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嘶!

與此同時,華新因為劇烈的動作,拉動了身上燒焦的皮膚,一波一波的巨疼襲了上來。

嘶嘶。

疼得華新倒吸著涼氣。

「華老弟,華老弟。」

「你醒了,你可別亂動。」

秦海不由沖著華新連連告誡道。

「我這是在哪裡?王姐呢?」

華新還未認清現在的處境,連忙追問道。

「你現在在醫院裡面。」

秦海連忙說道:「王姐沒事,你放心吧。你先躺好,不要亂動。」

他根本就不知道王姐是誰,不過為了華新,他不得不這麼說。

「華新,華新。」

急診室外,王荔枝一直關注著華新。

聽見華新的聲音,王荔枝第一時間就衝進了急診室里。

「華新,王姐沒事,王姐在這裡。」

王荔枝沖著華新說道。

「你別亂動,讓秦醫生給你治療。」

「你放心,王姐一點事都沒有,要不是你,王姐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王荔枝握著華新的手,梗咽的說道。

「沒事就好。」

華新見到王荔枝,心理不由鬆了口氣。

而趙琳涵見到華新蘇醒過來后的第一反應居然是追問自己母親,追問王荔枝的情況,心理不由一陣觸動,見到他這麼關心王荔枝,是一個女人,心理就不由有些感動,甚至是嫉妒。

如果,他對自己這麼好就好了。

趙琳涵心理不由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

「呸。」

她臉上的肌肉抽了抽,便把這個念頭拋了出去。

不過,心理卻不由有些羨慕起王荔枝了。

「你們先出去吧,替我準備些住院的東西。」

華新沖著王荔枝說道。

王荔枝深情得凝視了華新一翻,不顧人多嘴雜,直接就吻了華新一口。

「華新弟弟,王姐這就給你準備,辦理住院手續。」

王荔枝說道。

「嗯。」

華新也沒多說什麼。

此刻,他一顆心全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同時放在了萬象山河圖之中的洋子和珺瑤兩個人的身上。兩個人也不知道在天然氣泄漏的方面裡面待了多久,吸入了多少有毒氣體。

他的心神沉入萬象山河圖之中,第一時間便看見了被他安放在神秘小樹苗下面的洋子和珺瑤。神秘的小樹苗散發著勃勃的生機,不停的滋潤著兩人的身軀。

感受到兩人的生命氣息,華新這才鬆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尾隨著救護車趕到市一醫院的黃色馬甲男子,此刻正在門診大廳的候診醫坐著,一雙狹長的眼睛不由時刻關注著急診室裡面華新的情況,而華新等人說話的聲音不由傳進了他的耳朵裡面,心神不由一驚:「他居然沒死?這怎麼可能?」 「哼。」

「算你命大,既然一次炸不死你,我就不信第二次炸不死你。」

黃色馬甲男子冷哼道,旋即觀察著市一醫院的具體情況,隨後起身離開了市一醫院。

「呼。」

華新的心神沉入萬象山河圖之中查看著洋子和珺瑤兩人的情況。

兩人吸入了大量的煤氣,其中的一氧化碳無色無味,兩人被迷暈之後,吸入了大量的一氧化碳,中了毒。

不過,華新來的還算及時,把兩人送入了萬象山河圖之中。

雖然沒有進行高濃度氧氣倉的治療,但兩人身處於萬象山河圖之中神秘小樹苗的身邊,得到了神秘小樹苗散發出來的勃勃生機的滋養,比之高濃度氧氣的治療效果,更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兩人呼吸順暢,臉色紅潤。

華新這才徹底的放下了心來。

「華老弟,你躺好。」

「稍後就把你送入燒傷科進行全面的檢查,制定一個全面的治療方案。」秦海沖著華新說道。

「不用了。」

華新揮了揮手,霸氣的道。

「我的情況,我自己最清楚。」

「不需要燒傷科了,秦老哥你配合我即可。」

「先送我去一間安靜的病房,讓我住下。」

華新沖著秦海說道。

「好吧。」

秦海見華新神智清醒,不由點頭道。

隨後,華新就在助理護士的安排下,選了一個高級VIP病房住了下來。

半島小區是市一醫院的職工家屬住宅小區,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李院長和楊副院長第一時間便了解到了具體的情況,旋即趕到了華新的病房。

「華老弟,你……」

趕到高級VIP的楊副院長,見到背部被燒得面目全非,頭髮被燒光的華新,就不由一陣動容。

「華老弟,你安心住下來,你放心,醫院一定會盡全力讓你恢復的,至於醫療費用,全部減免。」楊副院長豪氣的說道。

「嗯。」

「楊副院長要說得話,就是我要說得話。」

李院長點頭道,輕輕拍著華新的肩膀:「華醫生,你好好養傷。」

「多謝李院長,楊院長。」

華新點了點頭。

「你們都去忙吧,讓我先靜一靜。」

華新沖著楊副院長和李院長兩人說道。

「好吧,你好好休養。」

李院長、楊副院長兩人見華新面目全非的情況,也知華新心理不好受,不由點頭。

隨著眾人的離開,高級VIP病房裡面就只剩下了華新一人。

華新連忙從萬象山河圖之中放出了洋子和珺瑤兩人。

然後把兩人放在了高級VIP病房裡面陪床的病床上。

隨後,他便叫來了秦海。

「秦老哥,替我的兩個妹子安排一間病房,兩人都有一氧化碳中毒的傾向。」華新沖著秦海說道。

「她們什麼時候住進醫院的?」

秦海一陣迷糊。

「你只管安排就行了。」

華新說道。

「好吧。」

秦海完全不明白洋子和珺瑤兩人是何時住進醫院的。

不過,他也沒有多問,旋即就去安排了。

洋子和珺瑤兩人旋即就被安排在了華新隔壁的病房裡面。

因為有了華新的授意,儘管秦海、王荔枝、趙琳涵以及燒傷科的醫護人員都擔心華新的情況,但還是相繼離開了病房。

華新旋即盤膝坐在了病床上,運轉青木王典。

青木王典煉化而出的青木真氣,蘊含著勃勃的生機和生生不息的韌性。流淌於華新的經脈之中,不停的滋潤著華新的每一條經脈,被身體各處的細胞不斷的吸收著,滋潤著受損的經脈。

同時,他把替小敏煉製的培元靈液一股腦的吞噬了下去,留下了一半的靈液塗抹在了自己的身上,旋即運轉青木王典,甚至從萬象山河圖之中取出了一截神秘小樹苗的樹枝,利用青木王典煉化起來,一股股磅礴的生機不斷滲入青木真氣之中,隨著周天循環進入華新的身體之中,滋潤著每一處受傷的細胞。

而後,秦海在華新的授意之下,替他上了葯,並且纏上了繃帶。

片刻間,秦海就替華新上好了他自己配置的靈藥,整個人就成了木乃伊躺在病床之上。但他並沒有就此鬆懈,而是全力運行著青木王典,一**的青木真氣流轉於華新的體內,滋潤著受損的細胞組織。

華新渾然不知,王荔枝替華新辦好了住院手續之後,就第一時間趕到了他的病房之內,看著他。

雖然,她並不知道華新包裹成木乃伊一般的狀況,還盤膝坐在床上幹什麼,但她選擇無條件相信華新。

就這樣,王荔枝守候著華新不知不覺就到了後半夜。

華新運轉著青木王典,也不知道運轉了多少個周天。

隨著生理鹽水不斷的注入華新的體內,華新的身體不斷的新城代謝。

體內囤積的垃圾也越來越多,他旋即就被憋醒了。

「華新弟弟,你醒了。」

王荔枝一直怔怔的凝視著華新,腦子裡面不斷的回想著天然氣大爆炸的時候,華新義無反顧的沖了上來,用自己的身軀保護著自己,內心不斷的抽疼著。

「王姐。」

華新睜開雙眼的時候就看見了王荔枝。

山狼 「你變醜了,眉毛和頭髮都沒了,不好看了。」

華新嘴角抽了抽,嬉笑著說道。

「我可愛的王姐不見了,我好傷心。」

「死相。」

王荔枝見華新還有作弄她的心情,不由嬌嗔得白了華新一眼。

「嘿嘿。」

華新笑了起來。

「死相,都成了這個樣子,還做弄姐姐。」

王荔枝見到華新一副木乃伊的扮相,就不由氣道。

「嘿嘿。」

「我可愛的王姐還不是沒了眉毛和頭髮,哈哈哈。」

華新故作輕鬆的大笑道。

「死相。」

王荔枝白了華新一眼,旋即關心得道:「你怎麼樣了,還疼么?」

看著華新木乃伊一般的扮相,王荔枝心疼的說道。

「怎麼會,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市一醫院的特聘醫師,這點燒傷還能難道我不成。」華新霸氣的道。

「你就逞能吧。」王荔枝才不相信華新,不過卻明白華新這麼說,不過是想要自己心理好過罷了。

「王姐,我想小解。」華新伸出被包裹成木乃伊的雙手,調笑的看向王荔枝。

人生最杯具的事情摸過於在自己無能為力的時候遇見了自己喜歡的人,可自己卻沒有能力,我的小覃姐,嗚嗚嗚嗚嗚嗚,醉酒吧哭吧。 「死相。」

王荔枝被華新的流氓嘴臉給氣樂了。

「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流氓。」

王荔枝白了華新一眼,不過心理卻很開心。

至少知道華新的情況還算比較良好。

「王姐,我憋不住了。」

華新故意的說道,一臉難堪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