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吃得好住的舒服,身體越來越壯,眼下還能在小沐自己的會館里隨便泡溫泉……

怪不得每次見他哥,他哥都有點羨慕嫉妒恨,每次回南邊的時候,都讓他從山莊置辦帶一堆山莊的土特產,大包小包寶貝一樣仔細帶走。

一路風塵僕僕,趕到C縣鳥嘴灣的時候,天已經擦黑了。

這邊會館的臨時負責人老楊,在得到消息后早就替顏沐他們收拾好了房間,晚飯也都準備好了。

「老闆,咱這會館要發了啊!」

一見顏沐,老楊激動得漲紅了臉急急報喜,「有了溫泉,海邊溫泉——咱就是獨一份,京都那邊都過來好幾撥人打聽這事了,等以後,過來泡溫泉的那得多少人!」

顏沐笑著挑了挑眉。

看來京都果然什麼消息都靈通,只怕是她這邊最初一開始勘測,就被有心人留意上了。

不過這事,也不是能瞞住、需要瞞著的事情,就當提前給會館宣傳了!

「咱們會館的保安工作有沒有壓力?」

顏沐一邊接過來老楊遞過來的最近工作的匯總資料,一邊笑著問道。

「眼下還好,」

老楊連忙道,「可是我說句不中聽的,是塊肥肉都有人想搶,知道咱們這裡有溫泉后,多少人眼紅……只怕再過一段,保安這一塊咱們還得加強。」

顏沐點了點頭。

「小沐,要不四爺爺幫你弄個專業的安保隊伍過來?」薄老四立刻主動道。

他也想出份兒力啊——

等著這邊會館辦好,他還想挪到這邊繼續住上一段呢!

眼下出了力,以後就可以理直氣壯賴在這裡啦! 顏沐笑道:「不用,四爺爺,這個我心裡有數,已經有計劃了,不過還是謝謝四爺爺。」

薄老四遺憾:「真不用?」

顏沐笑著搖頭。

薄老四抓了抓後腦勺,背著手溜達著往裡走,心裡卻有點蛋蛋的失落:老了,人家都用不著自己這個老傢伙了,唉!

之前薄老四的幾個助理沒擠在山莊,也留在會館這邊,一聽薄老四過來,也都忙著跟他簡單彙報一些事務。

雖然家裡主要生意交給了薄瑞洋,但薄老四手裡也有一條老一輩的人脈和一些零散的生意要繼續。

顏沐和納蘭淼淼顧不上別的,放下行李就一起往會館後頭的神仙嶺那一帶走了過去。

蒙蒙的夜色里,神仙嶺一帶燈火通明,機器隆隆,溫泉項目一開工,整個會館這邊都顯得熱鬧起來。

空氣里都散溢著一股溫泉水淡淡的硫磺味道。

施工隊的負責人,也早接到了電話,一見顏沐,就猜到了顏沐的身份,不由眼中透出幾分詫異。

這位會館的主人,可真是年輕啊!

「您好您好,您是顏老闆吧,」

這位負責人也非常老練成熟,哪怕心裡疑惑,禮數寒暄上一點也不含糊,很熱絡地過來自我介紹道,「我是這施工隊管事的,別人都叫我梁白頭。」

一邊說著,還一邊戲謔地摸了摸自己滿頭灰白的頭髮。

其實他年紀也不過四十歲左右,但是早早白了頭髮,看著比實際年齡老了不少。

「梁工您好,」

顏沐也連忙跟他握了手,「工程還順利嗎?」

「順利順利!」

梁工哈哈笑道,「這溫泉好啊——等完全開發出來,足夠這一片開幾十個池子!」

說實話他對這裡能開發出溫泉也是很驚訝。

不得不說,這位顏老闆的運氣簡直逆天。

挨著海,跟海那邊一接通,配著這邊的溫泉,弄幾個水上娛樂項目,玩夠了泡溫泉。

一面海水清涼,一面溫泉灼熱……冰火兩重天,一聽就很刺激。

唯一遺憾的是,鳥嘴灣這一片海水質量不是特別好。

如果海水質量好了,再加上溫泉……嘖嘖!

梁工這麼想著,心裡嘖嘖不已,人果然都是貪心不足,有了溫泉還幻想海水質量改善。

就眼下看來,一時半會兒,這片海域海水質量是不可能好起來的。

不過那也不錯了!

顏沐認真跟這位梁工就著施工圖問了一會兒,心裡更有數了。

這邊開發出溫泉后,她在挨著那片楓樹的地方,準備弄一個溫泉別苑,每個小院配一個溫泉池,算是奢華消費的場所。

緊鄰別苑,她準備建一個賓館,賓館內浴室都通溫泉水,這一點面向普通遊客。

這麼想著,顏沐心裡悄悄嘀咕了一聲。

都是錢啊!

納蘭淼淼早忍不住拿了一個安全帽戴在頭上,就跑到工地上看去了。

顏沐跟著梁工溝通完,納蘭淼淼已經抱著安全帽往回走了:「小沐快看,這就是溫泉水,咱們自己的溫泉水啊!」

她反正臉皮厚,小沐的溫泉,她覺得就跟自己的一樣,好開心,好激動!

顏沐這才看到,她懷裡安全帽內竟然端了一點熱騰騰的水。

(不是我生病,是家人腦淤血住院,我得照顧病人,所以這一段更新會不穩定o(╥﹏╥)o) 納蘭淼淼開心地不行,捧著手裡的安全帽使勁往顏沐鼻子跟前湊:「小沐,你聞聞,是不是溫泉的味道?」

顏沐笑著接過來,她發現,其實這水離得近了,味道就更加淡了,幾乎聞不到什麼濃重的硫磺味道。

「這溫泉水不錯,」

梁工笑著解釋道,「地下,也就是海底一千多米處的岩層水,到達地表后,水溫是50度左右。」

說著他伸手在納蘭淼淼安全帽內的這點溫泉水上沾了沾,又笑道,「這水我也聽說檢測過了,裡面富含氟、偏硼酸、偏硅酸之類的微量元素,這樣的溫泉水有美容養顏、保健養生的功效——顏老闆,你真是賺了!」

說起來這個,誰不眼熱?

「要是溫度再高點就好了,」

納蘭淼淼笑眯了眼,「要是再高點,可以煮雞蛋了!」

「有有有!」

一聽納蘭淼淼這麼說,梁工哈哈大笑道,「誰說溫度不夠?顏老闆,要不說你是大賺!」

顏沐笑道:「怎麼說?」

梁工指了指不遠處的大海道:「鳥嘴灣這一帶地質結構比較特殊,海下應該是有沉寂的海底火山群,沉積帶地形也非常複雜。」

「海底火山?」納蘭淼淼嚇了一跳。

貌似聽起來很危險吶!

「死火山吧?」

梁工一笑道,「歷史上都沒見過噴發的記載,不說那個——就是因為海底岩層比較複雜,所以溫泉水也不太一樣,我剛說的那個50度的,那個出水量會非常大。」

顏沐眸色亮了亮:「除了那個,還會打出來新的井眼?」

「有!」

梁工指了指那邊的楓樹區,「那裡打出來的水溫高,到達地表有八十多度,不過那個出水量不大。」

顏沐開心地眸色更亮。

太好了!

「哇——」

納蘭淼淼激動地歡呼起來,高興地像是沒吃過雞蛋一樣,「溫泉煮雞蛋,煮雞蛋!有煮雞蛋吃咯!」

很多溫泉六十度以上的,都能開展煮雞蛋的小項目,八十多度絕對沒問題啦!

梁工心情也很好,他受聘前也打聽過了,可不能小瞧這個小老闆,背後可是有京都幾個家族撐腰的。

工程費更是不可能剋扣,工程進展也順利,監督部門也沒有故意找茬的事情,幹活也乾的舒心。

工程隊這邊食宿都有專門的安排,跟會館那邊不是一回事。

跟梁工說了會兒話,顏沐和納蘭淼淼就先回了會館裡面。

回來后,顏沐借口去看看會館的小冰庫,將空間里的一些海產品取了出來,裝在保鮮箱里。

都弄好后,她才過來笑著私下跟老楊說:「楊叔,這些是朋友專門送來的海貨,還新鮮著呢,你看著叫人處理一下,明天中午咱們吃這個。」

老楊連忙一迭聲應了。

顏沐又笑著小聲道:「那朋友悄悄送的,別跟外人說,他那裡貨好,供不應求的,說出去他不好做。」

老楊又是一迭聲應了。

如今在會館干,他可是越來越有精氣神了。沒想到老了老了,這日子反而越過越舒坦。 不過看看自己的斷臂,老楊還是認真向顏沐道:「老闆,這會館的衛生啊,雜活兒啊我都能幹,也能盯著,這個我懂。」

他說著苦笑著拍了拍自己的斷臂,「可跟人出面打交道的事情,您得再派人早點來……還有管理財務的事兒,這個我真不懂!」

會館沒發展前,就是一個廢館,他就當看空房子,洒掃守護一下管著幾個員工那是沒問題。

可眼看著溫泉都有了,會館改建也開始了……事務越來越多越來越大,他是又高興又擔心。

很多事不是他盡心就能幹好的,總不能給老闆丟人!

「楊叔放心,」

顏沐也笑了,「這個我已經安排了,到時咱們一起開個會,再詳細說說。」

老楊又期待又有點不安。

他是個廢人,又不是什麼高技術人員,等會館正式開張了,他一個斷了胳膊的是不是太丟人現眼?老闆會不會辭了他?

他倒是不可惜一個工作,畢竟即便被辭了,閆慈那邊也會替他安排別的活兒做。

可在這會館里,他待得最熨帖。

吃的喝的就別說了,自從搬過來這邊,就覺得住的很舒服,跟眼下這幾個員工也都熟悉了,眼看著會館一點點改建,一點點發展,他還真干出了一點成就感。

說實話,他有點捨不得離開。

「楊叔,」

顏沐敏銳地察覺到老楊的這點不安,笑著又道,「管理和財務有人管,會館的雜務也要有人管啊,會館生意起來了,雜務也多得很,楊叔您可要多受累了!」

老楊提起來的心咕咚一下落了回去,一下子踏實了。

「放心吧老闆,」

老楊激動地拍拍胸脯,「一定干好!」

顏沐一笑,眉眼彎彎。

老楊安排的晚飯很豐盛,由於之前一直往會館這邊送過山莊的食材,飯菜滋味也沒得說。

只有薄老四和納蘭淼淼一直惦記著海鮮大餐,聽到明天中午就可以吃到時,這一老一小兩個吃貨才心滿意足安靜下來。

一路勞累,晚飯後顏沐和納蘭淼淼說了一會兒話,才各自回房間休息。

一回到房間,顏沐立刻就開始準備。

她要下海。

MD國那一趟,由於又吸收了一條玉脈的能量,她的空間擴大了很多,很有必要再下海一次補充一下裡面海洋生物的數量和種類。

只是天氣嚴寒,海面雖然沒結冰什麼的,可以暢通無阻,但海水的涼意還是能察覺到。

顏沐穿了一身緊身衣服,彈性很大方便活動,為了省去調節自己身體體溫的那點精神力,她索性還用了兩個暖寶寶貼在了身上。

怕納蘭淼淼心血來潮半夜又來找自己,顏沐臨走前,悄悄在掌心凝出一條長藤,將一點安神助眠的草藥粉,放在了她房間里的小熏籠裡面。

淡淡的葯香散開,納蘭淼淼翻了一個身,撓了一下自己的臉蛋后裹著被子睡得更香。

顏沐抿嘴一笑,輕輕走到露台,一翻身輕盈落在地面后,熟門熟路地避開會館的監控,悄無聲息翻出了會館的圍牆。 她只能翻牆頭,因為眼下會館工程多,加緊了保安,大門口燈火通明的,看管的特別嚴,更別說還有監控了。

一出會館,顏沐就在夜色中飛奔到了海邊。

天氣是真冷。

由於剛下過雪,眼下空氣特別好,往天上一看,漫天繁星如鑽石般閃爍迷人。

墨藍色的大海一浪接著一浪,靜謐的海岸,只能聽到海浪的嘩嘩聲響。

顏沐心情不錯,還欣賞了一下美麗的星空,這才不緊不慢下了海。

不是第一次了,她神色更是從容,一下了海,她就加快了速度,向大海更深處飛快走了過去。

走了一截后,暗中的海底有點寂寞,顏沐眸色閃了閃,勾唇一笑,輕輕在指尖凝出一點靈氣,釋放在了海水中。

很快,她周邊的海魚海生物等就多了起來。

顏沐失笑。

都是一個個小機靈鬼!

靠近海岸這邊,沒什麼太多驚喜,顏沐心無旁騖繼續往深處潛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