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嘭嘭!

兩道悶響近乎無分先後,兩名擋在白袍身影去路上的少林弟子胸前凹陷,宛似被重鎚撞擊,轟然倒飛出去。

「方世玉,洪熙官……你們這群少林餘孽,原來是逃到了這裡,哼!本座既然到了,看你們還能往哪裡逃?」

白眉終於到了!

他身形飄飛,宛如乘風御氣,輕盈若鴻毛,自半空中緩緩下降。

一雙白眉斜飛入鬢,滿頭白髮輕揚而起,居高臨下的俯視眾人,真有股仙人下凡,唯我獨尊的氣概。

奈何他手掐蘭花指,唇塗朱紅,聲音亦是不陰不陽,平添了幾分詭異妖氛。

不過白眉的出場確然震住了在場所有人,雙方一時都停下手來,朝白眉望了過去。

「拜見師尊,師尊神功蓋世,天下無敵!」

武當弟子齊齊退出戰圈,單膝跪地,大聲高呼。

那些官兵亦是大禮叩拜,跟著吶喊起來。

方世玉卻是伸手指向白眉,大吼道:「白眉,你這個老妖怪,我要殺了你。」

「呵呵呵!」

白眉道人發出一道不屑的嘲笑,捏著蘭花指,微微翹起的指尖朝向方世玉,語氣陰柔道:「臭小子,上次有至善那老傢伙拚死保你,讓你僥倖逃了出去,這次看你如何逃出本座的手掌心。」

五梅師太伸出手掌按住躁動的方世玉,踏前一步,沉聲道:「白眉,你本為少林弟子,當年叛出師門,另投別派不說。如今更是對我少林趕盡殺絕,可謂喪盡天良,十惡不赦!你就不怕江湖公理,武林正道的討伐嗎?」

「公理正道?!五梅,你是吃齋念佛念傻了嗎?所謂成王敗寇,強者為尊,今日我白眉滅你南少林,異日再殺上嵩山少林……屆時我武當獨佔鰲頭,本座領袖群倫,倒想看看這江湖武林誰敢不服?」

白眉探手一握虛空,似將天下群雄都抓在掌心,又朝那些武當弟子及官兵們揮了揮手。

「你們都退下,這些人本座要親自動手,料理了他們!」

「是!」

武當一方恭敬領命,而五梅,方世玉等人卻是嚴陣以待,渾身肌肉緊繃,心中警惕到了極點。

他們都很清楚,白眉一旦出手,必是雷霆萬鈞,兇險莫測,搞不好今日就是他們最後一戰。

便在這讓人窒息的氛圍中,一陣不合時宜的撫掌聲傳出,只聽一人輕笑道:「道長想要領袖群雄,稱霸武林,問過宋某的意見沒有?」

五梅,方世玉,洪熙官等人訝然回望,看向了宋明鏡,臉上都帶起了詫異之色。

白眉輕描淡寫的投去一瞥,蘭花指掐動,冷哼道:「又是一個不知死活的臭小子,你敢不服本座?」

宋明鏡緩步走出,直面白眉,輕笑道:「服不服倒不是主要問題,只是道長這幅尊容,若是做武林盟主,實在是有損我江湖武林的形象。我看道長索性不如忍痛一刀,進宮去做個大內總管,許是將來還能坐到九千歲的位置呢!」 宋明鏡以戲謔的語氣說出。

他是真的很納悶。

白眉道人這情況不像是練了混元童子功,倒像是修了葵花寶典。

混元童子功形諸於外勁氣暴烈,如烈火熔漿,極是剛猛霸道,可事實上這門武功內外合一,剛柔互濟,陰陽交融,絕非單走陽剛路數。

白眉這種情況要麼是他功夫練岔了,要麼是天性如此。

「大內總管?九千歲?」

方世玉哈哈大笑,譏刺道:「白眉老妖,我看你不如聽了這位兄台的意見,入宮去給皇帝老兒做個端茶遞水的太監,伺候得好了,可比你做個武當掌門威風得多。」

「臭小子,你找死!」

白眉朝宋明鏡一指,臉色陰沉得可怕,目中殺機爆射,冷然道:「本座要將你碎屍萬段!」

嗖!

白眉身影驀地竄出,化成一條長長的白練,挾裹著迫人生寒的勁氣,倏忽間橫越八、九丈,直抵宋明鏡跟前。

他一掌推動,氣流「嗤啦」一聲裂破,掌心真勁暗聚,竟帶起鬱郁風雷之音,聲勢極為駭人。

宋明鏡神色不變。

他站出來倒不是為了替少林出頭,而是同為混元童子功的修行者,白眉是他印證武學的絕佳對象。

他猛地一喝,提氣揮掌進擊,轟然拍出。

論聲勢雖及不上白眉那般驚人,但掌勢之中剛柔兩股勁氣流轉,變化卻是更勝一籌。

雙掌迅及交擊,兩股氣勁互相衝撞,迸發出一道風漩,直將白眉,宋明鏡足下丈尋內的砂石落葉簌簌盪開。

「嗡」的一聲,地面輕輕抖顫了一下,宋明鏡,白眉二人雙足俱是陷落尺許,泥石土壤翻卷而起。

「怎麼可能?」

白眉吃了一驚,臉上帶起錯愕之色。

他本以為隨手一掌即能將這大放厥詞的小子,擊得粉身碎骨,可二人毫無花假的一記對拼,卻讓他有些難以置信。

他的掌力固是驚濤駭浪,剛猛難當,可對方的氣勁亦是不遑多讓,兼且後勁綿長,生生將他抵禦了下來。

而且,自對方掌心衍生出的那股內力,雖與他的混元童子功真氣略有差異,但本質卻並無區別。

念頭飛快閃過,白眉一瞬間想通了許多東西。

「可惡!」

白眉道人又是一聲厲喝,再次鼓盪起渾身內勁,本來就已洶洶奔騰的內息,此刻更如烈火澆油,飛速運轉起來。

宋明鏡頓時覺得白眉的手掌好似燒紅的烙鐵,沸騰的熱流襲來,竟將他迫得往後栽倒。

宋明鏡足下一頓,泥石掀飛,雙足自地底拔身而起,凌空一個倒翻,卸去白眉的勁氣侵襲,輕飄飄墜落。

白眉混元童子功已臻於大成,宋明鏡終究缺了一線,首輪掌力較量卻是稍遜一、兩分。

「掌力雄勁,果然了得,但不知兵器上的功夫如何?」

嗆啷!

宋明鏡反手拔刀,指向白眉。

刀鋒顫鳴,隱隱可見一抹流光在刀身劃過,絲絲縷縷凜冽的氣機迫出。

白眉冷冷的望向宋明鏡,語氣中飽含殺機:「原來如此,竊走本座神功的小賊便是你吧!」

宋明鏡手臂紋絲不動,依舊刀指白眉,笑道:「白眉老道你不學無術,豈不聞一代大家魯迅先生曾經說過,習武之人做的事,怎麼能叫竊呢?」

白眉沒聽過什麼魯迅,他只覺得一股洶洶怒火自心底騰升而起,無法抑制,直衝腦竅!

不甘、震怒、憎恨、嫉妒等等負面情緒纏繞在一起,讓得他雙目赤紅,面目猙獰可怖起來。

他為了修成混元童子功,三十年如一日,不敢有絲毫懈怠,殫精竭慮,耗費了絕大心力,終是夙願得償。

可眼前這小子呢?

自混元童子功失竊,迄今為止也不過半年多吧?

但這小子的混元童子功雖未大成,與他白眉也就差之毫厘了。

白眉豈能不妒恨交織?

就像你日以繼夜的學習,熬白了頭髮,好不容易考上了清北。對方整天吃喝玩樂,結果成績一出來,跟你也差不多,這不心態失衡才是怪事。

白眉心中殺機大盛,忽然閃身到一位武當弟子面前,袍袖一卷,「嘩啦」一聲,一道劍光斜飛而出,落入他指掌之間。

哧!

一劍逐風,當空刺出,長劍幻出重重殘影,一點點寒星在影影綽綽中忽閃忽現,疾點宋明鏡周身要害。

「武當劍術之精要,首在於守神,三分於形,七分入神!白眉,武當歷代祖師若是瞧見你將武當劍術練成這鬼模樣,怕是會氣得活過來。」

宋明鏡哈哈一笑,以刀作劍勢,使出了武當入門的松溪白虹劍!

白眉的劍法看似虛實交替,既奇又險,讓人捉摸不透,更難以防範,但實則已經偏離了武當劍術本旨。

便見得宋明鏡以刀行劍勢,輕靈迅捷之中,兼且大氣磅礴,雄渾沉凝,一式「白虹貫日」擊出,那疾刺而下的道道寒星「啵啵啵」碎開,化成散溢的氣勁。

白眉哼了一聲,挺劍直刺!

宋明鏡揚刀封殺,「當」的一聲金鐵交鳴,綻裂開一串絢麗的花火,隨即刀劍倏分,展開新一輪的攻勢。

二人皆是全力施為,刀劍快攻,其勢宛似狂風驟雨,呼吸間便是數十記碰撞,火花於戰場中心激濺盪散。

在場所有人,無論少林一方又或那些武當弟子,一眾官兵盡皆看得呆住,身體發顫。

在他們眼中只看到青白兩道影子交織於刀光劍影之內,倏忽來去,縱掠如電,刀劍所及之處更是勁氣狂襲,飛沙走石,迫得周遭的人等連連後退。

這樣驚人的武功,他們別說沒有見過,今日之前,哪怕連想都想象不到。

「趁著那人纏住白眉,我們正好可以殺出重圍,師姐?!」

至能一個激靈靈,率先回過神來,轉頭看向五梅師太,卻見五梅師太呆怔的凝視著戰場,渾然忘我,嘴中呢喃自語:「這怎麼可能呢?區區這麼短的時間,那小子武功竟精進如斯?」

至能知道五梅又犯了「武痴」的老毛病,忙在她肩上一拍,喚道:「師姐!」

五梅驚醒,看向至能。

至能無奈道:「師姐,我們該突圍了!」

「突圍?不!我們應該幫一幫那小子,也許能藉助他的力量擊敗白眉。」

五梅搖了搖頭,旋即再次轉向戰場,凝神細觀,忽然喝道:「攻他罩門!白眉的混元童子功並不完善,只要找到他的罩門,他的武功不攻自破。」

「罩門?那種東西並不需要!」

宋明鏡恍若未聞。

所謂「罩門」便如屠龍勇士沐浴龍血時,被樹葉遮蔽的那一小塊,一旦罩門被破,就像是被扎破的輪胎,白眉一身修鍊數十年的混元童子功內力也會煙消雲散。

劇情之中白眉罩門存於腳心,至於現在是不是,宋明鏡就無法確定了。

而他也從未考慮過要以破罩門的形式取勝。

白眉功力雖較他強勝半籌,但他筋骨體魄之強壯,卻遠勝於白眉。而且宋明鏡兼修洗髓、易筋二經,氣脈也較白眉更為悠長。

反倒是白眉惱火的同時,眼前亦是一亮。

同樣是修行混元童子功,他有罩門,難道對方就沒有?

白眉當即凝神默察,試圖從宋明鏡氣勁的流轉中,尋找出他罩門所在,只是這一略微分神,一道刀光斜撩而來。

白眉駭了一跳,抽身疾退,卻已然晚了一步。

「嗤啦」一聲,他胸前衣襟裂破,一道長長的血痕浮現於肌體。

這就是宋明鏡不去管罩門的原因了。

刀槍不入?!

不存在的。

普通武人或許動用刀劍也難傷白眉分毫,但宋明鏡這等高手一刀斬去,即便真的金鐵也要碎成兩截,何況肉體凡胎?

白眉再不敢分神他顧,運劍抵擋,劍光飛瀉,布下一重重羅網阻隔,但宋明鏡長刀所向,輕易的便撕碎他的抵禦。

「兵刃功夫本座自承不如,有膽就與本座較量拳腳!」

白眉身形飛旋,往後飄退。

「你若只有這麼點手段,那就真的教我失望了!」

宋明鏡輕笑一聲,卻沒傻到真棄刀不用,去和白眉對拼拳腳。

或許較量拳腳,他最終也能取勝,但就算能勝出,怕也是慘勝收場。

已然大致估量出白眉的武功,宋明鏡神色一凜,刀光一轉,森冷之氣彌散出去,已然動用了他壓箱底的止水刀術。

此刻的止水刀術又吸收了少林菩提刀,破戒刀等刀術精髓,較諸往昔又增進了不止一籌。

宋明鏡執刀在手,身形迎向白眉,驀地斬出!

「唰唰唰」刀光一層層展開,連綿不絕的罩向了白眉,直斬得他揮劍格右擋,漸漸呈現不支之態。

「你們這群廢物站著做什麼?還不快一起出手,殺了他!」

白眉一面抵抗著宋明鏡愈發凌厲的刀勢,一面往人群里退去,朝著那些武當弟子及官兵爆喝道。

「快幫師尊!」

哪怕那些官兵此刻都看出白眉落入了下風,遑論武當弟子,立即就有三名精英合身撲出,自三個方向挺劍朝著宋明鏡刺出。

刀光急旋,宛如一輪殘月般凌空一繞,三口長劍「咔嚓咔嚓」崩碎開來,三人則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嚎叫,凌空被攔腰斬斷。

五梅眼神凜然,揮了揮手,冷喝道:「殺!」

緊接著,方世玉,洪熙官等少林一方殘餘人馬殺出,與武當一方再次纏鬥起來。

宋明鏡追擊白眉,長刀大開大合,橫劈豎斬,每一刀都挾裹著千鈞之力,白眉久守必失,終於是露出了破綻,被宋明鏡長刀直入,輕輕一挑!

「哧」的一聲,白眉握劍的右手臂頓時飛入半空,他還沒來得及痛呼出聲,胸口又被一腳踹中,翻滾著飛了出去。

啪嗒!

宋明鏡回刀入鞘,掠至白眉身邊,大手一探,抓拿住白眉後頸,再看了看依舊廝殺著的方世玉一行人,縱身沒入叢林深處。

半個月後,白眉道人返回武當,宣布召回在外的武當弟子,武當封山三年。

又過數月,京城大火,九門提督鄂爾多趁機作亂,縱兵焚燒官邸,殺死殺傷清廷官僚不計其數,更潛入皇宮之中大殺皇族中人,乾隆帝崩!

同日,兩廣總督孫復耕剿殺廣州滿八旗,舉兵反清!

由是天下大亂,舉世震動! 第一更,求推薦,求訂閱!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