主!”聲音極爲的整齊!

但是就在衆人的話語落下的瞬間,在場的衆人有半數都是哽咽了起來!

幻師也是老淚縱橫!眼淚似不要錢一般,不斷的涌出,不僅如此,本是壓抑的幻師,此時也是被衆人帶的哽咽了起來!

加貝等人雖然沒有像幻師一般哽咽,但是雙眸之中也滿是晶瑩!

雖然每一個人都是在壓抑着自己的情感,可是其緊攥的雙手和起伏的胸口,證明着此時的衆人並非像表面那般平靜!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是說,幻師的錦囊能夠幫莫家渡過危機麼?還有他的靈魂意識不早就消散了麼?那麼此時的棺材又是怎麼回事!

爲什麼莫家分家的族人能夠比莫洛夫婦先察覺到呢?還有加貝,聶成,以及葉嫺又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刻出現在這裏,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那麼聶成來到了這裏,可是聶海奇又是到了那裏呢?他們不是在一起麼?現在爲什麼只有一個人,這其中到底有着怎麼樣的因果! 隨着衆人最後的聲音落下!那棺材竟是漸漸的消散!直至消失在衆人的面前!這時加貝率先起身!走到幻師的身邊!道“師尊,起來吧!他已經去了!”

聞言,幻師搖了搖頭,緩緩的起身,自語道“是呢!這一次他真的去了!即便是精神力也是不可能出現了!”

但是幻師終究還是一代強者,在短暫的失態之後,便是瞬間將自己的狀態調整了過來!隨後緩緩的轉身,對着人後的衆人,齊聲道“起來吧!”

“是!”衆人應了一聲!

隨後幻師看着眼前的楊宇四人道“現在,你們四兄弟完全可以自主修煉了!古天地之中你們守護的東西已經消失了!你們可以放心的去修煉,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幻師說這些話的時候,有着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尊法喻!”四人齊聲道!

“但是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們能夠將身後的這些莫家的分家族人安排下來!不知道這有沒有問題!”加貝插話道!


“沒有問題,這點人對於古天地來說沒有任何的問題!·就交給我們吧!”楊宇笑道!


隨後楊宇對着衆人道“諸位放下防備!我要把你們帶走!”

“是!”對於楊宇的話,衆人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抗!隨後,只見,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是有着虛化的元氣被吸進了身體!

就在衆人周身不再有元氣波動的那一瞬間,楊宇衣袖一揮!卻是所有的人都是消失不見!只有加貝等人的存在,證明着先前的一切並不是幻象!

隨後四人對着幻師和加貝作了作揖道“四兄弟告辭!”

“嗯!”加貝輕聲應了一下!算是迴應!

得到應可!四兄弟絲毫沒有遲疑,身形微抖,竟是全部消失在原地!

“呼!”加貝吐出了一口氣!道“真的辛苦了他們,爲了守護着一具好無生命的軀體,竟是要花費他們數千年的壽元!最爲關鍵的問題是,還一直無怨無悔!”

“副盟主嚴重了!我想他們從不後悔!假使是我,我相信我也會這樣做的!”莫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如是說道!

“此地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進入村莊裏面!”幻師說完,也不管衆人,直接消失在原地!衆人對視一眼,都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無奈,聳聳肩!雖然很無奈,但是必將幻師乃是當年盟主的老師!所以遲疑了一會!衆人也是消失在原地!

與此同時,在當初天緣與幻師見面的那一間簡樸的草房之中!空間開始波動起來!緊接着顯現出幻師的身形!只是在出現的瞬間!幻師的左手立即按在了自己的右肩之上!!隨後無數的元氣像是不要錢一般,不斷的向着幻師的右肩涌去!

隨後在幻師的身後,卻是悄無聲息的出現天緣的身形!天緣出現的悄無聲息!沒有一絲的聲響!

甚至因爲幻師太過專注,都沒有發現此時的天緣!

而天緣再出現的瞬間,天緣基本上沒有絲毫的遲疑,雙手直接按在了幻師的後背上!隨着天緣的動作,只見紫色的元氣緩緩的注入到幻師的身體之中!

察覺到身後的元氣注入,幻師也是驚訝萬分!到底是什麼人能夠這樣悄無聲息的出現在自己的身後,並且給自己注入元氣呢!一時間,幻師也是亂了分寸,這要是敵人該怎麼辦!可是在想法浮現的瞬間!

幻師便是笑了,因爲很明顯,在這古天地之中,能夠出現在這裏的,無一不是自己最爲親近的人!但是是誰幻師也是不知曉!

可是察覺到元氣之中所蘊含的那種溫暖與信服的感覺!幻師笑了!笑的那麼的欣慰!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幻師笑道!

“原因麼?師尊不知道麼?”天緣雖然在爲幻師注入着元氣,可是卻是沒有絲毫的壓力!反倒笑着質問道!

“我怎麼會知道!”幻師眉頭微皺!因爲幻師實在是不知道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自己受傷天緣又是怎麼知道的!

“我可是他當年所要選擇的宿體,雖然最後莫名其妙成爲了他的傳承者,但是不管怎麼說,我對他的氣息都是極爲的熟悉!

雖然你們都瞞着我,可是你們誰都瞞得了,但是瞞不了,因爲我的氣息與他完全的相同!基本上可以說是同源的存在,所以只要這種氣息一出現,我便是可以知曉!

所以雖然在古天聖城之中,但是我還是知曉了,並且我不知道爲什麼,在他氣息出現的那一瞬間,我能夠感知到一切!而最爲關鍵的問題是,我的腦海之中能夠浮現出你們所在之地的一切的畫面!所以知曉師尊的傷勢並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天緣的聲音不帶有一絲的情感!

但是聽在幻師的耳中,卻是變了味道!

“什麼,你能夠看見所有的事情,這不可能!影之森林不單單是一處獨立的空間,最爲主要的問題是,古天地之中的空間具有屏蔽一切神識的作用!你怎麼可能看見場景!這不現實!”幻師的聲音之中帶着一絲顫抖!

“好了,師尊,你還是好好消化我給你的元氣吧!你的徒弟的手段!你應該知曉的,所以,你也不需要這般的驚訝!你現在如果不能夠完全的治癒自己的傷勢的話,那麼很有可能被加貝發現不妥的地方哦!”天緣淡淡的說道!

“哦!是呀!他們馬上就來了呢!”幻師也是明白了什麼,隨後便是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消化着天緣注入到自己的身體之中的元氣!

因爲天緣的元氣的注入,幻師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傷勢以一種不可能的速度在恢復着!

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的變化,幻師的臉上竟是露出舒心的笑容!而就在幻師笑容顯現的那一瞬間!天緣也是停止了自己的元氣注入!

隨後天緣道“師尊,他們過來了!恢復一下!我們要迎接他們了!”說道這裏的時候,天緣的嘴角明顯的浮現出一絲笑意!

“哦!我都沒有感知到,你竟然感知到了,真的讓我好奇呢!不過想想也是,你得到了他的傳承,並且現在的修爲也是達到了七指氣印師的級別!感知力厲害一些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幻師搖了搖頭!

雖然自己並沒有感知到加貝等人的氣息,但是幻師還是毫無保留的選擇相信天緣!活動了一下筋骨!幻師直接衝着椅子走去,隨後穩穩的做了下去!看着幻師的動作!天緣竟是孩子氣的說了一句“裝模作樣!”

幻師聽見這句話,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道“那你呢?!”

不知道爲什麼,幻師的話語之中竟是帶着些許的欣慰!

天緣看着幻師那慈祥的面容,眼睛微微眨了眨!隨後嘴角帶着些許的笑意道“如師尊之心!”

天緣說的話,莫名其妙,但是幻師卻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看着幻師的動作!天緣笑了。笑的是那麼的真誠,那麼的美!隨後肩頭微抖,卻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再一次出現,卻是在幻師的身後!

察覺到身後的小傢伙!幻師似是自語,又似乎是對着天緣說“我很開心!”

就在幻師的話語落下的瞬間,屋內的空間再一次的波動了起來!隨後顯現出加貝等人的身形!

只是加貝一出現,便是看見了幻師身後的天緣!可是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加貝的表情卻是不同!

一開始,是滿臉的震驚!隨後好似響起了什麼,神情再一次的恢復到了正常,好似明白了什麼!但是最後看着帶着面具的天緣!加貝卻是嘆了一口氣!

隨後加貝竟是做出了一個讓人極爲驚訝的事情!

加貝竟是不管不顧的單膝跪了下來!朗聲道“心魔幻術者呂加貝見過盟主!”

而加貝聲音落下的那一瞬間!葉嫺也是毫不猶豫的單膝跪了下去,朗聲道“靈魔刺客,魅影葉嫺見過盟主!”

看着加貝和葉嫺的動作!天緣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但是卻僅僅只是看了一眼,便是將目光轉移到聶成和莫洛的身上!

似乎是在等待着什麼!

莫洛和聶成對視了一眼!都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糾結!但是再看看此時的加貝和葉嫺,二人似乎也是有了些許的答案!

最後也是齊齊單膝跪地!對着天緣高喝道:

“莫氏天才,永恆之心莫洛見過盟主!”

“九天神盾,天羅傳人聶成見過盟主!”

此時此刻,站在那裏的只是剩下軒轅燕一個人了!

看着自己的夫君都是跪下來!軒轅燕也是露出了些許糾結的神情,因爲這裏面,軒轅燕對於天緣也是有着一定的瞭解!對於這個孩子的身世,軒轅燕極爲的清楚!也正是因爲如此,軒轅燕才甘願讓莫養燕在天緣的身邊,進行着自己的歷練!

可是正是因爲對他的理解,所以這一聲盟主才更加的難以叫出!

但是猶豫了半響!軒轅燕還是咬了咬牙,眼神變得極爲的堅定,隨後單膝跪地,也是朗聲道“魔音琴女軒轅燕見過盟主!” 隨着軒轅燕的聲音的落下!幻師的眼中卻是多了些許的晶瑩!沒有人知曉現在的幻師到底在想些什麼!

可是有一點卻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此時的幻師絕對是開心的!雖然幻師的眼中多了些許的晶瑩!可是其嘴角笑意卻是沒有絲毫的掩飾!

而這時的天緣,因爲帶着面具的原因,所以,根本看不清其表情,可是其緊攥的雙手和起伏的胸口卻是證明着。此時的他絕對不像是表面這麼鎮定的!

但是深深的吐出一口氣,天緣便是沉聲道“都起來吧!今時今日,我們要討論的事情,還需要我們齊心協力!

雖然當初白影說了,在我達到眉印師的之前,你們如果沒有認我爲主的話,那麼就完全不需要出現了!

可是那種事情畢竟不是什麼規矩!畢竟人是否能夠真的放下執念,還是需要適應的過程!但是我很開心,你們真的能夠放下心中的執念!但是今日這件事不是主要的!最爲主要的問題還是要以幻師爲主!你們先起來吧!”

天緣的聲音很輕,但是聽起來,卻是極爲的順耳!不知道爲什麼。在聽完天緣的話語之後,衆人先前心裏的那一絲不適竟是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且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但是就在起身的瞬間,衆人的眼中卻是多了一絲堅定!竟是齊聲喝到“多謝盟主!”


這四個字極爲的響亮,而且最爲關鍵的是,在衆人的這四個字之中,天緣與幻師都是聽出了一種自心底的信服!

這一聲盟主,已經不再是單純的一個盟主!這一聲盟主所代表着的是衆人對天緣真正的認可,這一聲盟主所代表着的是放棄過去,迎接現在!

在以前,因爲衆人對於那位還是不能夠完全的放下,所以很多人都是難以放下心中的執念,所以在當初,白影的那一句話之後,衆多的強者皆是紛紛收回了自己的精神意識!

可是現在,眼前的幾位都是親眼見證了他的消散!可是這種消散,與以前完全完全不同,因爲,這一次,衆人皆是明白,他已經再也不會現身,因爲他的氣息這一次是真的完完全全的消散於世間!

此時,他已經完全的理他們遠去。如果他們再不放下心中的執念的話,那麼他們就真的已經沒有機會了天緣的修爲以及潛力。他們不可能看不見!

而之所以眼前衆人能夠這麼快的下定決心!可是不單單是因爲他的消散!

無論是心魔幻術者呂加貝!還是莫氏天才,永恆之心莫洛!亦或者九天神盾,天羅傳人聶成!亦或者靈魔刺客,魅影葉嫺都不僅僅是當年的氣師聯盟盟主身邊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