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呵呵,羊方藏魚雖然有着‘天下第一名菜’的稱號,同時也有古老悠久的歷史背景,但我敢肯定的說,羊方藏魚可能是三道菜中,最沒有機會的一道菜。當然,大家別誤會,我只是就事論事,沒有貶低的意思,畢竟這道菜放在外面,絕對會讓人趨之若鶩。

不過,比賽始終是比賽,你們想想,所有評委在品嚐的菜品中,只有在面對羊方藏魚這道菜時,反應最淡,點評最少。而且他們說的那些什麼改變認知之類的事情,聽着玄乎乎的,有種安慰的意思。”

“亂放狗屁!”

“咦,你咋還罵人呢!”

“罵你怎麼了?不懂裝懂!你知道要重新制定一個味道標準有多難嗎?古往今來,有幾人成功過?”

“亂七八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說你裝X!”

“你你..別以爲你長得壯我就怕你,我只是不願和你這種莽夫計較!”

“……”



當現場觀衆爭論不休之時,‘動物兄弟’直播間內卻呈現出另外一種氣氛。

“陳老闆必勝!”

“兄弟們,準備給陳老闆慶功!”

“沒問題,【啤酒】【啤酒】【啤酒】..準備好了!”

“我最近在外地出差,估計這段時間是回不來了,@動物兄弟,我刷個火箭吧,你們到時候替我買個花籃給陳老闆送過去。”

帝國首席:甜寵億萬老婆 Lv3.斷箭在直播間送出宇宙超級無敵火箭*1..

寶箱掉落..

寶箱領取口令:恭喜陳老闆榮獲廚神!成爲龍江美食界第一人!

“恭喜陳老闆榮獲廚神!成爲龍江美食界第一人!”

“恭喜陳老闆榮獲廚神!成爲龍江美食界第一人!”

“恭喜陳老闆榮獲廚神!成爲龍江美食界第一人!”



“斷箭兄弟,你這樣送不划算啊,還不如在羣裏發給管理呢!”王雄心提醒道。

“呃..忘了。”

“等一下,你們怎麼知道陳沖一定獲勝? 總裁大人,不可以 過於自信了吧?”

“對啊,這比賽結果都還沒有出來呢,萬一出現變化,豈不是很尷很尬?”

“你們還是低調一些吧,一會兒沒獲勝的話,大家不好圓場啊【笑哭】【笑哭】【笑哭】”

“不可能!陳老闆必勝!”

“可是,這一屆比賽有皇老先生和那個杜文龍啊,他們可都是獲得過廚神的人!”

“那是因爲我們陳老闆沒有參賽!如果陳老闆早幾年參賽,廚神哪有他們的份?”

“【懵】【懵】【懵】..早幾年..陳老闆可能還在上學吧..”

“兄弟,你這迷之自信,我服!”

“期待大型翻車現場!哈哈哈!”

用戶354172已被房管永久禁言..

“【閉嘴】”

“【閉嘴】”

“【閉嘴】”



“太專制了,太霸道了,愛了!果斷關注!陳老闆必勝!”

“活捉牆頭草一枚。”

王雄心和周飛已經被頭套悶得大汗淋淋了,可看着彈幕中的祝賀,他們兩人開心得像個孩子一樣。

……

江畔小區,別墅區。

由於僑藝‘大病初癒’,喬教練和妻子鍾雪芹二人推掉了手頭上的大部分工作,專門在家裏陪伴自己的寶貝女兒,所以這段時間以來,他們一家三口每天都很閒。

好在無聊之餘,他們恰巧發現了廚神大賽,爲平靜的生活帶來了不少樂趣。

三人已經關注這場比賽整整四天了,每一場比賽都沒有落下。

“馬上就要出結果了,我很看好皇老先生的東坡肉!”喬教練搓着手,依舊採用最開始的策略,與僑藝唱反調,爲將來的某一種可能建立基礎。

至於這個可能是什麼,無需過多解釋。

“東坡肉太普通了,和失傳菜‘頂骨大鱔’沒法比,我覺得最終獲勝的,肯定是杜文龍!”鍾雪芹配合道。

“哼,你們兩個真是夠了,誠心擠兌我是不是?還是那句話,陳沖必勝!”僑藝被這兩人氣得不輕。

從一開始,喬教練夫婦就沒有給她太多的選擇機會,而她爲了爭一口氣,也只能硬着頭皮死磕到底。要知道,美食街的名氣與實力在所有美食區域中都是墊底的存在。

不過,令人驚喜的是,每當所有人都不看好美食街的時候,那個名叫陳沖的廚師總能力王狂瀾,從團隊賽奪冠,再到如今與兩名廚神同臺競技!

坦率講,能走到這一步,陳沖的表現已經令人驚歎了。

而在這一過程中,僑藝自己都沒有發現,他對陳沖的印象越來越深,越來越清晰,到得現在,她近乎是無腦的支持陳沖,只因後者從未讓人失望過!

“喲,瞧瞧,生氣了。”喬教練打趣一句,正想繼續拉伸仇恨時,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拿起來一看,原來是一位經商多年的朋友打來的。

“喂,老張..”

“沒忙,在家看電視呢..”

“和家裏人..”

喬教練一邊說着,一邊微微側過身體,眼角偷瞄了僑藝一眼,見後者專注看着電視,才繼續說道:“嗯,好了,都好了。”

“哈哈,別老問我的事,你呢?最近不忙嗎?咋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先說好,出來聚餐是來不了的,你知道的..”

“你說..”

“啥?什麼時候的事情?”

“今天早上?能確定嗎?”

“這..”

“不不,我沒說不感興趣,這樣,我和雪芹商量一下,晚點給你答覆。還有,你別一口回絕對方,就說..就說我電話沒打通,暫時沒聯繫上。”

“行,老兄弟,儘量幫我拖着,好嘞,就這樣,我這邊立刻商量!”

“什麼事啊,還需要和我商量?”見喬教練掛斷電話,鍾雪芹狐疑的問道。

與此同時,僑藝也將注意力轉移過來。

“哦,沒什麼事,老..老張說他在外地找到一個不..不錯的古玩,問我有沒有興趣接手,說是現在很多人都有意出手。”喬教練忽然變得有些結巴起來,“呵呵,你們也知道,我沒啥愛好,就喜歡收藏一些小的古玩。”

“什麼古玩讓您老這麼激動啊。”僑藝好奇道。

“就..就是一個三百多年前的小掛件,保存得挺完整的。”喬教練下意識擦了把額頭的冷汗。

“哦。”聞言,僑藝頓時沒了興趣,繼續觀看電視,畫面中,評委們還在交頭接耳的議論着。

“咳,我去上個廁所,水喝多了。”喬教練清了清嗓子,起身就往二樓走。

他們家是四層獨棟大別墅,先不說每一層都設有衛生間,光是喬教練之前結結巴巴的語氣就值得起疑。

因此,當喬教練選擇去二樓,並時不時回頭查看的時候,鍾雪芹立刻反應過來,於是裝模作樣的搓了搓肩膀,說了句‘找條毛毯’之後,便也跟了上去。

客廳忽然就剩下僑藝一人,而她一門心思等待比賽結果,全然沒有察覺父母漏洞百出的說辭。

找毛毯?這炎炎夏日需要毛毯嗎?連空調都沒開!



“老喬,到底什麼事?”鍾雪芹跟到臥室的時候,趕緊反手將門關閉。

他們夫妻倆已經共同走過三十幾個年頭,說句不好聽的話,喬教練屁/股一擡,她就知道後者要放什麼種類的屁!

“女兒沒跟來吧?”喬教練問道。

“沒有,在下面看電視呢。”鍾雪芹還是有些不放心,拉開房門瞄了一眼,走廊空空,半個影子都沒有。

喬教練鬆了口氣,先是拉開衣櫃查看保險箱裏的鉅額現金,接着才壓低聲音說道:“剛纔老張告訴我,李氏集團可能要放棄美食街這個產業了。”

“這不是很正常嗎,美食街輿論壓力那麼大,換做是我,我也得放。”鍾雪芹是個商界女強人,對這些利益糾葛看得非常明白。

“這個我知道,但問題是,你忘記誰在美食街了?”喬教練嚴肅道。

“陳沖..”鍾雪芹反應過來,“可是,以陳沖現在的影響力,完全沒必要窩在美食街發展,大可以憑藉這一次的比賽勢頭,另起爐竈! 修羅公主 前途無量。”

三國之關平當老大 “道理我都懂。”喬教練嘆了口氣,分析道:“但你覺得,以陳沖的本事,爲什麼不早早離開美食街呢?”

“這..”鍾雪芹沉默下來,不知該如何接話。

“我大膽猜測,陳沖對美食街是有感情的,他並不願意離開美食街。”喬教練眼神篤定的說道。

“你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可是,李氏集團要放棄美食街,我們又能做什麼?”鍾雪芹疑惑。

“老張說,今天李氏集團的股東大會上,他們的董事長李建邦態度很強硬,說什麼都不肯放棄美食街這條產業。”喬教練道。

“這不難理解,很久以前我便聽說李建邦是靠着美食街的產業才慢慢發展出李氏集團的規模,換做任何人,都會捨不得放棄的。”鍾雪芹雖然不是做美食產業的,但龍江就這麼大塊地方,而她本身也是商人,有些瞭解並不奇怪。

“這個道理我明白沒有,關鍵是現在李氏集團那些股東們不明白,想把各自手中有關美食街的股份全部出手。”喬教練緊皺眉頭。

“出手?開玩笑吧,這個時間點,誰敢接手?”鍾雪芹嗤之以鼻,“老喬啊,別擔心,等陳沖拿到冠軍之後,會慢慢打破現在的僵局,只是需要時間罷了。再說了,這次新聞報道的事件對美食街來說未必就是壞事,只要抓住兇手,那麼之前的負面影響會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美食街’三個字將再次成爲人們議論的中心點,並且會轉化成正收比!

試想一下,光龍江市的常住人口就有八百多萬,就算只有10%的人知道美食街這個地方,那就是七八十萬人,而這部分人中,對美食感興趣的,少說也有10%。換句話說,這件事過後,至少有十萬人左右會光顧美食街,再以陳沖的名氣,給這十萬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絕對是小菜一碟。嘖嘖,十萬人,足以補上這段時間的虧損了。

所以啊,老喬,別擔心,只要李氏集團能頂住壓力,美食街跨不了的。唯一不確定的是,這個壓力,要頂多久。”

對於自己這位妻子的商業頭腦,喬教練從來就沒有小瞧過,可他仍然高興不起來,“雪芹,你的這些分析,都是建立在無人敢在這段時間接受美食街股份的情況下。”

“沒錯,如果有人接手,恐怕那些股東不會冒這個風險。”鍾雪芹點頭。

“所以,現在的問題是,真有人接手了,而且沒有壓低價格!”喬教練說出整件事的重點。

“什麼?居然有這種傻X?”



在兩人交談之際,誰也沒有發現,門縫下,多了一個陰影。

僑藝站在門外,目光出現深深的茫然。

“他們..早就認識陳沖?” 別看僑藝這兩天被喬教練二人忽悠得暈頭轉向,實際上她的內心還是有些奇怪的感覺。

在僑藝的記憶中,喬教練以往只對游泳比賽和新聞感興趣,鍾雪芹則對肥皂劇感興趣,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可最近呢?不僅熱衷這個什麼廚神比賽,甚至狂熱到調好鬧鐘,提前守在電視機前面!

這本就是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在這樣的前提下,喬教練和鍾雪芹突然一前一後的離開便引起了僑藝的好奇心,所以才悄悄跟了上來,想看看他們到底有什麼祕密瞞着自己。

正所謂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原來父母早就認識陳沖!

“既然他們早就認識陳沖,爲什麼還要裝作不知道?而且利用各種小心思,讓自己支持陳沖,太奇怪了。”僑藝沒有吭聲,繼續偷聽。

房間內,氣氛陷入短暫的安靜,好半晌後,鍾雪芹纔開口說道:“老張到底找你幹什麼?”

喬教練嘆了口氣,道:“老張告訴我,李建邦爲了保住美食街的產業,想把其他股東手中的股份,但他錢不夠,房產也無法立刻脫手。所以他找朋友借錢急用,並承諾事後會付一筆可觀的利息。老張收到消息後,很想出這筆錢,可他的資金一時間週轉不開,便問我有沒有興趣賺個利息錢。”

“會不會是陷阱?你知道的,商業圈的水很深的。”鍾雪芹問道。

“老張說有人聽到風聲後立刻安排人調查了一下,的確有這麼一回事,而且李建邦這個人在他們那個圈子裏的信用很好,加上還有李氏集團這麼大個家底,陷阱應該不存在。”喬教練說道。

“很急嗎?”鍾雪芹再問。

“很急,最多兩天時間!不然以李建邦的身價,也不可能找外人幫忙。”喬教練有一下每一下的看向鍾雪芹。

“缺的那一部分是多少?”鍾雪芹似乎沒有看見前者的目光,繼續問道。

喬教練沉默片刻,緩緩伸出兩根手指。

“兩百萬?”

“不,兩千萬!”

此言一出,二人都陷入沉默之中,也不知過了多久,鍾雪芹才挽住丈夫的手臂說道:“兩千萬就兩千萬吧,我立刻和公司聯繫,讓他們取消最近一批設備的購置計劃,再加上家裏這五百萬現金,完全沒問題!”

“可是..”喬教練神色極爲複雜,話還沒有說完,便見鍾雪芹笑着搖了搖頭。

“咱們這一輩子最寶貴的,就是僑藝。爲了女兒,別說是錢,我們連命都可以不要。”鍾雪芹爲喬教練整理着衣領,“既然陳沖把咱們女兒從死亡深淵救了回來,那麼現在,就是我們報恩的時候。”

見狀,喬教練鄭重點頭,旋即柔情的將鍾雪芹抱在懷中。



房間外,僑藝沒有繼續偷聽下去,轉身離開時,目光多了些異樣的光彩。

也許這次的偷聽不僅讓她明白了真相,更是爲她將來走上另一條人生道路奠定了契機。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