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四號山頭信號箭衝天而起。

「嗖。」

七號山頭的信號箭衝天而起。

「嗖。」

六號山頭的信號箭衝天而起。

從宣布開始布陣,到六號山頭信號箭衝天而起,都沒有上半個時辰。

現在就剩下八號山頭的唐浩那裡信號箭還沒有動靜,這也難怪,八號山頭本來就遠,唐浩的車又是神風車,自然是要慢一些的。

「吼——。」

二號山頭傳來了妖獸的吼叫聲,這證明妖獸已經進入了陣妖宮少宮主莫北星布設的陣法中去了。 「吼——。」

「吼——。」

「吼——」

七個山頭,接連傳來震天的吼叫聲,山林也似乎隨之顫抖起來。

七頭碧級妖獸,開始在七座陣法之中衝殺起來。

一輛魔駿車內懸浮於天空之上,陽光照射到那魔駿獸的青色皮毛和那金色的車廂之上,光芒四射,宛若神靈靈魂。

武道宮的少宮主華恆和少天官華重,兩人站在車頂上,俯視著八座山頭。其中的七座山頭已經開始震動起來,陣法在妖獸衝擊下,光華宛若水波蕩漾,四散開去。

華重看了一眼八號山頭,見那神風車剛到了山腳下,唐浩也剛下車。

華恆也隨著大哥的目光望過去,笑道:「唐浩總是這樣鎮定自若。」

「是啊!若是不了解他的人,定會認為他是個無聊的傢伙。」華重現在對唐浩的印象也是非常好。

「但是了解他的人,就會知道,他那是自信,絕對的自信。」華恆笑道。

華重看著八號山頭,一臉期待的說道:「如果唐浩依然能夠給我們驚喜,那他將會震動天都。」

華恆聞言,立刻笑道:「大哥,我覺得唐浩已經震動天都了。」

「他那隻能算是讓天都認識了他,並不算是震動天都。」華重說道。

「我覺得唐浩能行。」華恆默默的說道。

「我覺得他也能行。」華重說道。

華恆遙望四周,笑著說道:「大哥,你覺得那些大人物會不會偷偷的來看今天的陣法大會?」

「別人我不知道,但是祀仙宮一定會有人來。」華重鄭重的說道。

「不知道唐浩如此再次震驚了陣法大會之後,祀仙宮會是什麼反應?」華恆的目光中透出一絲嘲弄之意。

華重嚴肅的說道:「永遠不要低估了天都十二宮的任何一個人。」

「是,大哥。」華恆立刻低頭承認。

華重說道:「去告訴兄弟們,小心盯著每一座山頭,可不要出現了意外。」

「是,大哥。」華恆答應一聲,從魔駿車頂棚飛身而去,飛向遠方。

華重凜然的立在車頂之上,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八號山頭。他看見八號山頭上有了淡淡的光暈,那光暈雖然不是太盛,但是卻給人一種厚重凌厲的感覺。

「嗖。」

八號山頭的信號箭也終於衝天而起了。

華重心中暗道,這唐浩也終於是布設好了陣法。他跟最先布好陣法的陣妖宮少宮主莫北星相比,幾乎晚了一個時辰。這陣法大會以獵殺碧級妖獸和青級妖獸所用時間的總和來定勝負,唐浩就相當於比莫北星晚了一個時辰才開始和妖獸糾纏,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如果不是了解唐浩,定會認為他要放棄比賽。

「吼——。」

終於,八號山頭傳來了一聲妖獸的吼叫聲。緊接著,山頭上光暈開始晃動了起來,陣法已經啟動了。

華重雖然從華恆那了解到,唐浩布設的是一座劍陣,但是他也還是想看看唐浩那劍陣的真是摸樣。他雙腳一震,魔駿獸拉動車廂,向八號山頭飛去。

很快,魔駿車就到了八號山頭的斜上方,華重低頭俯視山頭。見山頭之上,有一個碩大的碧色身影正在橫衝直撞,想要脫離這座山頭。這是一頭碧級妖獸碧眼魔猿,在碧級妖獸之中,這碧眼魔猿也是非常強大的。

此時,在碧眼魔猿的周圍,閃爍著十幾道青色的光芒,那是十九把青色的短劍。這些短劍在碧眼魔猿的周圍飛舞縱橫,交織出了一張纏人的光網,讓得這碧眼魔猿被困在其中。它雖然百般掙扎,但是卻無力掙脫這張劍網。

在不遠處,唐浩懸浮於半空,周身源力四溢,正不斷的向劍陣輸送源力,以保證劍陣的飛速運行。雖然這是在戰鬥,但是他那目光依然平靜。

「吼吼……」

碧眼魔猿不斷的發出怒吼,十米的高大身軀在劍網中橫衝直撞,也震得劍網一陣陣向四周波動。

華重笑了,唐浩這劍陣雖然簡單,但是困住這碧眼魔猿不成問題。等碧眼魔猿疲憊之時,凝集力量殺死碧眼魔猿,也就過了這第一輪。

觀察完了劍陣,華重不自覺的向四周望去,他相信祀仙宮的人一定在附近,他希望祀仙宮的人只是過來看看,而不是向對唐浩再次下手。

華重又看了看八號山頭旁邊,那裡有他的兩個兄弟帶著四個理事官和十幾個執事官守著,以避免發生意外。

因為這陣法大會要使用妖獸,所以相對來說是有些危險的。為了保證參賽者的安全,武道宮的少宮主、少爺、理事官、執事官出來了一半,以保證大會的安全。

確定了這裡是安全的,華重便向其他山頭飛去,去看看你其他參賽者的情況。

在距離這八號山頭二十里的一座山林中,靜靜的立著四個人。這四個人都是身材魁梧,樣子粗獷,五官也多少有些相似。這四人正是祀仙宮的少天官庸擎和他的三個兄弟老二庸烈,老三庸威,老劉庸行。

他們所在的這片密林位置比較偏僻,但是卻剛好可以看見陣法大會的八號山頭。看著山頭上的光暈飛舞,四個人的目光中都充滿了恨意。

聽到那一聲聲妖獸的吼叫聲,他們都希望那妖獸能衝破劍陣,吃了唐浩。可是他們都明白,就算這妖獸衝出劍陣,一頭碧級妖獸,也沒有能力吃了唐浩。

他們在等,等這碧級妖獸比獵殺之後,青級妖獸出現之時,他們就要行動了。

庸烈低聲說道:「大哥,你覺得唐浩的這個劍陣怎麼樣?」

「很玄妙,而且幾乎沒有任何破綻。」庸擎說道。

「唐浩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庸烈低聲說道。

「是啊!單是這個陣法,就已經天都十二宮很多少宮主和少爺了。」庸擎也感嘆道。

庸威殘忍的笑道:「不管他在如何厲害,今天也是他死期。」

庸擎看了庸威一眼,不耐煩的說道:「我們這次的做法非常大膽,不要說被其他十二宮知道了,就算是被父親知道了,他也不會放過我們的。」

「大哥,你放心,不會有人知道的。」庸威低聲說道。

「希望這次可以解決了唐浩,也好讓父親的心情好起來。」庸擎默默的說道。

「是啊!父親最喜歡就是老九了,這個仇我們必須儘快報了,不讓父親會一直想著這件事。」庸烈也說道。

庸行看著遠方,默默的說道:「我最擔心的就是傷害了其他人。」

「不會的,這裡這麼多人,那魔禽找到了它的卵,自然就會離開了。」庸威則說道。

「可是那魔禽太過強大了,若是它殺紅了眼,很有可能會傷害到其他人。」庸行說道。

「不會的,這裡人那麼多,那魔禽就算殺紅了眼,也會立刻離開的。」轟烈也說道。

庸行沒有理會庸烈和庸威的話,而是轉頭看著大哥庸擎,低聲說道:「大哥,若是那魔禽發起瘋來,華重能擋住它嗎?」

誰難受誰知道 「自保也許可以,但是要想阻止那魔禽傷害其他人,很難。」庸擎的語氣也有些沉重。

庸行聞言,無奈皺了皺眉頭,沒有再說什麼。

庸威和庸烈見庸擎和庸行有些擔心,兩人對視一眼,庸烈說道:「大哥、老六,你們放心,我了解過那魔禽的個性了,它雖然殘暴,但是也十分聰明,看見這裡這麼多人,它不會貿然進攻的。」

「希望如此。」庸擎突然感覺自己也許又做了一件冒失的事情。

「吼吼吼……」

這八個山頭那震天的吼叫聲,彷彿也在敲打著庸家四兄弟的心。

「大哥,時間差不多,那魔禽怎麼還沒來?」庸烈低聲說道。

「那魔禽雖然強大,可是要想找到這裡來,也是需要時間的。」庸擎說道。

「你魔禽不會讓我們失望吧?」庸威低聲說道。

「對於一個偷了它孩子的人,它一定會要他的命。」庸擎冷冷的說道。

庸威抬頭看著庸擎,低聲說道:「大哥,謝謝你為我做了這麼多。」

「我不是為了你,我是不想讓父親生氣。」庸擎冷冷的說道。

「是。」

庸威默默的應了一聲,雖然庸擎如此說,可是他心裡卻非常明白,如果自己不是庸家的老三,大哥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冒著危險去偷那魔禽的卵,然後又冒險把那卵埋在了這八號山頭下面。

庸烈看著八號山頭上顫動的光暈,幸災樂禍的笑道:「再過一會兒,唐浩那個傢伙就要面對那魔禽了。估計到時候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那魔禽單單要攻擊他,而不攻擊別人。」

「是啊!面對那魔禽,他想逃都逃不了。」庸威也附和著說道。

「唐浩一死,也算是給老九報了仇,老三的事情也許就能這樣過去了。」庸烈說著看了庸威一眼。

庸威無奈的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

相比較起來,庸擎和庸行就沒有庸威和庸烈這麼樂觀了。庸擎擔心魔禽來了,傷害到其他人。庸行的心裡更是忐忑,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那青級魔禽真的能要了唐浩的命嗎? 「嗖。」

一道信號箭從二號山頭衝天而起,最先用陣法獵殺了碧級妖獸的陣妖宮的少宮主莫北星。這並不讓人意外,莫北星的老子是陣妖宮天官莫陣,是北陵天朝陣法第一人。

武道宮的十幾個理事官立刻到了二號山頭下,押解一頭青級妖獸上山。這青級妖獸可不比碧級妖獸,即使是十幾個魔尊境界的理事官,也不敢有絲毫大意。

「吼——。」

二號山頭響起了一聲妖獸的吼叫,這叫聲震天動地,讓這山林都為之顫抖起來了。

「嗖。」

理事官們剛把青級妖獸送入二號山頭的陣法之中,一號山頭的信號箭衝天而起。

一號山頭的陰權也獵殺了碧級妖獸,這陰權雖然是狂尊初階,但是在陣法上的造詣還是遜色於陣法傳承更加深厚的莫北星。

理事官們又立刻押解一頭青級妖獸去一號上頭,送入了陣法之中。

雖然最先用陣法獵殺碧級妖獸的莫北星,但是這並不等於莫北星就能第一個獵殺青級妖獸。陣法的強大不僅僅限於陣法本身的威力,還和操控陣法的人有關係。莫北星只是魔尊初階,而陰權則是魔尊高階,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很明顯。莫北星的陣法威力大,可是陰權的境界高,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隨著莫北星和陰權獵殺了碧級妖獸,其他山頭的人也自然著急了。雖然都知道陰權和莫北星是最大的奪魁熱門,可是誰也不想被拉的太多。

「嗖。」

三號山頭的信號箭衝天而起,近衛宮少宮主卓玄厲也獵殺了碧級妖獸。

不多時,五號山頭,七號山頭,六號山頭,也都獵殺碧級妖獸成功。

七頭青級妖獸對被送入了這些山頭之中,陣法的震動攜著吼叫聲傳來,不但七個山頭震動起來,這大山也彷彿跟著震動了起來,有一種地動山搖的感覺。

華重作為這次比賽的主試官,立在魔駿車上,目光在七個山頭掃過。這青級妖獸上山之後,這些陣法的晃動幅度明顯加大了。

雖然青級妖獸衝破陣法的可能不是太大,但是也並非不存在。必須時刻留意一切情況,萬一有人抵擋不住青級妖獸,必須立刻召集人手去幫忙,以免造成傷亡。

華恆飛身到了華重身邊,目光望向了八號山頭,低聲對華重說道:「大哥,唐浩好像有些慢。」

「嗯。」華重也覺得唐浩有點慢。

華重所有所思的說道:「大哥,唐浩的陣法看上去很玄妙,應該不至於這麼弱吧?」

重生,嫡女翻身計 「這很難說,一個人修武的境界高,不等於操控陣法的能力就強。」華重說道。

「嗯。」華恆也知道這個道理,可是他依然覺得唐浩不至於這麼弱。他心中暗道,唐浩,要加快速度了。

二十裡外的那片茂密樹林中,庸家四兄弟依然在密切的注意著八號山頭的動靜。

庸威對庸擎說道:「大哥,那魔禽不會找不到這裡了吧?」

「你覺得可能嗎?」庸擎反問道。

庸烈說道:「唐浩到現在都沒獵殺了他陣中的碧級妖獸,看來這唐浩的陣法很弱。」

「魔禽晚一些來是最好的,最好等唐浩獵殺了碧級妖獸,青級妖獸上山了,魔禽出現,一頭青級妖獸和一頭青級魔禽,把握更大一些。」庸行則說道。

「老六說得對。」庸擎說道。

俠客管理員 庸烈聞言,心中暗道,大哥和老六真是太小心了,唐浩有那麼強大嗎?用不著這麼小心吧?不過他沒說出來,晚來就晚來一些吧,來了就好。

相比起來,庸威是更著急的,他希望魔禽快些出現,快些殺了唐浩,事情也好快些結束。他實在不想看見唐浩繼續存留世間,他從未如此的恨一個人,也從未如此的希望一個人快些死去。

「嗖。」

終於,八號山頭的信號箭衝天而起,唐浩也獵殺了碧級妖獸。

「唐浩也獵殺了碧級妖獸。」庸威立刻說道。

「獵殺碧級妖獸容易,獵殺青級妖獸可就不那麼容易了。」庸烈說道。

庸威不禁向遠處望了望,他在看那妖禽有沒有影子。

庸擎默默的說道:「它快來了。」

庸行也默默的說道:「一頭青級妖獸,一隻青級妖禽,足可以殺死唐浩了。」

「快些來吧。」庸威低聲嘀咕了一句。

「老三,回來的。」庸烈安慰庸威。

「吼——。」

一聲震天動地的吼叫聲從八號山頭衝天而起,山林震動,人心恐懼。

青級妖獸已經被送入了唐浩的陣法之中,那山頭上的光暈劇烈顫抖,十九把青色的短劍在空中飛行,不斷的俯衝,纏繞下去。

站在空中的華重和華恆俯視著八號山頭,唐浩也終於趕上了進度,就是不知道他能否在最短的時間內獵殺了青級妖獸。

華恆對華重說道:「大哥,進入唐浩陣中的青級妖獸是一頭青鋼豬,這傢伙最大的特點就是防禦能力強,這樣的妖獸,最適合纏鬥,這對唐浩有些不公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