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周倉、陳到、黃崇、劉封當即應了一聲是,就提着朴刀向着那鬼差而去了。 那鬼差眼看着四位鬼將向着自己而來,他有些害怕了,要是被四位鬼將給抓回去,那自己可就死定了,想到這裏,他看向了一旁的兩個守衛鬼差。

而那兩個守衛鬼差見此,也是往前走了一步,就聽其中一個道“此乃城隍廟,爾等若敢搗亂,一律殺無赦。”

說着,那鬼差從中取出了一個珠子,直接拋上了高空,那珠子頓時照亮了整座山頭,與此同時,那城隍廟內的城隍像在一時間直接散發出了耀眼的金芒。

“啊啊啊……”四道慘叫聲響起,周倉陳到黃崇與劉封直接被那耀眼的金芒給照射的倒飛了出去。

見此,衆人的臉色一變,這是城隍爺的力量,是爲了保衛城隍廟而留下的力量,畢竟城隍爺沒有在這裏,所以自然要爲了城隍廟的安全考慮一下。

而一旁的鬼差見此先是一愣,隨後猛然大笑了起來,他望着劉致澤,大笑道“劉致澤,你可別忘了城隍爺是什麼身份,哪怕是鬼王見到了他都得要下跪的,就憑你這幾個鬼僕,是不可能抓走本差的。”

劉致澤淡淡的搖了搖頭,也不着急,就見他伸出了手直接向着那城隍廟門口的龍邪神劍而去。

“咻~”那龍邪神劍一把飛了起來,直接回到了劉致澤的手中,就聽劉致澤冷冷的說道“人間不是有句話嗎?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而今天澤哥也告訴你,澤哥想殺之人,就沒有活下去的。”

說完,劉致澤一把擲出了手中的龍邪神劍,直接向着那城隍廟散發的珠子而去。

“砰~”一聲巨響響起,那顆散發着光芒的珠子直接被龍邪神劍碾壓而應聲而碎,龍邪神劍也因此回到了劉致澤的手中,被劉致澤抓在了手裏。

與此同時,那城隍爺的木像也是在一瞬間,直接暗淡了下來,之前還散發着照亮整座山的光芒,一眨眼間就全部消失不見了。

臥槽!!那城隍廟門口的三個鬼差臉色大變,不僅僅是他們就連一旁暗中躲着的兩個青年也是如此,這劉致澤原來纔是這裏最強的,一招就破掉了城隍爺留下來的法力。

“劉……劉致澤,你……你要做什麼?難道你要與整個冥界爲敵嗎?”那鬼差見此,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他已經開始害怕了。

劉致澤既然已經打破了城隍爺留下的法力,那就證明他的確是已經動了殺心,如果自己不想想辦法的話,自己今天是回不了冥界了。

“與整個冥界爲敵?”劉致澤微微一笑,繼續開口道“或許澤哥現在還沒有那個實力,但是卻不可否認,以後有可能,只是今天的你,是絕對不可能回到冥界的。”

“你……我……我乃是轉輪王殿下的手下,你如果敢殺我,你也會死的。”那鬼差臉色難看的說道,他看向一旁的兩個守衛鬼差,可是此刻那兩個守衛鬼差還敢攔劉致澤嗎?

城隍爺的法力可都被他給破了啊,除非自己是想死了那還差不多,而要是自己與這個鬼差離遠一點,或許就沒事了,想到這裏,這兩個鬼差還真的後退了數步,遠離了這死鬼。

“你的廢話太多了,周倉抓住他。”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是,主公。”周倉點了點頭,二話不說,直接提着朴刀再次向着那鬼差而去了,衝了過去後就與那鬼差打了起來,而陳到黃崇劉封則是分開站位,爲的就是不讓那鬼差逃跑。

“啊……”一聲慘叫響起,那鬼差被周倉一腳踹了出去,倒在了地上,他並不是周倉等人的對手,他正打算爬起來,只是周倉的朴刀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起來。”周倉冷冷的說道,現在沒了城隍爺的法力,他們也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

那鬼差臉色難看至極,之前被劉致澤的寵物龍蝦給弄的要死不活的,現在又被劉致澤的鬼將所打敗,他現在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了,丟臉丟大發了,當然了,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怕被劉致澤給弄死。

他從地上爬了起來,臉色難看的瞪着周倉,而此時,劉致澤動了,手提着龍邪神劍慢悠悠的向着他走了過來,當劉致澤去到他面前的時候,他的心都快要碎了。

“劉……劉致澤,你要考慮好,我可是轉輪王殿下的人。”那鬼差事到如今了還想利用轉輪王的名號來嚇唬劉致澤,當然了,他這話也只能證明他此刻害怕了,非常的害怕。

劉致澤擡起了雙眸,冷笑一聲,道“澤哥自然知道,但那又如何?你特麼的都敢對澤哥的女人動心思了,澤哥會放過你嗎?”

說完,劉致澤直接擡起了那拿着龍邪神劍的手,眼看着就快要向着那鬼差而去了,這時,周復生跑了過來,他抓住了劉致澤的手,對着劉致澤搖了搖頭。

要是真把這鬼差殺了,那可就徹底的完蛋了,不僅是劉致澤和轉輪王鬧翻了,就連他這個站隊轉輪王的道門中人也要和轉輪王鬧翻了。

畢竟轉輪王是冥界的十殿閻羅之一,是陰司的正神,周復生還是不想讓劉致澤和轉輪王鬧翻的,因爲劉致澤鬥不過轉輪王的。

“死開。”劉致澤一把推開了周復生,二話沒說,擡起了手中的龍邪神劍,直接向着那鬼差的腦袋砍了下去。

“劍下留人。”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山路上傳了出來,中人一驚,正打算回頭看去,可是,卻聽見“啊”的一聲響起,那鬼差的腦袋直接被劉致澤斬了下來。

臥槽!!看到這一幕,不僅是周復生和那暗中的兩個青年呆住了,就連那城隍廟的兩個守衛鬼差也呆住了,他竟然真的動手了。

“劉致澤,你會死的,轉輪王殿下會爲我報仇的。”那鬼差的腦袋被斬掉後,但是魂魄並沒有直接消散,反而是那腦袋傳出了一道道的聲音。

劉致澤掏了掏耳朵,都懶得去聽了,直接一把擲出了手中的龍邪神劍。

“砰~”那腦袋直接炸開,鬼差徹底的魂飛魄散了。

鬼差也是魂魄,雖然說腦袋離體了,但是魂魄消散也是需要點時間的,而劉致澤卻是懶得聽下去了,直接就毀滅了那鬼差的魂魄。 我勒了個草!!衆人集體臉色大變,劉致澤真的把那鬼差的魂魄給打散了,這劉致澤的心還真狠啊,不過是調戲了一下他的女人而已,卻是不顧別人頭上是什麼人,都將其斬殺了。

這更讓暗中的那兩個青年臉色大變,他們今天算是見識到劉致澤的狠辣了,不僅如此,就他那修爲,就算自己師傅來,估計都鬥不過,反正自己師傅是不可能一招破掉城隍爺留下來地法力的。

只是他們不知道,胡秀對於劉致澤來說也算是他的逆鱗了,胡秀和自己的父母,是劉致澤最在乎的,他是不允許任何人打他們主意的,否則的話,結果只有一條,那就是死。

做完了這一切,劉致澤才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支菸,給自己點了起來,他猛吸一口對着一旁的無頭身體吹去,那身體直接化作了灰塵,從此消失在了陰陽兩界。

劉致澤對着周倉等人使了一個眼神,他們也沒有遲疑,直接化作四道黑氣飛回了劉致澤的體內,在他們看來,劉致澤的命令就是聖旨,是不能抗拒的。

“剛纔是誰喊的劍下留人?”劉致澤轉頭看向山路,他倒是很好奇,爲什麼會有女人在這山上,當他擡起雙眸看去的時候,那夏侯落與夏侯櫻已經走過來了。

剛纔的劍下留人,正是夏侯落喊出來的,剛纔的事情她也看到了,那鬼差還是被劉致澤斬了,她的臉上露出了一些擔憂之色。

不同的是一旁的夏侯櫻滿臉通紅,好像有些小興奮似得,這一次的劉致澤,不得不說已經徹底的征服她了,其實她們在劉致澤上山後就跟了上來,劉致澤做了什麼,說了什麼,她們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才讓夏侯櫻這麼興奮。

“劉致澤,你……你攤上大事了。”夏侯落走了過來,嘆息一聲,她實在是有些無話可說了,畢竟木已成舟,她就算說什麼也沒用了。

“哦,原來是夏侯老師,你們才上山啊。”劉致澤淡淡的說道,他早就知道身後跟着人了,只不過自己來這也不是爲了她們的,所以也就沒有管這兩女了。

“劉致澤,好樣的,你已經得到了本姑娘的同意,你隨時可以邀請本姑娘吃飯了。”夏侯櫻笑了笑,對着劉致澤豎起了大拇指。

夏侯落臉色一冷,瞪向了自己的妹妹,夏侯櫻頓時不敢再說話了。

“少爺,你……你這太沖動了,只要消息傳入冥界,估計轉輪王就該大怒了。”一旁的周復生也是嘆息一聲,開口說了起來。

“是啊,劉致澤,那人就算是招惹了你,你也不敢讓他魂飛魄散,更何況那還是轉輪王手下的人。”夏侯落無奈的搖了搖頭,爲劉致澤擔憂了起來。

“怕個錘子,澤哥既然敢動手,自然就不怕他,轉輪王是誰?有本事讓他來人間找澤哥,只要他敢來,澤哥弄死他,好了,不要說這麼多了,事情已經解決了,下山睡覺去。”劉致澤懶得在這待下去了,轉頭瞪了那兩個守衛的鬼差一眼,那兩個鬼差頓時身形一閃消失不見了。

他們可不敢再招惹劉致澤了,一切的事情也要等城隍爺回來再說了。

“喂,劉致澤,你還沒有說什麼時候請本姑娘吃飯呢,別走啊。”夏侯櫻見劉致澤離開了,當即大叫了起來,可是劉致澤卻是連頭都沒有回一下,她跺了跺腳,趕忙追了上去。

而在城隍廟的門口,周復生關瞳張伊秦昊和南宮劍則是面面相覷的,幾人苦笑一聲也趕忙追了上去。

其實他們誰都知道劉致澤攤上大事了,首先,不管如何,別人都是鬼差,就算有錯,那也是冥界去管,而輪不到你劉致澤去讓別人魂飛魄散。

其次,別人還是轉輪王派遣過來招安你的,你就算再氣,再憤怒,那也只有忍下來,轉輪王是誰?十殿閻羅之一啊,陰司正神啊,他派出來招安的鬼差,那就相當於古時候的欽差大臣了。

但是現在欽差大臣卻是被即將招安之人給打的魂飛魄散,這很明顯是在打轉輪王的臉啊,你說這事夠不夠大條?

“喂,劉致澤,你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請我吃飯嘛。”下山的路上,夏侯櫻見劉致澤一直不理睬自己,當即是又氣又恨的,她實在是忍不住了,一把抓住了劉致澤的手臂氣憤的說了起來。

劉致澤看了她一眼,這小妮子的模樣長的倒是不錯,甚至都與諸葛若綿有得一拼了,就聽劉致澤開口道“請你吃飯?澤哥爲什麼要請你吃飯?”

“啊?”夏侯櫻一愣,那小腦袋彷彿是沒有反應過來似得,還沒等她開口,劉致澤就已經繼續走開了,夏侯櫻更加氣憤了,她再次追了上去,道“劉致澤,你不請我,那我請你總行了吧!你如果再拒絕,我就死給你看。”

見到劉致澤和夏侯櫻有說有笑的下山,反而是在他們身後的周復生等人則是無語的很。

“這位老先生,不知道你們與劉致澤是什麼關係?”夏侯落望着周復生等人開口問道。

“我乃周倉之後,劉致澤乃是我主公。”周復生回答道。

夏侯落一愣,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劉致澤的背影,沒想到劉致澤都開始聚集他先祖的手下後代了,她又看了看關瞳等人,估計也是的吧!從他們的身上,夏侯落感受的到濃濃的危機感,只要他們想,估計自己都下不了山了。

“先祖,劉致澤攤上大事了,相信不久,轉輪王會再次派遣鬼差前來,你們要小心纔是了。”夏侯落苦笑一聲的說道。

劉致澤狠狠的打了轉輪王的臉,如果說讓轉輪王不計較,那是不可能的,估計最多三天,冥界那邊就會有消息傳上來了。

“是啊,看來我要換陣營了,不知道姑娘是哪方的?”周復生看着天空嘆息一聲的說道。

“我是夏侯家的,如今我夏侯家還在觀戰,並未站隊。”夏侯落很老實的回答。

“嗯?”周復生關瞳等人瞳孔一縮,有些驚訝夏侯落的身份,夏侯家?曹氏一族的孃家?可是如今卻在這裏和自己等人談笑風生?這有些說不過去了吧!

“好吧,不過主公之事就是我等之事,夏侯姑娘小心自己就是,看來如今的冥界已經開始亂了,否則的話,轉輪王也不會來招安主公了。”周復生嘆息一聲,就向着山下走去了。 “師……師兄,劉致澤好……好強啊。”望着劉致澤一行人走遠後,那暗中的兩個青年才冒了頭,滿臉的震驚之色。

他們可不敢說自己能夠打的過那鬼差,雖然說不是劉致澤親自出手的,但周倉四位鬼將也是他的鬼僕啊,他若是有這樣的鬼僕在手,那自己還搶個毛線的榜首啊,完全鬥不過他。

那師兄搖了搖頭,苦笑一聲,道“走吧!”

“師兄,我們去哪裏?去找劉致澤嗎?”那師弟一愣,還以爲師兄不怕劉致澤,想要現在就去對劉致澤出手。

“去找死嗎?回門派吧。”師兄苦笑一聲,當即帶頭向着山下而去了。

另一邊,當劉致澤一行人回到家的時候,都已經是凌晨兩點了,胡秀和洛羽靈也早就離開了,就剩那隻死龍蝦此刻正趴在沙發上,還壓着遙控器,瞪着兩隻眼睛在看電視。

劉致澤等人一愣,轉頭看向電視,就見電視內正播放着海綿寶寶。

劉致澤的臉部微微抽搐了一下,這龍蝦還會看電視,而且還會看海綿寶寶?有點流弊啊。

“喲,人寵你們回來了呀。”發現劉致澤走了過來,龍蝦立刻跳了起來,好像是很興奮的樣子。

劉致澤理都懶得理它了,直接向着樓上走去了,關瞳張伊秦昊三人同樣如此,就那趙龍,一天都沒看見個人影了,也不知道他們去哪裏了。

回到房間,劉致澤簡單的洗簌了一翻就躺在了牀上睡着了,相比之下,昨天晚上的收穫還不錯,至少讓自己收了五六個人的法力,看來人塔第七層很快就能開啓了,只是不知道第七層會有什麼好東西呢。

一夜無語,第二天,劉致澤再次被南宮劍叫醒了,眼看着馬上就要期末考試了,南宮劍有些着急了,要是繼續這樣子下去,估計考試自己就能拿個鴨蛋了。

劉致澤被南宮劍吵醒,差點沒有弄他,就爲了這麼點小事,就連自己都沒有擔心,他反而還擔心的很,劉致澤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從牀上爬了起來。

兩人一大早的就去到了學校,這還是自開學以來,劉致澤來學校最早的一次了,平時,他都是九點或者是十點纔會到學校的。

“哇,那個就是吊打矮國人的劉致澤嗎? 福運娘子美又嬌 好帥啊。”

當劉致澤和南宮劍進入學校的那一刻,無數道目光同時落在了劉致澤的身上,昨天他吊打矮國人的消息已經傳出去了,現在的鳳林市中學估計已經沒有幾個人不認識他的了。

“是啊,你看他,人長的那麼帥,又那麼厲害,不知道他有沒有女朋友,要是不介意的話,本小姐倒是可以做他的女朋友。”一個恐龍妹拿着鏡子照了起來,說的好像是她願意劉致澤就願意收她似得。

聽見這句話,劉致澤和南宮劍下意識的轉過頭看了一眼,當看到那妹紙的臉後,差點沒有當場栽倒在地,這妹紙長的夠磕磣的,誰給她的勇氣出來晃悠的。

“澤哥,看來你現在是徹底的出名了。”南宮劍無奈的說道。

劉致澤聳了聳肩,自己也不想這樣啊,當即背起了手,一臉的惆悵之色,道“裝逼如風,常伴澤哥身,澤哥就是有這麼吊,沒辦法啦。”

臥槽!!南宮劍差點沒有噴血,誇你一句,你還真上天了。

兩人走進了教室,此刻教室內也坐了不少人了,見到劉致澤和南宮劍,一羣人紛紛指指點點了起來,彷彿是在說劉致澤昨天又大出風頭了。

聽多了也就習慣了,劉致澤和南宮劍就當作沒有聽見似得,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只是剛剛等劉致澤坐下,南宮劍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南宮劍看了劉致澤一眼,接起了電話,和那邊說了幾句後就掛斷了。

他滿臉驚愕的表情,看着劉致澤,道“澤哥,擼擼幫被滅了,薛強死了,袁新現在跑到景軒家裏去了。”

聞言,劉致澤眉頭一挑,也是有些驚訝,擼擼幫這麼快就被滅了?而且薛強還死了?這估計是道門那羣人做的吧!除了他們,自己還真想不出別的理由來。

劉致澤點了點頭,開口道“估計是因爲不受控制而被滅的,下一刻,應該就是澤哥的捅天幫了,你現在讓關瞳張伊秦昊三人立刻趕去景軒家,讓他們三人無論如何也要保護景軒。”

南宮劍點了點頭,也不敢遲疑,直接打通了關瞳的電話,把事情說了一遍後,關瞳一行人也就立馬離開家了。

“澤哥,道門中人竟然敢對普通人下手,難道他們就不怕被制裁嗎?”掛斷了電話的南宮劍一臉懵逼的問道。

雖然說黑澀會是在血水裏成長起來的,但他們始終都是普通人,可是現在卻是被道門的人給殺了,這可就有些過分了。

劉致澤聳了聳肩,也是一臉的無奈之色,很快的,班上的人也來的差不多了,諸葛若綿也來了,她只是對着劉致澤笑了笑後,就繼續裝出了一副高冷之色。

劉詩語已經退學了,估計以後都不會再來學校了。

眼看着就要上課了,這時,就見慕容雪涵走了過來,她的臉色有些紅潤,好像是害羞的樣子,來到劉致澤面前後,開口道“劉致澤,明天晚上你有時間嗎?”

劉致澤一愣,有些詫異的看了慕容雪涵一眼,難不成慕容雪涵也要請自己去開房嗎?

被劉致澤看着,慕容雪涵的臉色更紅了,她低着頭,小聲道“明天晚上是我的成人典禮,所以想邀請你來一起參加,不知道你有空嗎?”

“沒問題。”劉致澤二話不說直接答應了下來,反正就算自己不去也沒有地方玩,還不如去蹭點吃的,蹭點喝的,那更好。

“真的嗎?”慕容雪涵心頭一喜,一開始還有些擔心劉致澤會拒絕,不過現在見劉致澤答應了下來,她也就放心了,她一時間心情大好,面帶微笑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你要去參加她的成人典禮?”前排的諸葛若綿見慕容雪涵離開後當即轉過頭來問了起來。

劉致澤點了點頭,不知道諸葛若綿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不準自己去嗎?自己和她現在可還沒有什麼關係喲。

“不行,我也要去。”諸葛若綿開口道,說完,她直接向着慕容雪涵去了,估計是爲了明天晚上能夠和劉致澤一起去。

其實她也很無奈的,劉致澤這麼帥,這麼有本事,是個正常的妹紙都會喜歡的,她可不想劉致澤到時候收一堆的女人跟自己搶人。 鳳林市中學,校長辦公室內。

路起和李一靈兩人再次面對面的坐着,兩人喝着茶,時不時的交談着,好像是在商量什麼大事似得。

“李大師,我的問題什麼時候才能解決啊? 腹黑boss別惹我 萬一到時候被劉致澤發現了我的存在,那我豈不是死定了啊。”路起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李一靈擺了擺手,示意讓他不要擔心,李一靈走到窗口冷笑一聲,道“劉致澤現在估計已經焦頭爛額沒有時間來管你了。”

“爲什麼?”路起一愣,詫異的問道。

“據說昨天晚上,他殺了轉輪王派來招安他的鬼差,如今轉輪王大怒,發下旨意,抓捕劉致澤歸案,哦,對了,還有鳳林市的城隍爺,昨天晚上城隍廟的大門也被劉致澤毀了,估計最遲今晚,城隍爺就要來找劉致澤了。”

李一靈冷笑一聲,這些事情都是從道門的網站上傳出來的,那上面的事情都是百分百準確的,這麼一來的話,劉致澤現在要面對的就是城隍爺與轉輪王了,哪裏還有空管路起這個普通人啊。

“真……真的嗎?”路起心中一喜,要真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可就能高枕無憂了。

“是……嗯?什麼人?”李一靈正打算說話,忽然,他的臉色驟變,一股奇異的氣息頓時鋪滿了整個校長室內。

隨着李一靈的話語一落,一道黑影憑空出現,坐在了路起辦公桌的椅子上。

路起一驚,下意識的向着李一靈靠去,李一靈現在可是他的保護傘,他可不敢離開了李一靈,哪怕是晚上睡覺,他都要住在李一靈隔壁,而不回家睡的。

“你身上有着我的氣息,看來你也是被我定爲死人的存在。”那椅子慢慢的轉了過來,李一靈和路起纔看到,這是一箇中年男子,此刻的他正凝眼望着路起。

不過,李一靈的腦子還算是很不錯的,他聽見這句話的時候,身體忍不住一顫,下意識的問道“你……你是十棺昇天陣的主人?”

“喲,小子,有點見識,不過今天你們都得死。”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在談笑之間就已經確定了李一靈和路起的死期。

是的,他不是別人,正是那十棺昇天大陣的主人,楊修,上次被劉致澤體內的神魂給打敗,他一直很不服氣,所以一直躲在學校的後山沒有出來,如今剛剛出來,卻是看到了破壞自己大陣的王八蛋,他自然不會放過的。

“額,這位前輩,我與他不熟,我也沒有參與破壞您的陣法,我現在就走,現在就走……”李一靈臉色頓時變的無比難看,他推了一把路起,而自己卻是向着校長室的大門走去了。

路起臉色也是一瞬間就變了,他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原本還以爲是劉致澤,可是他現在才明白,原來找上門來的是被自己破壞的陣法主人,他到現在都忘不了之前那幾個工人是如何死亡的。

“李……李大師,你不能走啊,你說過要救我的。”路起趕忙向着李一靈的手臂抓去,又抓又叫的,現在他唯一的希望都在李一靈的身上了,若是李一靈離開的話,估計自己就是徹底的死定了。

“你放手,放手,這是你和前輩的事情,與我何干。”李一靈趕忙甩掉了路起的手,還幫他?除非是自己不要命了還差不多。

想到這裏,他快速轉頭,正想要打開辦公室的門,只是無論他怎麼拉推,那門都動彈不得絲毫,李一靈的臉色驟變,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楊修,然後猛的一下,直接向着那窗戶跳去了。

只是楊修會讓他這麼輕易的離開嗎?很顯然是不會的,就見楊修一擺手,那窗戶直接被合了起來,李一靈也因此而落在了地上。

他趕忙站了起來,看着楊修,道“前輩,冤有頭債有主,我沒有參與,你就放我離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