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周泰仰天哈哈大笑道。

「周聖,禍不及妻兒,他們都是無辜的孩子,你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有什麼手段,就沖著我來就好了。」

躺在地上的彭振武,一臉憤怒的盯著周聖吼道。

「哈哈,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能夠左右老子的想法?我能夠看上這丫頭,那可是她的造化,她的福氣!」

周聖一臉陰鷙的朝著彭靈兒走了過去。

「林少,希望你能夠逃走,彭振武能夠幫你的就只有這麼多了啊!」彭振武在心裡無奈的嘆息了一聲,隨後強行提起一口內勁就朝著周聖沖了過去。

彭靈兒是他的孩子,他寧願死也不可能看著別人欺負他的孩子。

「哼!不堪一擊!」

聽到背後傳來的呼呼風聲,周聖眸光一寒,翻手就是凌厲無匹的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彭振武的身上。

「噗嗤!」

又是一道血箭從口中噴出。

彭振武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似乎都隨著這一口鮮血開始流失了。

「飛揚,殺了你妹妹!」

落在地上,被摔的七暈八素的彭振武拼盡全力吼道。

「妹妹,你先走,我隨後陪你!」

彭飛揚聞言,眼中閃過一絲瘋狂,與其留著受辱,不如直接死了來的痛快。

「呵呵,想死?沒有經過我家少爺的同意,你們誰能死?」周泰猙獰一笑沖了出去。 彭飛揚剛剛抬起手臂,還沒有落在彭靈兒的身上,整個人發出一聲慘叫就倒飛了出去。

「嘿嘿,小妞,乖乖的,本少說不定會給你一條活路,否則,今天,你的父親,你的哥哥,都會一個個死在你的面前的。」

周聖上前,步伐輕盈,宛如閑庭散步一般朝著彭靈兒走了過去,淡淡的銀笑道。

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珍珠,順著彭靈兒那絕美的臉頰緩緩低落。

「林逸,希望你能夠幫我們報仇,殺了這個畜生!」

彭靈兒貝齒咬著紅唇,在心裡默默的祈禱道,彭振武的心思,彭家人幾乎都知道,林逸對彭家有恩,他們彭家人必須要報恩。

而且想要報仇,唯一的希望也在林逸身上,如果現在就把林逸叫來,那簡直就是在害林逸,若是林逸一死,周家這仇怕是無人能報了。

「不說話?還挺倔強啊!哈哈,來人,給我先殺了彭振武。」

周聖來了興緻,盯著一臉倔強的彭靈兒獰笑了起來。

「是!」

一名周家的子弟,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朝著氣若遊絲的彭振武走了過去。

「不,不要,求求你了,不要啊!」

彭靈兒慌了神兒了,急忙朝著彭振武沖了過去。

「唰!」

周聖伸出了一條手臂擋住了彭靈兒的去路,「你不想他死的話,就跪下,求我啊!求本少,本少高興了,說不定他就不用死了,甚至放了你們所有人也不是沒有可能,不過……本少很不喜歡別人站著跟我說話,因為你們這群垃圾,狗屎,根本不配,全部跪下!」

「不錯,全部跪下,否則殺無赦!」

「跪下,否則殺無赦!」

周家所有人都全部都是一臉囂張的盯著彭家子弟怒吼道,那神情像極了了過去的官老爺在呵斥百姓一般。

「嘖嘖,真是好大的威風啊!」

一道輕飄飄的聲音驟然響起。

而後,林逸面色陰沉,宛如君王一般,毫無懼意朝著彭振武走了過去。

「林少,你,你不該來的啊!」

幾乎都要死過去的彭振武,一看到林逸,頓時神色焦急的吼道。

「呵呵,無妨,區區一個周家,我還沒有放在眼裡。」

林逸淡淡一笑,大手快速的在彭振武的身上點了起來,絲絲縷縷的精純靈氣,簡直就像是靈丹妙藥,不過兩個呼吸的功夫,彭振武的傷勢就被壓制住了。

不過他的骨骼有多處斷裂,而且傷到了內臟,這次想要短時間治療,倒是有些困難。

「先撐一會兒,我宰了他們就給你療傷。」

林逸依舊口吻輕鬆的說道,彷彿宰這宛如神明一般的周家人,就像是殺兩隻鴨子,幾隻雞一樣輕鬆簡單。

「林少,不可大意啊!這次周家來了三名宗師之境的強者,還有周聖本人也前來了,你還是趕緊走吧!有機會幫我們彭家報仇就行了。」

彭振武說著,就要起身,為林逸開路。

「呵呵,好了,安心看著就行了,宗師?真的很了不起嗎?」

林逸孤傲的冷笑道。

「林少,快走啊!他們就是來找你的啊!」

彭飛揚一看到林逸竟然出現了,這心頭也是微微一暖,明知道周家強悍如斯,還敢前來,光是這一份膽色跟情義,已經足以讓他感動了,所以他跟彭振武一樣,也不希望林逸做無辜的犧牲。

「林逸?」

周聖一聽,頓時眼睛一亮,扭頭看了過去,「原來你就死那個林逸啊!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跟我們周家人動手,我看你是活膩味了,自己跪下,斷了雙臂,再跟本少求饒吧!」

周聖高傲的說道,彷彿林逸在他眼中,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他想要怎麼樣,完全就是憑藉自己一句話而已。

林逸聞言,笑了,手指頭輕輕的颳了刮自己的鼻尖兒,咧嘴玩味的說道:「囂張的人我真的見過不少,可是如周少……。」

「是不是沒有見過,如本少這麼囂張的啊?哈哈,那是因為本少有這個實力!實話告訴你,這次我周家來了四位宗師之境強者,你就算是插翅也難逃!」

周聖一臉得意洋洋的大笑道。

「什麼?四位宗師之境的強者?」

彭家眾人一聽,頓時再度被絕望,被死亡的陰影所籠罩。

光是一名宗師之境的強者,就已經足以橫掃整個彭家了,可現在,周聖竟然說來了四位。

「轟!」

一股可怕的氣息,宛如秋風掃落葉一般,驟然從周聖的身上爆發出來。

「什麼?你,你竟然也是宗師之境?」

彭飛揚盯著周聖,一臉驚恐的尖叫了起來,他跟周聖的年紀差不多,甚至還要比周聖大上兩歲,可現在,才勉強進入煉骨境,就這,還是在彭振武的幫助之下才進入的。

跟周聖這樣的天才相比,他這一輩子簡直活到狗身上了。

看著一臉絕望的彭家子弟,周聖的臉上頓時充滿了濃濃的得意之色。

而後轉過身,嘴角噙著一抹挑釁的冷笑,盯著林逸。

「那個你說錯了,我的意思,是我見過不少囂張的,可是如你這麼智障卻又這麼囂張的我還真沒有見過。」

林逸毫無懼意,咧嘴笑了起來。

上一秒,還一臉高傲的周聖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眸光瞬間變得兇殘了起來。

「周博宇,給我打斷他的四肢,這種垃圾本少不屑於出手!」周聖陰鷙的吼道。

「是!」

一名大師之境的年輕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一臉陰鷙的盯著林逸。

「小子,你可真是該死啊!竟然敢嘲諷我家少爺,現在就讓老子送你歸西吧!」

周博宇說著,整個人猛的往前一竄,在這一刻,大師之境的氣息轟然爆發,他就像是一隻捕獵的蒼鷹,整個人變得無比凌厲起來。

「哈哈,這小子死定了。」

「可不是,這周博宇一上來便動用了他的絕學鷹爪功,區區一個煉骨境的小子如何能夠擋得住?」

周家子弟紛紛一臉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呼呼!」

周博宇能夠成為大師之境的強者,這一身功夫自然也是不俗,鷹爪揮舞間,罡風咧咧,殺機飄蕩。 「小子,去死吧!」

周博宇獰笑。

「呵呵,你們周家人怕都是智障吧!」

林逸無奈一笑,站在原地也不動彈,當周波徐的鷹爪離他的頭頂還有三寸的時候。

周博宇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周家眾人也同樣如此,周博宇在鷹爪攻上磨鍊多年,這爪子能夠輕易的扣掉一塊樹皮,如果打在人腦袋上,不死,也能要半條命。

「砰!」

一條鞭腿,快如閃電。

猙獰大笑的周博宇,只感覺到一陣勁風襲來,整個人還來不及做出反應,便有一股偉力抽在了他的身上,隨後,大師之境的周博宇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直接被抽的飛出了出去。

「砰!」

狠狠的撞在了七八米開外的一棵大樹上,隨後宛如死狗一般跌落在地上。

有神府的加成,林逸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啊!這一腳,直接抽的周博宇體內骨骼盡斷,當場就失去了性命。

正在大笑的周家人全部愣住了,每個人都瞪著雙眼,張大了嘴巴,宛如在大白天見到了鬼魅一般驚恐。

「周博宇竟然敗了?」

「周博宇竟然一招兒就敗了?」

便是周泰這等宗師之境的強者,此時也是一臉凝重之色。

宗師如龍,殺大師之境的強者自然是不在話下,可是他也不敢放任周博宇在近身之後才動手啊!

這是一種自信。

一種對自己實力強大到極致的自信。

「這小子不能留啊!現在不過區區煉骨境就有如此逆天的實力,改日,若是讓他進入大師之境,豈不是能夠斬宗師之境的強者了?」

這個想法,讓周泰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了。

宗師,便是他們周家也不多啊!那真是每死一個都是無比可怕的損失。

「小子,不錯,難怪敢跟我們周家叫囂,竟然有越級而戰的實力。」

周泰走了上去,盯著林逸冷冷的笑道。

「呵呵,殺一條狗而已,就你讓覺得不錯了?若是我把這所有的狗都殺了,那你還不要跪下叫我爺爺?」

林逸玩唇角上揚,狂妄的獰笑道,敢欺負他林逸的朋友,這已經是死罪了,更何況,這次,周家前來明顯就是為了殺他林逸,那就更是死上加死。

「狂妄!真以為殺一名大師之境的強者就了不起了?今天,老夫就斬了你,讓你知道我宗師之境的可怕的!」

周泰爆喝,氣息宛如長虹貫日,又似謫仙凌天,強的簡直令人驚恐。

「殺了他!」

「不錯,竟然敢嘲諷我周家,該死!」

「碎屍萬段,滅他九族!」

一名名周家的子弟紛紛揮舞著手臂,怒吼道。

大師之境的周博宇死了,他們無所謂,反正還有宗師之境的強者,他們就不信,這林逸還能夠擋住宗師之境的周泰了。

「死!」

周泰咬牙,桀驁不馴的獰笑道,一拳朝著林逸的腦袋上打了過去,根本連他成名的絕招都懶得動用,一名宗師之境的強者,對一名煉骨境的武者出手,這已經是一件很掉身份的事兒了,如果再動用絕招,他周泰還真丟不起這個人。

不過那怕是隨意的一拳,他也有絕對的信心能夠把林逸搞定。

這就是像是一個成年人,讓他去打一個嬰孩,那怕是隨意的一拳,這嬰孩也絕對是無法避開,無法承受的。

「滾開!」

林逸眼睛一瞪,肩膀一晃,同樣一拳打了出去。

「哈哈,找死!」

周泰獰笑,林逸一個煉骨境的武者,竟然敢跟他硬碰硬,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嘖嘖,我說這小子怎麼這麼狂妄呢,感情是個愣頭青,根本不知道怕啊!」

「哈哈,可不是,螻蟻竟然敢跟神龍硬砰,真不知道該說他……。」

後面的話還沒說完,周家眾人再度愣住了。

只見雙方的拳頭在觸碰到一起之後,他們想象中林逸慘叫,倒飛出去的畫面並沒有出現,反而是周泰那充滿威嚴的臉上卻浮現了一抹痛苦之色。

「咔擦!」

周泰的手腕胳膊竟然直接彎曲了起來。

「這……。」

周家每個人的喉嚨都有些發乾。

「你……。」周泰自己也震驚了,林逸的力量簡直可怕。

「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