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喬小諾從車窗看去,果真看到了陸眠,抱著她的人……是凌遇深。

在今天的畢業典禮上,她第一次見到凌遇深,那是一個成熟而穩重的男人,舉手投足間難掩貴氣,對圓圓溫柔且無微不至的照顧。

喬小諾想,幸好慕少璽沒來。

否則,看到這一幕,也不知道他會是什麼感受。

凌遇深垂眸,看著懷裡醉醺醺的女孩,無奈的低笑,一手將她散落頰邊的髮絲挽至耳後,「能站穩么,嗯?」

陸眠嗯嗯啊啊的一陣亂應,閉著眼,腦袋無力的往他懷裡靠。

「那站好,好么?」

話音剛落,緩緩停下的勞斯萊斯車窗降下,喬小諾溫軟的聲音響起,「打擾了,圓圓是喝醉了么?」

凌遇深沖她禮貌的頷首,「喝了不少,這會兒醉得不輕。」

「麻煩你了凌先生,把圓圓交給我就好。」

喬小諾作勢推門下車,凌遇深勾唇一笑,溫淡的道:「喬小姐腿腳不便,還是我來吧。」

喬小諾:「……」

他說的也有道理。

警衛扶著喬小諾,凌遇深攙扶著醉醺醺的陸眠,一起踏進室內。 你說你早一刻拉夜白走也行,晚一刻拉夜白走也好,為什麼偏偏要這個時候?等她羅蘭都說了那麼多,演了那麼長,做了那麼多準備快要收尾的時候才出現,你秦如雨不是存心搗亂是什麼?!

沒錯,她秦如雨還就是存心的。

「我就是要讓你好好體會一下我之前的感受!」秦如雨直接說道。

兩次,她今天已經整整兩次了,眼見著都要成功了,最終卻被各種各樣的因素給破壞。你說她秦如雨能不氣嗎?你羅蘭現在有多麼的生氣,那她秦如雨就有你兩倍那麼生氣!只有嘗試了同樣的痛苦,大家才能夠互相理解!

「好傢夥!是你逼我的,別怪我出絕招了!」羅蘭突然擺出架勢來,一副要戰鬥的樣子。

秦如雨瞳孔一縮,連忙驚叫道,

「不要亂來!」

這兩位好姐妹之間,終於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了!現在誰能阻止她們?就沒有人出面來阻止她們嗎?看看阿瞑在那邊一臉無視的樣子,難道真由她們大打出手?!

就見羅蘭突然從她的卡片中抽出一張來,就秦如雨驚恐的叫喊中,放出了大招來。

「不要啊~~」

「出來吧,大黑豬!」

隨著羅蘭的喊聲,就見她手中的卡片一閃,然後屋內憑空出現了一頭黑sè大野豬。

野豬剛一出現,就在屋內亂跑亂竄亂撞亂拱,還拉屎!

想想看,一個女孩子的家,是該多漂亮,多乾淨,多清潔,甚至還有微微的香味,可現在被野豬這麼一糟蹋,搞得又臟又亂不說,還臭味熊熊,可不是說打整就能打整好的啊。見到這種場景,秦如雨差點沒瘋過去!她一直不允許羅蘭在她屋子裡把她的寵物放出來,沒想到羅蘭這次不僅放出來了,還直接放出這麼一頭大黑豬來!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秦如雨大叫一聲,頓時開始了反擊,只見秦如雨把雙手放在地上,

「地表融化!」

然後整個地面彷彿變成了沼澤地一般,那頭大黑豬直接陷了進去,啊嗚啊嗚,不停吼叫也沒用。好在秦如雨沒有傷及無辜,夜白等人所站立之處都還是好好的,當然,秦如雨也是不得不控制,要不然整座房子都會陷進去了。

別看秦如雨只是個小姑娘模樣,跟她打架可要小心得很,她能利用周圍一切可利用的環境來對付你,而且她還能把你的任意武器,護甲,全部都變成無用之物!不過,對於徒手攻擊,還有特殊手段的夜白,秦如雨顯然沒有什麼好辦法,所以之前才輸的那麼徹底。

秦如雨沒有等野豬完全陷進地底去,就收起了魔法,地表重新固定,大黑豬完全被困死在了裡面,動彈不得,只能幹乾嚎叫。

「別以為我怕你,出來吧,大笨鳥!」羅蘭卻是不服氣的又扔了一個卡片出來,一隻飛鳥憑空出現,又跟剛才那野豬一樣,在房間里亂飛亂竄,噼里啪啦,燈碎了,裝飾品爛了,牆也被抓壞了。秦如雨的融化魔法對付起地面上的動物容易,可對付起天上飛的就難了。

另一邊,羅蘭趁機跑到那大黑豬旁邊,晃動著之前那卡片,對其說道,

「小豬豬,回來吧。」

「嗚。」大黑豬叫喚一聲,一閃回到了卡片中,只在地面上留下一個豬形大坑。

「卡片魔法,是如今非常少見的幻系魔法分類的一種特殊變化。羅蘭就是利用這種方式來收藏她的動物,當然,只有目標自己願意,才能進到卡片里去,這個過程,是可以無視任何物理束縛的。不過也因此,這種魔法只能誘惑那些沒有思想的動物傻傻的跑進去,對於人可沒那麼好使。」阿瞑在旁邊替眾人解釋道。

所以,作為動物收藏愛好者的羅蘭,身邊並沒有任何的動物,這並不奇怪。其實所有的動物她都隨身帶著,只是呆在卡片里沒放出來罷了。不過,羅蘭也不可能把一些動物輕易放出來的,很多動物都是野生的,被她誘捕的,萬一放出來不小心跑掉了,羅蘭她找誰哭去啊!

「好有趣,你們的魔法都好奇特哦!」雪麗忍不住出聲感嘆起來。雖然之前也見過不少特殊魔法,但無論是李軍賢的鏡魔法,還是唐初蕊的森林魔法,其實都算是常規魔法。

眼前的,才是非常規,非主流魔法,這些平ri里非常少見的魔法,如今居然一次就直接出現了三個!當然,倒不是說就有那麼大的巧合,而是她們這群人,本就是因為這種特殊xing,所以才走到一起來的。

「你們應該知道很久以前大陸上有過一段魔法創新時期吧。」阿瞑沖眾人講道,「那個年代,世界上湧現出了各種各樣不同的魔法,可以說每一天都有全新的魔法誕生,各sè魔法遍布整個人類大陸,越是新奇的魔法,也越是容易受到歡迎。不過發展到後面,因為這些魔法大多不實用的原因,這股風氣被當權者給慢慢抑制了。人類大陸重新回歸實用xing,無用之魔法漸漸被淘汰,不過,當年那些魔法,畢竟是別人窮其一生,乃至幾代人才研究出來的成果。因此,這些魔法都沒有被銷毀,而是存放了起來,偶爾也能作為借鑒和反面例子來教導後人。」

「所以,你們算是魔法創新時期的文化傳流者了?」凱莉問道。

阿瞑卻是搖了搖頭,

「也不盡然。每個人生來就不一樣,喜歡的東西不一樣,價值觀也不一樣,我們其實都跟那個時期沒什麼太大的關係,但世界上總有那麼一部分人,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去選擇一些非主流魔法的。好比我,因為喜歡讀書,所以專門學了這麼一個黑暗拓印魔法。羅蘭也是因為無處存放她的寵物,才學了這麼一個卡片魔法的。這些魔法,在世人眼中,是無用之魔法,但對我們,卻是再合適不過。」阿瞑解釋道,「不過,我們這樣一類人,別人不理解,當權者也不倡導我們的行為,因此經常會被人歧視。於是後來,我們就自己成立了一個聯盟,讓所有跟我們類似的人都聚到一起。聯盟裡面沒有歧視,也沒有特殊,我們反而才是主流,大家都能快快樂樂,開開心心的,做自己喜歡的事。」

「哇,真好,感覺跟我們子君閣挺像的啊。」雪麗讚歎道,「你們聯盟叫什麼名字?」

阿瞑露出一張笑臉,「廢柴聯盟。」

(→_→)

; 陸胤和林沁兒已經睡下了,陸焰還沒休息。

他姿態散漫的坐在沙發上,拿著一台iPad在打遊戲,聽到動靜,立即扔下iPad跑過來。

「姐姐,你們回來啦!」

陸焰跑到她們跟前,看看喬小諾,又看看陸眠,一時之間無措的站在那,也不知道該先扶哪一個。

一個腿受傷了,一個醉醺醺的。

似乎都要攙扶。

「小滿,扶你姐姐上樓。」喬小諾發話了。

陸焰像是得到命令一樣,從凌遇深手裡接過醉醺醺,站都快站不穩的陸眠,「遇深哥,我來吧。」

凌遇深順勢把陸眠交給他,「圓圓喝多了,一會兒讓傭人給她煮一碗解酒湯,喝了再睡。」

「好,我知道的。」

陸焰滿口答應著,一邊攙扶陸眠,「姐,走吧,扶你回卧室。」

剛走了兩步,陸眠又迷迷瞪瞪的轉過頭來,費勁的睜開眼,指著凌遇深,「你去哪?」

凌遇深雙手插在西裝褲袋裡,身姿筆挺,氣質出塵清雋,「我回家,明天來看你。」

「不行,你不許走!」陸眠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推開了陸焰,搖搖晃晃的走向凌遇深。

「小心!」

「姐!」

就在她摔倒的那一剎那,凌遇深眼疾手快的伸出手,將她撈進懷裡。

「小心。」凌遇深心有餘悸的抱住她,低頭檢查她有沒有事。

籃壇指揮官 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她沒事,他懸著的心才放下來。

我的寵物是BOSS 陸眠卻吃吃的笑了起來,白嫩的食指,在他英俊的臉上輕觸,「好看……」

凌遇深無奈極了,「先回卧室休息,好么?」

「不,不好。」

「那先過去坐下。」

「也……也不好。」她迷糊的搖著頭。

陸焰簡直沒眼看了,姐姐喝醉了,怎麼還纏著人家遇深哥不放呢!

真是太丟臉了。

以免她明天早上醒來會後悔,陸焰覺得,自己有必要把姐姐救回來。

現在還能搶救一下!

「遇深哥,我來吧。我姐她喝醉了,就是喜歡說話。有點嘮叨,哈哈你別介意啊。」

說著,動手去扶陸眠,手剛碰到她的手臂,就被她猛地甩開,「你是誰呀,別碰我。」

陸焰:「……」

晴天霹靂!

姐!我是陸焰啊!

陸圓圓,我是陸小滿啊!

你竟然不認識我,酒精居然能把我們之間的親情殺死?

喬小諾也著實被雷到了,以前在官邸的時候,慕少璽是不允許陸眠碰酒的。

她也沒少偷偷跟同學朋友一起出門喝酒,被慕少璽逮到,往往都會被教訓一頓。

喬小諾知道她酒量不好,但從沒遇到過,她喝醉到不認識人的情況!

當即,也有些懵了。

「你……」陸眠抓著凌遇深的襯衫領子,揪了一下,「愛不愛我呀?」

陸焰:「……!!!」

沒眼看!真是沒眼看了!

喬小諾:「……」

這是什麼情況?

值夜的傭人:「……」

我們什麼都沒聽到,什麼也沒看到。

陸眠踮起腳尖,湊近了他,醉眼迷離,朝著凌遇深的俊臉吹了一口氣,「愛不愛嘛?」 廢柴聯盟?眾人微微一愣,隨即就覺得這個名字起的其實相當不錯。首先,肯定是有自嘲的意味在裡面,畢竟在外界眼裡,這麼一群傢伙全部都是一些「廢柴」,所學的都是些無用的、嘩眾取寵的能力。不過這樣一個名字,由他們自己取來,則反映出了聯盟內部人員的樂觀jing神。

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啊!

「你們別看阿瞑這樣,阿瞑可是我們聯盟的會長呢。」秦如雨過來說道,不知何時,她已經跟羅蘭停止了打鬥,而此時,看似勝利了的羅蘭,卻是手忙腳亂的收著尾。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之前的打野戰,是被秦如雨給困住,動彈不得,為了脫困,所以只能乖乖的回到卡片里去。可現在呢,大笨鳥好不容易從卡片里出來了,想要讓它乖乖回去,可沒那麼容易!

看羅蘭那樣子,估計要很費一番手腳了。

聽了秦如雨的話,阿瞑臉一紅,連忙揮手說道,

「不是的,都是她們胡亂給我按的,我們聯盟里每個人都一樣,我可當不來什麼會長。」

「別害羞了,阿瞑,大家都服你,所以才會讓你當這個會長。要是換成阿花,你說別人能同意嗎?我第一個就不同意!」秦如雨說道。

「不是阿花,是羅蘭!」(這話怎麼這麼耳熟)那邊手忙腳亂著的羅蘭,卻還是抓住機會回了一句。

「好了,夜白,你跟我過來。」秦如雨終於再次對夜白說道。

「我覺得已經沒必要了吧。」夜白說道,他現在已經做好了決定,是不會再輕易改變的了。

秦如雨眼睛一瞪,

「有必要!」

說著,直接就把夜白拉進了房間,嘭一聲,關上了門。

那一邊,羅蘭又放出了一隻小老鼠來,天上飛的那大笨鳥,看到自己的「食物」出現,瞬間飛了下來。而剛剛出來透氣的小老鼠發現自己的天敵,連忙又主動逃回了卡片里去,緊接著羅蘭快速掉包,更換了卡片,終於把大笨鳥也收走了。

「哼!跟我斗!」她羅蘭連聰明的人類都能騙到,難道還騙不了你們這些小動物?!

羅蘭收好自己的卡片,走了過來,不由問道,

「他們是怎麼回事?」

說著,眼睛一轉,

「難道,有jiān情?!」

雖然羅蘭等是秦如雨的朋友,但火靈兒的事她們了解的並不多,畢竟所謂的廢柴聯盟,只是一個私下裡的聯盟,無關工作。

「咳咳,可不要亂說,有個小姑娘今天本來看起來就不怎麼高興了。」龍三開口說道,同時看了火靈兒一眼。

羅蘭固然為人豪爽,但好歹也是個女人,哪能不明白龍三的意思。看樣子,夜白是跟秦如雨的學生火靈兒有一腿啊。那麼夜白跟秦如雨就不是有jiān情咯。廢話,如果真有jiān情的話,可能會當著火靈兒的面?特別秦如雨跟火靈兒還是師生倆,這多尷尬啊。

只不過,羅蘭本來以為,夜白跟剛才那位姑娘(唐心)才是一對呢。或者,他們其實也是一對?想到這裡,羅蘭眼睛一亮。沒有去鄙視夜白這男人如此花心,反倒是沖龍三說道,

「那你們閣主一定很有錢吧?!」

她羅蘭,只是『包養』一群小動物,就已經把自己搞得負債纍纍了,而夜白,沒有點錢的話,能包養那麼多女人?能讓那麼多女人喜歡他嗎?!羅蘭這女人的關注點,永遠與眾不同!

「羅蘭,你還是想想該怎麼把屋子裡打整好吧。要不然小雨真的要沒完沒了了。」阿瞑開口說道。

「這簡單,我可是有卡片魔法!」羅蘭毫不在意的說道。

眾人一聽,眼睛大亮,難道卡片魔法還有這種用途?還能把這房間恢復如初?到底是什麼樣的手段呢?好想開開眼界哦!

結果,卻見羅蘭揮舞著手中的卡片說道,

「你們想不想見識我最珍貴的收藏?想的話,就幫我把屋子給打整好吧!」

「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