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呼!

當妖狼氣息絕去之時,韓宇手掌翻動,法牌顯現,徒然有著光華閃爍,那一似乎可勾魂奪魄的士字讓得那轉化成獸體形態的韓宇,那張略顯猙獰的臉龐上有著一絲笑意浮現而出。

「晉級到士級了么!」

至此,韓宇已經斬殺了十頭堪比兩宮之境的妖狼。

「呵呵,既然你們送上門了,那麼便讓我盡情的嗜殺吧!」韓宇訕訕一笑,眸光在鎖定了不遠處一頭堪比兩宮之境的妖獸后,巨翼震動,便是向著後者急速掠去。

刷!

龐大的身軀,好像鬼魅閃爍,韓宇頃刻就出現在了一頭妖狼附近,當下月輪閃爍,便是果斷出手…

韓宇轉化了雷翼獅龍獸的形態,那遁飛速度遠非一般修者可比,所以等到那些妖狼發現一股氣息波動在不斷接近時,那凌厲的估計已經是當頭斬下!

嗷吼!

與此,同時九炎天龍也是騰飛於空助韓宇斬殺妖獸。

這次戰績的累計倒是和當初在旋風海域歷練時有些向似之處,只要妖獸死去,催動那法牌之上的玄奧紋路加以感應,便可得到數據,將這些戰績累計下來,到便沒有規定要本人親手斬殺的妖獸才可以增加戰績。

在韓宇勢如破竹一般斬殺著妖狼的時候,邀月宮有些修者卻是翻動有些吃力,畢竟他們可沒有那氣勢滔天的宮府神通,面對這些防禦強悍為數眾多的妖狼不敢心生懈怠。

不過,這些弟子底蘊也是相當的渾厚,不僅是靈寶還是武學都強悍無比,勝過同階存在,所以在對付這些妖狼的時候,只要小心些到便沒有出現重傷。

激烈的廝殺足足持續了大半天,邀月宮的修者這才是將那些妖狼盡數斬殺,在那山坳之中血流成河,一具具寒光燦燦的狼軀,讓人望之生寒。

這些妖狼,到最後縱使知道不敵,卻沒有一絲要退離的意思,那種嗜殺的程度,讓得邀月宮的修者感到了一絲畏懼,同時對於這處戰域的危險程度也是得到了幾分認知。

要是遇到一些高階妖獸的獸群,豈能與之爭鋒?

「這裡還真是危險啊!」眾人聚集到一起,瞅了一眼下方那滿目瘡痍的戰場,說道。

「看來我們得趕快找到一處城池才形,不然呆在荒野之中將遭到源源不斷的妖獸突襲。」韓宇化成人形,在瞅了一眼那依舊顯示著士級的法牌后,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根據他們得知的資料,在戰域之中有著許多的城池,裡面有著護城大陣,可保修者安然。

也是如此,這些城池將成為各方勢力爭奪的對象,在這亂域之中誰不想有著一處安身之地了?

「按照地圖,在附近應該就有著一處城池,不過現在各宮的修者想必都將要趕去那裡了吧!」邵雷眉頭微皺,說道。

旁邊的師兄弟也是眸露凝重,這將是各宮修者的第一次爭鋒,他們有著星月宮和太虛宮兩個仇敵,局勢可有些不秒,若讓他們依附另外宮府,誰又會願意了?

「走吧!」韓宇眸光一凝,好像劍鋒凌厲無比,他的目標是在這戰域之中脫穎而出,有著自己的一方勢力,如此才有著和他母親的家族對話的地位。

所以,在這條道路上,任何阻攔著,殺無赦!

見到韓宇語氣堅定,眾人沒有一絲遲疑,紛紛跟隨著他向著遠處的一片地域遁去。

在這混亂的戰域之中,他們必須有著一個領頭人,可眾人都是心高氣傲的存在,誰也難以讓別人信服,在這裡也只有這個青年可以讓眾人為之心悅誠服,所以如此凝聚人心的人物,他們也不想放棄,自然將尾隨其後。

在這裡,唯有團結一致,才可以前進啊!

一路向前,韓宇等人不時遇到妖獸襲擊,經過幾番浴血奮戰,眾人都是達到了士級,卻也有著許多人受傷不輕,此刻急需著一處安全的地方療傷,所以趕起路來,他們的速度也是變得快了許多,那遁飛的身形好像是流星劃過。

「那便是九星城!」 我真是大德魯伊 身在高空,放眼望去,一座古老城池便是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座城池,距離韓宇等人所傳送的距離最近,歷年來都是九宮修者的聚集地,所以被稱為九星城。

這裡也將是九宮修者第一次正面交鋒之地!

九星城,有著陣法護持,不過憑藉著雪域發放的法牌,眾人可輕易進入。

然而,就在韓宇等人滿懷期許的將下方的城池給盯著的時候,眉頭卻是微微一皺。

在那古老的城樓之上儼然有著修者屹立,瞧他們那服飾,竟是星月宮和太虛宮的修者。

「他們難道達成了聯盟?」望著那些站立在一起的修者,邵雷等人的臉色都不由變得有些陰沉了起來。

「想以少勝多麼?」韓宇眉頭跳了跳,臉色也是變得有些陰沉了起來。

他們邀月宮不過五十名修者進入此間,可那太虛宮卻有著百人,若加上星月宮,實力懸殊之大,可是難以逾越啊!

咻咻!

不等韓宇等人接近那古城,在城中便有著一道道身影遁飛而出,赫然是太虛宮和星月宮的修者,瞧他們的模樣,儼然達成了結盟之勢要解決這個仇敵。

咻!

不過,在這兩宮修者從城中遁出的時候,也有著幾個已經趕來此地的宮府修者尾隨而來,在他們那些眸光之中都帶著一絲狡黠之意,瞧那模樣,想來是頗為樂意看到一場九宮之中宮府之間的血拚,好讓他們從中得利!

「呵呵,你們終於來了。」太虛宮一個身形精悍的男子,落在韓宇等人的身前,眸露獰笑,帶著滿臉玩味說道。

此人,正是馬牧的兄長馬仲林!

「韓宇,你殺我華氏一族子弟,今天便留下你的狗命吧!」星月宮的一位模樣英俊的男子,長發舞動,手持一柄長戟眸露火光,帶著滔天殺意怒斥道。

這兩宮尾隨而來的弟子都是滿臉殺意,眸露猙獰。

「想要我的命,只怕你還沒有這個本事!」韓宇冷冷的說道。

「哼,大言不慚,難道你以為你邀月宮可以與我們兩宮抗衡么?」那華姓男子一臉冷笑,隨後眸光冰冷,將視線落在韓宇旁邊的青年身上,氣勢凌人的喝道,「這是我們和韓宇之間的恩怨,你們若是識相的話,都退避到一邊,不然,殺無赦!」 「我們怎麼辦?」聞言,邀月宮一個弟子,問道。

「現在只有兩個辦法!」韓宇瞅向眾人,說道。

「兩個辦法?」邀月宮的弟子眸光一凝,紛紛將眸光瞅向韓宇等候著他接下來的話語。

「第一,你們退到一邊。」韓宇說道,「第二,隨我與之一戰,縱死不悔!」

邀月宮的修者略微一愣。

「你們若退出,我絕不怪罪。」韓宇說道。

「一戰又有何懼之?」邵雷眸光戰意凜然,說道,「我等來此本就是抱著九死一生的打算,為的就是要憑藉自己的一雙拳頭,打出一片天下,此刻豈能畏懼?若是如此,只怕此生也只有屈居他人的份,我邵雷拜天拜地,卻絕不願屈於他人之下,有的只有兄弟,你們願意屈居他人之下,被人頤指氣使么?」

邵雷眸光一轉,將視線掃向眾人,鏗鏘有力的話語,使得這片天際的空氣都沸騰了起來,邀月宮的弟子那雙眸子中一絲狂熱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攀升著。

「我們願意與韓師兄同生共死!」

「對,我們來此便已經抱著九死一生打算,如今何懼一戰?」

「韓師兄,我等願與你並肩作戰,縱死不悔!」

當附近的空氣沸騰起來后,邀月宮的弟子終於是為之動容,在相視一眼后,便是慷慨激昂齊聲喝道。

「縱死不悔…!」

滾滾音波震蕩開來,氣勢滔天,方圓千里皆清晰可聞,那股高昂的戰意,讓人為之詫然。

「這些傢伙到有著幾分血氣啊!」在遠處的幾方準備在旁邊看戲的宮府勢力,都為之動容,不由對這些勢弱的青年生出了幾分好感,血性男兒,無論如何都是值得尊敬的存在。

音波入耳,韓宇只覺體內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當下身形一震,長發舞動,衣袍鼓動,在虛空獵獵作響,一股磅礴的氣勢迸發而出,仰首道:「好,既然諸位師兄弟有此決心,我韓宇絕不會負爾等!」

話語落下,韓宇雙眸火熱,向著身旁那些師兄弟瞅去,在眸光對視的剎那,心頭倍覺溫暖,好像有著一股無窮的力量不斷的從那骨子裡瀰漫開來。

這些人在危難之機,終於是顯現出了真性情!

在此刻,韓宇沒有了一絲顧忌!

縱死不悔!

邀月宮的弟子齊聲喝道。

虛空之中五十名青年戰意凜然,衣袂飄飄之時,好像戰尊傲立於空,無形的氣勢,震動虛空。

「這些傢伙!」太虛宮和星月宮的修者都是眉頭微皺,便沒有料到邀月宮的修者會如此齊心。

「一群愚昧的傢伙,難道你們真以為憑藉你們區區五十人可以和我們一百五十人抗衡么?」馬仲林眸光銳利如劍冷冷的凝視著邀月宮的修者,沉聲道,「你們來此都是為了在雪域之中立足,若為了這一次衝動隕落在此,可將悔不當初。」

「退到一邊,可保安全,不然殺無赦!」馬仲林冷冷的說道,「這是你們最後的一次機會。」

「呵呵,他們五十人,或許難敵你們兩個宮府的修者,不過若是加上我們了?」徒然一道戲謔的笑聲響徹開來,卻見破風之聲響起,在九星城附近人影閃爍,便是有著近百道人影出現在了這片天地之間。

「東華宮!」馬仲林眉頭一皺,當瞧得來人所穿的服飾后,眸露陰森,說道,「陳凱,難道你要插手此事?」

這些徒然出現的人影,正式東華宮的修者,那為首的青年身形挺拔眉宇之間帶著幾分英氣,身形落定后,也不理會馬仲林,眸光掠動視線便向著前方瞅去,說道,「這位兄台,我乃東華宮的修者,陳鎧,見你氣勢不凡,欲與你結為盟友,不知你可有意向。」

這陳鎧似笑非笑,眸子微眯時透發著一股精明的氣息。

「結盟?」韓宇眸光一凝,視線瞅向這徒然出現的東華宮修者,沉吟不語。

邀月宮的修者驚詫之餘,卻是露出一絲喜色,隨後便將眸光落在韓宇身上,顯然是等候著後者做出決定。

「在這片戰域,妖獸眾多,若不結盟,只怕就算韓兄,實力在強也難以寸進。」陳鎧攤了攤手掌,笑道,「你若和我宮結盟,這次危機,可我想憑藉我們的實力應該可以輕易解決。」

「陳鎧,你難道真要橫插一手么?」馬仲林聞言后,一臉陰沉,說道,「若真血拚起來,這對你們東華宮可沒有一點好處。」

陳鎧聳了聳肩,便沒有理會那馬仲林只是將視線落在前方的青年身上。

「這陳鎧,竟然橫插一腳!」在遠處的一些人群之中,有人皺眉道,「只怕這一戰,是難以打起來了。」

「他是看中了那韓宇的底蘊,若是將之收攏在身邊,到是不錯的助力,據說此人當初可是擊敗了妖府之地的一名強者,實力非一般人可比啊!」

「就不知他會不會答應陳鎧了,若如此,可不僅是結盟這麼簡單,邀月宮也將因此欠下東華宮一個人情,如此買賣,怎麼都賺了,這陳鎧倒是會打小算盤。」

聽得附近修者的言辭后,邀月宮的修者那方才舒展開來的笑意,皆是緩慢收斂了起來,如依靠東華宮解決危機,他們不僅將欠下一個人情,以後只怕也是難以在九宮之中抬頭了,更別談在域之戰中脫穎而出了?

刷!

霎時,所有的修者將眸光落在了邀月宮為首的那個青年身上,似乎眾人都知道,此人方才有著最後的決策之力!

「陳鎧兄的好意,韓某心領了。」韓宇眼皮掀動凌厲的眸光好像利刃一般掠過天際,隨後嘴角開啟,攤了攤手掌,頓了頓的說道,「我想,對付這些傢伙,我們足以!」

「哦!」聞言,陳鎧的臉色頓時陰沉了起來,隨後眉頭挑動,在瞅了一眼那個話語平淡的青年後,說道,「如此,陳某也不強人所難,祝韓兄好運。」

說完,他手掌一揮,便示意著東華宮的修者後退。

「陳師兄這傢伙也太不識相了吧?」陳鎧身邊一個修者回頭瞥了一眼對面的青年,說道,「我們可是好意拉他們一把,難道他真以為自己可以和那兩宮的修者抗衡么?」

「這韓宇可沒有這麼簡單,想來有著自己的打算。」陳鎧說道,「我們便靜觀其變吧!」

東華宮的修者帶著滿心不解,兩個呼吸間就退出了千丈之外!

「這傢伙真是找死啊!」見到韓宇拒絕了東華宮的修者太虛宮和星月宮的修者都是露出猙獰的笑容。

「這小子,難道真有這能耐?」遠處各宮的不由露出錯愕的眸光,隨後眯眼一笑,皆是呢喃自語道,「這下事情,倒是變得有趣了起來。」

「要想,在此嶄露頭角,便只有憑藉自己的拳頭殺出一條血路,依附他人雖然可以苟活,卻將成為庸碌之人。」韓宇轉頭向著身旁的師兄弟說道,「我的目標可是成為一個庸人,唯有凌駕於九天之上,方才能不被他人所欺,所以這一次,得靠自己!」

「我們誓死追隨韓師兄!」眾人眸露灼熱,心中傲氣騰升,齊聲喝道。

「很好,這一次,我一定會帶你們殺出一條血路的!」韓宇一臉欣慰,若這些師兄弟是膽小懦弱的之輩,他縱使有著天大神通,也是無能為力,幫襯不到他們什麼。

「這是一個陣法,威力不錯,你們主持此陣,對付星月宮的弟子即可。」韓宇徒然手掌一翻,伏天陣便出現在手心,掠向身後一個神體雙修的師弟手中,手訣輕點時,陣法的催動法門也是被後者收入腦海之中。

這個修者姓李名仁宵!

另外幾十名弟子也是得到了御陣之法!

「難道韓師兄你要獨立對付太虛宮的修者?」催動法門攝如識海元神瞬息就將之消化,這李仁宵略露喜色,隨後眉頭一皺,向著韓宇問道。

旁邊的師兄弟也是一臉凝重,那可是一百名修者啊!

「要想出頭,何懼一戰?」韓宇眸光一凝,說道,「你們只要護住自己便行。」

「那韓師兄保重。」那李仁宵微微點頭,隨後法訣引動,將伏天陣布下。

伏天陣,可以憑藉著煉體修者以元氣催動,法門頗為簡單,所以眾人一學就會。

刷!

四道元氣長河頓時沒入那陣柱之中,一股磅礴的氣息波動便是徒然衝天而起。

嗡!

光華綻放,一片光幕徒然出現在空,形成一個陣勢空間,籠罩方圓十數里,一股磅礴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海潮蕩漾,氣勢凶凶,此刻在這些宮府境修者的催動下,伏天陣的氣勢,幾乎是被完全催動了起來。

邵雷等人個人的戰力非凡,手段也是不錯,不過他們卻便沒有伏天陣這種陣法,如今有著此陣加持,他們戰力將得到大力的提升,若真動起手來,星月宮五十名弟子,若沒有類似的陣法,根本難以與之匹敵。

「這些傢伙真是打算負隅頑抗了么?」星月宮那名華姓男子眸光陰森,一絲猙獰之色從嘴角之中緩緩掀動起來,視線一轉,說道,「馬兄,既然他們如此固執,我們便出手將之盡數殲滅,以儆效尤,如何?」

「恩!」馬仲林點頭應承,隨後向著身後的師弟,說道,「隨我出手,務必將那韓宇斬殺!」

「是!」

太虛宮的修者殺氣衝天,當初韓宇在北玄禁地殺了不少太虛宮修者,有不少人和這些人有著血緣關係,所以此番有了機會,沒有一個人會生出仁慈之心。

「終於要動手了么?」遠處的修者,注視著前方的虛空,眸子露出滿臉的戲謔之色,不管哪方受損,對於他們來說都將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砰!

巨劍氣勢滔天,斬潰了那道雷翼獅龍獸特有的神通,自身氣勢也是減弱,卻不等他鬆氣,一道有著寒氣繚繞的光柱,隨著掠來,直接是將之擊潰身形狼狽的從劍身閃現而出。

徒然出現的寒氣光柱,正是冰麒麟那獨角催動而出。

撲哧!

馬仲林口中吐出鮮血,不等他做出反應,一隻滔天巨掌便是向著他當頭抓下。

「啊!」凄厲的慘叫聲戛然而止,卻見冰麒麟巨掌一握,那馬仲林直接是粉身碎骨,就此氣絕。

「死了?」遠處的修者望著這一幕,滿臉駭然,骨子裡寒意滋生,這馬仲林可是兩宮之境圓滿的修者,即將踏入三宮之境,那一生劍道奧義,在同輩之中一時無兩,卻這麼被一舉斬殺,任誰都不得不倒吸一口涼氣啊!

吼!

在冰麒麟一舉捏碎馬仲林后,韓宇便是向著那華姓修者殺去。

呼!

至於九炎天龍,它那巨大的身軀騰飛於空,氣勢如虹,周身火焰涌動翻滾,好像是有著一片火海從天上傾覆而下,攜帶著滔天氣勢直接,向著八名修者傾覆而下,那般氣勢,不可抵擋,直接是將眾人淹沒,隨後頃刻間就被焚為灰燼。

「這些傢伙怎麼有如此氣勢!」

「那靈獸實力太強了,只怕達到了六宮之境!」

「我們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