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周曉芙聽出了蘇柔話語中的醋味,也不好回應。

兩人又在一起,聊了一陣,周曉芙就走了。

「蘇瀅這是啥意思,自己在皇上面前得寵,還讓人來勸我放寬心,哼。」

蘇柔的心情更不悅了。

蘇柔心情有點氣悶,不覺走出門外。

發現香寧宮後面有一條路,向後延展。

不遠處,模糊著有低矮的房子,似乎與別處的房屋不同。

「那邊還有人住著?」

蘇柔好奇的問旁邊的小太監。

「回主子,那邊沒人住,房子是用來放些雜物什麼的,沒有人。」

「奧,看著挺陰森的。」

蘇柔沒多想,回到屋裡。

小太監回過頭去,嘴角露出一抹陰笑。

那條小子的盡頭,正是小黑屋,馮芸正在裡面啃著一個蘋果。

一個皇後娘娘賞賜的蘋果。 「不好了,娘娘,出事了。」

一個小太監慌慌張張的來稟告。

「慢慢說,別一驚一乍的,到底出什麼事了。」

小安子呵斥著。

「芸主子,她…快不行了。」

「你說什麼?」

「芸主子,她…快不行了。」

小太監又重複了一遍。

皇后從椅子上站起來。

「快,帶我去看看。」

由小太監帶路,皇後娘娘跟在後面,小安子也在。

很快,她們來到了小黑屋旁。

小屋裡早有幾個丫鬟在裡面,連連呼喚馮芸,可馮芸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和死了一樣。

「快傳太醫。」

小安子吩咐,旁邊的小太監飛一般的跑去。

「到底怎麼回事?」

皇后眉頭皺著,這馮芸雖說是犯了錯,被關了小黑屋,可是這貴人的名分還在,要是不明不白的就這麼死了,作為皇后不好交代。

「回娘娘,方才芸主子吃過午飯還好好的,結果不知怎的,突然間就口吐白沫,倒了過去。」

一邊的小宮女嚇的臉色煞白。

「口吐白沫?你給芸主子吃了什麼東西?」

小安子大聲的責問。

小宮女噗通就跪下了。

「娘娘,小的就是打死也不敢給主子吃什麼壞東西啊。」

皇后揮揮手,在太醫沒來之前,一切都不好下定論。

不一會的功夫,張太醫拿著藥箱,一路小跑的就過來了。

「太醫,快給看看,還有救嗎。」

小安子一臉的焦急。

張太醫用手一探鼻息,還有絲絲的氣息。

張太醫沒說話,就看他打開藥箱,從裡面抽出幾根銀針,先在馮芸的人中穴位扎進去,捻動了幾下。

但是沒有反應。

張太醫,並未拔出銀針,而是在頭頂的百會穴扎了一根長長的,又捻動了幾下。

還是沒有反應。

張太醫眉頭緊皺,額頭似有細汗冒出。

他讓宮女把馮芸翻過身來,在馮芸的胸口處連扎了三針。

當扎到第三針的時候,只見馮芸喉頭一緊,「哇」的一聲,吐了一口黑血。

這才算是迴轉過來。

「活了,活了。」

小安子激動的歡呼。

皇后嘴角微翹,顯得異常平靜。

「拿盆水來。」張太醫擦了擦額頭的汗珠。

小宮女不敢怠慢,趕緊打了一盆水。

張太醫在馮芸的身上又施了幾針,馮芸連吐了幾口黑血,臉上的黑氣才慢慢散去。

「稟皇後娘娘,芸主子已無大礙。」

張太醫這才安心的回稟。

「多謝張太醫。敢問,這芸主子到底是得的什麼病?」

皇后問道。

「額…據老夫看,芸主子得的並不是什麼病。」

張太醫眼神左右閃爍。

「得的不是病,那為何這般?」

皇後接著問。

「是中了毒。」

「啊…」

在場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張太醫,這話可不能亂說,欺君之罪可是滅九族的大罪。」

皇后加重了語氣。

「老夫可以拿自己的性命擔保,芸主子確實是中了毒,而且還是一種劇毒。」

張太醫非常肯定,他是皇後娘娘的御用太醫,皇后最信得過的就是他了。

「哦?中的是一種什麼毒?」

皇後繼續追問。

「是一種蛇毒,一種劇毒的蛇毒。」 「此話怎講。」

在場的人都豎起了耳朵。

「這種毒蛇,生長在深山茂林之中,蛇皮是不可多得的藥材,蛇毒是用口杯自它們的牙齒中取出,無色無味。但是一旦被咬傷,在一個時辰之內,如果不能將蛇毒排出,就會自竭而亡,無藥可救。」

張太醫一邊說,微微捋著鬍鬚,透著一股自信。

他有這個自信,幾十年來,他接觸到的藥材不盡其數,唯獨此種蛇的蛇皮他最為中意。

曾有一次,他和她的弟子為了去找這種蛇皮,深入深山老林,結果弟子不小心被這種蛇咬到,要不是他及時施救,怕是也回不來了。

所以他對這種蛇毒了如指掌,亦是胸有成竹。

眾人都用崇拜的眼神看著這位神醫,要不是張太醫,馮芸今天肯定是難逃一死。

「還有,這種蛇毒的厲害還在於,清理了體內的毒液還完全治癒,因為他對頭腦毒性最強,已經造成傷害,還需要配上其他幾種葯,才能痊癒。」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種毒蛇的名字叫赤練金蛇。」

張太醫一邊說著,手裡已經給開好了葯。

說起這個,張太醫還有一段傷心事,當時他救了他的徒弟,但是因為路途遙遠來不及抓藥,結果現在他的徒弟還落下了癲癇的毛病,只能在藥房里打個雜。

馮芸此時已經恢復了一點意識。

「皇後娘娘,你怎麼來了…剛才,難道說,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皇後走上前來,看著從死亡線上又爬回來的馮芸。

臉色蒼白,嘴角還掛著黑黑的血漬。

「你別說了,現在需要休息,我會讓人好好照顧你的。」

「張太醫,你在這裡好好照顧芸貴人,不能再出現任何差錯,如果出了岔子,我可拿你是問。」

皇后加重了語氣,臉色凝重。

「請皇後娘娘放心,老奴一定把芸主子照顧好。」

張太醫又在馮芸身上的重要穴位,快速的扎著針,用來疏通馮芸體內的血脈,利於毒素排出。

「小安子,你隨我去稟告皇上。」

皇后的口氣不容置疑。

小安子知道事關重大,更是用了十倍的小心。

此時,皇上歐陽弘業正在御書房處理政事,連英在外候著。

小安子給連英說有重要事情稟告,連英一看是皇後娘娘來了,肯定是出了事情,趕緊稟告皇上。

皇上聽到后,傳皇後娘娘進來。

「陛下,臣妾有十分重要的事情稟告。」皇后鄭重其事。

「馮芸被人下了毒,差點死於非命。」

皇后說的很直接。

皇上一驚,要不是皇后提馮芸,都快要忘了這個人了,怎麼突然之間被人下了毒?難道說還有人想要她的性命?

「你且慢慢說來。」皇上想聽聽到底是怎麼回事。

皇後娘娘就把剛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皇上聽,把張太醫的話原封不動的陳述了一遍。

皇上倒吸一口涼氣。

「赤練金蛇?宮裡頭怎麼會有如此劇毒的蛇。」

「張太醫已經驗過,這種毒蛇生長在深山老林之中,後宮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毒蛇。」

「據推測,是有人故意為之。」

皇后發出一聲冷笑。 「誰這麼大膽,竟然敢在宮裡存放這種殺人的東西。」

歐陽弘業怒道。

後宮的事情本就不想管,哪知道現在要弄出人命。

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現在還不好說,還請皇上親自到後院一趟,親眼看看虛實。」

皇后躬身施禮。

「好,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的膽子。」

歐陽弘業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宮裡出了這種殺人不眨眼的勾當,令他氣不打一處來。

皇上歐陽弘業在皇后的帶領下,來到了馮芸所在的小黑屋。

當看到小黑屋裡的馮芸的時候,歐陽弘業還是很震驚的。

他知道住小黑屋就是故意懲罰馮芸的,但是當真正看到小黑屋時,還是被它有些嚇到。

他甚至已經忍不住眼前的這個骨瘦如柴、披頭散髮的女子,就是前段時間的馮芸。

馮芸已經根本認不出來了。

皇上輕咳了一聲,來掩飾內心的驚訝。

「皇上…皇上。」馮芸雖然氣若遊絲,但是眼神還不錯,一眼就認出眼前衣冠錦袍的男子,就是皇上歐陽弘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