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可是,久久我都沒有感覺到疼痛,反倒聽見了“嗬嗬”暴怒的聲音,甚至戴上了一絲絲的驚恐。

我緩緩睜眼,驚訝的發現兇靈就在面前,只不過被兩條紅綾給包裹住了,完全成了一個糉子,它在裏面奮力掙扎,卻無濟於事。

綾布的從它身上延伸,出了集裝箱,握在一個絕美的紅衣女子手裏,兩截藕臂潔白如雪,風吹過,紅衣緊貼嬌軀,腰間露出一條曼妙到驚人的曲線。

“春子,是白香月!”胖子急忙道。

……

(本章完) 我驚呆了,自大魔城沉沒那次的一別,沒想到在這裏再次見到了她。

她似乎萬年不變,一身紅衣將她極致的絕美襯托出驚豔和魅惑。

冰肌玉骨,紅脣如絳,如空谷妖蘭,妖媚中帶着傲然和冷豔,只需一眼就足以讓人驚歎和久久的回味。

那種美,不帶一點點的瑕疵,造物主鬼斧神工在她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四目相對,白香月對我露齒一笑,風情萬種,魅惑衆生。

我心臟很不爭氣的漏跳了兩拍,小腹那裏熱熱的,不知道爲什麼,隨着自己實力的進步,自己對她的免疫力似乎越發的弱了。

這時候被裹在紅綾裏面的兇靈叫了兩聲,還掙扎着。

白香月美眸微轉,冷光乍現,紅綾猛的一緊。

快穿攻略:渣女本色 頓時,“咔嚓咔嚓咔嚓……”一連串骨裂的聲音傳出,兇靈被飛快的擠壓,就像一團棉花,越壓越小,最後成了一個足球大小,叫聲戛然而止。

赫然是被壓裹的粉身碎骨!!

我看得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了,這鬼東西骨頭堪比金鐵。紅綾看着就是一層紅布而已,卻有那麼強大的力量,碾壓兇靈不費吹灰之力,如同一團棉花。

胖子也看得眼角直抽抽,“咕咚”一聲嚥了口唾沫。

太強了,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上!

我分外吃驚,第一件見白香月的時候她似乎沒有那麼強,但這幾次接觸卻發現,她強的根本沒底線;想來肯定有所隱情,否則不會差別那麼大。

很快,紅綾緩緩鬆開,被白香月收了回去,兇靈落在車廂裏,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團,手腳腦袋全部都分不清楚了。

詭異的是紅綾還不沾血,乾乾淨淨,就好像沒接觸過兇靈一樣。

緊接着,白香月款款向我走來,她帶着一股惑人的體香,緩緩在我面前站定。

胖子很識趣的後退,我剛剛平緩過來一點的心跳又開始驟然加速。

“嘻嘻。”

白香月美眸打量了一下我被凍僵的造型,嫣然一笑,頓時讓昏暗的集裝箱都明亮了幾分。

她伸出玉手,在我脖子上檢查了一下,滑如凝脂的觸感無比美妙,道:“嘻嘻,實力增長不錯,要不了多久小弟弟就該獨當一面了。”

我感覺分外拘束,或許是因爲她身上的完美,或許是因爲心虛,艱難的嚥了口唾沫,道:“能不能……先幫我解開。”

自己的姿勢很彆扭,而且被冰封的很難受,冷氣如同老鼠一般,嗖嗖的在體內亂竄,渾身上下都疼,抽筋似的。

“當然可以。”白香月露齒一笑,紅脣忽然湊

上來貼緊我的嘴。

我當場石化,腦袋頓時嗡嗡的直響,瞪大了眼睛。

“我靠!”背後傳來胖子的驚呼。

還沒等我體味紅脣的美妙,一股清涼的氣息就從全身緩緩引到而出,涌進了口內,再踱入了白香月的香脣。

很快,我就感覺體內冰消融解,那些陰寒瞬間就化爲了清涼。

白香月與我四目相對,緊貼着我眼皮的睫毛特比長,一眨一眨的,就像兩把小刷子,刷的我心癢癢。

出於一種本能,我嘴巴輕輕一啄,在白香月微薄的脣上品了一下,那美妙的觸感夾雜着魅惑的體香,頓時讓我小腹騰起一團火焰。

白香月感覺到了我的小動作,眼睛微微一彎,美眸中帶上了幾分玩味。

我老臉一紅,直想找一個地洞鑽進去,剛纔沒把持住!

“非禮勿聽,非禮勿視……”

我心裏急忙默唸,眼觀鼻鼻觀心鎮定心神,生怕自己一個沒把持住撲上去,這女人美的實在太妖孽,太瓦解人的意志力了。

“嘻嘻。”

頓了頓,白香月鬆開了我,伸出玉手在我上脣輕輕點了一下,笑道:“快回去吧,這裏很快就會成爲戰場!”

說完她轉身,腳下一步便跨出了集裝箱,朝着路的盡頭去了。

縮地成寸!!

這一招我只在三個人身上見過,第一個是虹姨,第二個是青牛道長座下的青牛,第三個就是白香月了。

“快走,應該是那些兇靈過來了!”胖子反應比我快上一拍,很快品出白香月話裏的意思,拉着我往外跑。

我猛然驚醒,確實,這裏離之前的冥道節點不過是一刻鐘的距離,還近的很,況且這一片幾乎都是荒涼的山區,村莊隔着十幾公里纔有一個,只有沿着公路纔有人味和血食。

第一隻兇靈能跟過來,後面也能跟過來一羣。

我和胖子剛剛衝出集裝箱,便看眼演出來了一團黑色的魔氣團,激盪出令人心驚的波動。

正是惡鬼、魔物組成的兇靈羣,它跟過來了,數量沒有之前多,但足有三分之一的樣子。

很快,它們便和迎頭堵上的白香月交上手了,白香月紅綾凌厲如燭龍,一掃一卷便能將一隻只兇靈打的粉身碎骨飛出魔氣團。

我看的目瞪口呆,她一個照面便絞殺了一羣。

“別愣着了,快走!”胖子急忙拉着我跑路。

“等等。”我捨不得走,白香月肯定知道許多祕密,半步多都沒遇見她,這裏好不容易見上了,哪能輕易的就走了;於是道:“我看她摧枯拉巧的,要不然咱們等等

吧。”

“等不得!”胖子急了,道:“兇靈也是分地獄等級,層數越深代表實力越強悍。這隻血口惡鬼就是第二層跑出來的,其他的大多數都是第一層跑出來的,之前我感應到有第三層第四層跑出來的,萬一漏了網,咱們還不夠人家塞牙縫!”

“這麼厲害?”我心裏微微一驚,這第二層的血口惡鬼都刀槍不入了,要是第三層第四層,會是什麼景象?會不會比牛統領還要厲害?

快穿101次:男神,帥炸天! 話剛說完,彷彿就是爲了印證胖子的話一樣,魔氣團中突然亮起了兩盞紅燈。

細細一看,那哪裏是什麼紅燈,而是血瞳,比籃球還要大。

“吼!”一聲沉悶的低吼,震天動地,就從魔氣團中發出。

我聽得通體冰涼,還真有狠角色!

白香月這一下沒之前那麼輕鬆了,雙方你來我往,不在是單方面的屠殺。

“快走!”

纏綿不休:天才寶寶甜心媽 胖子等不及了,拉着我就跑。

我也不敢呆了,小命要緊,再說白香月也讓我走,恐怕也是擔心有閃失。畢竟她如果被纏住了,只需要過一隻第一層的兇靈,就能讓我們跪。

能被地府特殊關押的鬼魂,絕對不是好對付的。

我倆順着大路一直跑了,跑了一陣發現一條岔道上來了一輛麪包車。

我和胖子直接將車野蠻的攔下,再把司機拽了下來,胖子上了駕駛室。

司機以爲遭到搶劫了,大喊大叫,被我一刀架在脖子上熄了火!要命時刻,什麼道德不道德就不去講究了!

接着胖子深踩油門,驅使麪包車朝着重慶方向狂奔。

我看着麪包車司機,一邊給徐大山打了個電話,那邊很快接通了,問:“小春,你們到哪了?”

胖子報了一個地名,我說了一聲,然後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幾句。

徐大山猛鬆一口氣,道:“既如此,那我們便不接你們了,你們直接回去,這是一場惡戰,奇門聯盟已經在調集力量剿殺這股從地府闖出來的兇靈,那一片將會成爲戰場。”

我點點頭說好,這點和白香月說的一模一樣。同時我也注意到了一個新的名詞:奇門聯盟!

想了想,我便問胖子什麼是奇門聯盟。

胖子也有些懵逼,試着說:“難道是大魔城出現之後,東土奇門再次連結成聯盟了?”

我眉頭一揚,似乎還真有這個可能。

東土奇門自浩劫之後一盤散沙,但上次大魔城出現之後,個個世家大族便派人聯合去探索大魔城;那時,探索隊伍的背後,就隱見一個聯盟的存在了。

……

(本章完) “奇門聯盟以前存在過嗎?”我奇怪的問,因爲胖子說再次。

胖子沉吟了一下,點頭,說:“東土奇門確實存在一個聯盟,不過三十多年前的那場浩劫讓東土奇門元氣大傷,各個世家都不約而同的開始隱世,在這個背景下,奇門聯盟作爲一個聯盟共同體被大大削弱;如今各大世家紛紛出世,聯盟再次出現在視野也是應有之義。”

我點點頭,又有些奇怪:“這個聯盟是很隱祕的存在嗎?”

看胖子的樣子,他似乎知道的也很少。

“確實很隱祕。”胖子點頭,說:“聯盟的根基是各大世家,按道理說,如果各大世家認爲聯盟沒必要存在,那聯盟就應該煙消雲散;但從我接觸的一些資料來看,似乎並不是那樣;這個聯盟似乎至始至終都在發揮着作用。”

“起什麼作用?”我追問。

“維護陽間的秩序,陰間歸地府管,而陽間也有類似的組織,只是鬆散許多,絕大部分秩序都是各大世家大族對自己所在的地盤負責,但也有例外。”胖子道,頓了頓又說:“聯盟難得一現,恐怕只有各個家族的核心才清楚,苗苗姐一定知道。”

我瞭然,既然徐叔剛纔已經說出來,那必然就是有。想想也是,這麼一大羣兇靈從地府跑出來,如果光靠川東區的力量,恐怕不知道要折損多少人馬,還不一定能將那些兇靈剿滅。

……

我們直奔重慶,走了一段我發現,不少氣派的車輛急匆匆朝着南邊行駛而去,都關着玻璃窗,看不見裏面;而且車牌都是外地的,看樣子應該是各個勢力的情報人員。

甚至不時有直升飛機朝那邊去了,有點蜂擁而去的味道。

想了想,我拿出手機登陸奇門論壇,震驚的發現自己的帖子竟然足足六百多回復,數量多的嚇人,前面大多數都是質疑的,還嘲諷,說我發佈重大虛假消息,等着被聯盟通緝,甚至有人直接問候我是否安好。

但到了第七八頁開始,有回帖的人補充了新的證據,說今天冥道開啓時間不對,這才讓帖子的迴歸了正常,而且隨着越來越多的人披露新的證據,變成了一場大討論。

關掉帖子,我又在法事行論壇瀏覽了一下,發現前幾個頁面全是關於這次事故的帖子,整個論壇已經炸了鍋了。

人多力量大,人多渠道多,有些渠道厲害的人甚至開始弄直播了,用衛星拍攝地圖進行對比分析。

總之,這場突入起來的動亂,直接在奇門界丟下了一枚重磅炸彈;很多人都在猜測說地府肯定出大事了。

從這些帖子裏面,我數次看到了奇門聯盟這個組織的名字。

其中最有用的是還是衛星的對比地圖,上面不斷標註了兇靈前進的方向,之前有兩個亮燈的村莊從衛星地圖上暗淡了下去。又有人翻出了這兩個村的行政區域和人口統計,大略估計遇害村民足有兩百餘口。

我看的心驚肉跳,兩百餘口無辜!

更厲害的是兇靈的屠殺依然在繼續,大致分爲三個方向,一個往南,一處往西,一處往北,之前追我們的那一路就是朝北來的,沿着公路朝重慶進發。

想了想,我立刻給周建兵打電話,讓葛老漢去一趟半步多,打聽地府到底出了什麼事。那裏不斷有陰民從地府跑出來避難,消息比陽間要靈通得多。

周建兵答應一聲,說馬上安排。

等我和胖子回到跆拳道館的時候,發現一輛接一輛的汽車從常青園發出,消失在夜幕中,跆拳道館也忙碌起來,曹天坤帶着人出發了;作爲東道主的川東區已經行動起來了。但曹天坤沒給我和胖子安排任何任務,只是打了個招

呼便匆匆離去。

我扯住其中一兩人問他們去哪,他們說去重慶城外戒嚴。

“那些兇靈散佈在野外,要剿滅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必須先保證重慶的安全,否則兇靈進入大都市,那傷亡可就太嚇人了。”胖子道。

我點點頭,不過看着這有些雜亂的場面,又有些擔心:“這件事出現在川東區,人員力量都撒出去了,會不會給趕屍門趁虛而入的機會啊?”

“不會。”胖子搖頭,說:“兇靈從地府裏面衝出來,生靈塗炭,要是趕屍門敢在這個時候捅刀子,恐怕的吃不了兜着走。”

“怎麼說?”我一陣奇怪。

見我不解,胖子又道:“奇門是個江湖,雖然裏面參雜了很多利益糾葛,但正義之士也大有人在,除魔衛道,收攝不祥,趕屍門敢亂來的話是要犯衆怒的。”

我點點頭,世家大族只是奇門勢力的一部分,遠遠稱不上是全部,更有大量的力量散落民間。比如瓜哥和皮衣客,他們都具有大目級別的戰力,嚴格來說並不屬於苗家,而是屬於民間,或者是依附的小家族。

本能的,我又想起了青牛道長。

不知道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如此動亂,會不會引起他的注意?

俗話說盛世佛出,亂世道出,青牛道長是道家長者,如果動亂愈演愈烈,他是不是也會現世?

回到住處後,我捧着手機一遍遍的刷新,關注這次兇靈鬧起來的亂子。

法事行論壇上牛人還是挺多的,各種消息靈通的驚人,有圖有證據,將整個兇靈的前進方向,還有最佳的截擊地點分析的頭頭是道。

那些衛星就好像是他們自己家的一樣,指哪拍哪。

一個多小時之後,壞消息再度傳來了,又有一個規模不大的村莊的燈光從衛星地圖上消失,顯然是遭殃了,但也有人說村民已經被轉移了,人員損失不大。

好消息是三路兇靈終於被堵住了,一個多小時都沒有再前進,奇怪的是沒人能說得清堵住它們的到底是什麼人,就是那些消息達人也是三緘其口。

但是,臨近子時的時候,論壇上一條帖子讓我和胖子都是臉色大變。

有帖子稱有小股兇靈進城了,上面還配了一張圖片,地點正是重慶。

胖子臉色微變道:“重慶外圍的範圍太大了,卡住了關卡也難免有漏網之魚。”

我沉不住了,立刻給徐大山打電話,這事非同小可,如果真的出現上面的情況,我倆也不能袖手旁觀。

徐大山那邊幾乎秒接,我把帖子的內容一說,徐大山說:“確實有一小股兇靈滲透進了重慶,基本都是些實力並不算強的第一層地獄兇靈,已經派人去了。”

“大概在什麼位置?”我急忙問。

“在南城衛校附近,目前情況還不是很明朗,如果條件允許,你們也可以去支援一下,我們人力實在緊張,調不出人手了。”徐大山道。

我答應一聲,又說了兩句便掛掉了電話。

“滲進來的兇靈在哪?” 狼王日記 胖子追問。

我說:“在南城衛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