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嗯~”高揚嚥了咽口水,毫無猶豫很果斷地點了點頭,妹紙,你深知哥心啊!難道你真的想賞哥一口奶水喝喝?還是哥高富帥外加會拐賣的華麗麗外表吸引了妹紙?

“那好,姐姐帶你去買牛奶去,你一般喝什麼牌子的,蒙牛的還是伊利的?”周穎繼續一臉母性的關懷。

而高揚則已經是一頭毛線在打繞了,怎麼會這樣,剛剛還想讓哥吸允一番來着?失敗了,難道是哥太自信了?

“算了吧,哥喜歡哥米米牌牛奶~~~”高揚一臉鬱悶走出試穿間~~~

與此同時,在龍城的飛機場,兩架飛機同時降落龍城機場。

波音370上走下來一位氣質不凡的青年,青年出了機場,上了一輛勞斯萊斯幻影,然後司機開着車直奔高氏大廈。

龍城的高氏公司是亞洲最大的財團高氏集團在華夏的第二十家分公司,高氏集團是亞洲最大的集團,老闆高城,是亞洲首富,近年退出各種排行榜和頒獎典禮,所以才讓長江集團的李嘉城當了兩年亞洲首富。

高氏集團在世界各地都有產業,歐洲,美洲,澳洲,分佈着數百間公司,而在華夏內地,高城也是積極投資,相繼在華夏主要的二十個大中城市,成立二十家高氏的分公司,產業遍佈地產、酒店、會所、煤炭、鋼材、金融等等。


不凡青年叫鄭文傑,是高氏集團董事長高城的貼身管家鄭全年的兒子,英國牛津大學的高材生,年輕有爲,一回到**,高城便讓鄭文傑當了集團的部門總經理,雖然只是集團的部門主管,那可比分公司的總經理的職位還有高的啊!

鄭文傑這次被高城派來華夏龍城,就是要幫高城找回失散近二十年的孫子! 勞斯萊斯幻影到了高氏大廈,早已迎接多時的龍城高氏分公司總經理趙凱等公司高層連忙打開車門,然後親切地握着鄭文傑的手道:“鄭先生,歡迎來龍城分公司視察!”

鄭文傑抽開自己的手,納悶道:龍城人民真是熱情啊!

“你是趙總!”鄭文傑道,“初來乍到,我在龍城的這段時間,還請多多關照!”

“應該的應該的,鄭先生!”趙凱笑道,“已經爲鄭先生在公司的酒店安排接風洗塵了~”

鄭文傑笑着應允,他初來龍城,什麼都不熟悉,以後找高董孫子,還要指望這些人幫忙,鄭文傑也只好客隨主便了。

然後衆人紛紛上車,往龍城最後的凱悅酒店而去,這個凱悅酒店也是高氏的產業之一。

而在龍城飛機場,和波音370同時降落的另一架波音170上,走下一個精幹的青年,青年肌膚微黑,目光陰冷,嘴角浮起一絲笑意望着龍城的天空!

龍城,我來了!高揚,我來報仇啦!青年暗道一聲,鑽進一輛等待多時的白色寶馬三系。

青年叫刁山,原先高揚在林虹的飛虹印刷廠當保安之時,這個刁山帶頭鬧事,被高揚鎮壓,刁山從此對高揚懷恨在心,後來回到老家河n懷德市,在一個服裝廠裏認識了有萬能教背景的同事老林,後來在老林的引誘之下,加入萬能教,並迅速成爲懷德地區的骨幹力量。

此後,刁山又和另兩名萬能教徒在著名的連鎖快餐店麥當基,製造了轟動了華夏的麥當基打人事件,在該事件中,將一名三十多歲的婦女當場打死,後來,另兩名成員被抓,而刁山則因爲沒有親自動手,只是指揮,所以被被拘留一段時間,竟然被萬能教給救了出來。

刁山一出來,他的領導才能便得到萬能教領導的賞識,萬能教教主自從去年被華夏特工唐小龍(就是重生的高揚)幹掉以後,一直懸而未立,而負責萬能教教務的幾個高層也是明爭暗鬥,後由七大護法商議決定,任命刁山爲龍城市的堂主,負責龍城以及周邊的萬能教事務。

而刁山也非當日的打工仔刁山了,此時的刁山意氣奮發,準備在龍城大幹一場,順便將自己的仇人高揚幹掉,一雪前恥。刁山加入萬能教後,從手無縛雞之力之力開始修習萬能教的神功,已經初具規模,普通的市民三幾個已經不是刁山的對手。更重要的,在龍城有大概數千個萬能教的忠心教徒爲刁山賣命,這也是刁山又信心幹掉高揚的因素之一。

視線回到男主角這裏來!

高揚開着長安之星載着周穎滿載而歸啊,這個周穎看起來老實靦腆,但是買起罩罩,毫不靦腆啊,完全把高揚當土豪地主打啊,一口氣買了五個啊,千代文胸可是不便宜的啊,五個下來也是幾千塊的呀!

周穎坐在高揚的車上,心中說不出的愉悅啊!五個罩罩啊,夠自己戴好久的哦!

這時,葉湘兒打電話來,說讓高揚不要忘了,明天就是星期天了,明天可是要陪葉湘兒大哥葉子健吃飯的。

“飯店定下來沒有?”高揚問。

“定下來了,凱悅大飯店,五星級的哦!”葉湘兒在電話裏笑道。

“知道了,明天我會準時接你一起去的!拜拜!”高揚掛掉電話,心中暗道,自己以後要在龍城整合黑~道,一統龍城乃至江南的地下世界,所以,很有必要和葉子健的認識,然後得到葉子健這個龍城軍分區司令的支持,雖然自己的軍銜比葉子健高,無奈人家有兵啊,自己只不過是個空頭司令而已,還有葉湘兒這個大頭兵而已。

回到正義保鏢公司,高揚回到辦公室計劃下一步公司的發展以及正義幫的行動規劃。

“呦,穎兒,你剛剛跟老闆幹什麼去了?”張紫宸一副羨慕嫉妒恨的神情,“老實交代哦!”

“沒什麼,就是我的衣服弄溼了,老闆幫我買幾件!”周穎一臉紅暈和窘迫道。

“呵呵,真的嗎?”張紫宸一臉的不相信啊,去了這麼久,起碼應該發生點故事啊,怎麼只買點衣服呢,“可不許撒謊啊!”

“不信,你看!”周穎無奈將千代文胸店的包拿了出來,“這下你相信了吧?我可不是隨便的人!辦公室潛規則啥的,對我是沒有用的!”

“不要說得這麼義正言辭,現在的女生是不是隨便的人,但是一旦隨便起來就不是人了啊!”張紫宸笑道,“來,給我看看,啊~千代~~~~”


“啊!”周穎也慌了,老闆給自己買罩罩這種事一旦曝光,沒事也變有事了,自己可是清白之身啊,不能毀在罩罩上啊,“只是千代的包裝袋而已,一件襯衫啊!”

“呵呵,果然有j情!”張紫宸躲過周穎手中的包笑道,“這千代文胸可不便宜啊,尼瑪,一下子老闆給你買五個,還說沒有幹什麼?”

辦公室的其他同學一個個都伸長了脖子想打聽到一些比較勁爆的八卦~~~

唉~~~周穎無奈坐到電腦前,這下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啊!

“唉,你的命好,一來公司就被老闆青睞了啊!”張紫宸語氣盡是失望地道,“我去找楊教官,準備幫大家辦社保!”

張紫宸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超短裙,而褪色則是誘惑十足的容色絲襪,而上身則是一件乳白色的外衣,現在已經是初夏了,這衣服可是相當薄的啊,張紫宸妹紙的紅色罩罩在衣服內若隱若現,相當地給力啊!


當張紫宸出現在正義大樓後面的訓練場時,全場都驚呆了,雖然張紫宸的美貌比之公司的副總葉湘兒稍遜一籌,但是張紫宸的身材還是不錯的,前凸後翹,雖然米米沒有葉湘兒和周穎的大,但是也小不到哪去啊,重點是在紅色罩罩的包裹下,然後在乳白色外衣的襯托下,顯得非常飽滿,乳白色上衣的扣子恰到好處地開了三個,但是這已經足夠了,那道溝溝大家已經可以看清楚了。

張紫宸跟周穎的時而靦腆時而狡猾不一樣,張紫宸顯得落落大方,女人味油然而發。

尤其在張紫宸出現時,一捋自己的飄逸長髮,顯得特別女人,特別女神,訓練場上的幾十名退伍兵哥哥,頓時就醉了。大家本來的目光是盯着教官楊三郎的,但是現在楊三郎果斷地被拋棄了,大家齊刷刷看向張紫宸!!!

楊三郎哥哥自然不是傻子,也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一雙眼睛盯着張紫宸,盯着盯着,就透露些許色眯眯加猥瑣的味道了。

“楊教官,你身份證帶了沒有!”張紫宸也注意到了楊三郎,哇塞,楊教官的胸肌好大啊,這可是所有妹紙的最愛啊,要是能摸一把就好了,張紫宸想起老闆高揚,高揚瘦不拉幾的,跟這個楊教官沒法比呀,雖然有錢帥一點,但是胸肌是王道啊,想想看,每晚枕着這麼大的胸肌入眠,是多麼令人心動的事情。

不得不說,現在的妹紙的想象力那是果斷地豐富啊! 重點是這個楊教官,還留着一頭藝術家的長髮,顯得特別飄逸瀟灑,而楊教官的臉龐雖然沒有老闆高揚那麼眉清目秀,但是卻是很有型很有味道啊,這樣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啊!張紫宸望着楊三郎的胸肌果斷思緒翻飛,想到許多,瞬間花癡了。

而可憐的男主角高揚更是被張紫宸無情的果斷地拋棄,並且杯具地被楊三郎的胸肌摧殘比較!(作者話:楊三郎是我明教的護法,應其要妹紙要耍帥的要求,教主我勉爲其難將張紫宸這個妹紙送給了她,當然後面還會有妹紙的,只要你不怕背上風流的罵名,呵呵,教主我夠義氣吧,果斷將男主角的妹紙寫給你~~~還不來投票支持一下~~~)

“美女,我的身份證!”楊三郎見到張紫宸望着自己的胸肌露出驚訝崇拜的神情,立馬挺直自己的健壯的胸肌,然後還抖動了幾下。

靠,這下直接讓張紫宸芳心亂顫,差點衛生巾給顫下來。

暈!訓練場上幾十名兵哥哥差點直接被震倒!平時楊教官一本正經,看起來是個正人君子,坐懷不亂的角色,怎麼如今變化這麼大,看到美女直接瘋狂了,連胸肌都顫抖了,猥瑣啊猥瑣!

“社保啥的辦好之後,我再送給你!”張紫宸整理了一顆小鹿亂撞的心接過三郎的身份證道,然後又近距離看了眼楊三郎的胸肌,果斷地結實啊,很彪壯啊,有可能是一夜八次郎神馬的哦!張紫宸想到這裏,臉上立馬一陣紅暈,是不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美女,你太客氣了,我這些兵素質神馬的,都不是很好,有空多來指導啊!”楊三郎笑道。

“我可什麼都不懂,記得把他們的身份證都上來哦!”張紫宸笑着走了。

“好,美女,慢走啊!”楊三郎望着張紫宸的背影,猥瑣的笑容慢慢冷峻起來,然後掃向訓練場上的兵喝道,“原地趴下,俯臥撐三百下!”

“你的身份證!”

“我的身份證!”

~~~~~~~~~

人羣裏果斷有一個兵忍不住笑道,然後好多人跟着起鬨,用的都是你的益達的廣告詞~

“你~就你~五百下~~~”

這邊,高揚辦公室,兩個從退伍兵裏選拔出來的業務員,正在向高揚彙報業務的情況。

“高總,情況不理想啊,龍城的保鏢行業被一家叫海波安保公司給壟斷了啊!”業務員胡建訴苦道。

“是啊,除了帝豪集團林萬豪用了我們的六個保鏢之外,其他的公司老總很難突破啊,據說,這家海波安保公司後臺有人啊!”江波也抱怨道。

“哦,什麼後臺?”高揚淡淡道,“這龍城後臺再大也不過是市委書記和市長那裏!”

“雖然不是書記市長,但是也很牛叉啊,海波安保公司的老闆叫**波,是市公安局的局長啊,也是市委常委啊!”胡建道。

“海波安保公司分兩大業務,一個是普通的保安,就是一些企業大廈什麼的,需要的那種普通的保安,這保安的業務百分之九十是被海波公司拿下的,海波公司的另一業務,就是保鏢業務,這就跟我們公司的業務重疊了,這保鏢業務更是被海波公司壟斷啊,因爲,整個龍城,只有海波公司一家做這個保鏢業務,其他的保鏢公司想在龍城插足,根本插不進來啊!就比如京城的鐵血保鏢公司,是個很牛逼的公司了,想來龍城發展,都無法插足啊,灰溜溜會京城了啊!”胡建道。

“林萬豪雖然看在高總的面子上用了我們公司的六名保鏢。”江波繼續道,“但是他用了海波公司的保鏢加保安卻又十幾個啊!”

這是一個無法迴避的現實,公司想要發展,肯定會跟原有的市場格局產生碰撞,這就看你能不能撞過人家了!

這個海波公司其實幕後的實際控制人就是龍城公安局局長**林,**林的弟弟**波只不過是明面上幫忙管理的而已。就光這海波公司,一年可是多大的利潤啊,整個龍城,百分之九十幾的業務被壟斷。

幾年前,在**林還沒有當上市公安局局長之時,那時還沒有海波公司,後來**林一上任,海波公司就成立了,而以前龍城的大大小小的十來家安保公司也就先後被**林以各種藉口名目給整頓整合,或是直接幹掉了。目前在龍城,只有一些偏遠的區域,還有一些小的保安公司存在。

想想看,龍城的大小企業,如果**林說一句話,哪怕是暗示一下下,這些企業還不爭相選用海波公司的保安,老闆需要保鏢的,自然也會選海波公司了。

高揚想起來,這個**林好像是跟以前的被自己送進太湖監獄的龍城市委常委、天白區原區委書記上官天澤是一夥的啊,那次上官天澤被抓,沒有牽扯到**林。

這次要不是正義公司的發展,高揚都快忘了這個**林了,看樣子這個**林有沒有好好的研究一下了。光這一個海波公司,一年下來被其以權謀私多少錢啊!

華夏的官,老百姓都說,十個當官九個貪,還有一個在通~奸~所以這個**林要不不辦,一辦肯定是貪官。只是**林在龍城耕織多年,已經有自己的勢力,況且,**林能當上龍城公安局的局長,其背後又豈會沒有背景?沒有人爲其撐腰?

所以,真要動**林的話,還有仔細謀劃纔對。胡建和江波離開後,高揚陷入沉思,一些事情還是要想好想透徹,自己雖然是國安特工,也可以管管地方的一些不平之事,但是畢竟不是自己的主抓方向啊,所以一切小心行事爲上。

這時,葉湘兒電話來了。

“美女,想我了?”高揚笑道。

“你想多了,我提醒你,今晚陪我哥吃飯啊,早點回來啊!”葉湘兒道,

“還有啊,那個錢眼,就是上次砸寶馬時遇到的那個富二代他爸爸,已經將一千多萬給打過來了。”

“啊,都忘了,這個錢眼還是挺識相的啊!”高揚笑道,“那這個錢呢?”

“錢在我賬號上,錢眼的祕書聯繫上的我,我自然報我的賬號了。”葉湘兒笑道,“所以,這一千多萬就只當你交房租了啊!”

這是坑爹啊!一千多萬,買房子都能賣好幾套的了,你讓我算你的房租?妹紙,你打算長期包養我啊?一萬年麼?包養我還讓我付?

wωw¸t tkan¸¢ o

青龍幫被正義幫弄過之後,就開始慢慢對正義幫進行反攻了。在高揚下了要搞游擊戰的戰略下,青龍幫開始有意地撤退。除了那個精彩酒吧等幾個點,其他的,都慢慢又被青龍幫奪回去了。期間,兩幫有過幾次打鬥,互有損傷。

光頭強出院後,繼續照看統領正義幫,這個光頭強雖然打架啥的,稍微弱一點,但是,他的管理能力,還是不錯的。

根據青龍幫的情況,高揚又擬定了一個絕密的計劃。這個計劃可以摧毀青龍幫! 這個計劃就是離間。其實,這個計劃不是高揚的最初計劃,但是三個人的到來改變了高揚原有的機會,從而接受離間這個計劃。

這三個人是南宮昊天和慕容左銘、慕容忘憂兄妹,這三個人都是重生前的特工唐小龍資助的山區孩子,後來唐小龍重生到高揚身上,高揚又以唐小龍表弟的身份繼續資助這些貧困的孩子的學業,並將幫助的人數增加到十幾個。

南宮昊天和慕容兄妹是唐小龍最早資助的一批孩子,那是數年前,唐小龍到湖b一個地方執行任務,然後機緣巧合資助了幾個孩子,而南宮昊天和慕容兄妹就是那批五個孩子中的三位,其中,慕容左銘和慕容忘憂是雙胞胎。

三個孩子都沒有辜負唐小龍以及唐小龍重生後的高揚的期望,紛紛考上名牌大學,並且於今年大學畢業,這三個孩子還一齊約定,來龍城報答恩人。

南宮昊天今年二十二歲,是京城大學的高材生,學得金融管理專業,京城大學是華夏最好的大學,一般都是各地的高考狀元纔有資格進入京城大學。南宮昊天不僅學業優秀,在京城大學的四年間,年年都是學校的學生會主席,很有管理才能。

最重點的南宮昊天那帥得掉渣、花樣美男無天理的外貌,什麼韓國長腿歐巴、什麼臺島偶像美男,在南宮昊天面前,直接可以秒殺,在京城大學就學期間,就有大量的星探、經紀人神馬的,要發掘南宮昊天,哪知南宮昊天不爲所動,一心要報答資助自己的恩人唐小龍和高揚,當然,南宮昊天不知道高揚就是唐小龍重生而來。

由於南宮昊天帥得無敵的相貌,在大學期間,更是天天鮮花、巧克力什麼的從不間斷,各種女生,從學姐到學妹,乃至大學女老師,紛紛想誘惑調戲南宮昊天,有的女生直接就是送一盒保險套給南宮昊天,其意不言而喻啊,但是南宮昊天不爲所動啊,自己窮人出身,要是沒有恩人的資助,自己何來今天的一切,如今自己學業有成,一定要來報答恩人。

慕容左銘兄妹,一個是上海震旦大學畢業,一個是龍城所在的省份江s省航天航空大學畢業畢業。

這對龍鳳胎的想法跟南宮昊天一樣,就是要報答恩人,於是,這三個孩子一畢業,就聯絡在一起,然後一起到龍城,拜見自己的恩人,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恩人是如此的年輕,二十不到,就開着自己的公司,於是三人一商量,決定不走了,留下來幫助恩人高揚。

高揚的正義公司剛剛成立,正在發展期,所以需要這樣有學識的高材生,於是留下了三個孩子。

與你等天明

當高揚提出對幫派的發展及對青龍幫有什麼建議時,南宮昊天提出了離間之計。

離間同時分兩步開展,第一是利用青龍幫十三太保之老大鐵頭對鐵虎的不滿,進行離間,這裏有南宮昊天親自打入鐵頭的手下。

無間就是,高揚再從退伍軍人當中,選出一批,看起來猥瑣、具有流氓潛質的兵哥哥打入青龍幫各個太保手下,伺機而動。

慕容左銘則和南宮昊天一起,打入鐵頭手下。而慕容忘憂畢竟是個女孩,而且學的是財會專業,於是就讓慕容忘憂留在公司幫忙管理財務。慕容忘憂長得也是非常漂亮,由於是從小生長在山區的緣故,慕容忘憂的皮膚有點微黑,但是,慕容忘憂也有優點啊,她可是妥妥的童顏巨r啊,高揚重生前在山區資助之時,慕容忘憂還是一個十幾歲的黑不溜秋的黑不起眼的小丫頭,沒有想到數年過去,慕容忘憂發育如此之快啊,高揚是忍不住的多瞄幾眼啊,無奈慕容忘憂左一口恩人右一口恩人,搞得高揚跟大善人似的,自己如此高大上的形象,猥瑣起來是不是不太好啊?

那個昊天和慕容左銘都是剛剛來到龍城,底子特別清白,而這些兵哥哥也多是外地過來的,所以青龍幫也查不出什麼來,就當小弟混進來,青龍幫是難懷疑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