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因為他是機器人,所以在王澤在覺醒后,只要願意,就會成為書店裡的唯一守護者了。

同時,也是這個據點的負責人。

而這種據點,一般也只是負責消息搜集,以及傳遞的工作。

當然,在遇到超凡事件時,如果有把握,也可以選擇出手。

真是可怕……王澤也沒想到,收養了自己多年的養父,居然是一個機器人。

而自己,居然對此毫無所覺。

更關鍵的是,自己居然還有機會混入『有關部門』?

「不對啊。」王澤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這麼多年,阿姨她知道么?」

十年時間,他沒有發現異常,還情有可願,可養母不可能發現不了啊。

「這個問題,讓我來回答吧……」

就在這個時侯,王澤發現,養母已經回來了。

而她,明顯聽到了一些聊天內容。

她對王澤展顏一笑,說道:

「因為,我跟你叔一樣……」

「也是機器人啊!」 王澤坐在書店中沉思了起來。

其實故事真的很老套。

一個年輕人,在新婚不久,妻子懷有身孕的時侯,犧牲在了戰場上。

可關鍵是,他留下一了絲殘魂。

為了不讓妻子難過,他祈求組織中的強者,將他的殘魂,煉入到一個與他傀儡機器人當中。

果然,一切都很順利。

雖然,他的性格有一點變化,可是,機器人與他的模樣,真的是一模一樣。

而且,他是『因傷退役』的啊。

因為少了一隻胳膊,性格變得沉默寡言,也就不足為奇了。

可實際上,只有他自己知道,機器人終究只是機器人。

靈魂在機器人體內,無法得到滋養。

他只能裝成性格大變的樣子,默默的守護,照顧著妻子。

本來,這一切看起來很完美。

可是,再完美的機器人,都需要做各種各樣的維護和保養。

在某一天,他像往常一樣,進入了一家機器人維護中心后,發現他的妻子,居然也在被維護……

直到那個時候,他才發現,他的妻子,在他們女兒的時侯,就已經難產死了。

作為一名守護者,在因傷退役后,一般都會轉入地方的外圍據點。

所以,他很快查明了真相。

在他妻子難纏而死的時候,他的『傷殘』通知,其實已經發到了地方上。

因為保密條例,地方上收到的消息卻是,一位英雄,在妻子即將臨盆的時候,在執行緊急任務的過程中,受到了重傷,生命垂危。

所以,地方上的相關部門,決定將這一消息隱瞞了下來。

畢竟,這樣的消息,實在太殘酷了……

為了不刺激到他,組織上按照他妻子的模型,做了一個同樣的機器人……

然後,兩個機器人,為了讓對方好好活下去,都一直小心翼翼的裝成自己是正常人的樣子……

王澤還能說什麼呢?

也許,這就是愛情吧!

雖然,後來組織上很快就發現了這一烏龍事件,可那個時侯,誤會已經產生了,誰還忍心來揭破這個殘酷的直相呢?

畢竟,兩人都有一絲殘魂存留,意識並沒有完全泯滅。

兩人一直小心翼翼的為對方而活著,堅守著心底的那份感情。

如果揭破的話,他們還能堅持下去么?

所以,直到他們的女兒,都幾歲的時侯,兩人才在無意中,發現了彼此的身份。

可那個時侯,他們的心底,已經有了新的堅守。

為了讓女兒成長,兩人決定共同保守這個秘密……

直到女兒長大。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王澤現在,真的是感到了一陣頭大。

他沒有想到,因為自己的覺醒,會搞出這樣的事情。

更關鍵的是,按照兩人的說法,他們的女兒,已經是他們最後的執念了。

執念消散后,兩人就真的是時日無多了。

到時侯,隨著他們的殘魂消散,留下的,可能就只是兩個最普通的機器人了。

當然,生老病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可關鍵的是,他要怎麼給陳珂說啊……

難道告訴她,你去上一天學,然後,你爸爸媽媽,就變成了機器人?

哦,不對,是你爸爸媽媽,在十幾年前就死了,陪在你身邊的,是他們變成鬼后,附身的機器人……

意不意外?

驚不驚喜?

刺不刺激?

他很懷疑,陳珂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

他畢竟是穿越者,雖然會受到原主記憶的影響,但這種影響其實很有限。

而陳珂則不然。

「其實,這件事情,我也是在看到你覺醒的能力屬性后,才決定告訴你的……」

「我的能力屬性?」

王澤有些奇怪。

「不錯,就是能力屬性。」

義父看了王澤一眼,說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的能力屬性,應該是光明體系吧。」

王澤默然。

那位穿越者前輩,連那些名言警句都不放過,自然不會放過寫聖光體系的小說。

這個世界,是有聖光修鍊體系的。

雖然跟他修鍊的,不一定完全一樣,但大體上的能力,應該還是差不多的。

可這跟對方告訴自己這些有什麼關係?

見到王澤默認,義父沉吟了一下,說道:「我有一件事情,雖然很為難,但是,我也實在沒有辦法了……」

「什麼事情?」

「這件事情跟小珂有關!」義父歉然的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苦澀的說道:「你阿姨當初生陳珂時,因為難產而死,我一開始也是這樣認為,但我後來查了一下那一年的醫院數據,因為難產而死的比例,不到十萬分之一……」

「難道不是難產?」

王澤有些驚訝。

不過想想也知道了,這個世界,雖然是一個修鍊世界,但科技並沒有落下。

如果真的出現難產,剖腹產又不是太難的技術……

「確實不是難產。」義父似是想起了什麼,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也是後來才發現,當時我們阻攔的那位入魔的強者,是一位擅長詛咒之術的高手,而他最擅長的,就有一種叫做『血脈詛咒術』的法術……」

「血脈詛咒術?」

「不錯,就是血脈詛咒術,據我們守護者組織的資料記載,這種咒術,被詛咒的人不會受到傷害,但被詛咒者的血脈至親,卻會一直被詛咒折磨。」

「雖然,當時那位已經走火入魔,但正因為他已經走火入魔,所以才更有可能施展過這門咒術……是我害了她們娘倆。」

說到這裡,他盯著王澤。

「雖然,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陳珂被詛咒了,但是……」

「我明白了。」王澤點了點頭,光明能量,應該能解決詛咒之術。

可是他還是有些不解。

「為什麼不去找守護者的高手幫忙?」

王澤可不相信,在整個守護者組織中,還找不出幾個擅長解除詛咒的強者。

「沒這麼簡單……」義父搖了搖頭,說道:「關鍵是對方是一名失控的強者啊……」

「失控?」

王澤愣了一下,突然反應了過來。

修鍊者越到高深境界,就越容易走火入魔。

所以,守護者組織的主要職責,便是控制這種修鍊者為害人間。

而義父也給他提到過,即使是走火入魔,也是分不同層次的。

一般比較輕微的,大概就是精神失常,會比較神經質一點。

這種情況表現出來的癥狀,一般就是那種氣息冰冷,毫無『生氣』的樣子。

而嚴重一些的,就會出現精神分裂,甚至精神混亂等情況。

實際上,在聯邦之外的荒野中,有很多邪魔怪物的傳說,其實就是那些精神陷入混亂的修鍊者留下的。

當然,這種還不算最壞的情況。

這些修鍊者,至少還是有一些本能的。

而最嚴重的,就是那種精神對修為完全失去控制的情況。

簡稱失控。

其中最嚴重的,甚至會直接原地爆炸。

不過,原地爆炸的,還是極少數。

大多失控的強者,精神都會完全陷入混亂……混亂到沒有一絲一毫的本能。

它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瘋狂的毀滅它們能看到的一切……

而這種完全失控的怪物當中,最強大的那種,又被稱為神孽……

傳說中的神孽,完全就是各種負面能量的集合體。

祂們的力量,有著極強的傳染與腐蝕能力。

即使是神靈,與祂們的力量接觸過後,都有可能隕落……

「不錯,就是失控,當時闖進聯邦區域的那頭怪物,便是一名失控的修鍊者,他的力量,有可能擁有傳染性……」

王澤明白過來了。

修鍊者本來就隨時面臨著走火入魔的危險。

這種失控的怪物留下的咒術力量,雖然有可能不是太強。

但誰知道它的力量,會不會傳染?

大家非親非故,誰願意冒這個險啊!

「陳叔,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儘快修鍊上去,幫小珂解除詛咒……」王澤沒有猶豫。

說實在的,人家並不欠他的。

一直以來,他以為原主的父親,是養父的救命恩人。

但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

Leave a comment